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二十八章   
  
下部 第二十八章

我慢慢睜開眼睛,入目處,何太醫鎖著眉頭道:"這個,微臣也無法預料."胤禛蹙眉掠我一眼,我凝目盯著他,他面色忽地一喜,站在原地定定看著我,我強扯出一絲笑,想抬起胳膊,但卻一絲力氣也無.

他眸中漸漸沉痛,目注著我一步一步走到床前,坐在我身側,拉起我的身子,摟在懷中,輕柔至極的撫住我的長發:"你終于醒了,你終于醒過來了."房中宮女太監躡著腳陸續退了出去,我貼著他在胸前,久久地不說一句話.

胤禛瞥了眼仍立在旁邊的何太醫道:"可是有醫囑?"何太醫忙躬身應'是’,他輕輕放下我頜首示意讓診脈,何太醫坐于床頭,微閉著眼,過了半晌,何太醫起身道:"皇上,娘娘身子極虛極弱,胎兒怕是不穩.需臥床兩個月,待胎兒穩定,方能下床."

胤禛的滿臉緊張方舒緩了些,袖子里的手緊緊握著我的,眸中暖意融融盯著我,我精神不濟,目光又有些迷離,恍惚中眼前似是又看到了那白衫如仙子般的女娃,她還是那樣微微笑著叫'額娘’,我滿心歡喜,向她張開雙手,她卻又一次慢慢消失,我心恐慌,'啊’地一聲回過神來.

胤禛擔憂的目注著我,我虛弱的笑笑,他搖搖頭,輕聲道:"好好休息,我這就吩咐下去為你調理身體."他起身向外走去,何太醫隨著跟了去.

自那之後,我便一直待在閣內調理身體,說來也怪,自我身子恢複元氣之後,那白衫女娃再也沒出現,有時,我心里止不住地想,那女娃是不是腹中的孩子有關系,每每有這種想法,我就止不住在心中嘲諷自己,你真的曾是二十一世紀的知識女姓嗎?

這日,胤禛仍在殿中忙著西北兩路軍馬之事,晚膳過後,我摒退侍候的一干眾人.抽出紙,展開,壓著四角,默想一陣,提筆畫起來.輪廓,臉型……最後是眉眼.

一個嬌俏的小女孩躍然紙上,放下筆,默站在桌前,凝神細看,嘴角逸出一絲笑容.

背後輕哼一聲,我回過身,他搖頭道:"該拿你怎麼辦,太醫讓你臥床兩個月,這才過半個月."我笑著道:"整日里躺在榻上,人都僵了.我只是臨帖,畫畫,也算是活動活動筋骨."

他走過來,摟著我的腰,笑道:"總是有這麼許多理由,不過,這次你該不會又把我畫成執叉捕魚的漁夫了吧."他往桌子上掃了一眼,疑問道:"畫中女娃肌膚似雪,如同不沾凡塵的凌波仙子即將隨風離去一般,是誰,為何我從未風過?"

我笑著依在他肩頭道:"你再仔細看看."他凝神細看一陣,把手放在我腹上,笑著道:"希望如你所願,生一個格格."雖知他希望或是我希望都無濟于事,作不得主,但心里仍是一暖,笑著點了點頭.

他擁我走到榻邊,拉開薄被,我躺在里側,他躺下伸出胳膊,我朝他抿嘴淺笑,移身過去枕在他肩頭,兩人默默躺著.半晌後,他仍是一絲聲音也無,我心下疑惑,扭頭看他一眼,他雙眸直直盯著帳頂,不知想著什麼.

我默一會兒,困意襲來,腦中漸漸模糊,他忽開口道:"若曦,心結還不能打開嗎,真得不想說出來?"我瞬間清醒過來,我能說嗎?正如呂嵐曦所說,在這個時空我們在都像是怪物,我能忍受他用異樣眼光看我嗎.

我輕咬著下唇,不吭聲.他輕歎口氣,轉過身看著我,道:"你嘴上傷口剛好,不想說就罷了."我閉上眼,他又道:"你可知道,每晚聽到你驚恐的叫聲,我心中是多麼難受,你心里到底有什麼難解之事,以至于每日晚上噩夢不斷."

我躊躇一陣,身子向他靠近一些,臉窩在他胸前,默不作聲,他輕輕一歎:"每次問到此事,你總是用沉默來回答我."我依然恍若未聞,半晌後,他問:"睡著了?"

我閉著眼,呼吸盡量保持均勻.他微不可聞又歎口氣,手搭在我腰上,不再開口.

不知過了多久,約莫著他已睡熟,我輕拉開他的手,小心翼翼的翻身坐起來,背靠著牆,默默盯著他.

睡夢中的他眉宇不展,薄唇緊抿,我伸手欲撫平他額頭的淺愁,手到半空,卻又垂了下來,僅僅撫平就可以了嗎?這是問題的根本嗎,自己說還是不說,說出來,自己未必能釋懷,又徒增他的煩惱.此時只是自己痛苦,如果他知道,這一切的一切都與我有關,他對十三會不會更加愧疚.

趴在腿上,想了許久,'說,不說’徘徊腦中,盤旋不去.

一聲鳥鳴,伴著'撲棱棱’飛起的聲音,我悠然回神,抬起頭,窗外已初現晨色,我忙輕輕躺下來,門外已傳來高無庸的聲音:"皇上,早朝時間到了."

身後傳來細微的聲音,我忙閉上眼睛,他為我蓋好薄被,下榻拉開房門,許是高無庸進來侍候著穿衣洗漱,又過了會兒,兩人先後出門.

關門聲音未落,我已睜開眼睛,仍舊沒有一絲睡意.大睜雙眼,盯著帳頂,默躺在床上.

聲聲歡快的鳥鳴,驚破了閣內的寂靜,陽光透窗而入.我起身下榻,菊香已端著盆水進來,為我擦臉淨手.

一夜無眠,但腦中卻依然清醒無比.我端起碗漱口過後,隨口問菊香:"格格起床沒有?"菊香笑著回道:"聽紅玉說,格格這幾日都是早早起來,出閣散步去了."

我心中微怔,這些日子身體不適,有些忽略她了.阿瑪,額娘相繼去世,這個打擊,她真能承受得了嗎?雖聽胤禛說,承歡自十三的喪事辦完後已好了許多,可自己心中仍隱隱擔心.自這孩子回府居住後,我竟是越發猜不出她的心思了.

簡單梳洗過後,我走出房門,向外院承歡房中行去.背後的菊香急道:"娘娘,你不能出去."我頭未回,道:"我只是去格格房里,並不遠去."

菊香已疾步跟上來:"我還是跟著穩妥一些."我跨出院門,走到承歡門前,推門而入,榻上被褥齊整,幾上一塵不染.窗前桌上鋪著紙張,我走上前,十三和綠蕪的畫像映入眼簾.

