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二十七章   
  
下部 第二十七章

元宵節過後,賢良門外.

那拉氏拉住我的手,恬靜地笑著道:"妹妹回去吧,這馬車就在門外."我笑著點點頭,她唇邊含笑看看我身上的斗篷,道:"幾年了,妹妹還穿著這件斗篷,莫不是敏敏王妃這兩年送你的,你都送給了宮里的姐妹們."

我淺淺一笑:"我還留有兩件."那拉氏點頭笑笑,回頭對身後的嵐冬吩咐:"好好調理王爺的病."我心中微怔,看向嵐冬,她目光淡淡,和我一觸即離.

她微垂首輕聲回那拉氏:"奴婢必會盡心盡力照顧王爺,請娘娘放心."

那拉氏輕頜了下首,然後朝我一笑,我笑著回了下,她轉過身,踩著細碎的步子,踏凳上了馬車,熹妃,裕妃等和我相視微笑後,尾隨著各自上車.待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前行,嵐冬自馬車遠去的方向收回目光,靜默地垂首站在原地.我掠她一眼,舉步往回走去.

菊香隨著我走了向步,悄聲對我說:"娘娘,嵐冬姑娘還在原地站著."我停步吩咐菊香:"讓她隨著一道走."菊香努努嘴,回身走向她.

默想著心事,緩步走向勤政殿.殿門的高無庸忙走過來,賠笑道:"皇上正在議事,娘娘如若有事,奴才這就稟告."我腦中仍想著一直徘徊腦中的事,隨意點點頭問:"殿中還有何人?"高無庸道:"還有怡親王和四阿哥."

我仍是點點頭,剛提步行兩步,心中忽地想起一事,回身吩咐高無庸:"菊香和坤甯宮的嵐冬一會過來,讓她們去側殿茶房候著."高無庸似是猶豫一下,才應聲守在路口.

剛入大殿,便傳來胤禛的聲音:"軍機房不是專為西北戰事而設,要逐步承旨辦理機務,取代議政王大臣會議.辦理機務的軍機大臣,在滿,漢大學士及各部尚書,侍郎中選,要能辦實事之人."

軍機房剛剛建起來,尚有許多細節要商定.我停下步子,躊躇一陣,轉身瞅他一眼,正欲出門.他目光正好掃過來:"曉文."我走過去,弘曆起身行禮,我淺笑道:"你們繼續談,我到里面待一會."說完,徑自向里面耳房走去.

坐在榻上,怔忡的默想著,每次見到嵐冬總有種奇怪的感覺,有些說不清楚,總覺得她心中埋著沉重的心事,身上隱著冷寂的影子,但心中又不排斥她,止不住想她為何如此,最奇的是,居然覺得她與自己有著莫大的關聯.

默想一陣,回過神卻發覺外面靜悄悄的,沒有一絲聲響.

又等了會兒,我起身走出去.胤禛,十三,弘曆三人正看著地圖,聽到腳步,三人抬起頭.十三抿嘴輕笑,起身道:"臣弟告退."弘曆默看我一眼,隨著十三起身欲出去.

"十三弟."話一出唇,下部該說什麼,我卻心中沒了思量.十三面帶疑惑,笑看著我,弘曆也立在原地,默默盯著我.

我看向胤禛,凝目注視著他,道:"方才皇後娘娘走時留下了貼身丫頭."

他本微蹙的眉頭舒展,眸中蘊絲笑意,道:"把這事給忙忘了,十三弟,皇後身邊有一個懂得調藥的宮女,你這陣子身子虛,皇後請旨,想把她留下調理你的身體,朕已准了."

十三瞥了眼我,我輕搖了搖頭,他默一會才問道:"可是名叫嵐冬的宮女."胤禛笑著點點頭,十三又看我一眼,我擔憂的盯著他.十三默想一會,微笑著:"臣弟謝過皇兄,皇嫂."

我心中一緊,腦中驀然想起弘曆的那句話'圍在阿瑪身邊的人都應小心’,想到這,我緊張地脫口說:"不可."

三人的目光瞬間全盯著我身上,胤禛走過來柔聲問:"怎麼了?"我悄眼瞅了一眼十三,十三眉微蹙微微搖頭,我心中恍惚一陣,猛然明白十三這麼痛快答應下來,是為了把嵐冬支出宮去.

我心中難受,對著胤禛搖搖頭,輕聲解釋:"皇後娘娘身子也不好,讓她隨著十三,誰來照顧皇後."他靜靜盯我半晌,我默立著對他微微一笑,提步向外走去.

走到十三身邊,腳步一滯,心中極是酸楚,對他苦苦一笑,他卻是面色淡然,嘴角仍掛著笑.我越過他,目光恰遇十三身後站著的弘曆.弘曆面色沉靜,眸中卻隱蘊疑惑,和我目光一遇,微一頜首,然後撇過頭望著前面.

跨出殿門,高無庸迎上來道:"娘娘,菊香,嵐冬在茶房候著,奴才這就去叫她們."我木然擺手:"皇上正在議事,你守在這里,我自個去就行."說完,我徑往茶房方向走去.

春風初拂,寂靜了一冬的枝椏吐出了新芽,閣內的草地也微微露出了綠.

嵐冬入交暉園已有月余,沒有任何事情發生,我懸著的心終于落了下來.

這幾日,勤政殿里燈火通明,賢良門外新建的供軍機房辦公以及大臣候旨小憩的朝房日夜人滿.

原來噶爾丹策零殺死叛逃到准噶爾的羅卜藏丹津及其部屬,並譴特使來京稱'若天朝俯念愚昧,赦其已往,即將羅卜藏丹津解送.’朝臣們以為事情有轉機,噶爾丹策零可能會俯首稱臣,認為並不需要下令兩路大軍攻打,可胤禛卻認為,這只是其緩步之計,認為噶爾丹策零是在為反撲做准備.

我站在船頭,遙遙望著對面朝臣來來往往,太監宮女們腳步匆促.輕輕籲出口氣,轉身吩咐搖擼太監回杏花春館,小太監飛快瞅我一眼,似是被我突如其來的微怒口氣弄得莫名其妙,他面帶惶色輕聲應下,便往回劃.

我心中雖有不忍,但實在沒有精力再多說一句話,遂回艙坐于幾旁,默默出著神.

