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請君輪回第二百一十九章 生天   
  
第二百一十九章 生天

就在此時,

尹蒼魂凝重的看著七尊靈魂體,對這七冥充滿深深的忌憚.

但是,

其眼里並沒有多少退讓的意思,反而還有殺意醞釀,這一路他們並不是第一次遇見這種鬼怪,想要讓他低頭………………難!

'轟’七冥陡然抬起頭,看了一眼殺意外漏的尹蒼魂,然後轟然出現在尹蒼魂周圍,將尹蒼魂包圍.對著尹蒼魂齜牙,虛幻的眸子里面不善的神色十分明顯,尹蒼魂身上的輪回棺此時也好似失效了一樣,不能給給予他任何幫助.

尹蒼魂頭皮發麻,心頭瞬間驟然緊縮,肌膚寒冷,汗毛幾乎根根豎立,他越發的瘋狂………

白元感覺到手臂一疼,從深思之中醒來,看見這一幕其臉色瞬變,然後焦急道:"蒼魂,趕緊將殺意收斂起來,從內心尊重這七尊靈魂體."

此時,七冥已經對這尹蒼魂遙遙一拜.讓尹蒼魂渾身顫抖,口鼻之內冒出白煙,一口生氣被生生剝奪,被七冥吸收.其臉色刹那間蒼白了不少,整個人的力氣也似乎在這一瞬間被抽走了大半部分.

七冥倒是詭異的凝實了幾分,其樣子越發的邪異,全身鬼氣繚繞成為一片黑芒.

死者拜生者,生者則生機流逝,歸于死者.如果讓七冥繼續這樣拜下去,尹蒼魂必死無疑.

白元一咬牙,發力從一個縫隙沖向尹蒼魂,將七冥中心的幾乎僵硬的不能動彈的尹蒼魂沖出圈外,自己跟著掠出圈外.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手刀砍在尹蒼魂的脖子之上,讓他昏睡,其眼里的那一股殺意自然就消散了.

七冥愕然,虛幻的臉上出現了鬼紋,隨之散開.不再有動作,讓白元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看來發生的事印證了自己心里的猜測.

他連忙警告其它幾人.收斂自己心里的怨氣和殺意,從心里認可這七冥的存在,這樣就不會出事.

因為七冥是鎮宮孕育而出之物,而鎮宮的存在是為了鎮壓鬼煞.補全地勢陰缺,造福一方,自然其內孕育出的靈魂體就不是大凶大惡的存在.也正是有七冥的存在才能更好的壓制鬼煞和陰死氣息,所以這七冥其實應為善靈.

當遇見善靈之時,你尊重它.它就是善靈,你和它就會相安無事,但是如若你動了壞心思,則它比你還可怕,這也是為什麼剛剛的人顱會遭殃,因為它想吞噬七冥的靈魂體,壯大己身,所以承受了孽報.

白元放下尹蒼魂.帶著其他人向著七冥三拜.誠心道'借路而過,驚動七駕實非本意,出去之後定當加以祭拜……………………’,他神神叨叨的念了一大堆,切帶真心實意,最後七冥居然一晃就這樣從眾人眼前消失了.

所有人長出了一口氣.放下了心里的一塊大石頭,對這七冥越發的感到了怪異和敬畏.卻不敢多一句,生怕一不心出口冒犯.再次驚動七冥出來祭拜他們這一行的生人.

朱林和梁風駕起尹蒼魂就趕緊跟著白元向著旁邊的一個洞口行去,當然忘不了地上的問天鏡,但是卻不敢仔細查看………………

白元所選擇的路,都是風流最急促的路徑,因為只有有洞口的地方才會有風和空氣的流動,這樣走下去他們一定可以出去.只是出去的路越來越偏僻,狹窄,甚至有的地方還要蹲著前進,只是越到外面空氣的流動速度越快,總是給人一種出口就在眼前的錯覺.

時間在這個時候已經被眾人忽視了,山中無歲月,晃眼一甲子.

此刻,他們更是不知道他們在這鎮宮之中走了多久,或許是一刻,也或許是一個時,亦或許是半天,也有可能是一天,他們幾乎精疲力竭,從最開始的斗志昂揚,到現在的,麻木.他們不知道自己已經走了多遠,翻過了多少幾乎不能過人的狹隘之處,轉的彎不知凡幾,此刻他們都覺得天地都在旋轉………

"白哥,還有多遠啊?………這根本就是迷宮嘛.為什麼總走不出去?我們是不是遇見了'鬼打牆’?"梁風雙手撐住膝蓋,彎著腰沖著最前面的白元喊道.

