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二十六章   
  
下部 第二十六章

我頭依在他的肩上,低頭望著幾案上的炭爐子中上下跳動的火苗,靜默一會淡淡地道:"你可知道,我為什麼沒有堅持不讓弘翰入上書房."我忽然說這風牛馬不相及的事,他許是不些摸不清頭腦,頓了一會才道:"責任?"我無奈的苦笑道:"有一句話,你說的很對,責任是皇子與生俱來的,不可能說撇開就能撇得開的."

他環在我肩上的手收緊了些,輕歎口氣道:"話雖如此,可我總覺得有些對不住十三弟,我這個做兄長的欠了他太多.他天資高卓,穎悟絕倫,如禮樂射禦書數之屬,樣樣精通,為我們兄弟中所不能及.因此,他成年累月為我謀政事,有時我忽然有種感覺,覺得耽誤了他."

我抬起頭,凝目看著他道:"換個立場,十三或許覺得只有這樣做才能心安理得,他自小沒有額娘,雖說少年時很得聖祖爺的寵愛,甚至十六歲那年,還代父祭過泰山.可聖祖爺雖憐愛他,但更寵太子,如果當年沒有你,有人想害他真是易如反掌."

他面色淡淡,眸中卻柔和至極.我眼神一閃,垂下眼瞼,低聲道:"至于十三的那十年囚禁,也怨不得你,歸根到底錯在我身上."他拉我起身,坐于他腿上,握住我的手柔聲道:"不說這些了."

我心中酸澀,低頭看著十指交纏的兩雙手,苦苦一笑道:"鐵腕理財,精通治水,為國舉賢,慎重明辨,只有這樣,他心中才覺得幫上了你.他不會怪你,他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願的,他固然不忍將朝中的一切壓于你的肩上,但十三是至情至性之人,他又豈會扔下自己的責任,一走了之.十三這般模樣,我們心里都不好受,但我相信,十三一定會挺過來的."他猛地摟我入懷,把我的頭緊緊摁在他的胸前,緊緊的密密的,令我有些無法呼吸,他卻毫無察覺,只是輕輕地重複著:"他一定會過這一關的,……一定會的."我無聲慘笑,淚順臉而上,即使六十的過世,從未見他如此悲傷,恐懼,現在十三只有四個多月的時間了,到了那時,他真能挺得過去嗎.

曾靜自去年十月出園子到現在已三月有余,其以觀風整俗使的身份,用在園子里的所見所聞及其懺悔書編纂而成的'大義覺迷錄’,現身說法,化導愚頑.

可效果顯然並不理想,正如弘曆所預測的那樣,曾靜兩師徒所做的一切,讓世人想到的只是欲蓋彌彰.

這幾日,胤的眉頭從未舒展過,身邊侍候的宮女太監也都噤若寒蟬,行為舉止越發的小心起來,生怕一不小心惹怒聖顏而招來殺身之禍.我更是一門不出,二門不邁,覺得除了這院子,哪里都是詭秘重重,令人無法呼吸.

弘瀚趴在榻上的幾案上,稚嫩的童音隨著巧慧一字一句讀著:"孟子曰: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魚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

執筆臨帖的我搖頭輕笑,巧慧瞅我一眼道:"小姐,笑什麼?"她話音未落,弘瀚已開口道:"何解?"巧慧一呆,求救地看向我:"小姐,阿哥問呢?"我無奈的再次搖搖頭,走到榻邊:"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教他呢?"

巧慧瞪我一眼:"小阿哥整日里纏著想讀書,你總是推三阻四,奴婢讀給他聽,你又來笑話."我坐在弘瀚身邊,在心中暗暗歎氣,心中知道她從內心里依然企盼弘瀚能登上那個位子,可我卻清楚的知道根本沒這個可能.即使真有機會,自己也不會容許這事情發生.

本欲開口說她,但心念一轉,身側端坐的弘瀚已是兩歲多的孩子,懵懂的腦海里也有了自己的想法,因此掠了她一眼,接過她手中的書,笑著對弘瀚講解:"孟子說,魚是我想要的;熊掌也是我想要的.這兩樣不能夠一齊擁有,只好放棄魚來取得熊掌."

弘瀚聽完,低頭靜靜想了會,抬起頭說:"生命,我想要;正義,我也想要.這兩樁不能夠同時得到,只好舍命保正義.額娘,瀚兒說得可對?"

他說得雖不完善,可意思卻正確無誤.我盯著弘瀚,心有些難受,他如此聰慧,而且在現代來說,正是早期教育的時候,可是我內心卻充滿恐惶.不敢太早教他,這孩子從小跟在胤身邊,並沒有依宮中規矩交阿哥所撫養,本就是壞了規矩.如果現在請師傅教導,會不會太招眼了些.偌大一個皇宮,有成千上萬的人,每人都有自己的謀算,對弘瀚來說,八歲之內沒有任何危險,可八歲之後呢?即便交給弘曆,弘曆不會虧了他,可弘曆的後妃,子女們會善待他嗎?畢竟他和弘曆的子女年齡相差不大.我心中驚悸,不敢再往下想下去.