上岸,走進館內,沿路信步踱著.不知過了多久,太陽漸漸西落,我仍徘徊在林子里.遠遠聽見菊香的叫聲,我深透口氣,走出林子往回走.

"娘娘,以後您不能獨自一人出閣,奴婢都找你一個時辰了.不得已才這麼大呼小叫的,讓別人聽見,多麼不成體統."菊香跑過來,未及喘口氣就發起了牢騷.

初春的傍晚,涼風習習.菊香卻額頭涔汗,想是跑了不少冤枉路.我抽下她的帕子,塞到她手中,笑斥道:"我們閣內規矩是越來越壞了,丫頭都訓起主子了."

她努努嘴,瞥我一眼道:"要說閣內的沒有規矩也是您挑起的,哪有主子整日獨自一人出去的.巧慧姑姑說了,侍候小阿哥都比跟著您省力."我無奈的歎口氣,笑問她:"什麼事?"

她一拍額頭:"只顧埋怨了,把正事都忘了,笑泠姑娘已在閣內候了一個時辰."我微怔,又反問一句:"你說的是誰?"菊香鬼笑著道:"是勤政殿的笑泠姑娘,許是萬歲年今夜要回來吧."

我輕哼一聲,斂了笑肅容道:"長了幾個膽子,連皇上的心都操."她笑容一下子僵在臉上,'撲通’跪在地上顫著音道:"奴婢再也不敢了,娘娘恕罪."我忍著笑,向前走兩步,抑不住大笑起來.

菊香一怔,忽而明白我在逗她.起身向我追來,我向前跑兩步,身上旗裝上飾品'丁冬’亂響,我停下步子,默想一會兒,還是對著跑來的菊香道:"皇上不在時,在閣內怎麼鬧都行,可有一樣,關于皇上的事,不論大小,都不得開口議論,可記住了."菊香又是一愣,即而點了點頭.

這陣子我心中有事,沒有心思管束她們,而巧慧年歲漸大,且又一心撲在弘瀚身上,閣內以菊香為首的的宮女們也越發的沒規矩.長此以往,吃虧是必然的事,還是早些敲打敲打她.

看菊香默跟著後面一聲不吭,我輕搖搖頭,跨入禛曦閣,進入正廳.笑冷許是聽到了腳步聲,已迎在了門口:"奴婢見過娘娘."我邊揮手讓她起身,邊坐下問:"可是皇上有事吩咐?"

笑泠嘴角掛著笑道:"皇上吩咐奴婢把這個送過來."接過她雙後遞過的盒子,放在身邊幾案上,眼前的她依然大方得體,溫婉可人,心里不由對她生出幾絲好感,我笑著問她:"皇上這幾日膳食用得如何?"她笑著回道:"皇上的膳食仍是清淡為主,這幾日較忙,皇上用膳不是太多."

我點點頭,菊香已閃身進來躬身行了一禮:"娘娘,廚房太監問今晚膳食可有特別想吃的?"月信已過了十余日,且近日胃口較差,進膳漱口隱隱有些惡心,大概腹中已又有了一個生命.

幾次三番想開口告訴胤禛,可每次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心中煩悶,如果不知道結局,對于這個孩子的到來我會欣喜異常,可如果生而不養,自己不能做一個合格的母親,又有何面目生下她呢.但是現在最糟的卻是,要與不要,生與不生,自己沒有決定權,自己根本沒有辦法阻擋她的到來.

呆坐著默默發了會呆,一回神卻見菊香仍垂首躬立著,而笑冷卻若有所思看著我,和我眼神一對,她抿嘴笑道:"娘娘,奴婢昔日在家時也燒得一手好菜,如若娘娘不嫌棄,奴婢願試一試."

我嘴邊扯出一絲笑:"這幾日大殿忙,不能離了人手,還是先回去吧.菊香,你吩咐他們,煮些清粥小菜即可."

菊香,笑泠禮畢而去,我拿起盒子打開,抽出里面一張折成長條的紙,展開低聲讀著:"叵耐靈鵲多謾語,送喜何曾有憑據!

幾度飛來活捉取,鎖上金籠休共語.

'比擬好心來送喜,誰知鎖我在金籠里.

欲他征夫早歸來,騰身卻放我向青去里.’"

我心中一暖,不由得掩嘴輕笑起來,這時候,他還有閑情逸致打趣我,想來是這幾日我總是坐船行至一半便調頭而回,傳到了他耳中.本郁悶的心緒因這首詩而暢快了些,嘴角蘊著笑,小心的收紙入盒,拿起來,起身往內院行去.

內院,房門半開,我心中一愣,出去時好像關了門.且這房中的一切都是自己親手收拾的,巧慧明知自己不在,也不會帶弘瀚過來.難道他回來了,想到這里,抿嘴笑起來,既然回來了,還差笑泠送首詩.

推開門,正欲開口,卻見一女子背對著站在我的梳妝台前.這背影極像是……

我心中一愣,同時又是一驚,冷冷的問:"不請自入,有什麼要緊事?"

她身子一頓,轉身微垂首盈盈施一禮:"奴婢失禮了,承歡格格吩咐奴婢送個口訊."我凝目注視著她,淡淡地問:"格格有何事?"她唇邊漾出著絲笑:"格格想趁著春暖花開,邀娘娘去暢春園騎馬."

我點點頭,笑著道:"知道了,回去你告訴格格,讓她來一趟."語畢,心念一轉,疑惑地續問:"你進園子就為了此事?"

她瞅我一眼,走過來道:"王爺已兩日未出園子,奴婢是為王爺送藥而來,順帶著為格格捎口信."

看她垂目不卑不亢的站著,那奇異的感覺絲絲湧上心頭,我目注著她,凝神細看.

半晌後,心里沒來由得一陣不安.我收回目光,往內走去,邊走邊道:"皇後娘娘吩咐你好好照顧王爺,那是對你的信任,不要辜負了她.一個女兒家,以後不要單獨出來,王爺沒時間回去時,我會吩咐小順子過去拿藥.你退下吧."

聞言,她靜默一陣,忽然開口道:"那就是說,如果王爺的病一日沒有痊愈,我就得待在交暉園."聽她語氣生硬,我心中一愣,忙轉過身,她嘴角噙著一絲詭異的笑容,冷眼看著我.

