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二十四章   
  
下部 第二十四章

日子轉眼之間已到盛夏,經過這幾個月里,我努力調整心態,雖然心里依然揪得難受,但表面上已平靜下來.整日里,只是待在曦閣內看菊香指揮著小宮女種些花草,把閣內路面以外的地面全種植上草皮.因此,現在閣內地上有草,草上有花,花上有樹,綠草如茵,繁花又開于翠葉叢枝之中,站在其中,只覺得幽香遠溢,沁人心脾.

見我如此,胤一直蹙著的眉頭舒展了許多,只是偶有失神之時,才會緊抿薄唇,眸含隱怒.在這時,我雖看似平靜,其實卻是滿腹感傷,心痛莫名.

坐在躺椅上,笑看著秋千架上菊香抱著弘瀚慢慢的蕩來蕩去,弘瀚一手抓著秋千的繩子,一手推著菊香:"下去,你下去."菊香朝我訕訕笑笑道:"娘娘,小阿哥想自己坐在上面."

我笑著點點頭,菊香面露微詫,又瞅我一眼,下來站在秋千旁邊慢慢搖.身側站著的巧慧擔憂地道:"小姐,小阿哥太小,摔著了怎麼辦?"心中一陣苦澀,道:"摔痛了,下次就會知道了."讓弘瀚學會堅強,獨立,稍微再大一些,他還要學會自己思考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一直是這些日子我心中惦念的事.

聞言,巧慧怔一下,張了張口,卻沒有說什麼,只是輕輕歎口氣.弘瀚畢竟是年齡尚小,坐不住,又不知道害怕.坐了會,身子就左擰右擰,菊香擔憂的看看他,又看看我.

過了不久,'哇’地一聲,弘瀚落了地,菊香驚呼一聲,跑過去把他抱了起來.我暗暗籲出一口氣,道:"讓他自己起來多好,讓他學會從哪里跌倒從哪里再站起來."巧慧默站會,走過去接過弘瀚,道:"小姐,奴婢雖不懂得大道理,可孩子總歸只是孩子,你看,額頭都摔紅了."

我心中煩悶,曾靜進園子已有半年,胤忙到幾時,就讓他跟到幾時,讓他親眼見證他筆下'貪財,淫色,好諛任佞’的人到底是如何理政的,是否真如他所說的那樣.

雖是曦閣太監,宮女們言語謹慎,但消息還是傳了進來.園里園外的人整日里偷偷討論著皇上會如何處理曾靜,有的認為會用極刑殺了他,並誅其九族,有的認為,皇上既然煞費苦心讓他進宮,肯定就會有別的安排,總而言之,說什麼的都有.胤許是暗中有吩咐,園子里瘋傳許久,高無庸卻從未約束眾人.

我雖知道事情的發展,可心中依然沉重.十四說的對,這樣的事,強壓雖不是明君所為,可強壓確實是最有效的方法.

但就在前幾日,胤卻做出了讓所有人都無法相信的決定.並頒上諭'曾靜之過雖大,實有可原之情.’'曾靜狂悖之言,止于謗及朕躬,並無反叛之實事,亦無同謀之眾黨,彼跳梁逆命之人,果能束身歸命,畏罪投誠,尚且邀赦宥之典,豈曾靜獨不可貸其一死乎?’.令曾靜其人無罪釋放,如此一來,曾靜感激涕零,大呼'皇上聖明’,叩頭泣謝,並主動要求將自己所看到的及上諭編冊立書,以贊揚聖上.

一陣'咯咯’笑聲響起,我悠然回神,卻發現弘瀚早已止住哭聲,和巧慧正玩得開心.我抿嘴笑笑,身子向後靠去,閉上眼,複又沉溺于自己的思緒中.

曾靜既無罪,那呂留良之書就是不敬之物.緊接著胤要做的決定怕就是焚書鞭尸,想到這里,心里竟是一陣發冷.

"娘娘,你怎麼了?"耳邊傳來傅雅關切的聲音,我猛地睜開眼睛,弘曆和傅雅兩人不知何時站在我跟前,弘曆一臉淡寞,臉上無一絲情緒,而傅雅滿面擔憂看著我.

我起身,吩咐菊香拿兩把椅子,傅雅恬淡的笑道:"好些日子沒見弘瀚,我想帶他出去走走."我微怔一下,點點頭,傅雅回身招呼著巧慧一行人,緩步走了出去.

