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二十九章   
  
下部 第二十九章

隨著身後跟過去的老者,忙把小女娃拉到身前,蹲下身子,溫言問:"二小姐,可傷著了?"

小女娃搖搖頭,又轉回頭,牽起弘瀚的手,道:"我叫博爾濟吉特.桑丹,那是我姐姐."弘瀚道:"我叫……"

出宮前曾一遍又一遍的叮囑他,不能說沾上'皇’,'宮’,'愛新覺羅’字眼的話.

他猶豫了下,似是不想撒謊,抬頭,為難的看我一眼,我輕搖了搖頭,他一臉失望的回頭,對著小女娃道:"我叫金瀚."

三人道謝後,轉身欲走,弘曆道:"姑娘止步."

那姑娘回身,問:"公子,有何吩咐?"

弘曆淡淡地道:"如果姑娘在京城沒有落腳之地,我有個建議,在下的朋友開了間茶舍,現在正缺人手,如若姑娘不嫌棄,可先去幫幫忙,待姑娘找到了落腳處,再走也不遲."

那姑娘打量了我們幾人一陣,然後點點頭,對弘曆施一禮道:"謝過公子."弘曆掃了眼汀廂樓主事的,他慌忙伸出手,作了個請的姿勢,道:"姑娘請."

待他們走出酒樓,弘曆笑著道:"折騰了一陣子,瀚兒餓了吧."弘瀚還望著門,像是沒聽見.傅雅搖搖他的手,他收回目光,問我:"額娘,蘭葸什麼時候才能像她一樣漂亮."

我們幾人一怔過後,都忍不住笑起來.

用過午膳,弘曆掠了眼樓下,我順著他的目光看下去,幾個穿著便裝的侍衛或站或坐神情自若散在樓下,看似閑散,實際上站的位置恰好團團圍著這酒樓.

收回目光,笑問弘曆:"如果有事要辦,你放心去吧,有他們在,不會出什麼岔子."弘曆微一頜首,欠了欠身子,沒起身反而又坐下來,面帶遲疑,道:"還是抽時間再去吧."

我搖搖頭,道:"你以後能抽出來的時間不會太多,還是趁這空當,辦了吧."抬頭看看外面刺目的陽光,笑著道:"這會兒也不能出去逛,我們找間茶舍,歇息一會,你辦完事後,來找我們也就是了."

弘曆聽到'茶舍’兩字,一怔,默默瞅我一眼,道:"張毓之辦完那事後,就出了京城,聽說是回天目山了."

本想找他問問十三最後的事,沒想到他竟不在.弘曆又道:"菊舍現在也由李煜代管,剛才那姑娘就是去那個地方."

我笑了下,心中一陣難受.

他身邊的弘瀚卻向前探著身子,道:"額娘,我們去喝茶去,好不好?"我落寞的點點頭,弘瀚坐回到位子上,抓著弘曆的袖子,笑道:"四哥,送我們去."

弘曆看看我,對弘瀚笑著搖頭道:"四哥有一個更好玩的地方,你去哪邊?"弘瀚猶豫著,是去那邊,還是隨著弘曆走.

身邊的傅雅自開始,不是淺淺笑著,就是開口逗逗弘瀚,好像我們談論的跟她無關.

我輕歎口氣,對弘曆道:"那我們就一起去吧,也省得把時間都浪費到路上."

弘曆笑著點點頭,我們幾人緩步下樓,出門而去.那幾名喬裝的侍衛馬上跟了上來,不遠不近,不疾不徐尾隨著.

兮遠玉器店.

弘曆吩咐李煜拿出一摞子帳,笑著對弘瀚道:"瀚兒,把這些帳核對一下."望著厚厚的帳簿,弘瀚面色一喜,拿起最上面的一冊,翻著看起來,小臉專注而認真.

弘曆身側躬立的李煜微張著嘴,一臉驚詫,但瞅了眼我們幾人,馬上斂了臉上的表情,輕聲道:"小姐有陣子沒來了."

我微笑著點點頭,笑對弘曆道:"你們談你們的,不用管我們."弘曆嘴角帶著絲笑,對傅雅道:"照顧著姑姑,我們去去就來."

傅雅聲音甜甜的應下,弘曆面色淡漠,輕一頜首,率先出門而去,李煜施一禮,然後緊隨著跟著去了.

傅雅端起桌上茶壺為兩人倒上水,端坐著對面慢慢的啜著,不知是真的渴了,還是心中有事,不想說話.

我默盯她一會兒,她笑著撫了把臉,道:"姑姑,為何這樣看著我."我笑睨她一眼,端杯抿了口水,問:"一直沒機會問,這些日子過得可好?"

她的笑容一僵,眼底一黯,但很快又笑著點點頭.我仍盯著她,直接問:"四阿哥對你怎麼樣?"

她嘴邊露出絲笑,面色微紅,低下頭,聲音輕若蚊蠅:"比起以前,爺對我好多了,也多有留宿于我宮中."

