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二百二十七章 曾經的歌後   
  
第二百二十七章 曾經的歌後

"金,那個升著國旗的地方是干什麼的?影城的辦公廳嗎?"林濤出門前看著遠處的一個院子問道.

金豔回過頭去看了看,搖著頭道:"不是的,那是軍隊的駐地!駐紮在里面的兩百多位軍人全都是以前的正規軍,聽大部分還都是特種兵呢,他們相當于這里的軍警,是負責鎮壓武裝暴/亂的,不過他們平時也出去尋找食物,畢竟公家發的口糧可不夠他們這些當兵的吃的!"

"他們帶頭的是不是羅榕上尉啊?"張旭也好奇的跟著問道.

"哈哈~張哥你認識羅上尉嗎?她可是我們整個聚集地女性的偶像呢,不過她只是他們的教官,在她上面還有一個姓江的團長,那個團長可是個出了名的大頑固,成天對誰都是冷著臉,不喝酒不抽煙,連燈區都不去呢!"金豔一臉神秘兮兮的道.

"走吧,我們去街上逛逛!"林濤深深看了一眼那個飄著國旗的駐地,轉頭帶著眾人往香港街走去.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同樣,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會形成社會,接近十萬的幸存者們聚集在一起,肯定會想法設法的恢複他們文明社會的本來面貌,或是往更良好的方面發展,或是向更壞的方面延伸,但整個型社會都是在滾滾向前,努力擺脫著末日給人類帶來的陰影.

十萬人的聚集地當然不可能人人都吃飽飯,絕大對數也就堪堪達到溫飽的程度而已,還遠遠夠不上飽暖思浮/欲的地步,所以整條香港街基本上都是富人的天堂,根本沒有表面上看上去那麼繁華,而那些占據大多數的衣衫襤褸,面黃肌瘦的人們也僅僅是在這里討生活而已,祈禱那些溫飽線之上的富人們可以從手指縫里露一點給他們,讓他或者他的家人們今晚不要再挨餓.

整條街熙熙攘攘,叫賣的吆喝的,賣人的甚至賣自己的通通充斥著這塊地方,人們會肆無忌憚的談論著一個漂亮的女人能賣多少斤米,也有些迫不及待就撕開自己衣服露出大好本錢的女人在見天開價,但真正能出去找食物並且平安回來變成富人的,也只屬于金字塔頂端的一部分,所以街上叫賣的人多,可真正的買家卻沒幾個.

恰恰和原來的文明社會相反,那些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莽漢們,反而一夜之間躍為了金字塔的頂端,原本的肥頭大耳,精明似鬼的商場精英們卻已經淪落到乞討都無法吃飽的地步了,就更別提他們當年的三秘書和人了,那些當年高傲的跟母雞一樣的女人們,已經恨不得拿自己按斤賣了,就跟整個影城每天的最多的那句話一樣,人餓極了真是見什麼都想吃,連泡屎都恨不得舔上兩口才好!

剛剛一踏入香港街,林濤這群衣著極度光鮮的人,"嗡"的一聲就被人圍住了,亂七八糟喊什麼的都有,要不是及時跑來兩個吹哨子的巡警,林濤他們連想回去可能都無法實現了.

"靠,這都搞什麼飛機啊?"張旭極其郁悶的看著自己才換上的白色外套,上面全是黑乎乎的大手印子,他指著一個被巡警驅趕開的伙子啼笑皆非的道:"你們聽到那子剛才什麼了嗎?他竟然他要把自己賣給我當兒子,我差點都被他給氣笑了,我要他那麼大的兒子有個屁用啊!"

"呵呵~別兒子了,就算是你想買孫子,都會有一幫大老爺們跳出來搶著喊你爺爺!"金豔司空見慣的笑著,然後繼續領著眾人慢慢往里前走,這里在末世中的確算是繁華,即便沒有以往的現代化,但也絕對是獨具末日的特色.

就像有人當街叫賣真的美元和歐元,一斤米換十萬美元,是清明節的時候燒給下面的親人,絕對比陰鈔來的實惠,也有人直接叫賣金條銀條的,是世道好了這些就又可以值錢了,當然,最多的還是賣人的,爸爸賣女兒的,老公賣老婆的,自己賣自己的,不一而足!

香港街的物品繁雜無比,只有你想不到的,絕沒有這里買不到的,僅僅半圈逛下來眾人手里就多了一大堆五花八門的物品,冰冰更是用十斤米就買到了一顆比她眼珠還大的寶石項鏈,一下就讓女人們徹底興奮起來,瘋了一般在人海里穿梭,企圖可以多撿幾個漏,可她們卻不知道,現在最不值錢的就是這些玩意了,她們自認為占了天大的便宜,但在影城的土著們看來卻是傻子一般的行徑.