正出著神,弘瀚已拽著我的袖子搖了搖問:"額娘,瀚兒說得可對?"我回過神,淺笑著點點頭,弘瀚高興地笑起來,我低頭吻一下他的額頭,小家伙站起來,摟著我的脖頸悄聲道:"額娘,嬤嬤只會讀,不會講解."

我一怔,好笑地瞥了眼巧慧,她滿面疑感的看看我們母子倆,下榻端著針錢筐向簾子外走去.

我拉下他的手,隱去滿腹心事,笑著道:"瀚兒,你可知道何謂取舍."弘瀚似懂非懂,困惑的搖搖頭.我歎口氣,取舍,取舍,只望你早能明白其中的含義,知道什麼該要,什麼不該要,只做一個公正賢良之人,不要什麼權力地位,我也就放心了.

撫撫他的臉蛋說:"瀚兒,自明日起,額娘教你珠心算如何?"他的小臉依然面帶著狐疑神色,但一聽到我要教他,還是開心地連聲叫好.

天越來越冷,我更是不想出院門一步,整日里只待在房中.

隨著大軍進入西北,胤恐漏瀉機密,設立軍機房,代替內閣地位.選內閣中謹密者入值繕寫,以供處理緊急軍務之用.因機構初設,千頭萬緒事事需考慮周全,胤待在正大光明殿的時間也越來越長,心中雖萬分想知道十三的消息,可終是不想出去,也只得作罷.

弘瀚高抬著頭閉著眼,我則是默默出神,這陣子不由自主的出神似乎已成了定例.

房外傳來踏雪的'咯吱’聲,弘瀚依然渾然忘我,似是沒有聽到.我苦澀的在心中暗笑,這哪像兩歲的孩子.起身走向門口,胤和十三並排走在前面,後面隨著弘曆.

十三面唇俱白,寬大的朝服難掩瘦峭的身軀,眸中神色疼痛淹留,徘徊不去,看上去,讓人從心底里覺得幽冷.我的手緊扣在門框上,木然看著三人走到跟前.

胤上前握了握我的手,我恢複了常態,十三卻是眸中一黯.胤跨門進去,十三朝我微微一笑,跟了進去.

三人圍坐在桌旁,我沖好茶,為三人各倒一杯,走到榻邊,坐在弘瀚對面.

三人默默啜著茶水,過了一會兒,胤開口道:"軍機房的事,你不要過多操心,先讓廷玉擬定章程."十三接口道:"皇兄,軍機房雖是為遠征西北而設,而臣弟以為它不應該是臨時機構,應該從長遠處著手,擺脫朝中的那些壅滯,繁瑣毛病,且快捷,保密都要考慮進去."

胤頜首道:"朕本也是如此考慮的,十三弟,以後弘曆隨著你做你的左右手,有什麼事吩咐他即可."十三點點頭.弘曆肅容道:"十三叔有事盡管吩咐."十三仍是點點頭算作回答,一時之間三人又沉默了下來.

一陣難奈的寂靜,我深透口氣,正欲開口,弘瀚猛地睜開眼睛,嚷道:"額娘,瀚兒可以了."三人一怔,弘曆已起身走過來,坐在他身邊,好笑地問:"瀚兒,你方才做什麼呢?"

弘瀚笑著道:"這是額娘教的珠心算,以後待瀚兒學會了,再多的帳目放在一起,瀚兒不用算盤,也會很快就算得出來."弘曆一呆,胤和十三也是一愣,但許是以為小孩子吹牛,齊笑了起來.

弘瀚一下子急了,起身繞過弘曆,下榻,未穿鞋便跑到胤面前:"阿瑪,瀚兒沒有說謊,額娘說了,學珠心算要先建立腦……腦圖像,就是閉上眼睛,在腦中畫實物,……"他畢竟還小,我所說的他還記不下來.幾句話下來,已是急得面紅耳赤,委屈的嘟著嘴看看我.

胤抿嘴輕笑:"阿瑪知道瀚兒沒有說謊."弘瀚聞言,向弘曆伸伸舌頭,向胤腿上爬去.我無奈苦笑,這孩子.

待十三恢複正常,至少表面上是.便迎來了本應喜慶的春節,也是胤進園理政起在此過的第一個春節.

朝臣之中已有許多人在兩園周圍建了府邸,因此,一聽消息都是喜氣洋洋.宮中眾妃嬪也隨著那拉氏進了園子,分別住在鏤月開云,九州清晏.曦閣再無昔日的甯靜,幾乎每日都有人前來.雖是無奈,卻也沒有辦法.

夜降大雪,清晨起來,出門看到的是鋪天蓋地的銀色世界,吩咐菊香去拿壇子.身旁的菊香縮縮脖子,一臉苦相.我輕笑著搖搖頭:"拿來壇子,你就可以回房."

