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五章 開端(二)   
  
第五章 開端(二)

十五公里不是很長,但是對步行的人來也不短,在心翼翼的前進了兩個多鍾頭後,林濤終于接近了指定的目標.

一個十來米高的土坡後,靜靜的停著一架黑色的民用直升機,飛機使用的況不是很好,外皮有許多地方油漆剝落,不過此時已經被許多樹枝給遮蓋了起來,邊上沒有任何人,在漆黑的夜里它就像一只蟄伏在土坡上的怪物,仿佛在耐心的等待著獵物的自投羅網.

林濤和米迦勒此時正藏在距離飛機大約三百多米的一塊大石頭後面,飛機的位置正好處在上風處,米迦勒趴在地上使勁的嗅著鼻子,邊嗅邊:"一共七個人,四個藏在飛機不遠的樹上,還有三個各自挖了一個地洞藏在地下,其中在地下的有個是女人!"

"女人?你確定?"林濤詫異的回頭問了一句.

米迦勒似乎很肯定的點點頭,一本正經的道:"確定,因為她大姨媽來了,我聞到她身上一股大姨媽味!"

林濤翻了翻白眼,不知道這只狗怎麼連大姨媽的味道也能分辨的出來,但還是道:"人數不對,應該是六個人的,而且怎麼會有一個女人呢?算了,我們還是上前發個信號試試吧!"

林濤背靠著一塊大石頭,找了一個不容易被狙擊的位置大喊道:"都吃了沒?"

只一會,對面就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沒呢,等著你請客呢!"

"媽的,這誰定的暗號!"林濤聲的嘟囔了一句後繼續喊道:"都想吃什麼啊?美金吃嗎?"

"不,只吃盧布!"對方完話就從樹上跳了下來,距離林濤大約二百米左右的樣子,這是一個滿臉油彩的壯漢,手里拿著一把已經被偽裝的不知什麼型號的狙擊步槍.

林濤看對放下來了自己也顯出身形,但為了安全起見他還是示意米迦勒不要出來,自己慢慢走向前去.

"咦?林濤,怎麼就你一個人?其他人呢?"對方露出詫異的神色,停下腳步開口問道.

等走近了林濤發現這次來的是個熟人,戒備的心也隨之放了下來,向對方無力的擺擺手道:"出事了!"

"天哪,怎麼會這樣?任務完成了嗎?"壯漢震驚的看著林濤,然後朝後揮揮手,讓隱藏在周圍的手下全都出來.

"任務完成了!"林濤一邊話一邊默數著出來的人數,多年在死亡線上掙紮的經曆讓林濤不得不心一點.

'恩?怎麼一共只出來六個人?還有一個女人呢?’林濤發現只出來六個人,米迦勒的那個來大姨媽的女人卻沒出來.

"那東西也拿到了嗎?"壯漢再次問道.

"恩,也拿到了!"林濤點點頭,又道:"你們來了幾個人?"

"加上我六個啊!怎麼了?"壯漢莫名其妙的四下看看.

"沒什麼,我們快走吧,這里不易久留!"林濤顯然不想多,指了指飛機.

"能把那東西給我看看嗎?我很好奇呢!"壯漢伸出自己的手道.

林濤微微有些猶豫,但還是從口袋里拿出了那個不大的銀色金屬盒遞了過去,但就在東西快遞到壯漢的手上時,壯漢卻沒去抓盒子反而一把抓住了林濤的手腕.

"你干什麼,啊……"

林濤看到對方嘴角揚起的邪笑,本能覺得不好,剛想爭脫卻感覺一股強大的電流從手腕處傳來,全身的肌肉瞬間就完全僵住了,做不了任何動作,原本就很虛弱的他雙眼一黑就再也不知道什麼了……

當林濤再次醒來發現自己的腦袋還是暈乎乎的,不過比上次要好上一點,因為他這次好歹只感覺到一架飛機在自己的腦子里不停的攪動,不過隨著他慢慢的轉醒,他抬起頭發現,原來自己真的在一架直升飛機里.

機艙里空蕩蕩的只有一個飛行員,身邊的米迦勒正被人五花大綁在一張椅子上,嘴里還塞了一大團布,計是有人嫌米迦勒太羅嗦把他的嘴給堵上了,不過它兩只賊溜溜的狗眼正四處亂轉著,看到林濤醒來眼睛里全是興奮.

