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請君輪回第一百九十二章 第三獄禁令   
  
第一百九十二章 第三獄禁令

白元撿起地上的禁令,看著這塊令牌表面諸多的裂縫,雖然它的賣相如此不佳,但是卻來頭甚大.他也更加相信這是諸多吊墜碎裂集合而來,他持禁令向著h市的方向深深三拜,以謝明哥送令之,明哥雖然沒有明著幫他們什麼,但是手里這一塊似金似木的禁令就非同可.

他有一種感覺,這一塊禁令也許是穿過第三獄中心的主要存在.

暫時不管外界如何動蕩不安,此刻墓道之內寂靜無聲,連對面墓道都沒有一點聲響,蛟龍雙將好似蒸發一般木有了聲音.這一條墓道相對來比較潮濕,腐朽味濃重一點,更是石室之中的那一個黑影也在這一條墓道,怎麼看來這一條墓道都是那麼的與眾不同.

白元胸前的聚陰珠光芒柔和,常人不可見,但是開了天眼的幾人還是清晰可見,在這里它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吞噬陰煞之氣,迅速向著圓滿過渡.

聚陰珠乃是陰冥之物中的聖物,對一切陰魂有著莫大的吸引力,因為聚陰珠可以使得他們前進一個階段,也許可以成功擺脫桎梏,跳出六道輪回,不屬五行.所以這些陰魂對聚陰珠有著莫大的渴求和貪婪**.

此刻,聚陰珠在這里顯化,積聚八方陰煞之氣,向著大圓滿過渡,將要成為真正的聖器,成為打開輪回大門的鑰匙之一.所以它引動了四方風云.就連已經遠去的蛟龍雙將都在某一個主墓室之中咆哮.雙眼腥,露出猙獰的渴望和貪婪,它們全身上下諸多虛幻的影子咆哮,欲要沖破一切束縛,卷走聚陰珠.只可惜它們此刻身負許多鎖鏈,被強行押跪在這里

問天鏡的來曆,白元和季可欣相當清楚,它曾經在尸山血海之中沉浮,接受無盡的死氣洗禮,讓它孕育出了無盡偉力,可以照破山河朵朵,顯化諸多緣分細線,它和聚陰珠,冥龍佩有著莫名的聯系,不清,斬不斷…………

當聚陰珠在這一條墓道之內,鯨吞海吸的時候,季可欣手上由冥龍佩幻化的紋身也是閃耀不停,化為倒影投射出來,它也需要陰煞之氣滋養其內的龍氣.在朝陽學院之內冥龍佩斬化凶靈,渡化的最純粹的陰冥之氣被半道殺出的聚陰珠土匪一般的掠奪走了大半部分.讓它很不甘,要不是有季可欣的壓制早就和聚陰珠針鋒相對了,此刻看見聚陰珠這麼'不要臉’它理所當然的也'不要臉’了.

在它們出世之時諸多古族祭拜的最高的石台之上,猛然發出絢麗的霞輝,纏爛奪目,還有一副清晰的畫面成型,一副尸山血海之上石質古鏡沉浮,其內一顆瑩白色的珠子成型,吸納黑色的死氣與陰冥,陰煞之氣,另一邊一塊古樸黑色,狀如水滴,隱隱之間還有龍形虛影浮現,用陰冥之氣滋養其內的龍氣,供養龍氣.

諸多古老的種族嘩然,這一幅清晰的畫面述著什麼,不需要人解釋,這是他們供奉這塊聖物無數年以來,顯化最清晰,長久的一幅畫面.一些族內長老喃喃自語:"伴生物品…………聖物伴生物品出現了,劫難已至…………………"

雖然這一顆聚陰珠不是當年和問天鏡沉浮在一起的那一顆聚陰珠,但是這並不妨礙它們之間的模糊聯系.

白元手持第三獄禁令走在最前方,艱難的前進著,聚陰珠在此刻瘋狂吸納,讓他的靈魂都感覺到一陣刺痛,由寒冷引起的刺痛,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聚陰珠正在質變…………

'轟’前面碎石紛飛,煙塵彌漫,狂暴的陰煞,陰冥之氣從深處席卷而來,猶如千軍萬馬………這很不符合常理,這一股陰冥之氣雖然凶猛,但是卻狂暴無比,似乎有人主導了這一幕的發生,想讓白元受阻在這里.

這墓道之內並不平靜,特別是聚陰珠的出現,引起了許多不可見日的存在的貪念.

白元臉色憤然,對著墓道深處大吼一聲,眼睛瞬間充血,狂暴如雄獅,從另一條墓道之內狼狽的退出來他就覺得有人在暗中主導了這一幕,他和尹蒼魂就發現了,此刻這個陰魂不散還如影隨形,在前面大搞動作,讓他很不爽?他同時也很郁悶,你們難道不知道我手里持有的是第三獄禁令?你們反天了麼?第三獄禁令都不認……………想做個什麼?