她的樣子不似假裝,我心中一松,抿嘴笑著不語.但同時心中又有些不解,她方才眸中那絲憂傷,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笑吟吟地看著她,道:"你身為嫡福晉,不要只顧自己的身份,使自己放不開,想他時就去找他,不要過分掩飾自己的感情."

聽完我的話,她默一會兒,忽地抬起頭道:"我不能這樣,皇阿瑪子息單薄,現在爺在兄弟中居長,是要多娶些回來.我不能要求爺獨愛我一人,只有雨露均沾,爺才能多些兒子."

我一呆,有些動容.

但是,心中一時之間竟有些接受不了.心中有絲難受,突地想起第一次見她的情形,身著男裝,英氣颯爽地走在京城的街頭.昔日今朝相比,這幾年她的變化太大.

喑歎口氣,苦笑著問:"是你額娘說的,還是你本身就有這種想法."她淺淺一笑,道:"這話雖然是額娘先提的,但是確實也是我心中真實的想法.我既然嫁給他,並且一心愛著他,不管他的心有沒有在我身上,我都要為他著想,不能太自私."

話音剛落,她忽地像想起了什麼,忙辯解道:"雅兒沒有其他意思."我一笑,道:"我知道."

兩人靜默地不言不語,耳邊只有弘瀚一頁一頁翻帳簿的聲音.

我輕輕籲出一口氣,道:"我只是活在自己編造的夢中,不願想太多的事."

她忙搖頭,道:"那不是你編造的,你在阿瑪心中確實誰也無法替代."

我笑而不語,她正要開口,忽聽外面李煜的聲音:"爺,你怎站在門外?"傅雅一呆,面上一慌,忙站了起來.

弘曆進來,面上帶著淡淡的笑,直接問弘瀚:"瀚兒,可算好了?"弘瀚翻完最後一頁,合上帳簿,脆聲道:"八十二萬四千陸佰零三兩."

李煜一呆,愣在原地,滿臉驚詫.弘曆笑著點點頭,弘瀚卻隨手拿起一本,翻開道:"只是這帳記得亂了些,沒有額娘教的好用."

李煜忙上前,躬身站在弘瀚身邊,問:"小少爺,可否教一下小人,怎能才能不用算盤,而算得又快又准."弘瀚得意的抬起頭,道:"這是我額娘教的,不能給你說,不過你的帳簿,我能為你指點一下."

眾人忍著笑,李煜卻認真的看著弘瀚手中的筆.

這孩子話說的奶聲奶氣,可手下並不含糊,一會兒工夫,便畫好了複式記帳法的表格,並似模似樣的講了起來.

自此之後,每隔幾日,我必會帶弘瀚出去,胤禛雖未說什麼,但卻是眉宇微蹙,滿面不悅.

皇後那拉氏的身子越來越弱,這幾日,更為嚴重,以至于滴水不近,意識模糊.我每日必會坤甯宮探望,可太醫換了一個又一個,最後,連何太醫都搖頭,拒絕再開任何方子.

我雖心里清楚她大限將到,但仍是心急如焚.

不只後宮氣氛沉悶,前面養心殿更是人心惶惶.

由于討伐准噶爾的西路大軍人員增加太多,導致糧草牲畜缺乏,不能出戰.噶爾丹策零探得消息後,遣了三萬大軍攻打北路,而北路主帥傅爾丹聽信敵方故意放出的消息,以為來人只有一千人.做出錯誤作戰方針,只派了一萬兵馬,被敵誘到和通綽爾,噶爾丹策零卻傾巢而出,一萬兵馬被團團圍困,而趕來支援了科而沁兵卻臨陣退逃,清兵軍心大亂,潰不成軍,最後只沖出來三四千人.

西路將領岳鍾琪上書請戰,要求進攻烏魯木齊,以分敵勢.胤禛批准了,但滿大臣卻一致上書,要求派人去牽制他,以防有不測.胤禛震怒不已,質問大臣究竟是防人重要,還是大清的安定團結重要,接著便是不顧眾人反對,同意鍾岳琪的請求.

岳鍾琪自駐地出發,越木壘,渡阿察,直抵額爾穆克河,兵分幾上,進攻烏魯木齊,大獲全勝.

可正當大家松了一口氣時,那拉氏卻靜靜的去了.皇後娘娘歿,儀式甚是繁瑣,待忙完一切,已是兩個月後.

熹妃坐在我對面,用帕子拭拭眼角,為難地道:"妹妹年紀雖小,但身份高.如若我管理後宮,怕是不能服眾."

瞧了眼她手中的佛珠,我暗自歎氣,不知道自己這麼做是不是為難了她.可是,早晚都會有這麼一天,她都要主持後宮.況且,如果弘曆登基,傅雅性子軟弱,定會振不住,如果沒有她這個太後撐腰,日子又怎會好過.

我默一會兒,瞅她一眼,扯出一絲笑道:"早點接手,省得以後倉促間手忙腳亂."她面色一緊,手中的帕子自指縫中滑了下去.

