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三百三十三章 孤身上路   
  
第三百三十三章 孤身上路

林濤駕駛著摩托車顛簸著出了城,屁股後面追著的尸群只能眼睜睜的吃灰,他看著斜斜的日頭,大概辨別了一下方向,順著瀝青大路徑直往南面開去,不過林濤很快就意識到了不對勁,因為越往南走活尸竟然就越多,他僅僅跑出十幾公里就不下看到上萬只活尸,很明顯,當日的尸潮並沒有過多在影城盤桓,並且一路往人類逃跑的路線追了下去.

"咚~"

林濤撞飛一只不長眼的活尸,繼續一個急加油,長江750沉重的車身立刻壓上了活尸的胸口,活尸的兩排肋骨發出難聽的"咯咯"斷裂聲,整個胸腔都跟著塌陷了下去,林濤跳下車,一腳把壓在前輪下的活尸頸骨踩斷,然後抽出腰間的折刀挑斷活尸肩上兩根背帶,用力一抽,一只色的背包便拿在了林濤手里.

周圍全是活尸,林濤根本來不及查看背包里都有什麼,急匆匆的跳上摩托,隨手就把背包扔進了一旁的跨斗里,然後掛上倒檔,摩托一個漂亮的甩尾,"昂昂"地朝著西南方向沖去.

正南方肯定是走不通了,再跑下去一頭紮進尸魔懷里都有可能,林濤只好改變路線朝著西南方向出發,他騎摩托要比慢吞吞的尸潮快上不少,如果運氣夠好,就算從西南繞個大圈也能跑到尸潮的前面.

摩托一路朝著西南馳騁著,但無處不在的風沙以及耀眼的烈日讓林濤的速度根本快不起來,又騎了一段,周圍的景色越來越荒涼,活尸也跟著慢慢減少,看那低矮的瓦房和空曠的地界,似乎已經完全進入了鄉下,林濤尋了一個山包不得不停下車,他的墨鏡遺失了,再頂著太日這麼騎下去他的雙眼用不了幾時就會瞎!

揉揉發酸的眼睛,眼淚不自覺的就流了下來,林濤擰開一瓶礦泉水澆在臉上,這才覺得稍微舒服一點,他轉身找了一個陰涼處坐下,決定還是天黑之後趕路比較好,他這才騎了一個多時的摩托,但足有五十多度的高溫幾乎就快把他給烤成人干,大量被蒸發掉的汗水已經在衣服上起了一片黏糊糊的鹽漬,照這種速度消耗下去,他車上的五瓶礦泉水估計今天一天就得報銷.

林濤從自己髒兮兮的戰斗背心里掏出早上弄出來的半塊鍋巴,又撕開一包榨菜片澆在鍋巴上,口口的慢慢吃著,這種炎熱的天氣適當補充鹽分也是很重要的,否則光出汗就能要了他的命!

等林濤點上一支煙後,這才想起跨斗里還有一個剛剛從活尸身上弄來背包,他起身拿出那個色的背包,上面除了一些已經發黑的血跡和灰塵之外,這個背包倒是很乾淨,磨損的也算不厲害,看來它的上一個主人也是剛剛尸化沒多久的倒黴鬼.

背包上有一道對拉的銀色拉鏈,兩個拉鏈頭上很細心的用細鐵絲給對紮了起來,大概是防止拉鏈意外打開弄掉包里的東西.

林濤拎著包又坐回了原地,擰開那截細鐵絲拉開了背包,把包里的物品一個個全部拿出來,只是里面所裝的東西卻讓他微微失望,除了兩件換洗的衣服和一條方格的圍巾以外,也就三包軟殼云煙讓他有點意外之喜了,不過一瓶用大可樂瓶盛裝的渾濁液體卻讓他有些搞不懂那是什麼,但旋開蓋子之後,他的眼神立即一亮,因為那大半瓶竟然裝的全是自釀的米酒.

林濤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又辣又甜的米酒味道立刻充斥著他的味蕾,林濤不由又貪婪的喝了一口,滿意的咂咂嘴,覺得這釀酒的家伙手藝真是相當不錯,不但出了米的甜味,還保留了酒的香味,當真喝一口回味無窮.

林濤放下米酒,又翻了一下色的背包,在夾層里又發現了一疊大約五十多斤的色糧票,很心的和一個裝著子彈的藥瓶藏在一起,子彈是7.62毫米的口徑手槍彈,一個白色藥瓶也就裝了十幾發而已,估計不是六/四式就是七七式手槍用的,他現在沒槍,只好把這些子彈隨手又扔回夾層里,而那些糧票林濤連帶都懶得帶,現在這些塑料片和那些美金歐元一樣,通通屬于擦屁股都嫌硬的垃圾!