女人們一個個都是精神抖擻,直接把天生的逛街技能開到了最大化,而男人們卻開始叫苦連天,連林濤都覺得自己雙腿里跟灌了鉛一樣沉重,深感吃不消,于是在張旭的提議下,眾女總算停下了腳步,集體來到了一家吃攤上.

是吃攤,但末世的吃攤卻比大熊貓還要稀有,眾人一路走來幾乎沒怎麼見過,而且這家吃攤就擺在了一家珠光寶氣的服裝店大門口,不但沒有城管去管它,就連服裝店的人好像也完全當沒看見,任由她把店鋪里熏的煙霧繚繞,所以其囂張霸道的程度可見一斑!

"老板娘,有啥吃的啊?"張旭叼著香煙坐在了一張折疊桌上,對著推車後面一個正在嗑瓜子的女人吆喝道.

"餛飩面條茶葉蛋,你們來哪樣?"

女人年紀也不大,三十來歲的模樣,推車上除了一些面食,居然還擺放著幾瓶酒和香煙,她著便站了起來,把手中的瓜子放在了推車上,翹著蘭花指掀開熱氣滾滾的鍋蓋看著張旭,道:"混沌三斤米一碗,面條兩斤米一碗,茶葉蛋兩斤米一個,來點什麼?"

"給我兩個茶葉蛋一碗餛飩!"李曼麗一下跳坐到張旭身旁,搶先道.

"喲~你倒是不客氣呢,指望誰幫你給錢啊?你那內褲好像都是借的人家的吧?"冰冰一臉不爽的坐在張旭的另一側,自從李曼麗死皮賴臉的跟了張旭之後,冰冰好幾回差點都和這女人打起來,當然也就是那點爭風吃醋的破事,就算她們聯手伺候了拉修爾一場,但無論如何也消除不了彼此的敵意.

"哈~你這話問的倒是奇怪了,當然是我男人給我付錢了!"著,李曼麗嗲嗲的膩在張旭身上甜甜的親了他一口,嬌聲道:"對不對啊,親愛的!"

"對你妹!"張旭直接給了李曼麗一個大白眼,招著手道:"老板娘,給她們一人來碗餛飩就行了,家里又不是沒雞蛋,跑到外面來吃高價的,得瑟不死你!"

"可我好久沒吃茶葉蛋了嘛!"李曼麗撅著嘴滿臉的委屈,見張旭愛理不理的表,她無趣的轉頭去看吃攤的老板娘,老板娘的穿著打扮雖然低檔了一點,但姿色卻還尤為不俗,十只手指甲居然還塗的五顏六色的,稍微打扮一下估計就能是個妖媚的少婦,但李曼麗卻總覺得這女人十分的眼熟,看了幾眼後,她疑惑的問道:"老板娘,你和台灣那個唱《愛七十二計》的蔡琳琳長的好像哦,特別是你這口音,你是不是參加過模仿秀啊?"

正在數著餛飩的老板娘斜著眼睛看了李曼麗一眼,然後很郁悶的道:"你好象是那個《裝女人》雜志的編輯吧?你親自給我做過專訪,還給你們拍了封面,你這就認不出來啦?"

"啊?真的是你本人啊?"李曼麗和在場的眾人全都吃驚的望向她,望著這個發型凌亂,不修邊幅,還穿著敗色花格子襯衣的女人,這哪里還有半點明星的氣質,她是鄉下婦女都不為過,而冰冰更是失聲叫道:"你怎麼搞成這樣子了?你當初還坐過我們的飛機呢,你可是我的偶像啊!"

"偶像?你身邊不坐了一個比我還大的偶像嗎?她還不是在這吃著路邊攤,換做以前她會來這里吃東西?"

蔡琳琳把眾人點的東西全部下進鍋里後,她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同樣很驚訝的白茹,從自己的花格子襯衣里摸出一支煙點上,靠在推車上邊抽著煙邊淡淡的道:"白姐,想當年我們還同台演出過,沒想到這麼快就物似人非了,你還是那麼漂亮,高貴,而我……唉!"

"蔡姐,沒想到你也會在這啊!"白茹松開林濤的胳膊,站起來苦笑著對蔡琳琳道:"我要不是遇上了我老公,我的處境可能比你還差,早就死掉了都有可能,我只是比你幸運一點罷了!"

"唉~我就知道你肯定也嫁人啦,這年頭不靠男人活不下去呀!"蔡琳琳靠在推車上滿臉的唏噓,她帶著濃重台灣味的軟軟口音倒是依舊那麼動聽.