我盯著她,仍微微笑著.

她一呆過後,忙俯身撿起帕子,道:"姐姐有些不明白你的意思."我輕輕一笑,她心中應該早已有譜,但現在卻裝著一無所知的樣子.

既然如此,索性把話挑明了說:"四阿哥和瀚兒一樣,是我喜歡的孩子.我不想避諱什麼,也不想猜人心思,後宮的事你現在多操些心,以後只當是幫四阿哥了,還有,雅兒性子太軟,到時還得你在後面撐著腰才行,我不想她受排擠."

房中陷入沉寂中,她默默沉思著,半晌後,忽地起身,肅容向我施一禮,道:"姐姐謝妹妹想得這麼周到,這麼為弘曆那孩子著想,我一定會遵娘娘吩咐,會把雅兒當做親生女兒一樣,在我有生之年都不會讓她受半分委屈."

我忙起身,拉她坐下,展顏一笑著道:"姐姐不要這樣,這麼做,也是幫我自己."

她坐下,眼角有些許濕潤,道:"我雖信佛,但在這些方面,仍不及妹妹,妹妹才是真正沒有私心的人."

我淡淡笑笑,我真沒有私心嗎?我只是希望,她會看在今日的份上,以後的日子里,她也能善待弘瀚兄妹倆.

寒暑交替,光陰荏苒.轉眼工夫,弘瀚已是五歲的孩童.

弘瀚推開窗,片片雪花旋轉著飄了進來.他關上窗子,走到我跟前,央求道:"額娘,我讓小順子隨著去,再跟上幾個侍衛也就是了,你不用過于擔心."

我小心把擦拭乾淨的杯子放在原處,回身,一口回絕道:"不行,這六,七里路雖然是你常走的,可今日下著雪,馬車也不易走."他嘟著臉,有些不高興,默了會,又道:"額娘,那就准我去園子前面的玉器店吧."

這間玉器店是李煜去年底剛開的,距園子不是太遠.我點點頭,囑咐道:"讓小順子跟著."他歡快的應了聲,掀開簾子跑了出去.

去年底,曆時幾年的呂留良案終于審結,以焚書鞭尸而告終.

本以為這事到此會告一段落,卻不想給事中唐繼祖的幕客唐孫鎬卻繼續為呂留良,為天下讀書人不平.說這種焚書行為,'讀書明理之士無不為之心寒,孔孟在天之靈亦應為之流涕’.並且,宣揚'朝中已無諍臣,朝野複生孽畜’.

胤禛自是震怒不已,這幾日,眸冷臉寒,令人不敢近身.

正在出神,巧慧牽著蘭葸了手掀簾進來.

巧慧已是滿頭白發,滿臉皺紋.我放下手中的抹布,埋怨道:"都說了幾遍,讓菊香帶著她."蘭葸走到跟前,抬著頭,道:"我喜歡讓嬤嬤陪,我也聽額娘的話了,不讓嬤嬤抱,我自己走過來的."

我點點頭,蹲下身子,撫著她的小臉道:"額娘知道你乖."她眼睛一眨,笑著叫:"額娘."我瞅她一眼,柔聲問:"怎麼了?"

她搖搖我的手,道:"蘭葸想阿瑪了."我站起來,歎口氣道:"蘭葸乖,阿瑪很忙,咱們這會不能去,待晚膳時,阿瑪自然就會回來了."

她癟癟嘴,委屈地道:"額娘騙人,阿瑪已經三日都沒有回來用晚膳了."

巧慧道:"小姐,小格格鬧了很長時間,奴婢沒辦法,才領她過來的."我點點頭,笑對巧慧道:"這丫頭的性子我知道,你下去歇息一會吧,我帶她過去."

巧慧點點頭,緩步走出房門.我牽著蘭葸的手,交待道:"待會如果阿瑪正在接見大臣,我就要乖乖隨我回來,不得胡鬧."

她忙點頭,催促道:"蘭葸一定聽話,我們快走."

勤政殿大殿門口,高無庸垂首躬立著.

待我們走近,他抬頭一看,忙上前兩步,輕聲道:"奴才見過娘娘,格格,皇上現在正批閱奏折."我輕一頜首,低頭瞅了眼蘭葸,微微搖下頭,小丫頭不理我,問高無庸道:"那是皇阿瑪一人呢,還是大臣們也在呢?"

高無庸腰彎得更低了些,道:"是皇上一個人."蘭葸松開我的手,手指放在嘴上,輕聲道:"你不許去通傳,我悄悄過去,嚇一嚇皇阿瑪."說完,躡著腳向大殿內慢慢走過去.

高無庸一急,為難地看著我,道:"娘娘,這……"我看著蘭葸,無奈地搖頭,道:"你下去吧."他依然滿面為難,我心中一怔,莫非現在不適宜進去,可蘭葸已走到了大殿門口.

我忙快走幾步,上前拉著蘭葸.她滿臉不情願,還是掙著身子向里,我彎腰把她抱起,返身向外走.