不,那種眼神不能稱之為看,那是一種怎樣的眼神,里面蘊著一種說不清的東西,細想一會,心中又是一驚,那是恨,她現在竟是恨恨的瞪著我.以前總覺得冷意逼人,不似一般唯唯諾諾,對主子話言聽計從的丫頭.從未看她如此表情,不知為何,在內心深處竟湧出絲驚懼,忙輕喝道:"還不退下."

她掠我一眼,唇邊的笑卻擴大起來,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為何在廉親王爺駐足相望嗎?你不是一直懷疑我,和六十阿哥的死有關嗎?你不是一直對我很好奇嗎?"

原來她的確有問題,自己的感覺是對的.

強自壓下心頭不安,慢慢坐在桌旁,端起茶壺為自己到一杯水,慢慢啜了口,強自鎮靜下來,抬起頭笑著道:"我曾親耳聽你說過,你和王府沒有關系."

她隱去笑容,向前走兩步,盯著我恨恨地道:"我現在沒有,不代表是以前沒有."

我心中震驚,默想一會兒,自己在王爺從未見過她,況且她的年齡也不該和八爺有什麼聯系,難道是和八福晉明慧有關系之人.

我心中一沉,聲音有些發顫:"你是明慧什麼人?"

她咬牙笑起來:"她,八福晉."我心中更是吃驚,聽她的語氣隱著恨意,說明她並不是明慧的什麼人.

看我凝神細想,她又是一陣輕笑:"你很聰明,你所猜測的都對,皇後的痰湧,六十阿哥的落水,甚至是怡親王側福晉之死都和我有關系."

我手一抖,手中杯子應聲落地,一聲脆響,驚醒我的身上的怒意,我'騰’地起身,厲聲喝問:"為什麼?她們跟你有何冤仇,皇後待你如親生女兒,六十阿哥才只是個孩子,而綠蕪和你更是沒有任何關系,究竟是為了什麼?讓你如此狠心對她們下手."

她慢慢搖搖頭,緩緩向前走著:"你說的都對,她們和我沒有關系,我甚至負了皇後的一片恩情,可是,她們必須要死."我手握成拳,吼道:"為什麼,你總得有個理由,為什麼?"

她依舊笑著,臉上隱隱透著絲瘋狂,扭曲:"為什麼,皇後死了,整個後宮便是一團散沙;福惠死了,對他可是錐心之痛,但是我沒想到他那麼快就挺了過來;其實,我下一目標計劃的本來是你,而不是側福晉,但你知道什麼救了你嗎?"

和她面對面站著,她眸中的仇恨如一團火焰一般,我心痛難奈,已不知懼怕,揚手欲打她一耳光,她畢竟學過功夫,我的手剛剛揚起,她便抬手一擋,我一個趔趄,差點摔倒,整個手臂更是火辣辣的疼.

她笑著盯著我:"真不想知道?."

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打擊胤禛,我不覺已淚如雨下,腦中滿載恨意,但卻說不出一句話,只知道恨恨的回望她.見我如此,她臉上笑容放大:"是這個,是這個救你一命."

移目看她手中鐲子,我心神一晃,腦中一個念頭閃了出來,心中驚痛不已,不會的,不會是她,腦中雖是這麼安慰自己,但身子仍是一軟,向後退兩步.呆愣一瞬,突地又反應過來:"你為何拿我的鐲子?"

我撲過去,欲搶過來.她一把收住,放進懷中:"你的,這怎會是你的,這是馬而泰.若曦的,你是嗎?"

我身形一頓,停步驚問:"你到底是誰?為何要拿我額娘送我的鐲子."

她嘲弄的看著我,冷聲道:"你額娘,你配嗎?你敢承認你是馬而泰.若曦嗎?若曦額娘早去,姐姐是她唯一的依靠,但姐姐下場如何,皇家除名.還有阿瑪一個掌握西北兵馬大權的將軍調任到一個文職小官.甚至,還有姐夫,他,……他竟被你們逼死,你有臉承認你是若曦嗎?"

我兩手指甲已深紮入肉,但我卻絲毫感覺不到痛,面帶慘笑問:"你是若曦?"

她閉眼,一串淚珠隨著落下:"若曦,已經二十多年沒有人如此叫過了,我還是若曦嗎."

我一直隱隱覺得她和自己有莫大的關系,原來她竟是,心里如刀劃過一道一樣,隱隱作痛,捂住心口,道:"即便如此,你也不應該殺這麼多人,皇上,他並沒做錯什麼."

她頭微揚,臉上帶恨卻笑著道:"姐姐,阿瑪又有何過錯,還有,姐夫,他該死嗎?還是這麼屈辱的死."

我身子沒有一絲力氣,依在桌上,強抑住心痛問:"你多年沒在姐姐身邊,你可知道姐姐的心思在不在八爺身上?另外,你又怎知阿瑪他們過得不如意呢?六十該死嗎?綠蕪又該死嗎?甚至還有綠蕪那還沒有出世的孩子也該死嗎?你真是若曦嗎?你是姐姐的妹妹嗎?為何你會如此蛇蠍心腸."

被我這麼一連串的反問,她微微心了下,面帶茫然,但隨即面色一變,大聲道:"我怎會不知姐姐的心思,她們是不該死,但誰讓她們跟皇上有關呢.我本有機會讓他一刀斃命,可我更想讓他嘗嘗親人一個一個在身邊離開的滋味,我要讓他孤獨至死,讓他獨自品嘗自己種下惡果.至于側福晉,怪只怪他是怡親王最心愛的女人,只有她死了,怡親王才會受到打擊,如果皇上知道他心愛的十三弟是因為他才痛苦至死的,你猜他會怎樣."

'痛苦至死’乍一入聞,我心大驚,難道,……

我甩甩頭,心痛莫名,哀聲問:"你在王爺藥里作了手腳?"

她仰頭大笑:"現在他還死不了,他會再痛苦三個月,然後腸穿肚爛而死."

我身子一軟,癱倒在地,被剛才落地的茶碗碎片紮住手心,我卻絲毫沒覺得痛,腦中竟然木木的,只是血瞬音染紅整個手掌.

