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二十章   
  
下部 第二十章

今冬不冷,雪落在地上,即刻化成了水.因此,房頂上,路上,到處都是濕淋淋的.來此十載,早已看慣了冬日里的銀裝素裹,習慣了冰天雪地里的刺骨寒意,乍一出現這種情形,不知為何,心里有說不出的煩悶.

靜靜的依在軟榻上,以手支頭,默默聽著案子對面弘瀚的稚嫩童音:"咱堵絲,風娘蜜,……"

我輕笑了一下,對仍認真教著弘瀚的巧慧道:"他剛剛過一歲,發音還不准確,'蠶吐絲,蜂釀蜜,人不學,不如物.’這好好的三字經,被瀚兒念成這樣,還是別教了,讓他下榻玩一會."巧慧放下手中的手,放在小案子上,詫異的問:"小姐,小阿哥早一些學些東西,有何不可."

我起身拿起巧慧放在的書,合上,放在身邊,苦笑道:"等他再大一些,想再讓隨心所欲的玩,怕也是不可能的了."巧慧微怔一下後,隨即點點頭,笑著道:"是啊,皇上不是說了嗎?小阿哥滿兩歲就要進上書房讀書."我暗暗歎口氣,苦笑著向後靠了靠,仍斜依在榻上,默默的出神.

凡皇子年界六齡,即入書房讀書,這是清朝宮中的祖制,任誰也無法改變.但自己並不想讓弘瀚'與師傅共席向坐,師傅讀一句,皇子照讀一句,如此反複上口後,再讀百遍,又與前四日生書共讀百遍.凡在六日以前者,謂之熟書.約隔五日一複,周而複始,不有間斷.’因為,自己從內心里並不希望他學什麼治國權謀之術,或許早晚有一天,我們終會離開這個皇宮,到了那時,他學的這些都是沒有用的.

另外,我和弘瀚雖沒有入皇家玉蝶,但任何史書,無論是正史,還是野史都沒有提及,這有點不正常,這也是自己無法猜的透的.我知道自己的結局,但無法知曉弘瀚以後將會怎樣,他會生活在哪里.

八歲,生活在宮中的八歲孩子是怎樣的,我心中還是清楚的.心中突地如塞進了一團亂麻,怎麼辦,怎麼辦?

我閉上眼睛,雙拳緊握,覺得那團東西攪在一起,把心填的滿滿的,有些呼吸不了,胸口悶得難受.

"額娘,額娘."耳邊傳來弘瀚怯怯的叫聲,我慢慢睜開眼睛,弘瀚已被巧慧抱了過來,正坐在我的腿邊呆呆的看著我,臉是有絲驚恐.

榻前站著的巧慧蹙眉道:"小姐,你嚇著小阿哥了."我歎口氣,抱弘瀚入懷,頭緊貼著他的小臉,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聽得懂:"瀚兒,如果有一天額娘走了,離開你了,你該怎麼辦?"

他恍若未聞,用力的抓我腿下壓著的三字經.我輕搖搖他的身子,小家伙抬頭茫然看我一眼,口中叫著'阿瑪’,我眼中一熱,轉過他的身子,讓他面對面望著我,我又問:"如果阿瑪也走了,瀚兒怎麼辦?"

小家伙咧嘴一笑,低頭繼續憤力用手抓書.我重重搖搖他的身子,大聲道:"瀚兒,你該怎麼辦?"

弘瀚被我搖得頭左右晃了一下,看著我,'哇’一聲放聲大哭起來,邊哭邊扭著身子身巧慧掙去.巧慧伸手欲接,我猛地把他抱在懷中,痛苦的咬著嘴唇,淚順臉而下,涔入弘瀚的衣服中.

弘瀚驚恐的撕扯著我的衣服,扭過頭,望著巧慧,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巧慧伸出手擱在半空,猶豫了一下,又放了下來,擦擦淚,輕聲道:"小姐,皇上正當壯年,你又年輕,說這些干什麼,孩子又聽不懂.真到了皇上,小姐百年之後,那小阿哥也長大了,況且皇上這麼寵小阿哥,以後說不准小阿哥……"

我心中一驚,未及拭淚,低聲喝道:"以後不許胡說."自我以曉文的身份來到此間,從未向巧慧說過重話.是以巧慧一怔,呆怔的立在原地.

我抽下帕子,為弘瀚拭拭淚水,小家伙趁機掙開,扶著案子站起來,沿著向前走向巧慧.巧慧看看我,我點點頭,巧慧伸手抱起了弘瀚.弘瀚扭頭噙著淚望望我,委屈的癟癟小嘴,一下子趴到巧慧的肩頭,再也不看我一眼.

我心中哀傷,並伴著絲絲疼痛,身子好像一下子被抽空了一樣,沒有一絲力氣,強壓下一腔愁苦,吩咐巧慧:"以後不要說這些話,皇上寵弘瀚,那是因為弘瀚還小,並沒有什麼特殊原因."巧慧點點頭,抱著弘瀚轉身而去.

隨著雍正八年的漸近,我整日整日的想著他們一個個最後的結果,十三走了,綠蕪必不會獨活于這個世間;他走了,自己在這個時空相信也是生無可戀,可弘瀚怎麼辦,一個八歲的孩子,隨承歡去蒙古,還是托付給弘曆.

我捂著胸口,整個人弓著榻上,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里,並愛上這里的人,如果不知道他們的結果,相信活到生命的終結,自己仍是快樂的,幸福的.可如今,明明想放開心胸,想在他有生的日子,開心過好每天,可自己總是不由自主的想那結局.

不知道電視劇中演的因頭撞傷而失憶的事是不是真的,有時候心中居然有種沖動,想試一試,可又怕真的失憶了,連胤和弘瀚也不認識了,那該怎麼辦.想來想去,沒有辦法,腦中卻是越發亂了.

