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請君輪回第一百四十八章中樞魄之淚   
  
第一百四十八章中樞魄之淚

他沒想過自己有

一天可以站在這個自己最崇拜的人的棺木面前,還即將為他揭起這塵封數百年的'蓋子’.

他更沒有想過有朝一日這個人將會登上耀氏家族的'罪人榜’.這是天大的笑話還是老天的戲弄?

耀蒼天暗暗腹誹,'老不死的,剛剛就等你這句話,你卻藏著,掖著,害得我花了十萬元買你這句話的有意思,,,,,,,,’

看著這具棺木他不自禁的想起陵園'蝶兒飛’的那些先輩來,誰知道一切的問題都起源于眼前的這具棺木??耀蒼天閉上眼睛,伸手撫摸著這一具凹凸不平的棺木,心里在滴血,,,,,,,,,,,,

'轟’他一使勁,這具不堪重負的棺木就轟然倒塌,激起墓坑之內的無數塵埃.

一股熱氣轟然擴散開來,這是郁結在棺木之內的火氣,屬于'鳳涅巢’的余威.剛剛五竹陣勢破去了'鳳涅巢’最恐怖的威勢,但是依舊還有一點余熱,還有未來得及完全消散,此刻終于得到完美釋放.

措不及防之下的耀蒼天被這股熱氣弄得灰頭土臉的,加上墓坑之內激起的無數煙塵,讓他一身狼狽至極.就跟乞丐似的.他現在是滿腔怒火啊,這個木恨天實在是太陰險了,處處讓他丟臉,時時刻刻給他設置陷阱.如果可以,他真想把這個老梆子給剁碎了喂狗.'這個老不死的,,,,,,,,,,,,,,,,,’他狠狠的在心底咒罵.

'額,啊哈哈哈,,,,,,,,,,’其他人先是一愣神,然後捧腹大,此刻的耀蒼天哪里還有一點耀氏家族族長的樣子?跟個馬戲團里面的丑似的.

白元等人悄悄對著木恨天豎起了大拇指,坑人,還被坑得這麼窩囊的,可能天下除了耀蒼天一家就別無分號了.不然還有誰可以這麼'光明正大’的坑耀氏家族的族長?

"哎呀,耀蒼天族長你沒事吧?我忘記,棺木之內是尸骨所在,郁結的熱浪需要半個時才可以消散完.你看我這記性,人老了啊,不管用了,老是丟三落四,連這麼重要的事都忘記了,耀族長你要見諒啊.你大人不計人過,宰相肚里能撐船."木恨天裝作沒看見白元等人的手勢,一拍額頭,滿臉愧疚的道.不過他的眼里的愧疚之色,很假.

耀蒼天咬牙切齒的看著木恨天,拳頭捏得嘎嘣直響,他看著木恨天的樣子疑惑道'他真的是'不心’忘記了?’,但是他看到木恨天眼里的那很假的愧疚的時候,就再

次捏緊了拳頭,他一邊告訴自己'淡定,淡定,要淡定.’一邊深深呼吸,想要努力壓制下心底的怒火,終于在三分鍾之後他成功了壓制了怒火.

他黑著一張此刻跟鞋底板沒區別的臉道:"沒事."他的聲音此刻很干硬們還有濃重的'火藥’的氣息.

此刻也正是墓坑之內的塵埃散盡的時刻,白元心神一動,手里的聚陰珠微微顫抖,他感覺到有股特殊的波動,他長大了嘴望著墓坑之內,塵埃散盡之後,朽木塊的上方有一滴類似于水滴,卻又有兩三滴水滴之大的藍色水滴憑空懸浮.且散發著淡藍色的朦朧光暈,鮮豔無比,極盡惹眼,只可惜能夠欣賞這一幕的人只有那麼三人而已.

木恨天隨身攜帶的白玉佛淨瓶輕微顫抖,整個瓶身散發著詭異的黑色幽光,兩幅莫名的道圖也是詭異生輝.木恨天神色一凝,馬上縱身跳進墓坑之內,站在一只角落,他的躍下墓坑將耀蒼天嚇得立馬爬上了墓沿.心戒備的看著木恨天.

此刻沒有人注意他,木恨天從兜里掏出那個輕微顫抖的黑色的白玉佛淨瓶,深吸一口氣打開蓋子,一團藍色水滴似的散發著藍色光暈的水滴被白玉佛淨瓶刹那間吸進了瓶里.

'唰’奇異的事再度產生,那一滴藍色光團進入瓶里之後,整個黑色的白玉佛淨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湛藍起來,幾秒鍾就渲染成了藍色的白玉佛淨瓶,看起來很是逗人喜歡,宛如璀璨的藝術品,毫無瑕疵,完美到了極致.

特別是瓶面之上的飛仙圖和佛陀講道圖,散發著朦朧的藍色光暈,看起來很聖潔純淨.將這兩幅詭異到極致的兩幅圖變得通透起來,好似真如仙佛一般純淨無垢.