看看仍站在原地的弘曆,微笑著道:"你不是准備站在說話吧."他嘴角輕揚,淡淡的道:"心里擔憂的事可否說出來."我一呆,有些不解他話中含義,見我一臉迷茫神色,他默一會,看著我道:"前些日子,十三叔對阿瑪說,你現在狀態極像皇爺爺在世時的模樣,讓阿瑪留意一些.阿瑪卻說,他早已發覺,但依你的性子,別人無法勸慰,只能你自己想通."

我苦苦一笑,在他的面前,我簡單的如一張白紙一樣,他知道只有我自己想通才能令自己釋懷.強壓下心中酸楚,沉默起來,你雖明白我的性子,可是,可是這事我又如何想得通呢.

他凝目望著我道:"如果你覺得說出來很困難,那我這就去找皇阿瑪,告訴他,你的驚惶恐懼都緣于你是三百年之後,另外一個朝代的人."我一下子呆了,沒想到他會以此逼我,雖知他是好意,可心依然氣結.

冷眼睨他一會,才開口道:"曾靜的事,你阿瑪處理的不夠冷靜."他輕搖搖頭,瞅我一眼,即而盯著前面仍微晃著的秋千道:"我也不認為將所有的誹謗公之于天下,就能澄清事實,謠言自滅,怕得是,人們只記住了流言蜚語,而沒有記住那事實."

說完,他扭過頭,眉宇輕輕蹙起,道:"此事雖說影響甚大,可阿瑪當政期間,不會有什麼,這只會影響阿瑪的身後虛名而已,你不會為這些操心的,你注重的只是現實的東西,你到底在擔心什麼."

我沉吟一會,木然問道:"如果你心里知道身邊的人就快去世,你會怎麼做?"他一驚,'騰’地站起來,站在我面前盯著我,一臉震驚不信:"阿瑪怎麼會,……"我一愣,忙道:"不是你阿瑪."他面色一松,輕輕呼出口氣,但只是瞬間,他面色又一變,沉聲問:"是十三叔?"

我點點頭,蘊在眼角的淚汩汩而下,弘曆一臉驚痛,喃喃道:"怎麼可能,雖說養蜂夾道十年囚禁,令十三叔身體受損,可這些年,阿瑪一直委往王府派太醫循診,怎麼可能呢."

我心中難受,但又哭不出來,只是無聲的任淚水肆意落下.弘曆雙拳緊握,依舊盯著我冷聲問:"如何去世的."我木木的道:"史書記載操勞過度."

弘曆默一陣,轉身腳步蹣跚向院門走去,行了兩步,他未回身,啞著嗓子道:"不要讓阿瑪知道這件事."說完,徑直向外走去.

我呆呆坐了許久,直到不再流淚,後淚跡干在臉上,才起身進房.

我心中淒然,絞帕子擦臉過後,依在窗前,默看著窗外小池塘中粉紅色的荷花,一動不動.不知又過了多久,雙腿有些麻.在心中暗暗歎口氣,自顧苦笑一番,正欲轉身,腰間已多了一雙手.

我身形未動,雙手覆上他的雙手,頭向後靠了靠,蹭著他的臉,柔聲問:"忙完了?"他以唇蹭了蹭我的耳朵,聲音略帶倦意:"忙完了,這整個院子都是你布置的,還沒看夠."

耳朵癢癢的,我輕聳了下肩,移開了些,唇邊蘊著絲笑道:"當然沒看夠,這一草一木都含著我的心血,你看,池里的荷花開得多好."他收緊手臂,在我耳邊道:"是很美,但怎麼也不及你美."

我心中一暖,他已半年沒有如此輕松的說話了.我拍拍他的手,乍裝嗔怪道:"不正經."他啞嗓輕笑,下巴支在我肩頭,默立無語.

兩人靜靜站了會,他忽然開口道:"這院子滿目生機,看著讓人身心舒暢,每次回來就想待在這里,不再出去."我默一會,輕聲笑道:"你可知道,我為什麼在池里種些荷花."他溫柔的親一下我的側臉,緩緩地道:"這陣子太忽略你了."