'啪’地一聲,大殿內似有茶碗破碎的聲音,我心下一緊,難不成出了什麼事.遲疑了會兒,還是抱著蘭葸,走進大殿.

台階下,笑泠摔倒在地,身旁茶碗的碎片散落一地.

台階上,幾案後面的胤禛依舊低頭寫著什麼.我心中疑惑更甚剛才,這麼長時間,笑冷居然還沒有起來.

我放下蘭葸,正欲過去扶她起來.案子後的胤禛卻忽地起身,走過去,拉她起身,扶到一側的椅子上,待她坐好,又自她身上抽出帕子,遞到她的手中,淡淡地問:"要宣太醫嗎?"笑泠接過帕子,輕聲道:"不用了."

我心中震驚,這場面……

我的目光移到她的腹部,心中猛地一抽,身子一個趔趄,不由得向後退了兩步.

蘭葸似是被我的臉色嚇著了,呆呆站在原地,看看我,又回頭看看胤禛,怯怯地叫:"額娘,你怎麼了?"

她聲音剛落,胤禛馬上看過來,我扶著身後的門框,支撐著身子.

他快步走過來,欲拉我起來.我甩開他的手,嘴角閃出一絲笑,道:"圓明園里原來並不是我一個人,我確實是一個人在做夢."

說完,淺笑著叫蘭葸:"葸兒,我們回去,不要在這兒妨礙你皇阿瑪."

蘭葸呆呆地走過來,牽著我的手,道:"額娘,我再也不鬧著找皇阿瑪了,你不要生氣."我撫撫她的臉,柔聲道:"額娘也只有你們了,額娘不會生氣."

我腳步蹣跚,慢慢向殿外走去,他在身後道:"若曦,……"我無言笑笑,未回頭.背後一陣腳步聲,笑泠越過我,眼淚蘊著淚:"娘娘,一切都是笑泠的錯,不怪皇上."

我慘然笑笑,錯開身繞路向前,這種事,一個巴掌拍得響嗎?

走到湖邊,身上已無半絲力氣.

隨著跟來的高無庸扶我上船,入艙,趴跪在我跟前,道:"娘娘,這事確實是跟皇上無關,這是皇後娘娘臨去前,給皇上捎的話,這麼做,只是想給齊妃一脈留個希望."

蘭葸坐在我身邊,緊緊拽著我的袖子,我低頭看她一眼,抬頭笑著對高無庸道:"他是皇上,他有權力這麼做,你下去吧.順帶著捎話兒給皇上,從此之後,禛曦閣只是我們母子三人的寢宮,如果皇上還體諒我,就請不要為難我閣內的人."

高無庸臉色蒼白,沒有回話,只是'砰砰’地一下接一下磕著頭.我慘然一笑,道:"你下去吧,這個話不用你傳,待會我會派人給皇上送信."

他趴跪著退下去,我笑著摟著蘭葸,淚卻大顆大顆的滴落下來.蘭葸在我懷中,仰著頭,用小手邊為我擦著淚,邊奶聲奶氣道:"額娘,你不要笑了,你這樣笑著哭,蘭葸害怕."

雪鋪天蓋地的落下來,閣內除了掃出了一條路外,到外都是白茫茫的.

我坐于窗下,愣怔的盯著外面.身邊的菊香邊往炭爐子加炭邊偷眼瞟著我,我頭未動,嘴角逸出絲笑,道:"有話就說."

菊香放在手中余下的炭,走過來,道:"皇上整日都歇息在外院,只是一牆之隔,娘娘不要再堅持了."

我笑容一僵,默默出起了神,自那日後,他一直都在弘瀚的房里歇息,而弘瀚只好住在承歡先前住過的房間.一切就如從未發生過什麼事一樣,外人看來,他仍每日夜宿于禛曦閣,只有閣內的人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見我不說話,她脖子一縮,輕聲道:"娘娘,奴婢不會再多嘴了."我笑笑,依然不言不語,她躡著腳退了出去.

端坐一夜,間中外面似是有人輕歎一聲,未待他走到窗前,我便起身關窗熄燈,在黑暗中,我大睜兩眼,在內心不停問自己.自己心里究竟惱怒什麼,是為了他曾對自己說過圓明園永遠只會有我一人,是這個承諾嗎,我心中有絲不確定,還是發現這一切都是自己精心編織的夢,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思來想去,思緒越來越亂.

門被輕輕推開,菊香端著盆緩步入內,放好後,她掀開紗簾,乍看到我趴在膝頭,大睜雙眼坐在床上.她一臉驚駭,道:"娘娘,你一夜未睡."

搖搖頭,掩飾道:"不是沒睡,是早醒了,不要大驚小怪."她點點頭,服侍著我下床洗臉漱口.

她拿起白色斗篷,邊往我身上披邊道:"娘娘,吃些早飯再出去吧."我低頭看看身上的斗篷,解開,遞給她,道:"不穿這件,把王妃送我的那件拿來."菊香疑惑地問:"娘娘,你不是喜歡這件嗎?"

