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三百一十七章 巧遇真凶   
  
第三百一十七章 巧遇真凶

等林濤從廁所回到卡座的時候,眾人也都跳累了,卻在桌子上嘻嘻哈哈的玩骰子,林濤發現張不見了,有些奇怪的問茉莉:"張呢?先走了嗎?"

"她會不和你打招呼就走嗎?她去廁所了!"茉莉歪歪腦袋笑著道.

沒一會張就從廁所里走了回來,她一回來就親熱的坐到林濤身旁,摟著他的腰道:"哈哈~我剛才在廁所里可是碰到一個極品少婦哦,還是偷偷出來找刺激的那種!"

"找活尸更刺激!"林濤笑著搖搖頭,對這種話題一點也不感興趣.

"真的是極品哎,我告訴你,絕對悶騷到了極點,哎哎,你快看,少婦出來了,就在那!"張一臉興奮的指著不遠處,而林濤被她的也有些好奇,順著她指的方向就看了過去.

只見張手指的地方還真是一個身材曼妙的女人,那女人穿著一件夜場女郎才會穿的黑色緊身短裙,手上幾個金色大手鐲在閃光燈的照耀下顯得十分的刺眼,她一個人坐在一張圓桌吧椅上隨著音樂慢慢搖動著身體,面前開了一瓶喝了一半的皇家禮炮,而且這女人喝酒喝的完全是純的,什麼其它東西也沒往里兌,只有幾個閃閃發光的冰塊浮在里面,輕輕的晃動著.

這女人原本應該是一張很清秀的臉蛋,卻因為眼眉間畫了很濃很誇張的彩妝,讓人根本認不出她本來的面目,無論手指甲還是腳趾甲也都塗成了漆黑色,半張俏臉被披散而下的順直秀發擋住了,有一口沒一口喝著杯中的酒,右手的芊芊玉指上,嫻熟而自然的夾著一支黃鶴樓1916,色的煙頭上正嫋嫋的冒著陣陣青煙.

不時有男人想過去找她問價,但看到這女人面前喝的酒以及擺在桌上的香煙,他們立刻就打消了自己的想法,光那瓶洋酒就不是他們能喝的起的,那包煙更是有價無市的高檔貨,估計這把臉畫的跟鬼一樣的女人就算真是賣的,價格他們肯定也接受不了,再,萬一她卸了妝真和鬼一樣豈不是虧大了!

"張,這就是你所謂的良家婦女?這哪點像良家婦女了,分明就是朵少婦型交際花嗎!"林濤一臉的苦笑,因為那女人的臉被她的秀發擋住了,加上那徐徐升起的青煙讓她的面孔顯得若隱若現,從林濤的角度看去,根本看不清臉蛋究竟長的怎麼樣,不過光看那妖豔十足的低俗打扮,林濤就很是膩歪.

"切~老娘手下那麼多女人,別的不敢,看女人的眼光我可是毒的狠呢,你要是不懂我就給你教育教育!"張著十分有興趣的靠上來,趴在林濤的後背上,用手指指著那正在抽煙的女人,玩味的道:"你別看這少婦打扮的這麼風騷,我可跟你,這絕對是個標標准准的良家婦女,肯定只是為了背著老公出來找刺激才故意打扮成這樣的,這是一個典型的缺乏自信,生活乏味的苦悶怨婦!"

"你又是怎麼知道的?"林濤回頭望著那張近在咫尺的俏臉,張身上不斷傳來的誘人體香,讓他有些心猿意馬的,但很快,林濤又本能的把腦袋離開了她一些距離,張可是朵帶刺的玫瑰,他一點也不想染指.

似乎是發現了林濤眼中的**一閃而過,張臉上立刻賊賊的笑了笑,幾乎整個人都趴在了林濤身上,然後用她那一對可以悶死人的胸脯頂著林濤的後背,又指著那黑裙少婦道:"我先給分析分析她的性格啊,首先你看她抽煙的姿勢,兩指幾乎不碰煙嘴,那是代表她這人十分敏感和細膩,而且有點潔癖,分明是連自己的口水也不想碰到,這類人性格通常會很內向,一般都很會控制自己的緒……"

"你再看她的指甲修的,全都幾乎一樣長短整齊,還有那拇指是不是一直都往上翹著,這就代表她還有些神經質,特別在意別人對她的評價,加上她把自己的指甲都塗成了黑色,就更明她心里有極大的**排解不出來了,希望引起別人的注意……"

"可這又能明什麼,最多不過證明她是一個胃口強大的蕩婦而已,跟良家婦女又有什麼關系?"林濤非常不解的問道.