畫中的綠蕪撫箏,十三吹笛,眉目之間深蘊情意.這是十三書房之中的他最珍愛的一幅畫,我凝神默看一陣,心又開始鈍鈍的隱痛.

"奴婢參見娘娘."背後傳來紅玉的聲音,我隱去心事轉身問她:"格格獨自一人去了何處?"紅玉面含淒色,走到我跟前回道:"格格近些日子,幾乎一句話也不說,每日只是出去散步,余下的時間都是望著這幅畫,有時候一站就是一兩個時辰."

她眸中淚花隱蘊著不落,哽咽著道:"這些年格格不在府中,不知道福晉過得是什麼日子."我心中一緊,蹙著眉頭問:"綠蕪在府里受排擠?"紅玉點點頭,眼中的淚滑了下來:"如果只是受排擠,那就好了."

我心中一顫,綠蕪的幾次意外難不成都是人為,見了我的神色,紅玉苦苦一笑:"格格長年待在宮中,而王爺又忙于朝政,根本無暇顧及府中之事.主子心善,受了委屈都是忍著,連身邊的人也一再交待,'千萬不能對王爺提及,如有不遵,就不要待在我這.’"

這個才情橫溢的驕傲女子,為了十三竟如此低聲下氣忍著.

我心難受,顫音問:"嫡福晉不是一直很照顧綠蕪嗎?"她還未及回答,我又續問:"格格可知道此事?"

紅玉拭去淚,道:"嫡福晉雖對主子極好,但府中大大小小的事都壓在身上,也少有時間去靜月小築,主子的性子,自然也不會對她說這些事.格格回來後,府里的其他側,庶福晉雖收斂了些,但沒想到會想出如此歹毒的主意,當日,娘娘腰間燒得血肉模糊,奴婢現在想想都覺得驚懼.格格親眼目睹,又豈會看不出這些事,只是當日福晉哭著吩咐格格不得向王爺說.格格想是也沒有對任何人說過,但自此之後,格格寸步不離福晉,奴婢心中還暗暗歡喜,想著福晉終就是苦盡甘來了,殊不知又發生這種事."

原來自綠蕪受傷之後,承歡一次未來園子里,我心中一直以為承歡是因為服侍綠蕪,卻不想還有這層原因.

心中的擔心更多一分,急問道:"格格這些日子都去哪里散步?"紅玉見我面色焦急,也急忙回道:"格格多是一人坐船在後湖."我一怔,疑道:"她一個人?"紅玉點點頭道:"格格總是一大早吩咐湖上的搖櫓太監,搖一船帶一船,把她送在湖心,晚膳時再接她回來."

我快步跨出房門,門口立著的菊香忙上前欲開口,我擺擺手讓她回去,她面帶難色,我一皺眉,她嘟著嘴不情願的向內院走去.我回身對跟著的紅玉道:"你也留下."她點點頭,我疾步向前趕去.

我立在船頭,遠遠的望見兩條船,一船在湖心隨波逐流,一船在後面跟著緩行.兩船之間雖始終保持一定的距離,但後面的船卻如影子一般緊緊隨著前面的船.

我心微怔,前面的船是承歡的,可後面的呢?雖不清楚是何人,但有一樣是明顯的,船上之人也是擔心承歡的.一直提著的心放下了一些,但還是催促小太監快一些.

後面船上的人似是發現了我,調轉方向這邊緩行,慢慢靠了上來.我以手放在額頭上遮住晨光,還是看不清來人是誰.

待兩船靠在一起,來人一躍而上,走到跟前紮了安道:"佐特爾見過姑姑."聽到了聲音,才知來人是他.

眼睛被初升的太陽刺得暈黃一片,眼前只是一個模糊的人影.我閉眼默一會,才覺得眼前清楚了些,見他仍是躬立著,我忙揮手讓他起身.

佐特爾面色焦慮,眸中血絲密布,看上去無措又無奈.我睨他一眼,心里暗暗替承歡高興.

他雖人在此,心卻掛念著湖心的人,一會功夫已回頭望了幾眼,我輕輕一笑,轉身欲進艙.他看看我,又望望湖中船上的那抹身影,略一沉吟,對搖擼太監吩咐道:"你看著格格,有事叫一聲."

太監點點頭,他才放心地隨著我一前一後進了艙.

剛剛落坐,對面的他便急問道:"姑姑,我該怎麼辦?母妃已來信說,讓我盡快帶承歡回去,可承歡卻連面也不見我."自他入交暉園以來,每次跟著承歡進園子請安都是隨著叫'姑姑’,我也覺得這個稱呼好,因此,也是極樂意的.

想是敏敏也十分擔心承歡,怕她承受不了這個打擊,才有此決定.我默想一會兒,看著他肅容問:"你確定真心喜歡承歡?"佐特爾一怔,似是不相信我會有此一問,他雙拳緊緊扣著身前的幾案邊緣,面色通紅,微怒道:"旁人不知道,難不成姑姑也看不出,我此生除了承歡,誰也不要,我已向母妃說過,承歡如果不隨我回蒙古,那我會留下來,只要能和承歡在一起,我什麼都願放棄."

朝野上下早已議論紛紛,都在暗自猜度這件事,揣摩伊爾根覺羅部和怡親王聯姻的政治意圖.佐特爾在此兩載,自是有所耳聞.

見他面色鐵青,氣急敗壞,我暗自松了一口氣,微笑著道:"王妃還有其他交待沒有?"他微怔的瞅著我,明白我並非懷疑他,遂面色一松,訕訕地道:"姑姑不要責怪,我心里急,才會這麼口不擇言.母妃還交待,待她安置好手邊的事,會馬上趕過來,親自來請旨按承歡回去."

我笑著輕搖頭,這敏敏性子還是這麼急,不過,來時的滿腹愁思擔憂已隨之消失.但是承歡究竟是怎麼想的呢,她會這個時候走嗎,她為何不見佐特爾,想到這一層,我心下又是一沉.

但禛曦閣終就不是承歡的最終歸宿,與其讓她這麼傷悲下去,倒還真不如讓她早日離開,離開了這傷心之地,時間會是最好的良藥.

默默想了會,外面太監稟報,已挨近了承歡的船.我抬頭瞅他一眼,他已探身向外望.我輕聲一歎,他忙回頭訕訕一笑,我笑道:"你還是先待在艙里,不要出去."他點點頭,我起身出去.

承歡坐在船頭,凝神盯著前方湖面起伏的水面,雙眸黯淡一臉神傷.

太監慢慢靠上去,等兩船並在一起,他拉著船,我走過去,回身吩咐他向後退一些.

待船停在幾米開外,我緩步走向承歡.承歡坐姿依然,一點也沒有意識到身邊已多一人.在她身邊坐下來,她才收回目光,茫然看我一眼,複又盯向湖面.