我淡淡一笑,不吭聲,默默想著送斗篷的人.

難怪她一直強調,說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要求我不要離開胤禛,她安排的這一切,會有什麼結果,她早已預料到了.

我無言苦笑,這個看似嫻淑的女人,心里卻這麼有數.她清楚的知道胤禛和我的心思,所以才會早在四年前便安排笑泠接近胤禛.沒有效果後,又在死前捎話給胤禛,抓住了胤禛對弘時的愧疚心理,在這點上,她比我更了解胤禛.

菊香拿來敏敏送的斗篷,為我披上.

出了禛曦閣,一路行去,外面的積雪已被掃得干乾淨淨,地上只留下薄薄一層剛飄下的雪花.

緩步慢行,出了杏花春館,沒著湖岸漫不經心地踱著,忽聞前方一聲歎息聲,我抬頭一看,正好碰上她回身欲舉步往回走.

我一笑,收回目光,仍不疾不徐向前走著.在越過她的那一瞬間,她開口道:"娘娘,奴婢解釋給你聽,只要一會兒工夫."

我搖搖頭,淺笑著道:"你不用對我解釋什麼,那是你們的事,與我無關."她扶著肚子快走幾步,路上有些滑,她一閃身,差點摔倒.我停下步子,道:"還是站著說吧,你摔傷了,我可擔當不起."

她眸底一黯,輕聲道:"我進宮時,姨母一再交待,要我好好報答你.可進宮一陣子後,卻發現你並不需要這些,皇上對你的恩寵,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也發現,我們這些人,永遠也不可能接近皇上,所以我求了姨母,姨母又求了皇後娘娘,我想只做一個普通的宮女,不想在宮中待一輩子.本想著這事皇後很難答應,可沒想到會這麼順利,而且還到了禦前奉茶."

她笑笑,又道:"本想著待這次選秀過後,我就會放出宮,可皇後娘娘卻詔見了奴婢,我這才知道當時她為什麼會這麼爽快的答應."

我一怔,原來她當時也不知道.我歎口氣,問:"你心里有皇上嗎?"

她一慌,臉上微微有些發紅.我搖頭苦笑,舉步向前走去,邊走邊道:"不要再說了,也不要再跟來."

身後的她,大聲道:"開始我只是單純想早日出宮,但後來我卻越來越不確定,每次看到皇上即使正在批閱折子,也會不自禁的撫著手上的戒指時,我的眼睛就離不開他,因為我知道他那時一定是在想你.你們之間令我感動,令我羨慕,他是皇上,可你們之間卻如平常夫妻,任何人都擠不進你們.他高高在上,卻又這麼專情的男人,我平生是第一次見,……"

我步子一滯,腦中一陣恍惚.閉目默一會兒,快步向前走去,不想聽,也不想再待在這,不想見他們倆之中的任何一個人.

天地一色,到處都是晃眼的雪白.

不知道是什麼時辰,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依然緩步走在湖邊.抬頭環顧四周,杏花春館早已不見.

垂首暗自苦笑,腦中驀然想起那首詞,原來到頭來,自己仍是那陳阿嬌,不管過程有何不同,但結果是相同的.從此之後,就要如此生活了嗎?

背後傳來弘瀚若有若無叫'額娘’的聲音,我停步轉身,往回走.

弘曆,弘瀚,傅雅迎面走來,見到我,弘曆似是松了口氣,傅雅瞅了眼弘曆,面色一暗,但隨即微笑著道:"娘娘,原來你真在這里,剛才爺說你一定在這湖周圍,我還有些不信."

我拂去過來站在身邊的弘瀚頭上的雪,笑著道:"整日待在閣內,想出來走走,就過來了."

弘曆和我並排而行,傅雅和弘瀚兩人不知說些什麼,遠遠落在後面.我轉身回望一眼,傅雅雖是和弘瀚說著話,卻時不時抬頭看看我們.

我輕籲出口氣,微笑著對弘曆道:"今日找我何事?"聽我口氣異常,他扭頭看我一眼,道:"也沒什麼重要的事,只是雅兒說你心情不好,讓我陪她過來看看."

我心中不安更甚剛才,又回頭望一眼,正碰上傅雅促不及防間來不及收起的表情,她一怔,忙朝我淺淺一笑.我輕一頜首,睨了身旁的弘曆一眼,道:"把那些鋪子結束了吧."

他默了會兒,道:"我正要給你說,現在的生意我差不多完全脫了手,都是桑云在張羅."

我隨手拂去落于額前的雪花,道:"脫手了吧,你一個皇子經營這些始終不是太好."

他微仰著頭,看著半空,淡淡地道:"你,弘瀚,蘭葸都沒有入宗籍,你就是不為自己打算,潮兒和蘭葸你總不能不管吧."

我心下微驚,壓低聲音道:"你怎麼知道?"