"我還沒完呢,聽我完你再急行不行?"張不悅的白了林濤一眼,然後繼續評頭論足.

"嘿嘿~精彩的還在後面呢,這是個典型性格糾結型的女人,你看她故意打扮的那麼妖豔似乎是想引起別人的注意,可你再看看她的雙腿呢,並的很緊吧,連坐姿都很淑女,估計就算給你蹲在桌子下面你都什麼也看不到,還有你看那些上去和她搭訕的臭男人,她的臉上一點表也沒有吧……"

"但你再仔細看看她的嘴角,就會發現她的嘴角有一些很難看出來的得意笑容,故意對那些男人不理不睬的,裝出一副很高傲,很正經的樣子,所以我這女人真的很糾結,一方面想開放點,一方面又害怕開放,這些表現和我手下那些剛出道的良家婦女一樣,明明願意掰開腿,卻又不敢掰開,被男人上完兩次之後,那張腿的速度就會比誰都快……"

張吐氣如蘭的趴在林濤的耳邊,接著道:"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這女人身上的這件黑裙子分明就是一次都還沒洗過的新裙子,肯定是她以前都沒有這種類型的衣服,為了今晚特意才買的,那麼的裙子完全可以裝進她的拎包里不給她老公發現,隨便找個地方一換就解決了……"

"而且剛才我在廁所里無意間推開她隔間的門,你猜怎麼著,我發現她里面穿著的竟然是一整套老土到不能再老土的白色內衣了,就那種平角的棉質內褲,和背心似的胸罩,正常女人誰還穿那樣啊,而她還偏偏在風騷的緊身裙下穿了這麼一套內衣,這就明這女人真的是個良家婦女了,外面的裙子只不過是她的偽裝而已,而且當我推開她廁所隔間門的時候,即使她看到我是個女人,那驚慌失措的表可也不是裝出來的呢!"

"你的還真一套一套的,就跟專家一樣,那你,這個悶騷的良家婦女真正目的究竟是想干嗎?就是為了出來晃一圈給男人看一下嗎?"林濤被張的來了幾分興趣,不過看著那女人的側影,林濤總覺得有那麼一點眼熟.

"我了半天你怎麼就還不明白呢,真不知道你那麼多女人是怎麼得來的,要不是我認識你,我還真以為都是你搶回來的呢!"

張沒好氣的拍了林濤一下,然後又對他開始了教育,笑嘻嘻的道:"不是跟你了嗎,這女人內心里的**其實很強烈,卻排解不出來,而且據我多年實戰經驗的觀察,這女人是個十分難以得到滿足的類型,也就是人們常的那種性冷淡,不過通常的性冷淡都不是真正的性冷淡,而是因為內心受到過很嚴重的傷害,導致她們在身體上表現出一些排斥,不是性冷了,而是心冷了,但從她今天的表現上來看,其實這女人的內心應該還是很向往這些東西的,所以她一邊向往,一邊排斥,就導致了她這種很矛盾的性格……"

"還有你看她的包包,也是個白色的,她還十分心的在下面墊了一張紙巾,加上她內衣也是純白色的,所以我敢斷定,這女人在心靈上一定是受到過某種很嚴重的創傷,因為特別偏執白色的人無非就是兩種,一種就是十分的自信,和白茹那樣,只有用白色才能承托她的自信,還有一種就是自己內心不純潔,卻希望周圍的東西可以純潔一點……"

"而真正純潔的人,卻從來不會用一身白色來強調自己的純潔,因為她們根本不需要,就算她們穿了一身黑,依舊還是那麼純潔的,所以,這種女人雖然是個尤物卻很難弄上手,走正常途徑根本一點余地都不會有,她需要更為強大一點的刺激才能嗨起來,比如,一大群男人如狼似虎的眼神,肯定會讓她很興奮!"

"我怎麼感覺你是在慫恿我上去泡她呢?"林濤一臉怪異的道.

"的確是慫恿,不過不是想讓你去泡她,而是想證明我的猜測對不對而已!"張拍拍林濤的肩膀,笑眯眯的道:"交給你了,誰叫這里你最帥呢,你直接上去站在她面前,什麼也不要,就直勾勾的盯著她全身看就行了,從她的腿一直盯到她的胸,只要不去看她的眼睛,我保證,那女人動都不會動,一定會任由你看的,保證激動的她渾身直冒水!"