兩人靜靜坐著,我拉起她的手握著,道:"承歡,離開這里,去敏敏王妃那里好不好?"她回頭,臉上掛著淡笑,盯著我問:"姑姑,我很恐懼."

我低頭輕歎口氣,她身子靠過來道:"而且承歡現在覺得很累."我扶她依在我肩頭,她挽住我的胳膊道:"我不想步額娘的後塵,也不想過得這麼累.姑姑,就讓承歡待在你身邊,服侍你終老,好不好."

我拍拍她,道:"佐特爾不好嗎,還有敏敏王妃,她會待你如親生女兒一般."她搖搖頭,苦笑道:"他們都很好,可是,阿瑪對額娘不好嗎,還有額娘心里眼里裝著的都是阿瑪,可結果又如何呢.我這幾日,一直想,阿瑪是不是去天目山之前就已有了決定,不再回來,去陪伴額娘.如果真是這樣,那麼愛和被愛都是最傷人的,承歡不願意這樣,我甯願獨自生活."

我心一顫,原來她是這麼想的,原來這些日子一直困擾她的是這事,難怪她會對佐特爾避而不見.

我默一會兒,推開她的身子,和她面對面的坐著,盯著她道:"只有愛過受過,才知道值不值得愛與被愛,承歡,只有你經曆過才能下定語."承歡怔愣的看著我,眸中滿是迷茫.我盯著她靜默無語,不知她能不能想得通.

半晌後,她低頭自領中掏出玉佩,默默看一會,最後一把握在手中,抬起頭道:"姑姑,我隨他走,但是,我不想這麼早成親."我險些落淚,點點頭道:"三年後,如果你還沒有確實嫁不嫁他,姑姑親自去接你回來."

她唇邊終于有了絲笑意,我站起來,起身向幾米外立在船頭的佐特爾揮揮手.他劈手自小太監手中奪過漿,用力劃了幾下,船卻沒有向前,而是在原處打起了轉轉.小太監愣愣望著他,他又忙遞過去,小太監劃著疾速而來.

佐特爾過來定定盯著承歡,承歡瞥她一眼,撇過頭盯向湖面,佐特爾面色一緊,大踏步走過去,緊握著承歡雙手,承歡用力抖了抖,沒有掙脫,遂羞澀的瞅我一眼.

我笑看著沐浴著晨光中的一對璧人,轉身踏上我來時的船.

我剛剛站定,身後的承歡又道:"姑姑,我走之前,希望能看到行刺額娘的凶手伏法."

我腳步一滯,身子一個趔趄,搖櫓太監驚呼一聲,飛快撲過來拉我一把,我被拉倒在地,他卻因慣性'撲通’落了水.

佐特爾,承歡兩人大驚失色,欲過來,但隨著太監的入水,兩船之間的繩子已散開,兩船也慢慢越蕩越遠,小太監爬上船,渾身濕漉漉的,磕頭請罪後,急忙向杏花春館劃去.而我在船頭,腦中回蕩的只有一句話'希望能看到行刺額娘的凶手伏法’.

禛曦閣內地上的草坪由綠變黃,又由黃變綠,轉眼之眼兩百多個日子自指尖滑過.

天已是初夏,太監宮女們早已是輕衫薄羅,而我卻仍覺得冷意逼人,穿的厚厚的,在閣內的花叢之中信步踱著.

前幾日,承歡自蒙古來信,字里行間隱著佐特爾對她的濃情蜜意,敏敏對她的疼愛有加.我最終完全放心,承歡終于找到了她的幸福,十三,綠蕪如果知道,想必也是安慰的.

可每次接到她的來信,我耳邊總會想起她的話'希望能看到行刺額娘的凶手伏法’.不知她臨行之前,弘曆是如何對她解釋的,使她自此之後從未再提及這件事.

我心中雖迷茫不解,但也實在不願再想起這件事,遂不再去管,不再去問.弘曆見我如此,當然也不會主動提起,于是,它就成了深埋我心底的事.

熟悉的腳步自身後而來,我苦苦一笑,又來了.

仍是賞著身旁的花,緩步向前踱著.身後來人輕聲求道:"娘娘,隨老奴回宮吧,自去年冬天你就孤身一人在此居住,皇上很擔心你.現在小格格已經滿月,想必娘娘的身子也經得住馬車顛簸,所以皇上命老奴一定接你回宮,不然,老奴也甭想回去了."聽了這話,我在心里暗笑,你可是活到了乾隆年間.

"娘娘,皇上待你之心,別人不知,老奴可是看在眼里,記在心里的."背後又傳來他的勸說,我回身淡淡笑笑道:"皇上政事纏事,又要操心鍾粹宮那如花似玉的秀女們,哪還有閑心管我的事."

自去年秋天開始選秀女,我便拒絕回宮,而且理由相當充分,身子重,經不起車馬勞頓.胤禛雖是焦急,但同樣亦是無可奈何.自十三過世,他失去了左膀右臂,通過選秀拉攏重臣,雖是政治需要,但我心里仍是難受.我清楚的知道,宮里宮外,到處瘋傳著,'蘭貴妃恃寵而嬌……’,閣內除了巧慧,菊香兩人不聞不問一切如常外,其他眾人面帶惶色,似是違恐一不留神而跟著遭殃,畢竟我這個貴妃娘娘只是獨自一人,沒有娘家等任何外部勢力.

他身子一矮,依然不死心的磨著:"娘娘,小格格的滿月,皇上命宮里的娘娘們都已准備好了."

我一甩手,微怒道:"我女兒滿月與她們何干."高無庸飛快瞅我一眼,'撲通’跪在跟前:"老奴求娘娘了."我心一軟,閉目一瞬,道:"到時讓巧慧帶小格格回宮."

高無庸起身,輕聲應下,疾步向外走去.

這麼一來,我什麼心情也沒有了,遂回房,抽出紙張,執筆重複著日複一日做的事.

凝神專注的一筆一筆的畫,待最終完成,悠然回神,房中宮燈早已點亮,菊香默立著門口,頭垂著打瞌睡.

我放下筆,輕歎口氣,菊香一驚而醒,揉揉眼走過來道:"娘娘,現在傳膳吧."我搖搖頭,菊香蹙眉道:"這些日子娘娘身子清減多了,如此下去,怎麼得了.奴婢命廚房的師傅等到這二更,你又是不吃."我擺擺手,讓她退下,她張了張嘴,最終沒有說什麼,滿臉不情願的退了下去.

又默看一陣桌上的畫,轉身拿起桌邊的書,回身躺在軟榻上,一手支腮,一手隨意翻著,'長門事,准擬佳期又誤.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

我暗暗失笑,這本是作者盼望自己抗敵救國,早日統一河山的事業能夠實現,可卻無法如意時所做之詞,想訴說自己遭遇,卻又不明言,只得借助陳阿嬌長門之事得以實現,這許是就是文人玩弄文字的游戲吧.