林濤把兩件衣服塞回背包,抖開那條圍巾時卻從里面掉下來一張彩色的照片,林濤疑惑的拿起來看看,照片里一個十分精神的年輕人估計就是這個背包的原主人了,照片肯定是在末世前照的,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站在下著雪的湖邊,一個笑意盎然的少婦抱著一個齊膝高的女孩依偎在年輕人的身邊,而那少婦脖子上所圍的圍巾似乎就是林濤手里這條.

'多麼幸福的一個家庭啊,都被這該死的末日破壞了!’

林濤搖搖頭,低歎了一聲,無奈的把照片放進背包里收好,他起身走到摩托車旁,打開跨斗的後背箱,果然不出他的所料,里面除了一些亂七八糟的工具之外,還有一個二十公升左右的汽油鐵桶,林濤拎起來隨手晃了晃,里面的感覺告訴他,汽油最多只有一半多點.

一股腦把汽油全部倒進去,油表卻剛剛達到三分之二的位置,林濤抬頭看看天色,盡管已經六點多了,但至少還有一兩個時才能天黑,他百無聊賴的坐進跨斗里,順手一摸,卻在坐墊的縫隙里摸出了好幾本書來,這讓他精神一振,首先挑了本《故事會》看了起來.

當陽光徹底消失在大地上,林濤收起手里的一本名為《向著天際飛翔》的散文集塞回坐墊里,抖開那條十分乾淨整潔的墨綠色方格圍巾,像阿拉伯人一樣包住整個腦袋,只留出兩只銳利的眼睛,林濤爬上駕駛座,一腳踩著摩托車,車頭前的大燈又讓漆黑的四周變的明亮起來.

林濤把車緩緩駛出山包,整片大地似乎因為太陽的消失,眨眼間就變的寒冷起來,無數的冷風嗖嗖的往林濤脖子里直灌,騎了沒一會他就不得不把背包里的一件長T恤給翻出來套在了身上,至于剩下的那條褲子他也圍在了腰間,這樣才使他總算找回了一點溫暖.

漆黑的夜,漆黑的四周,沉寂的都想讓人發瘋,林濤一個人行駛在寂寞的公路上,除了偶爾擦肩而過的活尸之外,再也沒有任何生物可以陪伴他,不過林濤似乎又找回了當初那種獨行俠一樣無拘無束的生活,身邊沒了牽絆,林濤把油門擰到最大,駕著摩托的乘風破浪感讓他開始放聲大叫.

不過爽一時是可以的,爽一世就絕不可能了,讓冷風一吹又冷靜下來的林濤便開始擔心白茹她們了,但願有了提前准備,她們可以平平安安!

沒有地圖,沒有指南針,雖然天空中月朗星稀,但林濤終于還是迷了路,他發現自己已經漸漸駛到了一片丘陵地帶,連車輪下的馬路也開始變的坑窪窄,更別什麼民房了,連斷牆都很難看到一堵.

林濤逐漸放慢車速,這塊地方距離影城並不是很遠,屬于影城人類長期掃蕩的必經之處,他剛剛所路過的一些地方用掘地三尺來形容都不為過,影城出來尋找物資的大隊人馬就像蝗蟲過境一般,只要稍微看的上眼的東西他們都不會放過,他們帶走一切能帶的走的東西,甚至一些房屋上的木料都被他們拆下運了回去,所以這里的一切都是顯得那麼的蕭瑟,就仿佛從來沒有人類在這里生活過一樣!

又行駛了一截,一家民營加油站總算出現在了前方,雖然林濤對里面存在物資並不抱有任何希望,但現在急需一本地圖的他還是決定去看看.

林濤緩緩停下摩托車,支好支架卻並不熄火,雪亮的車燈直直的照射著整間加油站,他把自己的開山刀從跨斗里抽了出來,從戰術背心里摸出一把強光手電,開始心翼翼的搜索起眼前的加油站.

加油站前擠著七八輛撞毀的大卡車,一輛黑色的普桑夾在中間就像個漢堡包中的可憐肉餅,這里似乎並沒有活尸的存在,不但空氣很新鮮,也聽不到活尸那種慣有的"嗚嗚"低吼聲.