我呆呆坐在地上,她走到我面前,臉上有絲獰笑:"這滋味好受嗎?你可知道,一個十幾歲的女子,突然變成了一歲的女娃,而且是一個出口成章的孩子,整日里對家人說'我是當今八阿哥的妻妹,我不是你們的孩子,我叫馬而泰.若曦.’結果怎樣,你知道嗎?我被視為妖怪,隨著那家的阿瑪,額娘被族人趕出家門,流落異鄉."

我呆呆的聽著,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可自己想這樣嗎?這由得了自己嗎?我苦苦一笑:"你以為我想嗎?我……"

話未說完,門口突然傳來巧慧的聲音:"保護娘娘要緊."幾個侍衛拔刀入內,團團圍住我們,面前的她一笑,蹲下來,自頭上拔出簪子對著我胸前,笑著道:"知道鳩尾穴嗎?任脈,刺中後,震動心脈,最後血滯而亡."

巧慧聞言疾步撲過來,淚流滿面,道:"嵐冬姑娘,千萬不要傷了我家小姐,你想要什麼,皇上都會答應你的."

她一手掐我的脖子,一手用簪子指著我,看了眼巧慧,滿臉傷痛的喃喃道:"小姐."她收回目光,盯著我冷笑著道:"我該叫你曉文,還是若曦.'小姐’,連姐姐的貼身丫頭也對你這麼關心,你很開心吧."

難道她第一次見到巧慧會把手中的粥打翻,難怪她總是冷意凌人.

我人仍是呆坐著,眼前的一切我絲毫不覺得怕,心中驀然覺得眼前的嵐冬是那麼的可憐,可恨.

巧慧一愣,立在了原地.嵐冬笑瞟了眼幾個侍衛,最後目光又落到巧慧身上:"好巧慧,反正只有你自己看見了,你不要告訴姐姐,我再也不敢往福晉房內放耗子了."

巧慧身子輕顫,疑惑地道:"你是誰,你怎知我家小姐小時候的事?"

嵐冬淺淺笑道:"巧慧,姐姐待你這麼好,你為何助紂為虐,跟在她的身邊?"看巧慧茫然不解,嵐冬指著我道:"她冒充若曦這麼多年,你都不知道嗎,我才是真正的若曦."

這麼荒謬的事竟發生自己身上,並因自己發生了這一系列的慘事,如果不是自己求胤禛讓姐姐和青山生不同衾,死同穴,了了姐姐的心願,哪會引來了一串的誤會.

六十,綠蕪,兩人的面孔交替在我腦中閃著,是自己害了這兩條命嗎,只覺得心痛難忍,我不自覺捂住心口,喉頭一甜,自嘴角流下一股熱流,垂首看看,衣襟上已多了朵朵紅花.甜味過去,嘴里充斥的滿是鹽腥味,喉頭癢癢的,'哇’地一口又吐了出來,我眼前漸漸灰暗一片,意識也越發模糊起來.

巧慧猛地喝道:"我家小姐早在雍正三年就去了,娘娘和我家小姐一樣,都是善良之人,你身為皇後娘娘的貼身宮女,犯這大不敬的罪,也不怕被誅了九族."我一驚,又有一些清醒,無力的苦苦一笑道:"沒想到姐姐會有這樣狠毒的妹妹."

兩人對視著默一會兒,她眸中的狂亂少了幾分.我卻再也無力撐下去了,眼前一黑,耳邊同時又聽巧慧的驚恐聲:"蛇,她背後有蛇."緊接著身子被人撞了一下,然後又是'啊’的一聲.

冥冥之中,我有些奇怪,怎會有蛇呢,最後那一聲聽聲音好像是笑泠的,她不是回勤政殿了嗎?……

臉上好像被什麼東西紮了一樣,隱隱的有些疼.我伸手拔一下,手被輕柔的握住,耳邊傳來他焦慮的聲音:"若曦."緊接著臉上又被一雙小手撫來撫去:"額娘,瀚兒很乖,你不要不理瀚兒."

暈暈沉沉中聽他不停喝斥太醫,我艱難睜開眼睛,用盡全身力量卻仍是聲若蚊蠅:"皇上."

周圍瞬間寂靜無聲,眼前出現一大一小兩張臉,胤禛面色憔悴,下頜胡須已長出半指,四目相望,他眸中柔情默默,緊緊密密裹著我.弘瀚許是見我沒有理他,小手已伸過來,扳過我的臉對著他,撇嘴委屈道:"額娘,瀚兒不乖嗎?你為何睡這麼久,不想看看瀚兒嗎?"

心中一緊,腦中驀地想起那日的事,'腸穿肚爛’猶如響在耳邊,我翻身欲起,才發現身上無一絲力,僅僅是頭微動一下,整個人仍躺在床上.

胤禛眉宇一蹙,彎腰托起我的身子為我墊上軟墊,柔聲道:"想干什麼,說出來,吩咐下去就行了."我斜依著身子,心中焦急,但卻無一絲力氣,低聲道:"我馬上要見十三."

他點點頭,坐在我腿邊道:"高無庸,怡親王可是在勤政殿議事."我這才發現,床前並站一排太醫,旁邊巧慧,高無庸也直直的立著.

高無庸向前走兩步,輕聲道:"王爺這幾日一直在園子里,即使不在大殿,也會在賢良門和大臣議事,奴才這就去宣."

胤禛揮手摒退一干太醫,高無庸和巧慧也隨著退了下去,可巧慧牽著的弘瀚卻抓住我的手:"瀚兒不走,瀚兒要和額娘在一起."

巧慧好言哄了一陣,弘瀚仍是不撒手,她為難的看著我,我撫撫弘瀚的小臉溫言勸道:"瀚兒乖,額娘身子再好一些,一定會抽時間繼續教瀚兒珠心算."弘瀚將信將疑看著我:"額娘說話算數."我扯出笑容,點點頭,小家伙才一步三回頭隨著巧慧出去.

十三搬椅子坐在床頭,望了眼胤禛才問我:"皇嫂,如果身子挺得住,今日當著皇兄的面都說了吧,發生了這事,也該給皇兄一個交待的."自我醒來就急尋十三,胤禛雖未開品詢問,但一直面色淡淡,坐著默看著我.