弘曆淡淡一笑,道:"自十三叔出事,你的反應令我生疑,你的恐懼不只是因為那件事吧.我仔細地查了和你有關的一切事,才發現的這個秘密,你放心,只是我知道,她們都不清楚."

我松了口氣,問:"桑云兩姐妹底細查得怎樣?"

他臉上掛絲笑,道:"是和碩部的一位不得勢王爺的女兒,其父在搶奪牲畜中傷了命,兩姐妹千里迢迢趕來京城,只是想遠離游牧的生活,想安定下來."

我點點頭,心中躊躇一陣,還是開口對他道:"以後沒有什麼事,盡量不要來找我,雅兒是個善良的孩子,不要辜負了她."

他面色一緊,低頭默一陣,道:"我每次來,都是陪她的,也是她要求的."

我搖頭,皺眉道:"你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你難道感覺不出來嗎?她的意思再明顯不過,還有,我是你阿瑪的女人,這一點永遠都不可能改變什麼,這麼多年以來,我始終都沒有明說,只是想等你自己想通.有些事,是注定了的."

他面色一白,輕聲道:"兒臣心里明白這點,如果不是太明白,又豈會這樣."

我重重歎口氣,停步等傅雅兩人過來,笑著道:"我出來了一陣子,要回去了,你們夫妻倆也回去吧."

傅雅微怔,飛快地抬眼瞅了眼弘曆,弘曆面色淡淡,轉身向停在岸邊的船行去,傅雅忙跟上去.

天已初夏,陽光很淡,仿佛微風一吹就會四處飄散.

我重重歎口氣,又用力甩甩頭,耳邊的那聲嘶力竭的聲音仍然揮之不去,笑泠已陣痛了兩日,卻始終生不下來.

覺得圓明園的角角落落都回蕩著她的叫聲,心里雖替她難過,但仍是不能忍受,遂帶了巧慧來了暢春園.

抬頭不經意是瞟了一下天空,看到的竟是一方久違的湛藍.

我苦苦一笑,讓自己快樂些吧,不要辜負了這藍天白云,小橋流水,于是走到小橋旁,用力拉出那只小船.

細細一看,心中驚詫,這已不是當初那艘.小心的上了船,拿了漿,推了一下湖岸,船慢慢向前行了些,然後不管自己怎麼努力,都不能使它前行一分.

放下漿,坐下來,默看著前方.

"把繩子扔過來."是他的聲音,我心中那絲怨氣湧上心頭,不吭聲也未回頭,挺著背端坐著.

一個人在船上,一個人在岸上,就這樣靜默地僵持著.

忽聽到一陣水聲,我心中一怔,回頭一看,他站在水中,正准備走過來.水已到了他膝蓋,我脫口道:"不要再往前走了."

他站在水中盯著我,我心中猶豫了下,抓起船上的繩子,用力拋過去.繩子落于他面前的水中,水花濺起,他胸前的袍子濕了一片.

他搖了搖頭,抓起繩子,柔聲囑咐道:"不要用手拉,把繩子系在船頭."我依言綁好,他慢慢拉回小船.自水中直接上了船,我斜他一眼,轉身背對著他.

他慢慢把船劃到湖心,停下,自背後摟著我的腰,把頭依在我肩頭,我用力拍著他的手,他卻仍緊緊摟著我,在我耳邊輕語道:"若曦,不要再生氣了,待她生完了孩子,我會把她送到宮里."

我的手停在半空,愣了一會兒,自嘲地笑笑道:"我不會再做夢,她在園子里,還是在宮里,已與我無關."

他的呼吸在耳邊,我有些心神不定.他的聲音有些啞,輕咬了下我的耳垂,道:"那不是做夢,這一次是我的不對,沒有處理好,也沒有事先給你說.以後,這種事不會再發生."

這是保證,還是誓言.

我沉默不語,不知該如何說,也不知說些什麼,說'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或者是'我再相信你一次’這種話嗎?放在現代,這種話我不會說,放在現在,我更不會說,他不是我一個人的,我豈能這麼說.

輕輕籲出口氣,這是自己選擇的一條路,這條路不管怎樣,都得自己走,別人無法替代.他是高高在上的天子,能如此照顧自己的心情,能在自己剛到這里,就隨後跟來,自己還有什麼可說的.

慢慢靠在他懷里,他緊握著我的手,吻了下我的臉.

我轉身過去,直盯著他,他靜靜地看著我.我探身上前,摟著他的脖子,兩個人的臉緊貼在一起,我輕啄了下他的唇,他的臉猛地壓了下來.今日的他不同于往日的輕吻,我身子一陣酥麻,軟軟的,竟無一絲力氣,只知摟著他的脖子,整個人趴在他的懷中.

一陣風吹來,胸前涼涼的.我心一驚,忙低頭一看,盤扣已開,酥胸已透了半截.

我驚呼一聲,推開他,慌忙扣好扣子,埋怨道:"這是外面."他輕歎一聲,道:"你瞧瞧周圍,誰能看得見."我左右看看,我們兩人置身在荷花叢中,確實是不可能有人看見.