"不會吧?真那麼騷?"一直在旁邊偷聽的嬌嬌探過身來,一臉大驚怪的喊道.

"哈哈,何止是騷,這種女人一旦上了床,你不拿鞭子抽她,她都爽不了,不信你盡管上去試試!"張也興奮的推著林濤,一個勁的催促他上去,而聽到張的話,就連白茹都很好奇,眨巴著眼道:"那老公你就上去試試唄,我也想知道是不是真有女人能騷成這樣的,不過你只能看看啊,不能動手的!"

"不……不好吧?"林濤嘴上不好,但心里其實也是躍躍欲試的,畢竟這種在神話故事里才有的極品**他也很想見識見識.

"那馬克你去,要真是這麼騷,你就直接把她上了,再找部手機拍下來,拿回家我們一起欣賞!"張旭一臉激動的道,但最想上的其實還是他自己.

"我去,我去!"馬克毫不猶豫的點點頭,但就在他剛准備站起來走過去的時候,那女人卻突然無聊似的扔掉手中的煙頭,看了看四周,竟然轉身出了門!

"哈!我知道那女人是誰了,老公,難道你沒看出來嗎?"曹媚突然大叫起來,看著一臉茫然的林濤,她笑著道:"那女的咱們下午才見過啊,就是朱偉的大老婆,和白珊一起打球的那個!"

"不……不可能吧?她怎麼會弄成這樣?"林濤張大了嘴,滿臉的驚訝,不過想起張她的老土內衣,林濤心里倒是覺得有點靠譜了!

"怎麼不可能?"曹媚一臉驚喜,就跟發現新大陸一樣的道:"你別看她又化了妝,又燙了頭發,連氣質都變的好像很浪蕩一樣,但是她手上那枚鑽戒我可清楚的記得呢,那麼大一枚鑽石,好幾克拉了都,不可能這麼巧同時在一個影城里出現兩枚吧?而且你沒注意到她的身材嗎?肯定就是那女人!"

"哼~如果真是她的話,我還真要找她算算賬!"林濤一臉冰寒的捏著拳頭,看到自己女人有些驚訝的目光,他沉下聲音道:"你們知不知道昨晚來下毒的兩個人是誰派來的?"

"不會就是她吧?"曹媚震驚的問道.

"就是她,而且我們丟失的那部手機也落在了她的手上!"林濤把拳頭捏的嘎嘣響,陰著臉道:"還有,她下一步計劃是綁架白茹,然後交給黃超然,想讓我和黃超然火拼到底!"

"什麼?這女人這麼惡毒?"白茹的臉色狠狠一變,她能想象的到,自己要是被扔到黃超然家里的話,可能黃超然不會把自己怎麼樣,但卻很有可能困住自己,試圖慢慢感化自己,讓自己和他重歸于好,可這要是被林濤知道了的話,兩人絕對是個死戰到底的血腥場面!

"媽的,原來想把我們連鍋端的竟然是個婊子!"張旭狠狠的一砸沙發,眼神冰冷的對林濤道:"林哥,這種歹毒的女人不能留,我去做了她吧!"

"不用你去,我自己動手!"林濤忽的一下站了起來,大步朝門外走去,他是真的對那女人動了殺機了,任何想傷害他家人的敵人,林濤願自己墮入地獄也要和對方同歸于盡,而且他也想弄清楚,這女人為什麼非要至自己死地不可!

林濤追出門卻沒發現那女人的身影,但正巧看到准備上車的艾米,他急忙拉住艾米問道:"艾米,看到剛才一個穿黑色短裙,手上拎一個白色皮包的女人了嗎?"

"那個把臉畫的跟活尸一樣的少婦嗎?好像是去酒吧後面了耶,不過那里是個廢棄的停車場!"艾米指著酒吧後面,奇怪的問道:"有什麼事嗎?主人!"

"沒事!"林濤點點頭就緊跟著往停車場跑,果然,一輛白色的保時捷"帕納蒙娜"正停在一個很陰暗的角落里,那車也就是俗稱的"怕哪摸哪",要不是林濤眼神好,加上那車是白色的,還真不好一眼就看到!

上篇:第三百一十六章 尸潮的消息    下篇:第三百一十八章 變態少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