我搖搖頭,轉身和他面對面站著,凝目盯著他,兩人相視一會,我慢慢靠在他懷中,抑住心中悲傷,輕聲說道:"不是因為荷花很美,而是蓮子生命力驚人,一顆成熟的蓮子,不論委身于水澤沙丘,還是沉埋于石下泥淖;不管是飽經風雨酷熱,還是倍受冰雪嚴寒,即使曆時幾百上千年,只要它遇到合適的生長環境,它都會生根發芽."

他低下頭,嘴角噙著絲笑,眸中柔和至極,我一時有些呆,怔忡的瞧著他,他忽地輕吻一下我的唇,笑著道:"就如我們的感情."

我眼眶一熱,伸手撫著他的臉,苦笑著道:"胤,答應我一件事."他斂去笑容,蹙眉問:"若曦,臉上為何是這副表情,你要我做什麼?"我淺淺一笑,撫著他的額頭,喃喃低訴:"我要走在你前面,因為我不能再次嘗試失去你的滋味,你答應我,不要走在我前面."

他拿下我的手,凝視我半晌,眼神漸漸沉痛,但卻沒有說一句話,彎腰抱我起來,走到榻邊,輕柔的放下我:"若曦,這陣子太忙,沒有時間好好陪你,以後不要胡思亂想.你方才不是也說過,蓮子有旺盛的生命力,我也說過,這就如我們的感情樣,我們一定會長長久久的."

如果不知道結局,聽到這話,我會感動萬分,可現在,我卻越發心酸難受.他輕輕歎氣,面上帶絲無助,見他如此表情,我心中一痛,緊緊咬住下唇,在心中暗暗怨恨自己,為何自己不能單獨承受,為何要把痛若轉加給他,好好珍惜這幾年,不是更好的選擇嗎.這幾個月,你不是做的挺好的,把一切都埋在自己心中吧.

我深透口氣,想盡快平複心情,可流著的淚卻止也止不住,就這樣笑著對他道:"我們會長長久久,永遠在一起的.我這些日子,心里有些煩悶,許是到了更年期,你莫要在意."

他一怔,面帶疑色盯著我:"什麼期?"我心一慌,搪塞的輕笑道:"就是人到了中年,整日里沒事找事,自尋煩惱的時期."他聞言輕搖搖頭,無奈的輕笑一陣,坐下來依在我身邊,以手支腮,柔聲道:"你這腦子里就是稀奇古怪的想法太多,來,先睡會,待你醒了,我們去福海泛舟."

想想福海停著的幾艘大船,我擦擦臉,笑睨他一眼道:"還是不去了,去一次要前呼後擁,奴婢成群侍候著,還要領著十幾個搖擼太監,這麼幾十人跟著,什麼興致都沒了."

他又好笑又無奈,輕刮下我的鼻子,笑斥道:"我早已吩咐高無庸做了小船,到中央時,放下小船,我們自己劃也就是了."福海湖水極深,就是我們放小船,那大船也會有幾人一直注意著小船,以免發生意外.

我努努嘴,道:"那還不是被人盯著."他點點頭,道:"也是."緊接著,他曖昧的笑看著我:"有一個地方絕不會被人盯著."我面上一熱,搡他一把,他啞嗓一笑,擁我入懷:"只有這里不會被人盯著."說完,便輕唇我的耳垂,慢慢去解我身上的扣子.

"皇上,奴才高無庸有要事稟告."房外突然傳來高無庸壓得低低的聲音,我忙推開他,此時,高無庸過來,一定是發生了大事,他微不可聞歎口氣,起身,沉聲喝問:"什麼事?"

門外高無庸一頓,聲音略高了些:"怡親王側福晉遇刺,重傷,奴才來時已通知太醫去了交暉園."

我心中震驚,忙問:"側福晉,哪一個."外面高無庸回道:"張大人的養女,張慧之."我腦中霎時一片空白,軟軟的癱在榻上.

他起身,慢慢穿衣,面色清冷,眸中卻是沉痛無比.我喃喃地道:"怎麼可能,她只是一個弱女子,怎會有人對她下手."

他瞅我一眼,淡聲道:"十三弟還沒有出園子."我慌忙起身,急急的穿上衣衫:"領我一起去."他點頭,緊緊握著我的手,疾步向外走去.

上篇:下部 第二十三章    下篇:下部 第二十五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