"若曦,若曦."耳邊傳來他關切的聲音,我睜開眼,與他四目相望,他面色淡淡的凝視我一陣子,撩袍坐于榻邊,拉我起身,擁入他懷中,兩人靜靜相擁了會,他柔聲道:"發生了何事,瀚兒像是受了驚嚇,你也是淚水滿面."

我抬起頭,淚水不受控制流了下來,我嫣然一笑,柔聲問:"沒有什麼事,只是心中難受."他聽後一愣,搖頭輕笑:"沒事又何來難受."我環住他的腰,頭依在他的肩頭,輕聲道:"在這世間,我的生活中只有你和瀚兒,什麼人也不認識,什麼事也不知道該有多好."

他聽後,默了半晌,他握著我的手,仍柔聲道:"既然有這個心,就可以做的到.不要想這麼多,過你想過的日子,心中有什麼事,說出來,總有解決的辦法,不要總憋在心中自苦."他摟著我的手緊了緊,俯在我耳邊道:"我和瀚兒都想你開心的過日子."

真的可以開心的過日子嗎?我心中暗暗苦笑,明明知道十三不久于人世,可自己卻無能為力,如果是一個陌生人也罷,可他偏偏是我在此間最好的朋友.

我環住他腰的手緊了緊,覺得這樣才安心一些,他輕笑一聲,溫柔的撫著我的臉道:"你這陣子就像我們的瀚兒一樣,學會膩人了."我依然緊緊的摟著他,柔聲說:"只有這樣,我才能安心."

他低頭看著我,眉頭輕蹙,問我:"這陣子,心里有事?"我搖搖頭,笑著伸出手,輕柔的撫著他的面孔,眼睛直直盯著他.他眉頭皺起,抓住我人手,問:"若曦,你怕些什麼,前些陣子,我就覺得你有些不對."我一愣,他歎口氣道:"你擔心十三弟會突然出意外."

笑容一下子僵在臉上,呆怔的瞅著他.他輕歎道:"你這腦子里不知到底想些什麼."咧嘴想笑,卻怎麼也笑不出來,遂苦笑著轉移話題:"我不想讓瀚兒去上書房讀書,我自己教他,可好?"

他默了一會兒,扶我坐好,站起身來,走到窗邊的桌邊,靜靜看了會,回身問我:"你畫中的人是我?"我起身走到他跟前,接過他手中的畫,放在他側面,看看他,看看畫,看了一陣,自己覺得還是挺像的.于是,點點頭,把畫放于桌上.

他扭頭又細看一會,回頭,臉上掛著絲笑問:"我在你面前整日里都板著個臉嗎?"這畫是那日為了我出宮之事,他心中不快時畫下的.聞言,我咬唇輕笑著點點頭.

他也搖頭輕笑,笑過之後,凝目看我一會,隱去臉上的笑容,淡淡地道:"你的學問深淺,我雖知道,但有一樣,你是教不了的.瀚兒這孩子聰慧異常,早些入上書房,對他有好處."

他說的那一樣,我心中當然明白,那是治國之術,我心中難受,眼眶有些熱,剛才就強忍著的淚,還是不受控制的順著眼角一滴滴滑落,站在那里,呆呆盯著他的地面.

他攬我入懷,我頭貼在他胸前,無聲的啜泣.輕歎道:"我大清入關已近百年,言語早已漢化,通滿文的寥如晨星.瀚兒是大清的皇子,不入上書房,那怎麼能行."

我收住眼淚,抬起頭,蹙眉道:"那也不能兩歲就去."他目注著我,拿起我衣襟上的帕子,輕柔的為我拭拭臉孔,溫言道:"不許再鬧了."

我心中雖是苦澀不已,但既是已經開了口,就想達到自己的目的,能和瀚兒多待一些日子也是好的,我拉住他的胳膊,輕輕搖搖,道:"那就和別人一樣,六歲."

他抿著薄唇,蹙眉望著我,我一臉懇切的看著他.最後,他輕不可聞的歎聲氣:"看看再說吧."

我皺眉問:"你這麼說是答應,還是不答應."他抿嘴笑笑,把帕子遞給我,道:"再大一些,說不准瀚兒自己想去呢?"我臉一挎,這是我沒想到的,輕聲嘟囔道:"這孩子不知隨了誰,這麼小一點,竟對書本這般著迷."

聞言,他笑著擁我回到榻過,待兩人坐好,才道:"當然是隨了他阿瑪."看他眉眼含笑,我在心中暗暗歎氣,臉上卻盈盈笑著.

兩人又說笑了會,他突然叫我:"若曦."我抬起頭,他靜靜的注視我一會,道:"你的心思我知道,但作為皇子,他對大清的子民有責任,對大清的江山也會著責任,若曦,窩在小院子里過普通的生活,對他來說是不現實的.既是如此,何不讓他早日學些本事,對他的將來更有利.這些話我本不想給你說,可這些日子,你一直為此事自苦."

我心中淒惶,或許他說得不錯,自己洞悉曆史的走向,可弘瀚畢竟是生在這里,長在這里的皇子,自己確實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到他的身上.還是隨他吧,自己只要在他身邊好好的引導他就好了.

我默默想著,他站起來,瞅我一眼,又走到桌邊,凝神看了會畫,又撫撫自己的下巴,最後抿嘴笑笑,提步向門口走去.

走到門口,他停下來,淡淡地道:"我還有些折子,你先睡會,晚膳我在這用."掀開棉簾,他又道:"好好想想我說的話."說完,緩步走了出去.

上篇:下部 第十九章    下篇:下部 第二十一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