這突然的變化讓其他人吃了一驚,皆是一愣,然後一個個拍手叫好,神色激動.他們都知道這又是一滴恨天淚,魂淚到手了.都很意外,沒有想到在這里還可以遇見魂淚.

耀蒼天驚恐的盯著這個詭異的瓶子不敢出聲,他知道自己出聲會被他們'攻擊’,,,,,,,,,,,,,,,,,,

經過白元的解釋,他們知道這滴魂淚乃是三魂七魄這種的中樞魄之淚,中樞魄代表人體的平衡之力,其魄呈為藍色.

過了很久他們才壓制住得到中樞魄之淚的那種喜悅與興奮.

木恨天爬上墓坑對著耀蒼天道:"耀蒼天族長你可以下去了,還需要你撿骨."

後者堅決的搖搖頭不肯下去,他是被木恨天嚇怕了,最可惡的是剛剛那個那個瓶子的詭異變化,讓他的心髒始終處于超負荷狀態運轉.

"必須你們耀氏家族的人撿骨,他是你們先祖,你要是不下去撿骨,我們可回去了,有什麼後續問題不要我沒有通知你."木恨天淡淡的道.

被迫無奈的耀蒼天又黑著一張臉問道:"木大師你這一次記清楚了?沒有什麼忘記的?"

"我記清楚了,應該沒什麼忘記的吧?"木恨天摸了摸腦袋不確定的道,閑得很滑稽,可是他這個動作,卻讓耀蒼天欲哭無淚,什麼叫做應該?他的嘴角狠狠的抽搐.然後他被心不甘不願的'趕’下墓坑之中.

"對,,,,,,,,,,,,,,"木恨天似乎想起什麼似的大聲道,他這兩個字將剛剛進入墓坑之中的耀蒼天嚇得一躍就爬出了墓坑,動作迅捷無比,跟部隊里面的人有得一比.

"木大師怎麼了?"耀蒼天緊張急迫的問道.

"沒事,就是突然想抽一杆煙,但是我自己的煙被抽完了,所以打算問你們有煙抽不?"木恨天不好意思的道.

耀蒼天差點一口鮮血噴出來,這也行?他沒好氣的甩出一包自己才抽過一支煙的大中華給木恨天,然後再度跳下墓坑.木恨天接過大中華,心里不屑的扁扁嘴,心里道"老狐狸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跟我玩,,,,,,,,,,,,,,,,"

原來剛剛才上山的時候耀蒼天借機想給木恨天一個下馬威,被木恨天給惦記上了,,,,,,,,,,,,,,,,,

墓坑之內耀蒼天,伸手心翼翼的撿起一塊耀青天的腳骨.因為被朽木掩蓋住,耀青天的尸骨也就被打碎了,此刻需要一塊塊的撿起來,而且必須按照木恨天的吩咐,從腳下開始撿,由下而上,全部撿到他身邊的一塊黃布之上.

耀蒼天剛開始還是提心吊膽的,但是撿了幾塊之後就放下心了,因為他發現確實沒危險.那些碎骨入手溫熱細滑,甚至那些骨頭還有一點燙手,這些都是'鳳涅巢’引起的自然變化.經過木恨天的解釋都知道這個墓坑里面的'鳳涅巢’的余溫都要半個月才能將墓坑最底下的東西排乾淨.

實話,耀蒼天撿著這些骨頭還在發抖,畢竟他是第一次看見真正的人骸骨,這一次要不是逼不得已,他一輩子都不會沾染這個東西,特別是他有意無意的望向頭骨之處,給他的感覺總是這具骸骨在瞪著他.

'咔’,將最後一塊人頭骨收入黃布,他將黃布包裹起來站起身,白元,尹蒼魂,朱林,梁風一下子沖進墓坑,盯著原本應該擺放骸骨的地方,他們在尋找真正的冥龍佩.

可是他們眼前一片光禿禿的,別冥龍佩,連影子都沒有,

白元滿臉煞白,一臉不甘的道"沒有?沒有?怎麼會沒有?不是冥龍佩在耀青天的墓葬里面麼?"

尹蒼魂豁然轉身,目光湛湛的盯著耀蒼天,剛剛撿骨的時候就只有他一個人在下面,如果冥龍佩真在這個墓葬里面,那麼就多半被他剛剛順手牽羊了.畢竟這是真正的冥龍佩.

耀蒼天居然被尹蒼魂盯得頭皮發麻,他十分惱怒,他真的也沒看見冥龍佩啊.

于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他把兜全部都翻過來了,里面除了一本支票和幾張卡,其他的就什麼都沒有了,他這時候才疑惑道:"難道這東西沒有在我們先祖的墓葬之中??"

他這樣一,其他人都是紛紛這樣的念頭誕生,除了這個理由,不然沒有理由可以服大家.

那麼真正的冥龍佩不在這里到底在哪里?還是收藏在何人手中?白元雨,有點暴躁了.

沒有一點線索,他呆呆的看著狼藉的墓坑.

【最近兩天心很不好,有得事逼得事在人為.新年快樂,萬事如意.闔家幸福】…

更多到,地址

上篇:第一百四十七章消除怨念    下篇:第一百四十九章遺世獨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