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十七章   
  
下部 第十七章

走了兩步,心中難受,難道從此以後,再也不見了嗎?禁不住回頭看了看,十四垂目沉思狀,我苦笑著回身繼續前行.

"若曦."背後傳來十四略顯猶豫的聲音,我一怔,停下步子,緩緩轉過身子.十四面色肅然,眸中隱隱含著希冀,見我回身,他眉宇舒展,輕笑起來.我抿嘴笑笑,走過去坐在方才的椅子上.

他凝神看我一陣,探起身子湊到我面前,盯著我的臉仔細看起來,我面上一熱,抬起手欲推開他,他揮手擋開我的手,以手支起我的下巴,又是一陣細看.他下首的弘曆'騰’地站起來,從上至下看著我們,皺著眉道:"十四叔不可無禮,她現在是阿瑪的貴妃."

心中猛然明白了他心中所想的,我格開他的手,我道:"你相信易容這回事,再說,她的身後事是你辦的,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十四掠了弘曆一眼,盯著我道:"這種話除了若曦能說得出來,其他人誰有這見解,膽子."

弘曆聞言面色一暗,緩緩坐在椅子上,垂著頭不言不語.十四瞅了我一眼,扭頭對弘曆道:"你此事來,並不是單純看我的吧,你去忙你的."弘曆看我一眼,起身向外走去.

見十四依然是若有所思的盯著我,我收回目光,靠在椅背上,任他打量.他默看我一會兒,起身道:"我帶你看些東西."我一怔,他已大踏步向里行去.

我默默隨著他一路向前行去,過興慶閣,最後到了一間屋子前.抬頭見十四雙眉上揚,嘴角蘊著絲笑,我心有不解,怔怔地望望這黃琉璃筒瓦,綠剪邊重樓四角攢尖頂的房子.

他回頭看我一眼,上前推開了房門.我雖有疑惑,但心中還是有些許好奇,不知他意欲何為.

"活泥猴,風箏,燈籠,莒翠玉的煙嘴……"長長的案子上擺著各種各樣的東西,大致過了幾眼,我蹙著眉頭道:"就這些東西."他盯著我沉默了會,眉頭皺了起來,見他如此神情,我訝異的又細細看了一遍.

燈籠有些眼熟,我走過去,拿起挑竿,十四在背後冷哼一聲道:"總是還記起一樣."聽他如此一說,心中突然明白了,我轉過身子,好笑地道:"十阿哥為這還與十福晉吵了一架,我怎會不記得."

十四面色一暗,歎道:"這些東西都是自八哥府中運來的,八哥曾說,雖說四哥封他為廉親王,可那只是暫時的.待天下一定,抄家封府那是早晚的事,所以把你和你姐姐的物件都收集起來,你姐姐的已運回西北,你的就運到了我那里."

我手一抖,燈籠順手而落,十四掠我一眼,彎腰撿起放回案子上,淡淡地道:"這是八哥聽聞你喜歡這種燈籠,特地派李福找遍全城才找來的."說完,轉身走到櫃子前,打開櫃門,拿出一錦盒遞給我.

我伸手接過,但雙手卻似有千斤重,怎麼也抬不起胳膊打開.他搖搖頭,拿過我手中的盒子打開,放在我面前.盒子里一塊紅絲絨包著什麼東西,我慢慢掀開,一只翠玉鐲子出現在眼前,鐲子上系著一根細金絲,垂下的兩端穿著兩個同色的玉珠,樣子雖然別致,但以自己從李煜那里現學來的知識來看,這玉鐲子不論是從成色,還是從質地上都不是上品.

我從未見過這個鐲子,況且八爺府中也不應該有這種東西.我拿起來,默看了會,忽然發現里側刻著兩個小字'若曦’.我心中一緊,這應該是我來之前,若曦的東西.

十四等了會,見我一言不發的發著呆,他歎口氣,輕聲道:"聽八哥說,你姐姐嫁過來時也有這麼個鐲子,雖然她很珍惜,時常會拿出來看看,但卻始終沒有帶過,八哥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整理你的物件時,也找出這麼一個,八哥說應該是你們從西北家中帶來的,就一並送了過來."

我心中一轉,姐姐如此珍愛卻未在王府帶過一日,那不是她不想帶而是在王府她不願意帶,而且兩只玉鐲子來自西北,這極有可能是若曦的母親留下來的,那應該是她送給女兒的陪嫁之物,姐姐之所以不帶,那只是她嫁的不是自己心中想嫁的.

我輕輕歎口氣,拿過盒子,把鐲子包好抱在懷中,淺笑著道:"我們走吧."十四沒有說話,又轉向櫃子,拿出一個小匣子,直接打開,拿出一物遞給我道:"說物歸原主也行,說送給你也行,總之,給你了."

我低頭看了一眼,心中暖暖的,氣笑道:"哪有你這麼說話的,既是物歸原主,又何來送我之說."十四瞥我一眼,把匣子也遞過來,淡淡地道:"說是物歸原主,那是你給我的感覺你就若曦.說是送給你,誰知你到底是誰,哪有人已到了中年,面容還如雙十之年的,況且正如你所說,若曦的身後事是我操辦的."

我無奈的看看他,他眼中閃著笑意,我搖搖頭道:"沒有想到你還留著."他斂了笑容,冷哼一聲,怒道:"說起來,你名義上也是我老十四的福晉,他居然把你所有的東西都帶走了,連用過的筆墨紙硯都沒有留下.如果這不是那次你刺馬時沾了血,我這里沒有一件你的東西."