但林濤還是很心的前進著,手里的開山刀半舉,處于最適合攻擊的姿勢,他把手電照向中間那輛夾心"普桑",但一堆倒在車門外的松散枯骨立刻讓他打消了任何幻想,這輛車已經被人搜索過了,白骨明顯是被人撬開車門時摔散的,頭骨滾到大貨的車襠下面就是最好的證據.

幾輛大貨車的車門也通通都是敞開的,這讓林濤對它們再沒有半點留戀,影城那幫人要是能留給他哪怕一個彈簧座椅那都是巨大驚喜,林濤現在只希望那些人對地圖沒什麼興趣,就算剩下的只是幾頁紙也是好的!

"嘩啦~"

藍色的玻璃從鋁合金門框上傾瀉下來,在詭靜的加油站里響的無比突兀和刺耳,林濤郁悶的看著自己只是輕輕用力的左手,只好踩著一地的碎玻璃緩緩走進加油站的辦公室.

果不其然,整間辦公室和被鬼子掃蕩過後的場景絕無二致,空蕩蕩的除了滿地黃沙和紙屑之外,連半根圓珠筆都沒給林濤留下,看天花板上裸露在外的兩根電線,估計連上面的吊扇都被*力拆卸走了.

'真是一幫實實在在的蝗蟲啊!’

林濤苦澀的笑笑,連里間的兩間房間都沒進,轉身就走了出去,外面都已經這麼淒慘了,里間總不會還給他留著一房間的物資吧!

林濤走到大貨車旁踢了踢那體積碩大的油箱,不用,肯定又是空空如也,這下林濤連苦笑都沒了,攀著車門爬上了貨車,不過一只只有半截身子的活尸卻在這時向他迎頭撞來.

"靠!"

林濤雙手都攀在車門上,刀也插在背上,根本騰不出手來去對付那只活尸,他只能用力一蹬雙腿,一個利落的後空翻遠遠的蹦了出去,背上的開山刀也極快的抽了出來,可剛想去砍活尸的腦袋,那只活尸卻自己"啪嗒"一聲摔在地上,蛆蟲一樣扭動了半天都爬不起來.

林濤這才看清,這只活尸不但失去了下半身,就連整個下巴都沒了,兩只黑乎乎的手腕上根本看不到雙手,赤/裸的上身全是各種猙獰的刀傷,難怪林濤一開始沒聽到它的聲音,原來這根本就是一只被人虐殺過的女尸,被人扔在這里後又變成了活尸.

林濤憐憫的看了看歪在地上的那只殘廢活尸,轉身爬上別的車輛開始搜索,但依然只能空手而歸,他失望的從一輛大貨上跳下來,看看腕上的手表,已經是夜里十二點半了,他跨上摩托決定找個地方暫時休息一下,要是再這樣沒頭沒腦的跑下去,估計只能距離白茹她們越來越遠.

凌晨一點,林濤把摩托駛下了鄉間路,找了一塊避風的山岩歇了下來,現在的氣溫已經驟降到零下二十幾度,扔在跨斗里的幾瓶礦泉水都已經變成了堅硬的冰坨坨,林濤跳下車搓了搓自己已經麻木的雙耳,即使以他的身體在這麼低的氣溫下也有些受不了.

這附近是一片山林,除了一些耐旱的灌木以及頑強的野草,再看不到半點綠色,林濤動作有些遲緩的拎著砍刀砍來一些枯樹枝,躲在山岩後面很快就升起了一堆篝火,但是凜冽的寒風卻並不能驅散太多寒冷,呼呼的北風依舊貼著山岩吹來,林濤只好又把摩托車推過來擋在一邊,依著那堆篝火才勉強暖和一點.

"咕~"

正在伸手烤火的林濤肚子里傳來一聲饑餓的響聲,他摸摸自己的戰斗背心,那里面的最後半塊鍋巴也在傍晚給他報銷完了,只剩下兩袋咸到發齁的榨菜片,林濤下意識的把它們掏出來看看,但搖搖頭還是打消了吃下去的想法.

"不行啊,餓的夠嗆!"林濤搓搓雙手從火堆旁站了起來,從地上拿起一瓶已經被火烤的溫熱的礦泉水灌了一口,他把礦泉水塞進背心里,想了想還是拎起開山刀和手電,打算在這附近找找看有沒有什麼野味,哪怕只是一窩山鼠,那也是極好的東西!

上篇:第三百三十二章 城破之後    下篇:第三百三十四章 命中注定的相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