暗笑一陣,心念一轉,不由自主的自顧苦笑,並在心里嘲諷自己.

自己本就是自十三府中進的園子,十三剛剛去世,皇上就長居于宮中,甚至是自己生蘭葸之時,他也未曾回來,皇後那拉氏身子時好時壞,也無法前來,只是熹妃領著傅雅及弘曆新納的側福晉紫嫻在此招呼著.

知道內情的人知道,因曾靜,呂留良案,自去年十月份開始陸續發生了徐駿詩文案,上杭范世傑呈詞案,屈大均詩文案.並且這幾起事剛剛平息,緊接而來的就是今年三月份鍾祥縣抗糧.此風一起,隨之而來的就是大規模的抗糧風潮,在大軍西征之時,內亂頻起,另外,改土歸流也到了關鍵時期,胤禛忙得大概是焦頭爛額,根本是無暇分身.

可知內情的人也不過是寥寥數人,朝里朝外眾人冷眼旁觀,等待著這次脫穎而出的秀女究竟是誰,而秀女背後的勢力自然也就是皇上所倚重的.如此一想,自己倒真成了陳阿嬌,禛曦閣也自然而然就是長門宮.

雖知並非如此,但心里還是一酸,甩甩頭,強壓下一腔愁苦,在心中暗暗告訴'你是自找的,怪不得別人’,如果自己大方一些,不是一聽到要選秀女就是這種態度,老老實實的隨他入宮,自己又何必在此自怨自艾.可如今,自己就是想下來,卻也發現沒有台階等著自己.

默默發了會呆,把書放于榻上,側躺著,過了許久,才有了些睡意.

恍惚間,忽覺身邊有異聲,心中大駭,夜間沒有通傳而擅自入內的只有他一人,可此時,他應該在宮中,而不應出現在此間.

心念轉了幾轉,覺得還是裝著沉睡未醒好.來人躡著步子,慢慢坐在我身邊,我一驚,翻身揚手打去,並大聲驚呼一聲.一下子被來人拉進懷里,隨即唇已被他溫柔的覆上

心中的委屈霎時爆發出來,我狠咬一下他的唇,他悶聲吭一聲,抱起我向床上走去.我摟著他的脖子,窩在他胸前,多日一直忍著的淚流了出來.

他把我放在床上,我翻身入內,給他一個脊背.背後的他伸手扳過我的身子,我以手掩面,阻止他和我四目相望.他拉下我掩面的手握住,啞嗓輕笑:"這氣都生幾個月了,現在還沒有消?"

我摔開他的手,他湊過來親我面孔一下,緊接著又歎口氣道:"少了十三弟輔助,我只覺身心俱疲,弘曆雖跟著十三弟曆練一陣子,但畢竟經事太少,沒有十三弟思慮周全."

自聽到十三,我一下子呆了,躺在床上默不作聲.

他又輕輕歎口氣,拉我擁入懷中,撫著我的背,半晌沒有一句話.

聽他呼吸均勻,想來他已睡熟了,我輕輕掙開身子,他卻一把又我了拉了過去.抬頭看他滿面倦容,我心中一軟,本想離開的他的動作停了下來.

他向後退了點,和我面對面躺著道:"本想著趁蘭葸過滿月,你會隨著入宮."他眸中現了一絲無奈,直盯著我.我瞟他一眼,輕聲道:"我去干什麼,去礙眼呀."聽了我的話,他眸中閃出一絲笑:"聽了半年多官話,現在終于聽了句想聽的話.若曦,陪我說會話."我一怔過後,明白了他話中的意思,但是口中卻說道:"臣妾遵命."

他輕歎一聲,我心卻是一酸,我如今不高興了能發發牢騷,這不是全依仗他的愛嗎?自古天子之恩寵沒有長久的,我能平靜的獨自生活在圓明園,做著他身邊只有我一人的夢,是不是已經該知足了,宮中選秀是自古規矩,豈會因我一人,改變些什麼,話雖這麼說,心里也明白,可每次遇到這種事,心里為什麼還是這麼苦悶難受呢.

他拉開薄被為我蓋好,柔聲道:"早些睡吧."我拉上被子,蓋著臉悶聲道:"我生產時,你在忙什麼?是不是忙著去鍾……"他掀開薄被,一臉無奈的盯著我:"整日里忙得晨昏顛倒,哪里有時間去忙其他事."

我心中似甜又似苦,一時之間自己竟難辨滋味.沒想到分別半年後,我最先脫口問的竟是這件事.在心中默默想一陣,輕扯嘴角苦苦一笑,原來自己終就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子.

見我默不作聲,他啞嗓輕笑道:"以後諸如'摸魚兒’這種詩詞不要再看了."我面上一熱,原來我發覺時,他已在房中多時.

他許是夜行六,七余里路,身子乏,一會功夫便已睡熟,我雖是睡意已無,但卻什麼也不想做,只是默盯著他,一動不動.

賢良門外,幾輛馬車並排停著.

胤禛,弘曆,張庭玉三人走在前面,邊走邊議著事.走到馬車旁,張庭玉看看馬車,又回頭看看我,臉上略顯猶豫:"皇上,微臣還是坐自己的馬車入宮吧."

胤禛微笑的望我一眼,笑著對張庭玉道:"庭玉,路上還要交待你一些事."弘曆微垂著頭,待胤禛和張庭玉轉身,他隨著轉身走向第二輛車.

巧慧牽著的弘瀚的手向第三輛馬車走去,弘瀚掙著身子回頭望了眼,忽地一摔手,蹙眉不滿的嚷道:"我也是男子,豈能和婦孺同乘一車,我要和四哥一起."他這話一出唇,眾人皆怔,立在原地.巧慧初時面色訕訕,隨即又似猛地想起了什麼,面帶喜色,贊賞的盯著跑向弘曆的弘瀚.

我一時之間,心中竟分不清是喜還是憂,怔愣的呆站著.

"老臣賀喜皇上."張庭玉笑看著弘曆抱弘瀚上車,然後抱拳對胤禛說,胤禛掠我一眼,眸中蘊著笑意對張庭玉微一頜首.

待月影灑在身上,我依然手捧茶斜依在椅上坐在窗前,想著白天弘瀚的事.

房門一陣腳步聲傳來,我移目看去,菊香匆匆進來,行禮後道:"娘娘,太晚了,奴婢侍候著你歇息吧."我抿口涼茶,道:"你退下,歇了吧."菊香走到跟前,輕聲求道:"娘娘,太晚了,歇了吧."我把手中的茶碗遞給她,道:"退下."

菊香接過,猶豫一瞬,轉身向房門走去,走了兩步,又停下問:"那奴婢把燈點亮?"我歎口氣,她忙出門而去.

向後靠了靠,仰首望著明月,呆呆的出著神.

門被推開,他緩步走入房中,後面跟著的高無庸忙點亮宮燈,一抬頭,看見我,低頭掩上房門退了出去.