"我也不知道,我也懷疑它是迷宮嗎,但是似乎又不是,至少剛剛我們在水潭之處看見了活著的生物,至于'鬼打牆’應該不是,我沒看見,朱林也沒看見,李玄秋妹紙都沒感覺到耶,這里應該是地下一處廢棄荒蕪的古溶洞口,出口應該不遠了,瘋子堅持下."白元也不敢肯定,只能給大家大氣,如果喪失了斗志,那麼他們一行人就真走不出去了.

………………

"堅持,堅持,再堅持…………"白元心底有一個聲音在呐喊,讓他幾乎模糊的雙眼露出堅定的精光,讓他踉蹌的腳步堅定不移.他背上的季可欣此刻也是虛弱至極,這是因為連續高強度的趕路所導致,梁風身上背著同樣虛弱的李玄秋,尹蒼魂和朱林則共同扶著林曉曦……………

他們已經在這條洞窟之中穿梭了整整兩天,僅僅是這條洞窟就是兩天,還不算其他的支脈個鎮宮用去的差不多一兩天,他們此刻早已經離開了倒插峰山脈,這里屬于哪里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猛然,白元發現遠處有一個白色的光點,很是刺眼的光芒讓他眼睛一眯,然後他下意識的用手擋了一下,可是空氣中帶著的芬芳氣味,讓他精神一震.然後他怪叫一聲:"兄弟們,沖啊!!!!"爆發出最後的力量,帶著季可欣沖向出口……

'嚯;他們幾人以鬼子進村的速度沖了出來,然後昂著頭狠狠的嘶吼,仿佛要把這幾天憋悶在胸口的穢氣排除,然後東倒西歪的,以極其不雅的姿勢倒在洞口外,張口貪婪的呼吸著新鮮空氣,曬著溫暖的陽光,一動也不動,此刻幾人都恨不得在這里休息上個十天半個月才好.

他們從鎮宮離開,穿過無數險隘,走了很多被堵死的支道才最終離開,在一路上還搏殺了很多可怖卻奇大盤踞在洞中的蛇蟲,然後成為了他們腹中之食.其中的絕望和困苦道不盡,不明…………唯有經曆過才知道這些地下世界時多麼可怕.

當夕陽西下之時,洞內傳出陣陣陰森的寒風,白元才叫起已經恢複的眾人准備離開.

此刻他們才仔細打量四周,卻頹然的發現他們所在的地方是一片近乎荒蕪的土地之上,望眼之內不見人煙,准確是連飛鳥都沒有一只,蟲鳴都幾乎絕跡,稀少得可憐.只是草地之中有幾窩不曾升空的烏云,這就是這一片地域的唯一飛禽,這是一處荒蕪地帶.這里是何地方他們毫無頭緒,所以最後決定只能茫然的向著日落的方向行走…………打算先找到有人跡的地方在行商議其它.

在快要望不見那座出來的荒蕪石縫的時候,白元回首,遙望深處,似乎看見了木恨天在遙望此地為他們送行,他似乎看見了那座不可渡化的山脈,似乎看見了鬼塚'第三獄’,似乎看見了那一柱聳入云端的山巔,它猶如焚香禮敬天地,是大地孕育的逆鱗………是龍脈所過之處.

倒插峰山脈,自古不可渡化,即使佛教大能耐的高僧都只能望而興歎,回頭是岸.其號稱"死亡聖地""死亡天堂"",冥山",行龍脊,不踩龍身,不踩龍脈,不理龍氣,不探龍鱗,不動龍寶.,,,,,,,,,,,,,,所以倒插峰山脈——他們忘不了,只能暫時將其隱藏在心底,等到此劫過,他們一定還會回來看望在其中的一個人,讓他不會被無盡的孤獨侵蝕.

白元捏緊拳頭,堅毅的轉身離開,踏上最後的征程,是乘風破浪粉碎這三世詛咒,還是天意不可違…………即將揭開謎底.

上篇: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宮七冥    下篇:第二百二十章 鬼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