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十四章   
  
下部 第十四章

胤站在院門,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巧慧抱著弘瀚微微施了一福便退下去,他緩步走過來,坐于我的對面.

我拿開壺蓋,水已然波滾浪湧,我將盛出的沫餑放入壺中少許,待茶湯煮好,均勻的斟入茶碗.然後,抬起頭,笑著道:"雨露均施,同分甘苦."他嘴角微抿,端起茶碗,慢慢喝了一口,放下茶碗笑著道:"寓意不錯,但味道比著以前泡的茶,稍微差了些."我重重歎口氣,皺著眉道:"真的不好?"

他伸手撫撫我的額頭,後拿起我放于桌邊的書,輕聲道:"許次紓,'茶疏’."我'唉’一聲,端起茶水抿了一口,不用細品,就發現他說的不錯,確實差了一些.

他隨手翻了幾頁,頭未抬,淡淡地笑著道:"這幾日你有心事."我點點頭,盯著他道:"在你心里,到底是以前的我好,還是現在的我好."他抬起頭,眉毛輕挑:"你所指的以前和現在,以何為界."

我撫撫自己的臉,舒口氣,皺著眉道:"以'變臉’為界."聞言,他好笑的盯著我:"'變臉’前,我總在為你擔心,因為你的腦中所有的思想都和其他女子不同,我是擔心你有一天,會突然離我而去."

他斂了臉上的笑容,默默看我一陣,才低聲道:"而'變臉’後,你平和了許多,有些時候雖然不是自己心中想做的事,想說的話,為了我,你都會去做,去說.這樣的你,令我心痛.每次見你強迫自己改變,我都不由自主責怪自己."

我靜靜的注視著他,內心一股暖流在心中流淌,原來自己在痛苦的時候,他也是感同身受著我的苦痛的.兩人默默相望了一會,他道:"你只要做回原來的你就好."我點了點頭,他面色一松,端起茶碗慢慢喝了起來.

我籲口氣,向後斜靠在椅背上,覺得整個人覺得輕松無比.用手遮住林木間隙透下來的陽光,眯著眼問:"十三回園子了嗎?"

等了一會,卻聽不見他的聲音,我疑惑的睜開眼,兩手抓著躺椅兩側的手柄,整個人探著身子站在我的面前,我面上一熱,欲支起身子,微微動了一下,卻發現兩人竟臉貼著臉.我抬起胳膊,推了他一下:"院門還開著呢?"他啞著噪子一笑,松開椅柄上的手,抓著我手,拉我起身.

他緩緩坐在椅子上,盯著我面帶淺笑,然後,對我伸出了雙手,我面上一熱,匆忙向院門望了一眼.他微笑著搖搖頭,收回了雙手,靠在椅背上,閉上了雙眼,我輕咬下唇,略一沉吟,走過去關上門.回身,坐在他的腿上.

他眼依然閉著,雙手環在我的腰際,拉我入懷,靠在他的胸前.兩人靜靜的不發一言,半晌後,耳邊傳來他均勻的呼吸聲,在心里暗暗歎口氣,他確實太累了.輕輕的拉開他的手,欲站起來.

"十三今日起身去江南了."他睜開雙眼:"估計得月余還能回來."我一怔,盯著他問:"前些日子,你不是要說派侍郎王璣,彭維新去嗎,為什麼突然又要十三也去?"他眉宇微蹙,歎口氣道:"清理積欠,不是一年半載就能辦完的差事,如果不讓十三先去立立規矩,難免會發生地方官員,鄉紳賄賂京官,如果他們有了一致的利益,積欠就不會到國庫,朝廷的這個決策也將一點用處也沒有."

我無奈的扯了扯嘴角,但仍有一些不甘心:"果親王允禮去難道不行嗎?"他複又閉上眼睛,淡淡地說道:"朝廷里沒有比十三更適合的人了."

心中知道他說的確實是實情,這種擔子也只有十三能挑得起來.

胤繼位之初,財政混亂,經濟出現衰退的趨勢.為振興經濟,首先要整頓財政.他把這個帶有戰略意義的任務交給了十三,命十三總理戶部三庫事務,掌握了朝廷的財政大權,"專司各省事件及一切奏銷錢糧".這幾年時間里,十三把全部的精力都傾注在朝廷的財政經濟大業上.經過十三一番苦心經理,"稽核精密,出納有經,徑竇為之肅清,府庫歲有余羨,國用益饒".近兩年,國庫豐盈,國力大增,胤下旨分給他的莊田,並賞銀二十三萬兩,支領官物六年.但十三奏辭不受,經勉諭再三,最後只接受賞銀十三萬兩.