此時,聽十三這麼一說,胤禛輕歎口氣:"你們瞞了我什麼事?"我凝目注視著十三,一陣心酸,十年幽禁,失去至愛,件件都與我有關.

輕咬下唇,閉眼默一會,強自壓下一腔悲傷,對十三道:"你藥中有毒,是慢性的,現在馬上去找張毓之,去尋他師傅,找解藥,一定要快,三個月內一定要服解藥."說完這一席話,已覺得氣短,撫住胸口喘起來.

十三微微笑著,沒有應聲.胤禛卻面色一緊,眉頭緊蹙,伸手輕柔的為我揉了胸口,待我呼吸平順,才開口問:"怎麼回事?"我以手支起身子,未回答他的話,依然盯著十三道:"你不能再受舟車勞頓之苦,還是在園子里等著,差人帶他來."

十三搖頭道:"我身子沒什麼不適,況且她的藥,我也沒喝幾次."我搖搖頭,急得淚在眼眶里打轉,胤禛已大聲叫來高無庸吩咐:"命廷玉差人盡快回府尋張毓之進園子,另外,你再派人去菊舍去尋."高無庸應下,便腳步匆促的出去了.

胤禛目注著我:"還有力氣說麼?"我點點頭道:"瓜爾佳.嵐冬是八爺府中的舊人,我入府時她已離了府,我們從未謀過面.那次被擄出宮時,我曾見她在王府門前徘徊,就一直心存懷疑……"

斷斷續續全部說完,弘曆與張毓之已一先一後進了門,張毓之行禮之後,立在一側.見十三仍是不當回事端坐著,我心中酸楚,對張毓之道:"你師傅所居之處離園子有多遠?"

張毓之微怔一下:"我師傅在天目山,但自我與師妹下山,師傅已出去云游,現在不能肯定他在山上."張毓之默一會兒,忽道:"可是嵐曦闖了禍端?"

我心中一苦,胤禛默看張毓之一眼,揮手招來高無庸吩咐,高無庸一陣點頭,領著張毓之出去.

胤禛自我說完就一直默默不語,我心中難受,不知如何解釋我和嵐冬的身份.幾人默一會,他忽道:"她如此費盡周章的謀劃,為什麼她會如此恨朕,甚至是恨你?"

我苦笑一陣,喃喃自語道:"為什麼,因為她恨,她恨她失去了親人的呵護,她恨她失去了溫暖的生活,她更恨的,大概是我我占了她的……"我話未說完,弘曆忽然道:"皇阿瑪,兒臣自嵐冬身上搜出了這種藥,不知是不是往十三叔的藥中摻的."

胤禛面色更暗,十三仍是一臉淡然,我心中卻越發難受,其實我心中最擔心的是,不是十三中了毒,而是他已生無可戀,死亡對他來說,只是解脫.

待一切安排妥當,張毓之的師傅畫像也快馬加鞭送到各省,我心中卻沒有一絲興奮,隱隱覺得十三過不了這一關.

凝目注視著十三,十三笑著道:"皇嫂不必如此擔心,不是還有三個月時間嗎?"我點點頭道:"一定要平安回來."十三仰頭一笑,對胤禛笑道:"虧是四哥在身邊,如若不然,你這麼千叮萬囑的,看到的人會誤會的."

我心一驚,他叫了'四哥’而非'皇兄’,而且是侍衛環立的這里,心中的不祥之兆更強一些,胤禛也是微怔一下,上前拍了拍十三的肩膀:"四哥等你回來."

十三點點頭,一躍上車,我眼眶一熱:"我們再送你一程."十三爽朗一笑,道:"已出了賢良門,難不成你們還想送出園子."

馬車已開始向前走,我急急趕兩步,大聲道:"允祥,記得四哥,四嫂等你回來,回來後你還要為承歡主持大婚呢."

十三笑容一僵,但隨即隱去,仍笑著道:"我走後,承歡還是隨著四嫂在園子過吧."說完,挑了車簾入內,馬車也漸漸遠去.

惶恐不安中,終于到了雍正八年五月份.

佇立在亭子里,望著天邊的酡紅如醉的暮色,我心中暗自慶幸,或許現實與史書是有出入的,十三沒有在五月份去世.又或許是自己記錯了,十三在雍正年間根本沒有去世,是的,一定是自己記錯了.

"小姐,小姐."正在沉思,忽然傳來巧慧焦急的叫聲,我轉身看去,巧慧一步兩階的上來.我忙下階,扶住她埋怨:"年歲大了,腳下要注意一些,摔傷了是可大可小的."

巧慧喘著粗氣道:"小姐,出事了,怡親王……"未待她說完,我心下一驚,身子跟著一顫,腦中突地一片空白,巧慧的聲音依然在耳邊:"……過世了,皇上,格格已經去了交暉園."

我疾速跑著下階,巧慧在後面喊:"小姐,小心腳步……"話未落音,我腳步一空,已翻身滾了下去.

耳鳴目眩,眼前金星閃著.我翻身欲起來,剛一起身,'啊’地一聲又摔倒在地,巧慧已跑過來,翻開我的衣襟,哽咽著道:"小姐,你的腳……"我拉著她的胳膊,哀聲道:"扶我起來,快."

巧慧搖搖頭道:"小姐,看樣子,你的腳已傷了筋骨,不能動,奴婢這就去讓人抬軟凳過來."我扯著她道:"我一定要去交暉園."

巧慧默一會兒,道:"小姐,你可知道二小姐最怕什麼嗎?"我茫然搖頭,她輕聲道:"蛇,她一聽到有蛇,一定會跳起來."我抓著她的手松開,垂首苦笑道:"你想說什麼?"

巧慧拍拍我身上的土,道:"我家二小姐已經過世了,誰也代替不了她.可在我心里,你也是我家小姐,是三小姐.現在你已有了身孕,上次已受了驚嚇,況且皇上走時有吩咐,不讓你去交暉園,你腳崴傷了,現在你去,是不是園子里的太監宮女們都受了罰,才能阻擋你.你可知道,上次因為嵐冬能輕易進閣……"

話說了一半,她忽然停下,驚恐的瞅我一眼.我一閉眼,無力地趴在地上,苦笑起來,前些日子禛曦閣侍衛突然換了,自己還問過胤禛,他卻輕描淡寫的解釋'園子里的侍衛都是互相調換的’,他說的也是事實,自己也就沒有多想,今日聽巧慧這麼一說,莫非是……

斜靠在床上,左手右腳裹著厚厚的布,右手拿著本書,盯著書本,腦中卻空空的,沒有一絲自主意識.

