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十九章   
  
下部 第十九章

十三默了會兒,面帶猶豫神色,抬頭看著胤道:"皇兄,臣弟覺得時機不妥,待手頭的這件事過去也不遲."胤微微搖頭,說:"我們政局穩定,財力充足,而諄噶兒噶爾丹策零剛剛繼承可汗之位,這才是最好的時機.況且只有諄噶兒平定了,西藏才算真正安定,西藏安定了,青海,蒙古也就安定了."

阿拉布坦在雍正五年年底歿,其子噶爾丹策零繼承可汗之位剛剛一年,在權力交替之際,如果討伐,確實是個好的時機.

十三蹙眉想了會,道:"雖說這幾年他們不敢侵犯邊境,可這確實是與社稷民生休戚相關,而且正好可以借助其父拒不奉詔討伐."十三雖是這樣說,可面上依然略帶憂色,我心中知道他為何如此,古人有云'攘夷先安內’,十三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的.

胤淡淡地掠了眼十三,說道:"你憂的也是關乎人心向背的事,是得想個法子."十三點點頭,面色舒緩了許多.

准噶兒擾邊和各地土司動亂一直是貫穿雍正朝的兩件事,我坐著默默聽了半晌,擔憂的問:"准噶兒是游牧民族,他們長于騎術,騎兵精良,作戰速度迅速,行動靈活.況且西域曠遠,戈壁荒灘阻隔,環境惡劣,糧食供給怎麼辦?"

胤嘴角蘊著絲笑看著我,過了會,忽然伸手撫了撫我的臉,我面上一熱,偷眼看著眼十三,卻見他嘴邊掛著淡淡的笑,和我對視一眼,他臉上笑意加深,移目望向別處.

我臉滾燙,再也坐不住,起身欲出去.胤拉我坐下,笑著對十三道:"她倒是挺會長別人志氣."十三收回目光,忍住笑道:"嫂嫂不必擔心,皇兄早在一年前就已密詔河南,山西,山東三省督撫,在步軍里各揀選兩千人,他們不必擅長弓馬,只要能放鳥槍就行."

胤瞟我一眼,搖搖頭笑著道:"我們用長五尺,寬兩尺的戰車,一人推輦,四人保護,即一車五人,五車一伍,伍五一乘,四乘一隊,十隊為一營,行軍時載軍糧軍衣,駐防時兼做營盤,戰場上沖鋒陷陣."

十三正襟端在著凝神聽,聽完,他以手支著下頜默默沉吟了會,起身道:"我這就去命蔣廷錫進宮,詳細算算需要多少銀兩."胤看我一眼,笑著道:"也不急在這一時,派你出去一個月,她埋怨了一個月,你下午就回去陪陪綠蕪她們吧."

十三臉上掛著笑看看我,我瞪了他一眼,十三笑著告退,還未轉身,胤又道:"蔣廷錫這樣的大臣,朝廷應給于褒獎,去年年底庫銀不足六千萬兩,這才兩個月的功夫,已六千萬余兩."十三一怔,訕訕地望我一眼.

我朝他笑笑,示意他先走.他略帶擔憂的睨我一眼,緩緩走了出去.

胤淡淡看我一眼,問:"可有什麼話要說給我聽?"我輕咬下唇,在心中琢磨了會兒,暗暗思忖,這事早晚他都會知道的,與其讓他知道,還不如自己親口說的好.我拉過錦凳,緊貼著他坐,摟住他的一只胳膊,望著他道:"我說了之後,你不要生氣,你答應了,我才說."

他凝視著我,許久都沒有說話.我盯著他,直到笑容都僵在了臉上,他才歎口氣,無奈地答應:"我答應你."

我坐在他對面,趴在榻上的小案子上,默默盯著他.他斜依在榻上,專注的看著書中的書,絲毫不受我的影響.

我輕輕歎口氣,起身下榻,拿起一張紙,回頭,走過去,依舊坐在他的對面.細細打量他一陣,執筆畫了起來.