我心中百般滋味齊翻,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從何開口,只是覺得心中堵得難受.靜默一會兒,我放下手中的盒子,依在案子上瞅了他一會兒,他微怒的面色中夾雜著一絲煩燥,我輕歎口氣:"時局不同,背景不同,有些所謂的立場也就稱不上立場了,這時候何不調整自己的心態,在自己現實的條件下過好自己的日子呢."

十四靜默了會,冷冷地道:"你不必勸我,他是什麼麼樣的人,我比你清楚."我心中有些微怒,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執拗,也冷冷笑道:"以已之心去猜度別人,你可知他的克己是他人遠遠所不能及的.他一心為國,卻不似其他人會收買人心;他推行沒人喜歡的新政,對民族有益卻博得一片罵.他從內心里心疼他那一母同胞的親生弟弟,可是他天生的孤寂性格,注定了他不會表白,讓別人誤解,而惹一身罵名."

十四怔在原地,久久的出著神,半晌後,他搖搖頭,自顧笑了會,盯著我道:"這些都是你的,你想拿走就拿走,不想帶走就留下."我點點頭,拿起盒子道:"還是留下吧,我還會來的."

他搖搖頭,道:"他不會再讓你來的."我一愣,他又道:"大風起于青萍之末,曾靜的案子仍需防微杜漸,文人們一般喜串聯,雖說我大清國基穩定,不怕這些讀書人,但文人們可以左右百姓的輿論導向,雖說強壓不被明君所用,但牽扯到這種事情,強壓還是最有效的辦法."

我呆呆盯著他,有些不相信這番話出自他的口,見我如此表情,他眼光一閃,轉過走了出去,邊走邊辯道:"既是別人這麼心疼我這個弟弟,我也不會不識好歹."我心中一陣高興,抑住笑意道:"你能這麼想就好."

十四瞪我一眼,正要開口說話,卻看見弘曆自對面疾步而來.

弘曆看了眼我手中的盒子,微笑著道:"十四叔,過陣子我再來看你,額娘早上就出來了,我們這也該走了."十四看著我,眉頭慢慢蹙了起來,淡淡笑著:"若曦."我應了聲,把手中的盒子遞給弘曆,走上前抱他一不,他身子一僵,隨即伸出雙手緊緊抱我一下,後兩人面對面站著,我道:"在自己現有的條件下過讓自己舒服的日子."他點點頭,笑笑道:"你也是."

隆冬時節,天干冷干冷的,沒有一絲要下雪的意思.

坐在房中,圍著炭爐子,默默發著呆.本想著等十三回來,問問承歡的事,可他一回來,就忙得不見蹤影,讓小順子去盯了幾次,每次回來小順子的回覆都是'怡親王說了,等手頭上事忙完,就會來.’可這一等就是半個月,也沒見到他的影子.

在心中暗暗歎氣,不知朝中又發生了什麼事,這近一個月,胤也面色凝重,眉宇深鎖,我開口問了幾次,他都避開了話.

一陣風隨著細碎的腳步聲吹了進來,我收回心神,向房門看去,小順子縮著頭統著手疾步走了過來,走到跟前躬身行了一禮後,笑著道:"娘娘,怡親王現在正和王國棟等大臣議事,議完事後就會過來,王爺讓奴才前來先知會娘娘一聲."我點點頭,隨口問:"他不是浙江整俗使嗎?現在回京了?"小順子一頓,開口回到:"他沒有回京任職,早在一年前他已是湖南巡撫了."

我一怔,'湖南’,心中一驚,直起身子,肅容問:"王爺他們所議何事?"小順子抬頭望我一眼,沉吟一會才輕聲道:"皇上在湖南設了湖南整俗使."

在心中暗暗苦笑,兩個書生又耽誤了湖南整個省的學子.當年浙江文化發達,官員散布朝內外,幕客布滿各衙門,因在攤丁入畝實施過程中,鄉紳們反對阻礙重重,又恰逢汪景祺,查嗣庭的案子發生,使胤震怒不已,他曾說'浙江風俗澆漓,甚于他省’,縉紳'好尚議論’,並派光祿寺卿,河南學政王國棟為右僉都禦史兼浙江觀風整俗使,查問浙江風俗,稽察奸偽,務使縉紳士庶有所儆戒,盡除浮薄囂陵之習.這麼一來,浙江官員紛紛上疏,使胤更加震怒,停了浙江鄉會試.並說浙江士人'挾其筆墨之微長,遂忘綱常之大義,則開科取士又複何用’.王國棟到任後,遍巡浙江府縣,到處召集縉紳于孔廟明倫堂訓話,宣布聖諭,對浙江人士來曆整頓一番.使浙江士人'戰戰栗栗,叩頭謝恩.’

這王國棟早已做過這類事,十三怎還會如此興師動眾.小順子靜靜等了會兒,見我仍不言不語,他輕聲道:"娘娘,奴才這就退下了."我又輕歎一聲問道:"還有什麼事?"小順子身子一抖,聲音細若蚊蠅:"聽聞給事中唐斷中的幕客唐孫鎬為呂姓之人辯論,說當今天子不許別人說話,這種治國為霸道治術,還說皇上治國不如唐虞之治.因此,皇上設立了湖南整俗使,可這樣一來,宮里宮外又瘋傳起了查嗣庭,汪景祺的事,說,說……"

他未說完,'撲通’一下跪了下來,顫音道:"娘娘不要再問了,奴才實在不能再說了."我苦笑一下,讓他起身,見他滿面驚恐之色,我揮手讓他退下.

上篇:下部 第十六章    下篇:下部 第十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