門輕輕被叩了兩聲,我回神忙道:"進來."小順子進來,禮畢道:"今日皇上下詔恢複王爺名諱為胤祥,配享太廟.並且,擬定王爺溢號為賢,並命將'忠敬誠直勤慎廉明’八字冠于賢字上."

我淒然一笑:"公而忘私,視國事如家事;小心兢業,無纖毫怠忽;精白一心,無欺無偽;直言無隱,表里如一;黽勉奉公,夙夜匪懈;一舉未嘗放逸,一語未嘗宣漏;清潔之操,一塵不染;見理透徹,蒞事精詳,利弊周知,賢愚立辨."

小順子一呆:"娘娘如何知曉,皇上是如此說的."我苦笑著搖搖頭,不再言語,小順子面帶狐疑之色,轉身向外行去.走了兩步,似是又想到什麼,停步回身道:"誠親王允祉在王爺喪事上總是遲到早散,面無戚容,皇上已命交宗人府議處."

自摔傷後,我一直譴人送口訊給胤禛,他不得已,只好每日差小順子回來送信.

一個人默默坐著,心里卻翻江倒海,如果自己什麼也不知道,是不是也就沒有後來這一系列的事,沒有十三的十年囚禁;明慧的慘死,八阿哥的休書.沒有上面的事,也就沒有了六十的死;綠蕪的死,十三的死;甚至是閣內侍衛的死,……

想來想去,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自己一心想讓姐姐沒有遺憾,但卻沒有想到會發生這麼一系列的誤會,原來自己才是那是殺死這些人的凶手,怪不得別人,自己才是這所有事的罪魁禍首.

頭痛欲裂,雙目緊閉雙手抱頭,蜷曲在床上,身上的傷口許是拉開了,我卻不覺得痛,還隱隱有些痛快,身上痛一點,再痛一些,心才會少痛一些.

"小姐,你怎麼了?"耳邊傳來巧慧關切的聲音,我搖頭無語,她拉下我的胳膊,捏著我的下頜道:"小姐,張開嘴,你的嘴唇咬破出血了."

我依然咬著下唇,身子微微顫著,"娘娘,你這麼糟蹋自己,只是讓親者痛仇者快."

何謂親,何謂仇,她是仇人嗎?我默想一陣,突地意識到方才並非巧慧的聲音.

腦中驀地想起那日她的驚呼聲,慢慢睜開眼睛,巧慧忙絞了帕子為我擦拭唇邊的血跡.我伸手接過帕子,放在一邊,發現笑泠站在巧慧身邊,她矮身施了一福,我忽地發現她脖子有些異常,心中一怔,問:"你脖子怎麼了?"

笑泠用手撫一下,笑著道:"沒什麼."旁邊的巧慧截口道:"當日,笑泠自閣內回到勤政殿,稟報高公公說娘娘不怎麼吃東西,皇上吩咐禦廚為娘娘做了幾個小菜,命笑泠帶過來.她來的時候,正好是嵐冬拿簪子逼著你的時候,奴婢一喊有蛇,笑泠姑娘趁嵐冬驚慌失措撲了過去,結果被刺中了脖子.那嵐冬的力氣真大,當時如果四哥沒有場,我們都不是她的對手."

我心下一驚,'四阿哥’,當時弘曆也在場,心中猛地明白那日他為什麼截住話頭,不讓我往下說,想是他已明白了嵐冬的身份.

靜靜沉思一會兒,我抬頭看著她道:"傷口愈合了沒有?"她笑著道:"皇上命太醫為我治的,現在已差不多好了,只是繃帶還不能解開.娘娘,笑泠不懂什麼大道理,只是你這麼折磨自己,除了讓關心你的人難受心痛,起不了任何作用."

我點點頭,強扯出一絲笑:"普通的話就是大道理,謝謝你."她臉一慌,急忙一福:"娘娘折殺奴婢了,奴婢這麼做是應該的."

我深歎口氣,默默發起呆來,兩人見狀,笑泠躡腳退了去,巧慧皺眉為我重新包紮傷口.半晌後,巧慧輕聲道:"奴婢去看了一次嵐冬姑娘,她托奴婢帶口訊,想見你一面.可四阿哥卻吩咐奴婢,不能讓你知道.但奴婢想了想,見與不見,還是由你決定吧."

我默想一會兒,心中全是哀傷:"帶她來,不,還是送我過去."巧慧默看我一陣,點點頭,轉身出去張羅轎子.

坐在轎中,掀開簾子一角,杏花春館內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侍衛們個個面色凝重而嚴肅.

放下簾子,靠在軟墊上暗歎口氣,自出事後,那拉氏一病不起,多次要硬挺著來探望我,可胤禛卻吩咐'先照顧自個的身子要緊’.這麼一來,她的病卻是越發重了,宮中之人忙著照顧那拉氏,園子里忙著我及十三的事,宮女太監們都是來去匆匆,面色凝重,連續發生的事太多,許是大家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

但接踵而來的,更是使人人心惶惶.在這月里,胤禛還是接受了眾大臣的提議,決定對准喝爾進軍之期暫緩一年,並譴奕祿等大臣往諭'請封號,所有屬下悉編旗分佐領’,可就在傅爾丹,岳鍾琪聽旨回京議事時,噶爾丹策零卻突襲駐于科舍圖的清軍,由于軍中無主將,總兵,副將血戰七日雖未大敗,可仍是損失慘重.胤禛聞訊急怒攻心,自交暉園回了園子.

圓明園的西北角,水木明瑟.

這里只有夏季才會有太監們來將泉水引入室內,以水力轉動風扇,從而達到為室內降溫納涼的效果.因此,其他三季,都是留一些年老體弱的太監保養工具,打掃庭院.可如今,院子被侍衛團團圍著,大概除了飛鳥能入,地上走的,沒有令牌,卻是無論如何也進不去的.