畫了許久,已顯了大致的輪廓,放下筆,以手支腮,凝神望著他.他依然頭未抬,面未改,我心中有些惱怒,伸手拽過他手中的書,他抬起頭和我對視半晌.我眼眶有些熱,抬了抬下巴,不讓蘊在眼中的淚落下,他輕歎了口氣,起身過來.

他攬著我,為我拭了拭面孔,我推開他的手,朝外坐了些.他輕搖搖頭,拉我過去,我依在他胸口,輕聲道:"你說過不生氣的."他拍拍我的背,輕歎道:"我是答應了,可是我心里的確有些不痛快,以後你不要為這些事出宮,萬一出了事怎麼辦?"我抬起頭,心中的一絲委屈散去,目注著他點點頭.

他臉上逸出一絲笑,凝目默默望著我,我面上一熱,把頭側向里,埋在他的胸前.他啞著嗓子一笑,用手抬起我的頭,緩緩低頭溫柔的吻了過來.

我輕輕移動身子,兩人唇齒相交著,緩緩面對面並排躺了下來.他摸索的解開我的扣子,自唇邊一路吻下去.

他的吻停在我的胸前,我弓起身子,口中喃喃的輕聲叫著:"胤……胤."他悶哼一聲,翻身上來……

綣繾過後,兩人相擁著躺在榻上,他一手環著我的腰,一手撫著我的長發,道:"這些日子太忙了,覺得精神都有些不濟了."抬頭望望,他眉眼間隱隱透著倦意,我暗自心酸,但又知道自己亦無可奈何,遂輕柔的撫著他的前胸,道:"每日都忙到三更,五更又去上朝,就是鐵打的身子也受不了,趁這空當睡會吧."

他擁緊我的身子,輕歎道:"這些日子沒有和你好好說過話,今天什麼也不管了,就陪著你."我心中一暖,伸手捂住他的眼睛,柔聲說:"還是睡會吧."他輕笑兩聲,頭往我這邊靠了靠.

"小姐,小阿哥哭鬧著找你,奴婢把他抱來了."房外突然傳來巧慧的聲音,我'騰’地一下坐起來,他睜開眼睛,看著我笑著搖搖頭,我急忙下榻,理好衣襟,走過去打開房門.

巧慧看我一眼,微微一笑,把弘瀚遞過來,反手拉住了門.我心中微怔,即而面上一熱,抬手摸摸頭發,心中大窘.

弘瀚雙手摟著我的脖子,向房門口邊掙邊口齒不清的說:"額……娘,……花,……白花."我拍著他的背,輕聲哄著:"瀚兒乖,瀚兒不鬧."懷中的小家伙松開手,看著我,小手指向外面:"花,……看花."

胤身著中衣,走過來接過弘瀚,推開了窗子.一股冷風挾雜著幾片雪花灌入,原來不知何時,外面飄起了雪花.

弘瀚興奮的拍著小手,踢著小腿道:"花,花."我和胤相視一笑,胤低下頭,向窗外伸出手,小家伙一看,也探著身子,向外伸出手,幾片雪花落于兩人手中,瞬間不見.小家伙怔怔望著自己的小手,撇著小嘴盯著胤:"阿瑪,不見,花不見."

胤眉眼蘊著笑,看我一眼,溫言對弘瀚說:"兒子,這是雪花,雪花."弘瀚正是學說話的時候,聽了兩遍,已重複著說'雪花,雪花.’

胤關上窗子,對滿臉不滿的弘瀚道:"阿瑪,額娘陪著瀚兒出去賞雪可好?"弘瀚一聽,身子徑向外掙:"出去,出去."我輕搖頭,嗔怪道:"你會寵環他的."聞言,他斂了笑容,睨我一眼,哼一聲道:"你多生幾個,我就不會獨寵他一人."

我白他一眼,欲伸手接過弘瀚,並對他道:"你還是睡會,我帶他出去即可."小家伙看看我,又看看他,竟像是聽懂了我們的話,小嘴又是一癟,雙手緊緊摟著他的脖子,他挑眉一笑,我歎口氣,無奈的去拿兩人的衣服.