他嘴角含笑,走過來,拉我起來,自己坐到椅子上,然後拉我坐在他腿上,從後面摟著我.我緩緩靠近他懷中,身子側過去,額頭挨著他的下巴,兩人默坐了會兒,他啞嗓輕笑,用手輕柔的撫著我的臉,道:"在等我?"

有心隱瞞,但想想那晚他的話,遂輕聲應'是’.他抬頭吻吻我的額頭,我抬起頭,盯著他,他一愣,即而吻上了我的唇.

半晌後,他抬起頭,直起身子,起身抱著我,走到榻前,把我輕放下去,凝神默看我一陣,褪去外袍,吹熄燈,躺了下來.

他拉我入懷,邊解著我的盤扣,邊我耳邊道:"這些日子,我很想你."聽著這話,我腦中突地想著獨自在圓明園的幾個月,心生一絲怨氣,猛地推開他,他輕聲一歎,忙道:"我不該提這些的,你莫要生氣."我依然背對著他,不理不睬.

靜了一會兒,他柔聲叫:"若曦."我一動不動,他又歎口氣:"若曦."我慢慢轉身對著他.

自窗透入的縷縷月光,使得房中也有絲光亮.只見他定定看著我,我忙把目光投向別處,他伸手過來,撫著我的臉道:"若曦,我答應你,不會再單獨留下你,我會盡量抽時間陪你."

我鼻頭一酸,伸手摟著他,臉緊緊埋在他胸前.

站在桌前,執筆畫著杯子的形狀.

外面院門一響,我抬頭透窗看去,弘曆推門而入.我放下筆,弘曆已步入房中,禮畢後,凝眸看我一眼,坐下來道:"雅兒昨日就想來看你,我想著昨日才到,怕你身子受不住,才沒讓她過來."

我坐在他對面,道:"不妨事,我也有些日子沒見她了,這兩天得空就讓她來吧."弘曆點點頭,默坐一會兒,道:"十三叔把那些鋪面已交給了我,去年的純盈利是八十萬兩,我已吩咐入了國庫."

我點點頭,在心中思索一會兒,道:"你以後的擔子會越來越重,如若真的不能兼顧,把這些處理了吧,到時候要照顧一些李煜這些老人,不能讓他們沒了飯碗."弘曆神思似有恍惚,好一陣才開口道:"我會自個兒安排的,如果沒有什麼事,我就走了."

想著這幾日一直糾纏著自己的惡夢,躊躇了一瞬,還是忍不住開口問:"呂嵐曦的額娘還沒找到嗎?"弘曆一怔,盯著我道:"你還是夜夜惡夢不斷?"

我無奈苦笑著點頭,他眉頭蹙起,默一陣道:"你不能把所有的事都背負自己身上,有些事並不是你的錯.呂嵐曦出事,不管瓜而佳.嵐冬的阿瑪,額娘與她有沒有血緣關系,都是誅九族的大罪,即使把一切事說開,也不能改變什麼.殺掉出事當日所有的侍衛,並不是阿瑪的意思,是我的."

我心下微驚,目注著他,有些不相信.他嘴邊逸出一絲淺笑,道:"只要是與禛曦閣有關的人,皇阿瑪都不會輕易動的,況且他並不知道當時的情況."

呆呆盯著他,他面色淡然,嘴邊蘊著絲笑,道:"這宮里最容不得的就是仁慈."我木然坐著,他又續道:"這些侍衛的家人,我都已妥善打點好了,他們不會有生活之憂."

怔怔地看著他起身向房門走去,直到外面院門關上的聲音響起,才回過神,這是弘曆嗎,是那個自己看著長大的孩子嗎?

心不由得揪成一團,腦中猛地又想起昨日弘瀚的那一番話,心里竟冷冷打一個寒戰,自己選擇'不堅持’的結果,是讓弘瀚也變成這樣嗎?

坤甯宮

那拉氏雙頰深陷,面上黯淡無光,身上的珠釵錦衫遮不住眉眼的憔悴之色.畢竟呂嵐曦是她宮里出去的,胤禛雖未說什麼,但自此之後,卻一次也未踏足坤甯宮,她心中自是苦澀淒楚.

她自我懷中接過蘭葸,用手撫撫懷中小人的小臉,蘭葸咧咧嘴,她恬淡的笑著道:"臉形像皇上,眉眼像妹妹,長大以後也定是美人胚子."我對她淺淺一笑,未接口.

坐在我下首的熹妃起身走過去,俯身看了會兒,笑著道:"這麼個小可人,看著心里都喜歡."那拉氏把蘭葸遞給她,吩咐道:"你帶著小格格領著她們出去鬧騰去,我和曉文有些話要說."

熹妃笑著應下,抱著蘭葸邊走邊道:"外面日頭正好,我們帶小格格出去走走."十三嫡福晉兆佳氏起身接口道:"也是,現在禦花園正是百花齊鬧的時節."眾人隨著款款走了出去.

我端起茶碗啜著,靜等著那拉氏的下文.她呷口水,潤潤微干的嘴唇,才開口道:"曉文,你還記得答應過我的話嗎?"我心中微怔一瞬,一時之間竟想不出答應過她什麼事.

見她臉帶緊張之色,我心中一動,細細想一會兒,苦笑著道:"我不會忘記."她面色松了下來,笑著點點頭道:"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離開皇上."

我默坐著,眼光無意識地投在地面上,她輕歎口氣道:"我看走了眼,一直以為嵐冬那丫頭只是外表清冷,如果不是我的提議,十三弟就不會出事,你也不會受驚.皇上沒有斥責我,那是看在幾十年的夫妻情分上."

"我這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待我去後,我本想把後宮的一切都托付給你,但心里又清楚,你並不在意這些.想來想去,後宮也只有熹妃了,她性子太軟,能不能擔起來,我有些放心不下.姐姐沒有其他要求,只希望後宮有什麼事時,你能幫她一把.我能為皇上做的,也只有這件事了."

說完這些,她已用帕子掩口輕喘起來,我靜靜坐了會,待她恢複過來,我道:"皇上繼位之後,後宮的規矩已好了許多,這個擔子她能擔的起來,你不要過于擔心,好好養好身子才是正事."

她默一會兒,看著我欲言又止,我等了會,她卻重重歎口氣,搖搖頭沒說什麼.我心疑惑,問:"有事不妨直說."她又默了會,道:"她被禁足這麼多年,也算是懲罰過了,你給皇上說說,放了她吧.這些年,西藏的事,鄂家也是出了大力的."

這些年,竟把此事給忘了.我忙點點頭,道:"我一定會說的."她笑著頜首,我見她用兩胳膊支著身子,似是已支撐不住,我起身扶她起來道:"你躺下歇息會,有什麼事,以後再說."