下轎,推開房門,弘曆疾步過來蹙眉問:"你身子還沒康複,怎麼來這了."

我心中苦澀,淒然一笑道:"如果不來,我這輩子也不會安心的.她怎麼樣?"

他瞥了眼里面,道:"你自己看吧."我走到窗前,透窗向內看,嵐冬站在屋子中央,手腳帶著鐐銬,但身上甚是清潔.

我們相互凝視半晌,她開口道:"你終于來了."

我深透口氣,平靜地道:"你要我來,究竟是為了何事?"

她嘴角逸出一絲輕笑:"只是想讓你知道得更清楚一些."

我一怔,心中剛剛湧出的同情之念一下被擊的支離破碎,心有絲絲絞痛:"死了這麼多人,你仍是如此恨嗎?"

背後的弘曆低聲喝斥:"死到臨頭,仍不思悔改."她冷冷一笑:"你們為何要把我關在這兒,你們怕什麼,不就是怕別人知道她也是怪物嗎?"弘曆面色一緊,冷聲吩咐身邊的侍衛:"吩咐下去,退到十米之外,任何人不得靠近."

侍衛利落地退下,弘曆走過來與我並立,嵐冬嘴角噙著絲冷笑:"我很慶幸進宮沒有多久,就去了坤甯宮,因此我的第一個對象便是皇後,還記得那次痰湧嗎?其實她發病也是我用藥所致,太醫的方子都是對症的,可他們卻不知,她所有的膳食都是克制所服之藥的藥性的,也就是說,她服的藥沒有用.事情本是很順的,但不想師兄也進了宮,另外,你一直以為都是懷疑我的."她越說越慢,我搖頭苦笑道:"你少說了一樣,她對你太好,你根本就下不了手."

她一怔,盯我一會,微微垂下頭,似是沉溺于自己的思緒中,默一會兒,突地抬頭盯著我道:"我第二個對象本來是你,只可惜我身份卑微,沒有辦法來園子里,只好默默等機會,可即便你們冬季回宮,你也總是待在西暖閣,我沒有機會下手."

說到這里,她臉上突然輕笑起來:"後來我發現了另外一個目標,皇上雖不常去坤甯宮,但他對六十阿哥卻極是疼愛,每隔幾日必會譴高公公來詢問,阿哥平日里的飲食起居,騎術射獵.因此,我留心注意小阿哥的喜好,終于有一天,有了機會.小阿哥要去湖邊賞魚,這是既不暴露我,又能置他于死地的機會.那天出奇的順利,皇後娘娘一直給我訴說舊事,她沉溺于自己的思緒中,而當時又只有我們三人,一切如我所預料的發展,其實在下水救他的一刹那,我心里是矛盾的,有些不忍心,但那時你知道我腦中忽然想起了什麼嗎?我想起了姐姐,姐夫,因此,我抱著小阿哥一起沉下去."

腦中閃出六十在水中掙紮的畫面,心一下子揪在一起,鈍鈍的隱隱作痛.我腿一軟,身邊的弘曆忙扶著我,我捂住胸口無力地問:"那里的魚是你准備的?"她得意一笑:"我在湖水里放了用藥養過的魚,它們放入深水中十日內不會游入湖底,因為只有飄在水面上它們才能呼吸."

淚順臉流入口中,心中一陣苦澀,掙開弘曆的手,走上前雙手緊扣著窗子,搖著頭道:"我本打算永遠不再對人再次提及這件事,因為這事關姐姐的名譽.但是,今日我告訴你,你不配做姐姐的妹妹,你根本不配,你們相依為命十幾載,你可知道姐姐心中的人是誰,他根本不是八爺,她心心念念想得是阿瑪帳下的青山,皇上之所以休了她,那是姐姐求來的,她想和青山生不同衾,死同穴.你口口聲聲說為了姐姐,其實你根本是為了自己,從小你跟明玉格格打架,你幫得了姐姐了嗎?沒有,你只是為她添了一樁又一樁的麻煩;你殺了這麼多人卻一直喊著是為姐姐和八爺鳴不平,但說句實話,你是為她們嗎?你不是,你只是為了你,為了你這十幾年所受的一切向我們報複.我從二十五歲突然變成了十幾歲,你以為我願意嗎?這二十年來,我在宮中過著如履薄冰,擔心受怕的日子,你以為我願意嗎?可我又能怨誰."

她呆呆站在原地,似是陷入了沉思,過了半晌,她拖著腳鐐走過來,隔窗盯著我道:"姐姐真是自己求的?"

我淚如雨下,點了點頭:"這麼多年阿瑪雖無兵權卻過著悠閑安樂的日子,沒有皇上的口諭,這可能嗎?你學這麼多年醫術,就是為了現在所做的事嗎?"

她面色一變,輕聲慘笑著緩步走到牆角,雙手抱頭蜷曲著蹲了下來.我眼角的淚無聲滑落,默站在窗前,木然盯著她.

背後傳來腳步聲,我轉過身子,高無庸矮身行禮:"老奴見過娘娘."我輕一頜首,問:"皇上准備如何處置她?"他忙瞅了眼弘曆,面露難色,弘曆看我一眼,輕歎道:"公公不用為難,說吧.這里只有我自己聽見了,至于娘娘,那是我告訴她的."

高無庸'撲通’跪下地上:"老奴謝四阿哥."弘曆忙托住他道聲'公公不必如此’.高無庸起身後輕輕擊掌兩聲,聲未落小順子已端著酒壺進了門,見我在此,他脖子一縮,垂首走到高無庸跟前,舉起托盤.

高無庸接過,小順子打開門,兩人一前一後走進去,高無庸清嗓過後道:"坤甯宮女官瓜爾佳.嵐冬,以下犯上,……誅九族."腦中本是暈暈沉沉,但'誅九族’這句話卻是聽得清清楚楚.

我身子一晃,弘曆忙扶著我,我心中著急,推開他的手,走進去蹲在嵐冬跟前急道:"嵐冬,你阿瑪,額娘到底是誰.你們不是流落異鄉了嗎,你本名是嵐曦,是不是,你頂了瓜爾佳.嵐冬進的宮,是不是,你說話呀."