兩人穿上外衣,他為我披上斗篷,我系好帶子走到鏡前,梳理長發.他走過來,要過梳子,放在桌上,笑著道:"這樣就好."我對鏡一看,長發垂于肩後,心中驀地一陣恍惚,如若不是穿著這身衣服,梳這發式竟像回到了現代一般.

呆了一下,強扯出一絲笑,瞥他一眼,把長發隨手挽一個髻于腦後,插上簪子,拉起斗篷,帶上帽子.對他嫣然一笑,他凝目注視了我會兒,逗著弘瀚道:"瀚兒,額娘好看嗎?"小家伙撫掌連聲道:"額娘,好看.額娘,好看."他抿嘴淡淡的笑笑,一手抱著弘瀚,一手擁著我,一行三人,向外行去.

飄忽的雪花,左一片,右一片,在風中搖擺著.

我們緩緩走著,兩個人默契的不言不語,我偎著他,靜靜的看著飛舞的雪花,心中暖融融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就是這種感覺吧.

一陣笑聲響起,弘瀚高興得'咯咯’的笑著,伸出雙手接著落雪,身子左右扭個不停.

我笑著看他倆,胤忽地眉頭一皺,口中悶哼一聲,我探身一看,捂著嘴瞟他一眼,笑著道:"一個還少嗎?"他斜睨我一眼,輕哼一聲道:"被兒子踢一下怎麼了,一個是少."我搡他一把,見我如此,他眼角隱著淡淡的笑,看我一眼,繼續緩步前行.

"皇阿瑪,岳鍾琪,傅爾丹兩人求見."背後突地傳來弘曆的聲音,我們轉過身,弘曆臉上掛著淺笑,躬身請安道:"兒臣見過額娘."我點點頭,向弘瀚伸出手.

家伙不知為何,今日卻執拗的粘住胤,我柔聲叫了幾遍,小家伙依然摟著他的脖子不撒手.見胤面露焦急神色,我哼一聲,假裝生氣厲聲斥道:"瀚兒."小家伙許是覺得情形有異,嘴巴癟了癟,但還是乖乖向我伸出了手.

胤微不可聞的歎聲氣,柔聲說:"瀚兒乖,隨著額娘,阿瑪忙完就來陪你."說完,看著我,說:"雪下緊了,隨我們一起回去吧."我搖搖頭,笑著道:"這可是瀚兒第一次看到雪,讓他再玩一陣子."

他轉身行了兩步,又轉身交待:"過會就回吧,天冷,莫凍環了身子,朕回去就吩咐高無庸來接你們."我笑著點頭,轉身的一霎那,忽地發現,弘曆雖面帶著笑,眸中卻落寞無神.我腳步一頓,心中忽生默然,該做的該說的,自己全都做了,說了,如今真不知自己還能做什麼.

木然走了會,懷中的弘瀚掙身要下來.我放他下來,他蹣跚著走了兩步,回身看我一眼,我笑著鼓勵他'往前走’,小家伙咧嘴一笑,慢慢向前走去.

"小姐,你怎麼讓小阿哥坐在地上."話音剛落,小跑著過來的巧慧已彎腰抱起了弘瀚,站起來不解地望著我.我走過來,笑著道:"讓他自己起來多好."巧慧詫異地看著我,指著弘瀚腿上沾著的泥,怪道:"這也好."

我笑笑,隨口問她:"皇上讓你來的."她裹好弘瀚身上的小斗篷,道:"本來萬歲爺讓高公公過來的,可養心殿正在議事,離不了人,這才讓我過來."

現在已近三月,也就是就說,再有月余,胤就會命內大臣傅爾丹為靖邊大將軍,率兵32000余人屯阿爾泰,出師北路,命川陝總督鍾岳琪為甯遠大將軍,率兵36000屯巴里坤,出師西路,為再征准噶爾拉開帷幕.

上篇:下部 第十八章    下篇:下部 第二十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