"蔡姐,你怎麼會搞成這樣?"一旁的李曼麗終于忍不住發問,她本以為自己天天給男人們陪笑討好已經夠慘的了,可看到當年極一時的女歌星變成這幅下場,她才覺得自己簡直是生活在天堂里一樣.

"也沒你們想的那麼嚴重,我現在好歹也是吃喝不愁,你們看看這條街攏共才有幾個路邊攤,可都是背景深厚的人才能擺的,你以為誰都能在這擺攤呢?"蔡琳琳著吐出一口長長的白煙,把她嘴里那根價值兩毛五的光明香煙夾在了修長的手指上,然後偏過腦袋有些無奈的道:"我給我男人生了個賠錢貨的女孩,生的身材也沒了,皮膚也皺了,嗓子也抽煙抽壞了,跟那些水靈靈的姑娘是沒發比了,我就被他打發到這來擺攤了,既能讓我活下去他也眼不見為淨,而且我也不敢打扮的太漂亮,我男人疑心病太重了!"

"你當初是怎麼來的這里的?來這拍MV嗎?"李曼麗倒是有些感同身受,站起身來滿臉心疼的問道.

"我男人是劇組里的武師,之前我們是從另外一個聚集地里過來的,不過那都是大半年前的事了,唉~來到這里是我的幸運也是我的不幸,至少不來這里,我們那個聚集地人少,女人間的競爭也不至于這麼激烈!"蔡琳琳搖搖頭,滿臉的苦澀.

"至少你煮的茶葉蛋味道很不錯!"林濤手里轉著一顆曹媚剝好遞來的茶葉蛋,吃的津津有味,明星不明星的他倒是無感,連白茹這麼大的國際明星他都睡了,比她還低幾個檔次的蔡琳琳又能算得了什麼呢!

"呵呵~都是逼出來的,你多吃兩個算是照顧我生意了,我這吃攤一天也難得開張幾次的,都是些我以前的一些當了三的歌迷來光顧,胃口也比貓還!"蔡琳琳對林濤露了一個很開心的微笑,漂亮的眼珠在他和白茹的臉上轉了轉,顯得很有些好奇.

沒一會餛飩就出鍋了,蔡琳琳麻利的給眾人一人盛上一碗,但這時候卻有兩個穿著極為暴露的女孩,開始站在她的吃攤不遠處,鶯聲燕語的招攬著過往的男人,看那毫不羞澀又幾位熟練的模樣,明顯是兩個入行已久的資深姐了.

蔡琳琳放下手中的漏勺,蹙著眉頭對那兩個女人道:"喂,我兩位美女,你們是剛來的吧?你們居然敢在這拉客?待會警察來了肯定得把你們抓走,而且你們在我這晃來晃去的也影響我生意啊,人家還以為我這是洗頭房呢!"

"啊?這里還不准拉客的嗎?可是燈區那也不准我們拉呀,那可怎麼辦?"兩個衣著非常暴露的年輕女人回過身來,眼巴巴的望著蔡琳琳,而蔡琳琳則攤攤手道:"那肯定是你們有什麼傳染病了,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害人害己,要麼去診所治病,要麼趁早想其他辦法,沒有執照的雞可是連窩棚里的男人都不敢要的!"

"吔?你們不是張手下的那兩個牌嗎?怎麼跑這來了?"也剝了一個茶葉蛋的張旭有些驚訝的望著那兩個女人,非常奇怪的問道:"張呢?她怎麼不管你們了?"

"啊!是旭爺!"兩個女人眼睛一亮,異常驚喜的圍了上來,可憐兮兮的望著他道:"我們……我們身體檢查不合格,燈區不給我們發執照,而且這里的診所治病好貴的,秦醫生也找不到了,所以姐就讓我們暫時去外面拉客,我們當初都沒想到這里的競爭那麼激烈,我們幾百個姐妹一進去連朵浪花都飄不起來,而且還有一半和我們一樣拿不到執照的,我們只好廉價一點到這里來碰碰運氣了!"

"那張有什麼打算?總不能一直讓你們這樣在外面拉客吧?"林濤著從碗里拿起兩個雞蛋,分別遞到了兩個女人的手中,兩個女人身材苗條歸苗條,但那不著片縷的腹已然被餓到深深下陷,肚子里不用也知道肯定沒有半點油水.

"謝謝林爺!"兩個女人明顯是餓慘了,囫圇幾口就吞下了雞蛋,然後撐著脖子,嘟嘟囔囔的道:"姐跟強哥了,想在燈區附近搞一個特色的夜總會,可以唱卡拉OK的那種,不過強爺上次傷的不輕,這兩天還沒精力去管這些事,我們這些拿不到執照的姐妹只能靠那些有照的姐妹接濟了,不過她們也是吃不飽的!"