這一股狂暴的陰氣瞬間臨近,白元張開雙臂擋在最前方,瞬間被這一股陰氣席卷,聚陰珠此刻發出耀眼的光芒,將白元護住,在這一股陰氣之中沉浮,吐納.這里是它的天地,陰氣再狂暴也無濟于事.後面季可欣體內的冥龍佩浮現,龍形虛影繞體,護住了後面的人.

墓道深處傳來憤怒的吼聲,千百年的陰冥之氣聚集,不僅沒有傷到他們,反而成全了他們,它很憋屈,同時也有點忌憚,它從季可欣身上感覺到了濃濃的危險氣息,源自于…………冥龍佩.

這一條墓道之內很多詭異的東西存在,就連石室里面的那個詭異的黑影都進入了這一條墓道,還有許多自深處被聚陰珠吸引而來的東西.尹蒼魂等人也聽見了那個憤怒的吼聲.他們全身都不寒而栗,始終覺得暗處某一個地方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們,讓他們無所遁形,暴露在明處.

尹蒼魂懷疑這雙眼睛就是一直跟在他們後面的那個東西,從尸澗尸林一直如影隨形,暗中觀察著他們,在天地能量暴亂的時候它隱去不見蹤跡,但是在墓道之中,它又出現了…………

一道黑影猛然從陰煞之氣之中穿了出來,帶著濃濃的貪婪的射向白元的胸口處,只要得到聚陰珠,這第三獄安能束縛住他?誰可奈何他?到時候他可以跳出五行,六道輪回,不懼因果.

白元滿臉狂暴桀驁,雙眼噴吐出濃郁的怒火,手里扣著一個玄奧的手印,他雙手之上布滿了各種符文,乃是木恨天親筆寫下,'吼’黑影嘶吼,淒厲無比,被白元硬生生的渡化,他的道行在聚陰珠加持的白元身前就是一個笑話,一個照面就可以解決.畢竟他不是蛟龍雙將那種逆天歸來的異物.

白元充滿戾氣的盯著墓道深處,欲要把一直主導著對他們陷害動手的鬼物找出來.

白元雙手一點,前面的陰煞之氣全部被吸收進聚陰珠,他寒著臉踏步前進,氣勢前所未有的殺伐.

第三獄禁令還是有一定的作用,至少許多鬼物並沒有沖動上去阻攔.

走了大約半個時之後,這條墓道還沒到頭,但卻已經深入這座山峰內部,白元有點遲疑了,陡然眼前出現了一座孤墳,在墓道中央,一座土堆,是古代時期的墓葬風格,是一座型的墳墓.

誰的墳墓葬在這個墓道之中?誰又這麼逆天在第三獄這種絕世大墓之中建墓?白元等人悚然,腦海里面一下子出現了許多疑問,但是無疑,都是悚然對待這一個出現在眼前的墳墓.

一捧黃土埋身並不稀奇,稀奇的卻是它是如此逆天.有一種在君王之榻側酣睡的形.

何況這一條墓道是如此的重要,是通向第三獄深處的必經之路.

一塊無名石碑豎立在墓前,沒有一字一句一筆,簡單隨意,寂寥無趣.但是卻充滿異樣的魔力,並不高大,卻始終讓人把眼球挪不開,忍不住關注它狂暴的陰冥之氣也沒有卷走墳墓之上的一顆土礫.不知道是它的魔力,還是暗中主導一切的那一只黑手也無比忌憚,使之狂暴的陰冥之氣避過了它,這一切都無從得知.

白元滿目凝重,讓聚陰珠沉寂下來,他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里沒有一個鬼物,看不見一絲殘魂,這很不符合常理.剛剛一路走來,他都可以看見一些殘魂和鬼物

木恨天上前看了半天道:"看不出來什麼?墓葬格局一般,並不奇特,而且這一墳似乎是隨意而埋.正是因為這樣才更加恐怖,我不相信這里存在的墳墓沒有來源和來頭,絕對非比尋常,我估計是墓葬之人以通天手法掩蓋了一切天機,使這里看起來平淡無奇.手法通天了啊!"

白元等人深以為意,非常贊同木恨天的看法,他們也懷疑有高人用奇門遁甲之術,或者其他風水大術等等掩蓋了一切.

墓道中央,一捧黃土鑄就了一座連木恨天這種墓師界的泰山北斗也看不穿,看不透側的墓.只能,古時候,人們對風水葬術的理解已經達到了一個極其深的地步.後世人遺忘了許多根悲哀啊

這是第三獄的至關重要的一處地勢,是進入第三獄第二層的轉折點,從這個墳墓過去就一切好

他們躊躇不定的時候,突然一聲蒼老的咳嗽的聲音在他們耳邊響起,讓他們瞬間炸毛了.

上篇:第一百九十一章 怒卷八方    下篇:第一百九十三章 驚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