但她仍默默趴在腿上,似是沒有聽到一般,我搖著她的胳膊道:"難道你還要看到血嗎,他們是無辜之人,也是對你有恩之人."她慢慢抬起頭,眼神迷茫,怔怔看著我,本就白皙的臉龐更是沒有血色.

我又用力搖搖她,她苦苦一笑:"我從小雖調皮搗蛋,如男孩子一樣爬高上低,但心是最軟的.但是,你知道嗎?當我睜開眼,發現自己變成別人的模樣,我是多麼驚痛,當時我多想回到京城……"她未說完,弘曆已輕聲吩咐高無庸兩人退下.

"可一個娃兒,又如何能回來.你可知道我的名字是誰取得?"她說完便慘笑著盯著我,我心中一驚,'若蘭,若曦’,'嵐曦’即是'蘭曦’.

她盯著我,又笑道:"那是姐姐和我的名字,是我自己取的."我心中沉痛,默默不發一言.背後的弘曆一直低頭無語,默聽著我們的對話,此時,他忽淡淡的道:"奶娘,林語嫣."

嵐冬猛地抬起頭,盯著弘曆,一臉驚色.半晌後,像是忽地想到了什麼,甩開我的手,拖著腳鐐卻輕盈地一閃身欺到弘曆跟前,弘曆疾速一退,我掩口驚呼,心提到了嗓子眼,而可嵐冬卻'撲通’跪趴在弘曆面前:"求四阿哥饒她一命."

我心中一怔,有些不明白.弘曆默看她一會兒,道:"不要拖延時間,你只需要對娘娘實話實說,我自會保她性命."

她起身,站在我對面道:"我是頂瓜爾佳.嵐冬入的宮,她府中的奶娘是我額娘,我阿瑪名叫呂葆中."我咬唇默想一陣,腦中驀地想起為什麼這個名字這麼熟悉,忙問道:"你阿瑪是呂留良的大兒子,你是,你是……"嵐冬微微一笑,看著弘曆道:"四阿哥不會忘了自己的承諾吧."弘曆微微頜首,我心中詫異震驚不已,呆望著她,喃喃道:"你就是呂四娘?"

嵐冬,不,應該是呂嵐曦,睨我一眼道:"我沒有乳名,也不知道誰是呂四娘.但有一句話,你說得對,我不配做姐姐的妹妹,我只是呂嵐曦,家在崇州,與你們沒有任何關系."

說完,自懷中取出一塊帕子遞給我:"我對不起皇後娘娘,這是我為她繡的,不知道她還願意不願意收,如果她收了,你只對她說'嵐冬對不起她’;如果她不收,你就扔了吧.另外,你額娘的鐲子還給你,放在我這,我怕汙了它."

我接過,心中哀痛不已,但同時又有股沖動,不想讓她死,想讓她活在這個世界上,覺得她是自己的親人,她是若曦,她是姐姐若蘭的妹妹.可眼前六十,綠蕪,十三的面容不斷交替閃著.

'殺人償命’自是天公地道,可是,如果沒有發生這麼荒謬的事,她會變得如此瘋狂嗎,答案是顯而易見的.我捂住心口,默看著她微笑著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一會功夫,自她嘴角流出了血,我掩著面,身子卻軟軟的癱在地上.

弘曆忙扶我起身,我腿軟的步子已邁不開,只好整個身子依在他身上,慢慢出了房.

高無庸和小順子見了我,嚇得面無人色,弘曆扶我入轎,我依在軟墊上,全身無一絲力氣.轎外傳來弘曆若有若無的聲音:"瓜爾佳.嵐冬,……什麼時候的事?"我心一驚,不知又發生了什麼事.以手撐著自己,挑開簾子問:"發生了何事?"

弘曆走過來,看了我的神色道:"沒什麼事,娘娘回去歇息一會吧."我微微搖頭,怒道:"到了這時候,還能瞞我嗎?"弘曆低頭默一會兒,忽地抬起頭凝目注視著我道:"高無庸來傳旨之前,去瓜爾佳府傳旨的人已複命回來."我頭暈目眩,眼前一黑,腦中一片空白.

渾渾噩噩,時而清醒,時而昏沉.清醒時看見胤禛,承歡關切的目光,只覺得心痛莫名,頭痛欲裂,昏沉時惡夢不斷,一會是六十在水中掙紮著叫'阿瑪’;一會是綠蕪懷抱著嬰孩滿身鮮血,目光哀怨的盯著我;甚至還有那面容模糊不清的侍衛在後面追逐我……

渾沌時,腦中還有一絲清醒的意識,這絲意識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自己,這只是夢,是幻覺,只要自己清醒過來,眼前的這一切都不複存在.但自己已好像不再是自己,想醒時卻總也醒不過來.

"額娘,額娘."一聲聲忽遠忽近的聲音響在耳畔,我本已困極倦極的身子一震,支撐著自己循聲而去.一個白衫女娃站在花叢中央,微微側著頭面帶暖暖笑意,軟軟的道:"額娘,額娘."我心驚詫,環顧四周,只有我自己,我納悶的問她:"你額娘是誰,為何你獨自一人在這里."

小女娃張開手臂,笑著道:"額娘,你不認得我了,我是蘭葸,我是蘭葸呀."我細細一看,她眉眼之間甚像胤禛,我心中有絲恍惚,慢慢向她走去.她的身子卻是越來越淡,我心中一急,大聲叫'蘭葸’,她面容越來越模糊:"額娘,你不要蘭葸了嗎,額娘."

我撲過去,欲摟著她,懷中卻空空如也,她的身影已消失不見,我心痛莫名,欲哭無淚,只知道喃喃的叫著'蘭葸,蘭葸’.

"……這樣下去,大人還能撐得下去,孩子卻是保不住了."似是何太醫的聲音.

"她身子既無大礙,為何會昏迷了這麼多天."是他的聲音,我心中一酸,越發不想張開眼睛.

"娘娘是心病,她雖昏迷不醒,但腦中仍有意識,她內心里不願醒來,娘娘應是受了太大的刺激,心里承受不了,想逃避什麼.只要她醒來,想通就行了.不過,既是娘娘會如此在意的事,相信也不易……"何太醫慢慢的說得有條不紊,胤禛已是口氣焦躁截道:"難不成她會一直這麼下去?."

上篇:下部 第二十六章    下篇:下部 第二十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