"你們倆原來是做什麼的?"白茹突然插進來問道.

"我…我原來是幼師,她是一家醫療器械公司的銷售!"其中一個只穿著一套色內衣的女孩,結結巴巴的回答著,而一張面值最的一兩糧票,從她薄如蟬翼的內褲里露出一個角,估計她全身上下也就這點家當了.

"蔡姐,你賣的這雞蛋是從哪里來的?城里有養殖場嗎?"白茹又轉頭看向一旁的蔡琳琳.

蔡琳琳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餛飩放在白茹面前,回答道:"養殖場肯定是有的,但聽規模一直上不去,我這些雞蛋都是我男人的手下在外面搞來給我賣的,等家里的幾十斤賣完,也不知道還有沒有了,雞蛋這東西既不好運輸,保質期也不可能太長!"

"老公,不行我們就搞個養殖場吧?我們家的院子可是很大的呢,而且也能幫到這些沒有一技之長的姐妹,總靠張一個人奮斗也不是事啊,無論怎麼,她們都是和我們一起逃過來的同伴呢!"白茹轉過頭看著林濤,眼睛里帶著幾許期待,抓著他的手腕又道:"如果我們想在這里長時間呆下去,也必須要有個穩定的經濟來源啊!"

"大姐,咱們可不能空口白話啊,賣身的'雞’城里一抓一大把,可這能吃的雞我們家可是連半只都沒有的,你讓咱們爺上哪搞去?"曹媚伸過頭來,一臉苦笑的道.

"那就讓她們先種薯和蘑菇唄,蘑菇我不知道能不能活,但薯種到我們那塊干掉的池塘里肯定有好收成,別忘了我們車里可是還有不少蘑菇種子呢!"張旭"呼啦啦"吸著一晚薄皮少餡的餛飩,抬著頭提醒道.

"那個池塘少也有好幾畝,不定憑著現在的氣候條件,只要不過分干涸,一年種上兩三季都有可能,要是效果好的話,多包些地塊讓她們種也行啊!"坐在另一張桌子上的王國棟也轉過身來,他之前就家鄉就種過地,也算比較有發權了.

"各位,不是我給你們潑冷水!"蔡琳琳突然搖了搖頭,略帶抱歉的道:"城外就有不少種植薯的田地,知道為什麼沒有辦法大面積種植嗎?一是這白天的日頭實在太毒辣了,而且還不斷有大風沙,植物一個不心就會很快死亡,而第二個呢也是最關鍵的,就是咱們這里嚴重缺水,連人喝水都快供應不上了,哪還有水給植物澆呢,要不是生產隊把城里所有人的尿液集中起來用來澆灌的話,就連城外那上百畝的田地也養活不了!"

"缺水倒是個問題!"林濤蹙著眉頭想了起來,過了一會後他對白茹道:"你剛才的對,沒有一技之長的女人我們一定得想辦法多幫她們,這樣,我們回去後把院牆直接推倒,連外面的那塊空地一起包下來,就算是做種植的試點了,至于水我會想辦法的,等過幾天我和張旭出去找食物的時候,也會盡量注意各種動物的,爭取多抓點活的回來,把種植和養殖都搞起來!"

"嗯,我們還可以請教那些農科院的人的!"白茹興趣十足的點點頭,心里已經開始為打造她們的新家園開始大展宏圖,然後轉身又對那兩個可憐兮兮的女人道:"你們願不願意和我們去種地搞養殖呢?先期我們會包你們飯的!"

"願意願意!我們原意的,我們現在就能跟你們走,而且我們飯量都不大,不會浪費多少糧食的!"兩個女孩立刻把頭點的跟撥浪鼓一樣,驚喜到無以複加,其實不是被逼到了絕路上,這些正經人家出身的姑娘,又有誰會原意去出賣自己的**呢,放在太平時期還能是因為好吃懶做,貪圖享受,但末世之中,賣身的女孩們卻是真正的為了活命!

"倒不用這麼急,你們可以先回去聯系聯系你們那些拿不到執照的姐妹,這樣,先期我們也不敢要太多的人,你們先找三十個吧,但是記住,一定要找那些拿不到執照的,有執照的她們至少還能養活自己!"白茹笑著對兩個女人道,而兩個女人問清楚地址後千恩萬謝的走了,如此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也由不得她們不感激.

"白姐,我現在才明白,當初人家你做慈善不過是炒作的那些話,看來是真誤會你了,時至今日誰才是真正的慈善家一目了然啊!"蔡琳琳一臉感歎的看著白茹,如果白茹現在還是要作秀那她除非是瘋了還差不多,不過有時想想,好人有好報這句話似乎也不是無的放矢!

上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端王府    下篇:第二百二十八章 林夫人進局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