面上一熱,埋在他胸前,再也不抬頭,他啞嗓輕笑,無奈地道:"你挑起了頭,火卻得自己熄."我輕輕搡他一把,阻止他說下去.

笑泠曆經整整四日的煎熬,終于產下了男孩,並且讓人松口氣的是,母子平安,胤禛為他取名弘瞻.她滿月後,胤禛把她們母子送進了宮.

仰首望著頭上方的一架葡萄架,密密實實,把刺目的陽光隔在了半空.

我輕聲指揮著南芙剪葡萄,南芙是這次選秀入宮的宮女,樣子甜美,嗓音嬌脆,自她入閣,我心中一直很喜歡這丫頭.

踩著凳子的南芙,剪下一串,放入我手中筐里,不解地道:"娘娘,為什麼這麼費心勞力地種這些,還這麼遠從西北帶來種子,虧是種活了,如果沒有活,順公公不捶胸頓足才怪.想吃這些,派人從西北帶來一些也就是了,不是有句詩'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

這丫頭口無遮攔的勁頭與當年的菊香還真像,我笑著搖搖頭,道:"逞口舌之能,皮肉就要受苦."說完,使向她揮手打去,她身子一躲,大聲道:"娘娘,繞了奴婢吧,奴婢這是在半空呢."

我笑著停了手,笑斥道:"還不干活."她伸伸舌頭,繼續開始剪.

這是我特意讓小順子從西北帶回來的葡萄種子,自種下就精心打理它,或許是草木知人性,這些種子不只發了芽,還結了果.

瞧瞧筐中的葡萄,抿嘴笑笑,今晚他回來,就可以品嘗我親手種的葡萄.南芙偷偷捂嘴輕笑,我正欲開口斥責她,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自身後傳來.

我轉身過去,菊香喘著粗氣,結巴著道:"娘娘,巧慧姑姑,……"

手中的筐落于地上,筐中的葡萄四散開來,撒了一地.我呆站一會兒,拔步向前跑去.菊香隨著後面,大聲道:"姑姑似是有話對你說,一直望著房門."我的淚唰地落下.

巧慧躺在床上,面如枯槁,見我站在床前,她眼睛的迷離少了些,嘴唇翕動著.我忙彎身,耳朵貼在她嘴邊,"小姐,巧慧去後……把我送到西北大小姐身邊吧,她雖有愛人陪伴,……但終是沒有人侍候,我早有這想法,……可又放不下你……"

我點點頭,淚落于她臉上,我忙輕柔地為她拭去,道:"我一定會把你送過去的."

她臉上閃出絲笑,又道:"小姐,……以後不要再使性子了,……伴君如伴虎,皇上雖心疼你,你也不能亂了分寸,……我最放心不下的就……就是你."

話音剛落,她伸向我的手驟然落了下去,我的手停在半空,呆坐在她身邊,覺得心里空空的,她自小陪著我,不管我是若曦的樣子,還是現在的樣子,都一如既往照顧我,她已是我生活中不可少的一份子.可現在,她卻離我而去.

手無力放下,一動不動盯著她,端坐著.

聞訊趕來的胤禛拉我起身,吩咐著高無庸安排後事.我呆呆地隨著他隨著出來,到了自己房中,仍回不了神.

胤禛攬住我,溫言安慰道:"你還有我,不要難過."

我木然點點頭,喃喃地道:"我還有你,我也只有你了."

他輕歎口氣,柔聲道:"我們還有潮兒和葸兒,我們一家人都在."我又是點點頭.

待送巧慧的人出了園子,我仍不能相信,連巧慧也離開了我.

坐在躺椅上,怔怔地出著神.前方蘭葸的笑聲如鈴聲一般,引著我回神.蘭葸坐在秋千上,兩邊南芙和另一個宮女為她搖著.

我扭頭問身邊的菊香:"那個宮女是誰?"

菊香一愣,蹙眉擔憂的道:"娘娘,你忘了,這是高公公新拔來的宮女,問過你的,你答應了,她名叫翠竹."

'翠竹’,默默想了會兒,很耳熟,又細看一陣,又問:"她叫什麼?"

菊香擔憂更甚剛才,道:"她叫翠竹,娘娘,宣太醫瞧瞧吧,你這些日子,總是什麼也記不住,對什麼事都心不在焉."

我'哦’一聲,又重複道:"翠竹."菊香走過來蹲在我面前,蹙眉道:"娘娘,你不要嚇奴婢,你這樣子,巧慧姑姑就是走了,也不會安心."

她話音剛落,蘭葸已沖過來,翻身上了我的膝頭,摸摸我的額頭,道:"額娘沒有生病,姑姑,你干嗎這樣子哭喪著臉."

菊香苦笑著站起來,對蘭葸道:"格格,你若能讓娘娘笑,你讓奴婢干什麼都行."蘭葸默一會兒,又抬頭問:"真是干什麼都行?"