"你醒了?"

林濤醒來發出了響動,這時直升機的飛行員回過頭來看著他問道,飛行員是個體態臃腫的大胡子,不過奇怪的是這大胡子滿臉彪悍,嘴里卻發出的是一個好聽的女人聲音.

"你是誰?"林濤發現自己並沒有被綁住,很顯然對方不是有持無恐就是沒有惡意.

"怎麼?被電糊塗了,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飛行員玩味的一笑,然後在自己臉上輕輕的一陣揉捏,一陣朦朧過後立刻就變成了一個英氣逼人的亞洲美女,接著她又拿下自己的飛行頭盔,露出了一頭精干的黑色短發,這時,一個完美絕倫的性感黑發美女就出現了,月牙般的柳眉,微微有些上翹的唇瓣,一雙黑色的眼睛雖然不大卻十分有神,只是她現在還保持著那個粗曠飛行員的身材,難免有些不倫不類.

"蘇……蘇玥,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在這里的?"林濤張大了嘴臉上充滿了不可思意,如同在他面前的是一只美麗的女鬼.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蘇玥隨手按了幾個按鈕讓飛機自動飛行,然後她站起身來向林濤這邊走來,並且一邊走還一邊脫自己身上的綠色飛行服.

"呃……蘇蘇,我是……是你救了我?"林濤看見蘇玥的飛行服下面竟然裹了一層厚厚的海綿,看來以她那苗條的身材想冒充那個飛行員也只能這樣做了.

"不然還有誰?"蘇玥已經脫掉了裹在身上的海綿,露出里面一身黑色的緊身戰斗服,這件戰斗服仿佛是為蘇玥專門訂做的,不僅十分合體而且更突出了蘇玥那玲瓏有致的身材,因為是短褲,一雙修長美腿被展露的更是淋漓盡致,一件很普通的女式戰斗服穿在她身上少了幾分生硬,卻多了幾分柔美.

"蘇蘇,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里?而且又正好救了我?"林濤逼著自己盡量不去看蘇玥那雙誘人的古銅色美腿,而是看著她的眼睛問道.

"我出現在那里自然有我的道理,救你也不過是個順水人而已!"蘇玥拿起飛機上的一件降落傘背在了自己的背上,當她回頭的時候林濤這才注意到她脖子上有一道清晰的血痕,而且還沒經過處理,不過看樣子倒是像被子彈給擦傷的,一條鮮的印子在她嫩滑的脖子上顯的尤為突出.

"你的脖子怎麼了……呃?你拿降落傘干嗎?"林濤看到蘇玥的動作以後明顯一愣,一種很不詳的預感忽然襲滿了他的全身.

蘇玥並沒有回答林濤的問題,只是自顧自的伸出頭向機艙外看了看,接著她才回身對林濤甜甜的一笑,道:"首先要和你聲抱歉,因為你們一直以來合作的隊伍,其實並不是什麼普通的雇傭兵,他們全是聖光教的外圍成員,我也是才知道不久,所以他們出賣了你,你應該不會奇怪吧?"

"被他們電昏的那一刻我就猜到了!"林濤冷冷的一笑,卻見蘇玥突然詭異的一笑,指了指身下的飛機,道:"還有,這架飛機的油箱已經開始漏油了,而且最後一個降落傘包也在我這里,這意思我想你是明白的……seeyoulaterhoney!(過會見親愛的)"

蘇玥調皮的向林濤做了個鬼臉,並且揚了揚手中的一枚金屬盒子,整個人忽然往後一仰,居然"呼"的一聲跳下了飛機,只是眨眼功夫就消失在了茫茫夜空之中.

林濤看清了蘇玥手中拿的正是自己的那只金屬盒子,也是這次任務的主要目標,現在他終于知道蘇玥為什麼會在這里了,她根本就是沖著這個盒子來的.

無奈的苦笑了一下,但想起蘇玥臨走前的警告,他趕緊跳起來查看了一下飛機的油表,卻發現最多也只夠五分鍾飛行的,看來蘇玥還不想自己死,給自己留下了"充足"的五分鍾,他解開被綁住的米迦勒後,只能硬著頭皮開始尋找可以迫降的地方.

"主人主人,那女人好漂亮啊,我以前怎麼沒有見過她?"米迦勒的嘴剛被解開就開始廢話連篇.