她慢慢移到榻前,躺下來,無力地笑道:"你去尋她們吧,我躺會兒."我點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出了坤甯宮,信步踅進通往禦花園的胡同里,緩步走著.長長籲出一口氣,心中依然悶得難受.停下步子,轉身往回走去.

隨著的菊香問:"娘娘,小格格還在禦花園,我們不去了?"我腳步未停頭未回,淡聲吩咐她:"你去回熹妃一聲,我身子乏,直接回去了."蘭葸的滿月宴中午已結束,此時自己回去,也不算失了禮數.菊香應一聲,轉身離去.

坐在院子里,一邊煮茶,一邊翻著書,巧慧坐在對面,輕搖著搖籃打著瞌睡,她這兩年日漸顯老,頭發已白了大半,我多次提出,給她一個宮女照顧她的生活起居,她卻不同意,而且還堅持帶蘭葸,用她的說法是'小宮女們哪有我有經驗’.拗不過她,遂暗中吩咐菊香,多多打點她的生活.

待茶清香四溢,我端起茶壺,為自己倒上一杯,放在鼻端,輕吸一口.

這時,門外忽地傳來小順子的聲音:"娘娘,奴才小順子求見."巧慧一驚而醒,先看了眼蘭葸,見蘭葸並沒有醒,這才起身站起,走過去,打開門,小順子對巧慧微一頜首,笑著提著一盒東西走進來.

他站在跟前,左右打量一眼,我移開茶壺,他輕輕放在桌上,後退一步行了一禮後又過去打開,道:"這是奴才去看著官窯的大師傅親自燒制的,只此一套,奴才回來時,把樣稿也帶了回來."

我嘴角噙著一絲笑,拿起兩對杯子中的一個放在眼前細看,淡青色的底色,一側平滑如鏡,一側弧形,弧形面正中一個小女孩面容栩栩如生,那是我夢中蘭葸的模樣.

我抿嘴而笑,又拿起同色的另一個,把平滑的兩面對在一起,一個心形的圖案顯出來.杯子兩側弧面上,蘭葸,弘瀚對我微微笑著.

看一陣,見小順子仍站在原地,手中拿著我畫的樣紙.我笑著伸手接過,放在桌邊,笑著贊他:"做的很好,知道把樣稿帶回來."小順子一喜,樂滋滋的道:"這上面有皇上,娘娘的畫像,奴才豈敢馬虎,這幾日,奴才寸步不離的跟著師傅,怕出什麼紕漏."我點點頭,笑斥道:"不用標榜自己了,我知道你做事周全."他訕笑著揉揉鼻子,小跑著轉身離去.

放下手中的一對,拿起另外一對.月白色的底色,弧形面一側胤禛一襲青衣,面色看似清淡,細細看,就會發現他眸中隱蘊笑意,而另一側的我,則面隱嬌羞,滿面喜色.

我笑盈盈的目注著看,巧慧低頭為蘭葸擦了擦嘴角,見我依然翻來覆去,看個沒夠,她笑著搖搖頭,抱起蘭葸走向房門.

一陣輕微的叩門聲響起,我把杯子收入盒中,道:"進來."

鄂答應身著一襲鵝黃色的旗裝緩步進來,幾年未見,眼前的她,身子瘦峭,眼角已隱隱現出幾道魚尾紋.

她矮身施一禮,道:"奴婢前來向娘娘道謝."不管當時什麼事因,她被關了這些年,始終與我有關,我心中有絲歉意,擺手讓她起身,道:"你不必謝我."

她一怔,一臉詫異看著我,似是不相信我會這麼客氣平和.看她沒有走的意思,我指指對面的椅子,微笑著道:"坐下吧."

從她臉上神色來看,心里清楚她並非心甘情願過來道謝,遂默默等她開口說話.

兩人靜默了會兒,她看著我道:"有些話,我說了,娘娘心中肯定不快.但如果不說,我這輩子都不能敞開心胸開心的過日子."我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朝她淺淺笑笑,道:"但說無妨."

她沉吟一會,目光投向前面蘭葸的搖籃上,道:"自古男子,哪一個不是三妻四妾,況且皇上不是普通的男人,擁有三宮六院也是理所應當.而宮中的女人,大多是各方勢力的代表,皇上為了平衡,使用這些勢力,才把這些有權勢的女人娶入宮中.當然,也有例外,而例外的這部分常常是皇上鍾愛的女人."

"上次選秀入宮的女子,沒有一個真正得到過皇上的寵幸,而我這個曾單獨和皇上待過一晚的,卻又被禁足這麼多年.這意味著什麼,皇上不需要我們,還是有人容不下我們.其實,如果真的不需要或是容不下,大可不要透秀,這樣,我們也可以找到可以托付終生的良人,也能過上夫妻恩愛,子女繞膝的美滿生活,可如今,卻只能待在宮中,寂寞一生."

我聽得一呆,瞅她一眼,她眼眶有些紅,仍是定定地盯著前方.

見她如此,我心中突地有些難受,她又道:"今年又有新的宮女入宮,不知她們心里會有所何感想,不知會不會如我們一樣,心里也滿載憧憬."

她收回目光,眸中帶絲嘲弄神色望著我:"我不知該羨慕你,還是該記恨你."心中本來就對她有絲歉意,又聽她這麼一說,心中更是不好受,默一陣,心頭湧進一絲苦澀,輕輕笑道:"你想羨慕,還是想記恨,那都是你自己的事.你心里的話已經說了,也容我說兩句.一是皇上不會受任何人的影響,包括我在內.二是,我沒有容不下你們.再說,選秀時,如果不想入宮,辦法多的是."

她手一頓,茶碗中的水灑出少許,瞅我一眼,放下茶碗,盈盈站起身子,漠然行一禮,道:"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要謝謝你,放我出來."我朝她微微一笑:"你不用謝我,說來,你被禁足也是因為我."

她瞅了眼我的臉,輕歎道:"那是我應得的,但有一件事,我還是想給你說清楚.當時,皇後得病,宮中瘋傳是因為你,你們錯怪了我,散布謠言者並不是我."我心中一怔,她嘴角逸出一絲苦澀的笑,垂著首道:"雖不能確實是誰,但我心中最懷疑的是坤甯宮的嵐冬姑娘."

經她一說,前塵往事一下子全連了起來.

那拉氏自圓明園回去後,病倒在床,齊妃,鄂答應兩人又正好出事,而往來這兩個地方最多的正是皇後身邊的嵐冬.

好一個一箭雙雕的計謀,皇後那拉氏如果一病不起,那罪魁禍首就是我.到時候,千夫所指,縱有胤禛維護著我,那流言飛語也會埋了我.

宮中人人都在算計,都在謀劃,但沒有想到,隱藏最深的居然是她,是姐姐的妹妹.

待我回神,身邊已無她的影蹤,想是早已離去.但她的這番話,卻使我的心情無法平靜下來.