她面色一喜,訕訕看我一眼:"娘娘,還是吩咐粗使丫頭收吧,這雪一直下著,不要凍了自個的身子."我睨她一眼,笑著道:"與其吩咐她們,還不如讓你做,這樣我還放心一些."她臉一挎:"那娘娘回去吧,奴婢收了便是."

我抿嘴笑笑:"快去拿來壇子,然後你就可以回屋取暖了,我也久未獨自享受過這雪樹銀花的靜謐世界了."她狐疑地抬頭望望,一臉迷茫.

雪花仍如銀蝶般翻飛升騰,飄飄灑灑,一陣風吹來,雪落于脖中,絲絲涼意.菊香吸口氣道:"奴婢真是不懂,這冰天雪地里能享受什麼.不過,娘娘還是戴上帽子,大過年的,還是不要凍著了."

說完,走過來輕拂去我身上斗篷的帽子上的落雪,我輕輕歎氣,正欲開口,她已續道:"巧慧姑姑有交待,要奴婢盡心盡力照顧娘娘."

聽她學著巧慧的口音,我笑罵她:"跟著巧慧學得越發膽大了,改日這閣內的規矩要重新立立."她一笑,轉身疾步離開.

待她走遠,我探身把放于花架上的盤子拿起來,盤內的落雪覆了厚厚一層.手上溫度高,手旁邊的雪瞬間溶化,順手流入袖中.

心中有事,心思很難集中,總是不由自主的出神,之後卻不知所思何事,這是近日常發生在我身上的事.

靜靜待了一陣,猛地回神,低頭卻見袖子已濕了一大片,我苦苦一笑,放下盤子,輕聲自語:"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希望自己在來年里能長一歲冷靜,得一歲堅強,好好的陪在他身邊,不再自艾自怨自苦.

"姑姑."正在沉思,忽聞背後承歡的聲音,我忙轉身,承歡身穿一米白色斗篷,站在雪地里,滿身蒼白,她眸中蘊淚,眼淚汪汪盯著我.我伸開手臂,承歡眼中的淚唰地下來,撲入我的懷中,'哇’地一聲放聲痛哭.我撫著她的後背,淚也止不住流下來.

承歡哭了一陣,哽咽著道:"姑姑,承歡是個不孝的女兒,額娘直到最後一刻我才和她相認."我一呆,原來她早已知道和綠蕪的關系,但同時心中也明白她的苦心.

覺得肩頭一片濕熱,我輕拍著承歡的背:"哭吧,哭出來就好了.你額娘會懂得你的苦心的,她不會怪你."承歡抬起頭,面帶慘笑:"姑姑,承歡和額娘長得很相似,其實我心中已早已猜出了.可前幾年,承歡心里雖明白,但心中氣惱她,恨她從照顧過我,等懂事的時候,又害怕和她相認,害怕給她帶來禍端,阿瑪雖沒有明說,可承歡心里明白,額娘不認我,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阿瑪貴為親王,都無法解決的事,一定很嚴重.所以,我才沒有認額娘,姑姑,額娘真得能明白我嗎?"

她面上的淚不停落下,我心中難受道:"聰明如綠蕪,又怎能不明白呢?"承歡拭去腮邊淚花,疑惑地問:"姑姑,承歡心中一直不明白額娘要換一重身份,難道……"我點點頭,承歡一呆,喃喃地道:"原來額娘是帶罪之人."

她呆呆默一會兒,淚中的淚再次滑落:"額娘心中該有多苦,我卻生活無憂的待在宮里."我默想一會兒,盯著她道:"承歡,你希望你額娘開心嗎?"她面帶訝異,但仍微微點了點頭,我把她輕攬入懷中輕聲道:"振作起來,你額娘最開心的事,就是你和你阿瑪開心幸福的生活."

兩人靜靜的站在雪中,一動不動.過了許久,她道:"承歡明白了,承歡會好好陪著阿瑪的,讓他也早一天走出悲傷."

我點點頭,她站直身子,拂去我身上的雪道:"姑姑,回去吧.莫凍壞了身子."兩人剛剛前行兩步,驀然發覺胤和十三站在前方,後面的高無庸手中提著壇子.

我朝兩人一笑,身邊的承歡垂首略為猶豫下,疾步走到兩人跟前,躬身行禮後,走到十三身邊挎住十三的胳膊,嫣然一笑道:"阿瑪,姨娘們先去了九州清晏,我想姑姑,所以沒隨著去."

十三微怔一下,但很快落寞的臉上逸出一絲笑意,胤眸中暖暖的掠我一眼,轉身不疾不徐往回走去,十三,承歡緩走在後面.我心下一松,不由得籲出一口氣,高無庸提壇走過來,微躬著身子道:"娘娘,冰天雪地的,這些還是吩咐奴才們做吧,莫凍壞了自個的身子."

在外面已有一陣子,身子已無丁點熱氣,遂點點頭也往回走.

上篇:下部 第二十五章    下篇:下部 第二十七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