"我遇見她的時候你還不會話呢,你當然記不得了!"林濤一面回答著問題一面操縱著飛機的控制杆,雙眉深深的蹙著.

"哦,難怪難怪!不過她對我好凶啊,我只是問了一句你大姨媽是不是來了,她就立刻把我綁了起來,真搞不懂這女人什麼脾氣!"米迦勒搖頭晃腦的道:"不過她對你可真夠好的,你看到她脖子上那道傷痕沒有?那是她為了保護你才受的傷!"

"為我?"林濤一愣,轉頭看向一旁的米迦勒,顯然是沒有想到.

"恩哼,那可不,這件事起來可就精彩了……"米迦勒剛准備清清嗓子長篇大論的時候,林濤就狠狠給了它一個大暴栗,"沒時間聽你廢話,長話短!"

米迦勒用爪子委屈的摸了摸腦袋,老實的道:"是她干掉了那幫反水的雇傭軍,但是在背你上飛機的時候,有個家伙沒死透准備打你的黑槍,誰知道她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把你讓到身後自己去擋那一槍,嘖嘖嘖……多麼感人的愛故事啊,我能有你這樣的主人真是太榮幸了……"

"別廢話,重點!"林濤面色凝重的又給了米迦勒一個暴栗.

"嗚……幸好最後那個該死的家伙射偏了,子彈幾乎是擦著她的脖子過去的,但是趕巧,那子彈還是打中了飛機油箱!"

林濤聽到這身子竟然一抖,心里五味陳雜,不知是什麼滋味,有擔憂,有如釋重負,可能最多的還是欣喜.

"主人啊,你和她到底是什麼關系啊?她能這樣舍命救你?"米迦勒眨巴著眼睛好奇的問道.

"他是我值得用生命去保護的女人……好了,坐穩了,我們要迫降了!"飛機儀表發出一陣刺耳的警報聲,沒油的警告燈大閃特閃.

飛機一直在一片廣袤的森林上方飛行,不遠處就有一片很大的平原,而且空地也只有那里才有,但是飛機已經沒油,還能不能堅持到那里可就不太好了.

"噗噗噗……"

飛機的發動機發出一陣有氣無力的聲音後立刻停止了運轉,直升機不像有翅膀的飛機沒油了還可以滑翔一段距離,直升機沒油了就立刻呈直線狀一頭向下栽去,根本就像是一只被人拴了石頭的破爛風箏.

"啊!我的狗媽呀!救命啊……"米迦勒驚恐的拿兩只前爪擋住眼睛不停的大喊大叫,十足一個受驚的女生,但林濤的臉色卻漲的通,雙手死死把住操縱杆,眼中閃爍著拼命時才有的瘋狂.

終于"嘭"的一聲巨響,直升機並沒有到達預想中的平原,而是一頭撞進了森林之中,在一連撞斷了好幾棵大樹後,終于,面目全非的直升機被一棵五人合抱的大樹給掛在了半空,險之又險!

"哈哈……運氣真是太他媽好了!"林濤喘著牛一般的粗氣,驚喜的看著面前的一截鋒利的樹枝放聲大笑,那樹枝被撞斷以後穿過飛機的玻璃窗離他的眼睛只有十厘米不到,再往前一步就正好可以送他上西天了,場面驚險成這樣也虧林濤還能笑的出來.

米迦勒站起來抖動著身體晃掉頭上的幾片綠樹葉,也學者林濤喘粗氣道:"呼……終于沒事了,不過這種膽戰心驚的鬼日子到什麼時候才能算個頭啊!"

"沒多久了,米迦勒,你的願望實現了,我們以後再也不用回德州那個該死的鬼地方了!"林濤用勁擰了擰飛機的艙門發現門已經變形打不開了,他只好*力一點一腳踹開了艙門.

米迦勒立刻來了精神,跑到林濤的腳邊興奮的問道:"真的嗎主人?那真是太棒了!你是這世界上最偉大最可愛的主人……那我們不回德州要去哪呢?巴黎嗎?可那里的母狗都要穿時裝我養不起啊.還是澳洲吧,我比較喜歡那邊穿比基尼的狗,還有……啊……"

林濤一把揪住還在意浮中的米迦勒把它往樹下一扔,在米迦勒的慘叫聲中林濤大聲的道:"去我的祖國——中國!"

上篇:第四章 開端(一)    下篇:第六章 末日後的故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