直到月上樹梢,我輕籲一口氣,起身,沿著廊子往回走去.

如果不是在這里摔碎了鐲子,如果不是湊巧讓她看見,如果沒有一系列的巧合,那丟的不會是三條人命,死的也只是我一個人而已.

想到這里,苦苦一笑,低頭看著自己的影子,緩緩地走著,步子卻越發沉重.

終于走出了慈甯宮門,又向前挪動幾步,竟有些提不起步子,邁不開腳.

望望前方的胡同,一邊被月光照得如同白晝,一邊被高高的宮牆遮得黑乎乎的.又站了會兒,慢慢移到牆邊,把自己隱于車黑暗中,扶著牆,一步一步向前移動.

"娘娘,老奴終于找到你了."前面突然傳來高無庸的聲音,他一手提著宮燈,一手撩著袍角,小跑著趕過來.

我停下步子,無力地道:"扶我回去."

他忙上前,扶著我的胳膊,道:"晚膳前皇上就吩咐奴才們找你,你常去的地方,奴才吩咐著都找遍了,也沒找到你.最後奴才想到這慈甯花園,沒想到你真會在這里."

我已無力開口,只是任他扶著,慢慢向西暖閣走去.

胤禛身著便袍,站在桌前,手中拿著那對杯子,正聚精會神來回翻轉著看.

高無庸放開我的手臂,退出去順手掩上了門.聽到關門聲,他小心翼翼放下手中的杯子,回身過來.

他哞中含笑,抿著嘴角看著我.

我想笑,但微微咧了咧嘴角,卻笑不出來.見我如此神色,他斂了笑,直視著我,默默地不開口.

我向他伸出手,他眉目間又慢慢逸出絲溫和,走過來,拉我入懷,緊摟了會,他道:"若曦,發生了什麼事?"我把臉埋在他胸間,閉著眼睛,輕聲道:"沒事,只是覺得很累."

他松開手臂,握著我的手,蹙起眉,盯著我的眼睛道:"你一日比一日瘦,話也越來越少,不是待在西暖閣,就是獨自一人出去晃,若曦,你整日這樣,我怎麼能放心."

我抿嘴微笑,正欲開口,他又續道:"你這身子,也越發弱了,似是一陣風都能吹走,明日我宣太醫來給你瞧瞧."我忙搖了搖頭,搖搖著他的袖子,道:"我自個兒的身子我自個清楚,不用瞧."

他皺眉道:"別人穿春季的衣衫,你穿冬季的.現在已是伏天,你卻仍裹得嚴嚴實實,你如果心里清楚,倒是給我說明白,你這是為什麼?"

我垂目沉吟著,不知該怎麼開口,難道說自己心里很冷,覺得只有這樣,才能好受點.

閉目暗自苦笑,他輕歎口氣,無奈地道:"自十三弟出事,你就一直這樣,你這麼折磨自己,有何理由?"心中愧疚,以至于無法開口,遂靠在他身上,道:"只是心里覺得怕."

他撫著我的背,柔聲問:"以後不會再發生這種事."聽他話語雖溫和,但說話口氣中卻透著無庸置疑的堅定.我點點頭,不再說話.

他擁我走到桌旁,扶我坐下,道:"吃些東西."看著桌上幾樣精致的小菜和兩碗清粥,還真有了些許餓意,遂拿起了筷子.

吃了幾口粥,心中驀地想起一事,抬頭問:"可否給我一張令牌?"他慢慢咽下口中的東西,又默了會兒,才開口道:"想出宮?"

聽他口氣淡淡,不知他內心真正的意思,是給還是不給,但這是我近日一直考慮的事,又豈能輕易放棄.

弘瀚這孩子越來越大,卻從未接觸過宮外的人和事.長此以往,他會和其他的皇子如出一轍,把權力看作他人生最重要的東西.

我放下筷子,有些不死心,道:"在宮里待久了,想出去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氣."他眸中一黯,似是有些不悅,但隨即隱去,笑著道:"明日我吩咐高無庸給你送來一塊."

我朝他一笑,他凝目注視著我,道:"抽空我會陪你."我心中微怔,細量一瞬,全然明白了他的擔心.

心中一暖,我用帕子拭了拭嘴角,還未及開口,他便輕哼一聲,輕笑著道:"好像某人心里並不想讓陪."我輕笑出聲,移凳子到他身邊,依在他手臂,仰臉笑道:"謝皇上聖恩,只是臣妾有人陪,不需皇上屈尊."

他伸手攬著我,笑歎道:"不知是誰這麼大的面子,能讓我娘子屈尊陪."

這場這景這笑,我心中一時之間恍惚,這是我嗎,這是他嗎?他許是見我面帶迷茫,也隱了笑,盯著我,不動不動.

半晌後,猛地回神,發現和他臉對著臉,面上一熱,身子向後退了退.他嘴邊漾出一絲笑,道:"是誰?"我道:"瀚兒."

他雙目平靜清澈,想是心中早猜出了是誰,是以,聽到我的話,沒有一絲驚詫.

我垂下首,握住他的手,默默撫弄著他的指頭.他忽地開口道:"你的恐懼中,也包括瀚兒?"我手上的動作一頓,抬起頭,穩聲道:"包括."

他似是微微歎口氣,輕得讓身邊的我都有些聽不清.

他搖搖頭,皺眉道:"瀚兒天資聰穎,小小年齡對事就有自己的論斷,將來必有成就."我心中一急,脫口道:"我不要他有多大成就,他只要做一個正直坦蕩,又能自食其力的人就行了.況且,這也是你早就答應過了的,金口已開,不得反悔."

他無奈地盯著我,我目光灼灼和他對視,他搖搖頭,站起來,走向床榻,我緊隨著後面.

他躺在榻上,以手支頭,看著帳頂.我站在榻邊,盯著他.

半響後,他收回目光,拉我坐在他身邊,道:"瀚兒還小,我們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強加于他,不要強迫他,長大了,他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我心下一松,忙點點頭,雖說他沒有答應什麼,但自己還是有機會教育弘瀚.

在他身旁躺下,腦中默默思索,該怎麼做,才能讓更快讓弘瀚明白,其實這世間有比這皇宮更好的地方.

他轉過身子,漆黑如墨的眸中透著暖意,道:"兩對杯子燒制的別出心裁,好些年,你不曾在這上面上心過了.初看時,竟想起好多年前,你用各色的盤碟為我們幾人做冰鎮酸梅湯的情形."

我腦中閃出當時的情形,在心中暗自歎惜,當日在場之人,如今卻……

他臉上笑容一僵,我心中一沉,我想的,他肯定是了然于胸.我忙扯出笑臉,掩口笑起來,他微怔一下,對我神色的大轉變有些不明所以,狐疑地盯著我,我笑著道:"我印象最深的不是那個,是那次往你茶里添了東西."

見我笑得不可抑制,他重重歎口氣,摟我入懷,道:"我的娘子呀,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讓為夫不擔心."