菊香點點頭,蘭葸看了眼已走過來的南芙兩人.猶豫了一下,趴在我耳邊輕聲道:"哥哥同宮外的桑丹好,我看見哥哥房中有桑丹落款的畫."

這幾年,弘瀚一直往宮外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李煜那邊的生意上,這正是我想要的,今日聽蘭葸這麼一說,不禁心里一松,嘴角自然閃出一絲笑.

蘭葸得意的仰著頭,道:"你去哥哥房中,拿一幅畫出來."菊香臉一挎,為難地道:"換一件,換一件."

蘭葸搖搖頭,菊香哭喪著臉望著我,我笑笑,問蘭葸:"你為何要她取瀚兒的畫?"

蘭葸眼睛一轉,道:"因為我不能去拿,我拿了,他更不會帶我出園子了.如果是別人拿的,我可以以此要求他,用帶我出園子作交換."

我搖頭,輕輕一笑.菊香依舊苦著臉,無奈地道:"娘娘."

我抱蘭葸下去,道:"不用去拿瀚兒的畫,我自會讓他帶你出去."菊香面色一松,蘭葸已是蹦跳著歡呼起來.

銀月如鉤,淡淡的亮光並非如滿月時的雪白,而是白中滲著柔和的暈黃,看著這柔和的月色,使人從心底覺得舒服.

弘瀚房中窗戶大開著,我透窗看去,他手中拿著塊透明的物件在燈下來回翻轉著看,那專注而入神的樣子猶若是一個成年人,我默站一會兒,走到門前,推開房門.

弘瀚扭過臉,見來人是我,忙起身,笑道:"額娘,這麼晚還沒歇息."見他手中的物件仍沒有放下,我坐下點點頭,笑著問他:"看什麼看得這麼入神."

他遞過來,原來是一塊羊脂白玉,純天然,沒有經過雕琢,以成色來看本是晶瑩潔白,細膩滋潤的上品,但中間卻有一道若無若有乳黃色的印記,多了這小小的瑕疵,這玉也就打了折扣.

心中有絲不解,他對玉已有較深的認識,怎會看上這塊.但轉念一想,他只是不滿七歲的孩子,玩心總是有的.

他許是見我一直盯在玉上,遂默默無聲站在身邊.我垂目暗自思量一會兒,覺得這幾日心中一直想著的事,在自己孩子面前還是開口徑奔主題較好.

我把玉遞給他,微笑著盯著他道:"瀚兒,目前的生活,你還滿意嗎?"弘瀚收起嘻笑的神情,皺眉問:"額娘,為何會這麼問?"

這個孩子太過早熟,言行舉止中規中矩,我笑著把他拉到身邊,道:"還記得小時候,額娘問你,可懂得取舍?"他撫撫腦門,想一會道:"魚和熊掌?"

我笑著輕頜首,他垂首看了眼手中的玉,又默了一會兒,才抬起頭,堅定地道:"懂得,瀚兒心里也有了定論.?

我心中一酸,輕柔地撫撫他的頭,真是難為了這孩子,說起來,他雖生活在我身邊,可我真正親自照顧他的時間卻是少得可憐.

他又看了眼手中的玉,複又塞到我手中,悄悄瞅我一眼,道:"額娘,我想把這玉送給四哥."正在說'取舍’,他卻忽然說起這事,我一愣,疑惑地拿起手中的玉放在燈前.

一條黃色嬌龍盤旋在乳白色的空中.

原來那乳黃色的印記,細看時竟另有乾坤.我心中一驚,盯著弘瀚默默不作聲.他面帶憂色盯著我,囁囁地道:"額娘,你生氣了?"

眼眶有些熱,把他攬在懷中.

他竟有些不習慣,輕輕掙開身子,面上有些紅,道:"五哥雖年齡大些,但卻整日玩鳥籠子熬鷹,心思根本不會放在祖宗的基業上.七弟又小,所以我做這種決定覺得有些對不起四哥.話雖這麼說,可我還是更喜歡宮外的生活.額娘,你不會怪我吧?"

我搖搖頭,道:"不會怪你,額娘也希望你過自己真心想過的日子."他面上一喜,自我手中拿過玉,笑著道:"那我明日就把它送四哥."

我抿嘴輕笑,心完全放了下來,他小心地把玉收到盒中,又盯著我道:"但身為皇子,我又豈能袖手旁觀,任由千斤擔子壓在四哥肩頭,我決定長大了擴大玉器店和酒樓的生意,掙得銀子全交給四哥,為民造福."

我點點頭,輕拭去眼角隱蘊著的淚,起身向門口走去.走到門口,心中忽地想起一事,遂轉身回來,交待他道:"改日出園子,帶上蘭葸."

他眉頭一皺,不滿地道:"額娘."

我睨他一眼,笑著道:"必須帶."

他還欲開口再辯,我轉身向外行去,背後的他大聲道:"他是我妹子嗎?整日只知道胡鬧纏人,一點也不像女兒家,……"

上篇:下部 第二十八章    下篇:下部 第三十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