我硬扯出的那絲笑僵在臉上,這些過去,留下來的不僅僅只是記憶,而是沾著血的回憶.

心中有絲苦澀,遂貼在他胸前,一動不動.

走在京城的街上,弘瀚看看如梭的人流,又看看路邊珍罕希奇的小玩意,眼中雖透著驚奇,但仍一會瞟一眼弘曆,人小鬼大的邁著方步,緩步走著,有樣學樣學著弘曆,傅雅瞅了眼他們哥倆,朝我笑笑.

我掩口輕笑,聞聲,弘曆回頭看了眼我和傅雅,笑道:"娘……姑姑,我們一直這麼轉悠,待會瀚兒的腳就要遭殃了."

他牽著的弘瀚,抬起頭,一臉不滿道:"我才不會呢,四哥小瞧我."

弘曆挑挑眉,嘴角噙絲笑,繼續領著弘瀚逛.

逛了許久,我腿都有些抽筋時,弘瀚才大嚷著累.

我們三人相顧失笑,弘曆笑指前方的酒樓,道:"我們去歇息一會兒."我移目望去,'汀廂樓’三字映入眼簾.

心中疑惑,記憶中的汀廂樓並不在這.但又想想,自己已多年沒有出宮,變化太大,自己記錯了方向也未可知.朝斜對面看看,並沒有'兮遠玉器店’.

這會功夫,弘曆和弘瀚兩人早已走到了酒樓門口,轉身向我們抬著手,身旁的傅雅拽拽我的袖子,道:"姑姑,有何不對?"我回過神,對她笑著搖頭,然後提步向前走去.

四人直接上了二樓,坐于臨街邊的窗前.

早已賠笑跟著身後的伙計,問弘曆:"爺,想吃些什麼,我們這里有……"弘曆手一擺,隨口說出幾個菜,伙計的腰彎得更低了些:"原來爺是熟客,小人剛來,走了眼,望爺恕罪."說完,哈著腰小跑著下樓去報菜.

伙計剛走,弘瀚便急問弘曆:"四哥,你經常來這?"弘曆笑著正要回答,我心念一轉,忙截住話頭,笑問弘瀚:"喜歡外面嗎?"

他點點頭,但仍繼續看著弘曆,大有不聽到答案不罷休的架勢.見狀,弘曆笑著道:"也不能說是經常,只是辦差出來時,有時間會轉一轉."

他又是點點頭,面上露出喜色,側著小腦默想一會兒,忽地抬頭,又問弘曆:"那我長大辦差時,也能出來玩?"弘曆輕頜下首,弘瀚更是高興.我心一動,問弘瀚:"如果你願意,就可以常住在外面?"

他想了會,努努嘴搖頭道:"不願意."沒有想到這小家伙會一口回絕,滿腔希望驟然落空,我一呆,收起臉上的笑,歎了口氣.

弘瀚瞅著我,囁囁的道:"瀚兒說錯了嗎?"我搖搖頭,沒心思再開口說話.

弘曆默看我一眼,目光淡淡投向窗外,傅雅似是沒聽懂一般,依然左右打量著.心知她已幾年未出宮,遂見怪不怪,也默起來.

弘瀚許是覺得自己說錯了話,兩眼盯著我,一臉怯色,道:"如果額娘,阿瑪隨著瀚兒一起,那瀚兒當然願意住在外面."

我笑著摸摸他的頭,溫言安慰他,道:"額娘沒有怪你."他這才展顏一笑,安心坐著.

一陣爭吵,哄笑夾雜的聲音自樓下傳來,似是還有若有若無女子的輕喝聲,但嘈雜聲太大,有些聽不清楚.

弘曆自窗外收回目光,皺眉坐了會兒,終還是忍不住站起來,向樓下走去.弘瀚跳下椅子,隨著跟了去.

傅雅看看我,面帶擔心,道:"姑姑,我還是跟著瀚兒,人多,不要出了什麼岔子."我點點頭,傅雅疾步跟上了弘瀚.

一個人等了會兒,三人都沒有沒有回來.我站起來,往樓梯口走去.

站在樓梯的拐角處,一樓的一切盡收眼底.

正中一桌,四個錦衣公子圍坐一桌,桌旁,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抱著一把胡琴站著,她身後站著一個面帶驚恐的老者,老者手中牽著一個兩歲多的小女娃.

那姑娘伸出手,冷聲道:"還給我."

四個之中距該女子最近的男子,輕浮的笑著道:"爺喜歡你唱得曲兒,也喜歡這唱曲的人,這方錦帕算是你我定情之物,本公子收起來了."

說著話,他便把帕子往懷中塞去.那姑娘一急,身子一探,欲奪回帕子.

豈料,一下子被那男子順勢抱個滿懷.圍觀眾人哄笑一片,背後的老者一急,放開手中女娃的手,自身後包袱里抽出一條鞭子,叫道:"小姐."

聽了他的稱呼,我微愣,細細一看,這三人衣衫顏色雖退了些,但料子絕對是上乘貨.心中有些難受,不知又是哪家落難的小姐,出門受此閑氣.

那姑娘推開男子,向後疾退幾步,接過老者手中的鞭子,揚手在空中抖開,收鞭,再次甩出去,鞭梢已絞上了那男子的辮梢.姑娘手稍微一用力,那男子狂嚎起來.

姑娘伸手,又道:"拿來."那男子苦著臉自懷中掏出錦帕,遞過去,姑娘接過,手一抖,鞭辮分開.

姑娘把帕子小心翼翼收起來,回身對老者說:"走吧."老者應一聲,轉身找女娃.背後卻無女娃影蹤,老者一急,在原地團團轉起了圈子.

那四個男子相互使眼色,然後溜著邊踉踉蹌蹌跑了出去.我心念一轉,暗呼壞事,這姑娘三人現在不走,待會勢必吃虧.

忙尋弘曆三人,掃了一圈,發現弘曆在櫃台低聲同一人談著,看裝束,應該是汀廂樓主事的.

弘曆身後,櫃台內,傅雅牽著弘瀚,弘瀚卻牽著那個女娃,不知說些什麼,兩小娃都是眉眼含笑.

人牆之中的二人仍左右找著,我忙踏階而下,試著叫了幾聲,除了身前的幾人回頭看我一眼,沒起上任何作用.

沒辦法,奮力擠進人群,一把抓了那姑娘的手,就向外擠,那姑娘一怔,但許是看我的樣子不像壞人,手中的鞭子沒有舉起來.

但她卻拒絕隨我向前走,她樣子嬌媚,但力氣卻是奇大.我放下她的手,回身道:"你在找的人在櫃台."她繃著的臉才算松了下來,隨著我向外走.

圍觀的眾人見熱鬧已散,也談笑著各自散去.

上篇:下部 第二十七章    下篇:下部 第二十九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