默默出了會神,扭頭看看他面帶倦色,伸手撫撫微鎖的眉頭,在心中暗暗歎氣.

我起身坐在他方才坐過的椅子上……端起涼茶,默默抿著.

"皇上,奴才有事稟報."忽聽院門外傳來高無庸的聲音,我心中一驚,看了眼已然睡熟的他.

高無庸跟隨胤多年,如果沒有緊要的事,他不是會在這個時候來的.我急忙起身,拉開院門,高無庸垂著眼臉站在門口:"娘娘,廣東,福建兩省知府有急奏."我接過奏章,交待他等在原地.

輕搖搖他的臂膀,他一驚,一下子坐了起來:"可是有事?"我點點頭,把奏章遞過去.他面容一肅,專注地看了起來.默默站了會,心中暗自揣測,不知又發生了什麼事.繞過他,靜靜坐在他對面.

過了一會,他眉宇舒展,我暗松一口氣,看來並不是棘手的事.他盯著奏章又默看一陣子,忽然淡淡地笑道:"我們大清所管轄的所有省份,語言都統一起來,你覺得怎樣?"我微微一怔:"當然好啊,如果語言統一,溝通就沒有障礙.沒了這些障礙,商旅們通商,學子們的言論都沒有了障礙,這是利國利民的好事."

他眸中含笑,默盯我一陣子,才叫高無庸進來,吩咐道:"給張廷玉說,朝廷不會更改已下的旨,朝廷還會再下一道旨,如若這兩省的學子沒有學習官話,八年以後停止其科舉考試."

高無庸連連應'是’,緊接著匆促的走了出去.我怔了一瞬,有些反應過來他為何會這麼問,他應該是命閩粵人士學習官話.但轉念想想,三百年以後的現代,東南沿海的依舊很多人說閩粵語,看來此次的決定並沒有獲得很大的成功.

默了一會兒,抬起頭,卻發現他靜默的盯著我,兩人靜靜對視一會,他淺笑著問:"處心積慮的為十三創造和承歡相聚的時間,本是一番好意,可是別因此讓綠蕪的日子更加難過."

我一怔,但隨即明白了他話中的意思,我微微一笑道:"雖然十三的其他福晉可能會對綠蕪心懷不滿,但有了你的親口聖諭,相信她們也不敢造次.再說,綠蕪也不會現在意這些無謂的事,只要能和十三,承歡生活在一起,她就是幸福的."

他抿嘴微微一笑,低下頭端起了茶碗.我心中突然酸澀不已,忍不住在內心苦笑,喃喃地道:"比著生死離別,這又算得了什麼呢?"他手一頓,茶碗停在了半空,盯著我道:"若曦,為何會說樣說?"

我呆呆望著他:"如果十三有一天突然去了,至少綠蕪和承歡有一段美好的回憶做個念想."他面容肅然,靜靜地盯著我,眸中有絲冷意:"不准胡說,十三正當壯年,又怎會突然去了."他頓一下,又續道:"以後休要再說這種不吉利的話.朕繼位之初,財政混亂,沒有錢花,朕……我要想政治一新就是一句空話.皇阿瑪留下的戶部,曆年'庫銀虧空數百萬兩’,錢糧匱乏,國庫空虛,管理上積弊叢生.十三弟將整理財政,清查賦稅.為此殫精竭慮,夙夜匪懈,豁出命來理事.十三弟上任時,滯積案牘如山.他革除舊有陋習,獎勵富有進取精神和創造能力的官吏和辦事人員,並明確規定完成整頓任務的期限.一手懸鞭揮策,一手獎以利祿,效果異常明顯.四十日期限一到,舊案數千,悉經理就緒,部務于是一清.我是不會讓他這麼早去的,我需要他,我……朕的江山也需要他."他說得極快,以至于面孔都有些微紅.

我木然笑笑,十三僅用不到三年時間就查出戶部庫銀虧空二百五十萬兩,並且不論王公貴胄,還是身居要職的官僚,只要造成朝廷財政虧空者,一概嚴懲不貸,絕不網開一面.姑且不論兄弟之情,就是如此滌弊清源,勞績茂著的大臣,胤也是舍不得他離去的.

這也就不難理解,曆史上,十三去後他會輟朝三日,悲慟不已.並親自前往祭奠,對祭禮作出專門安排,並頒諭:"怡親王斃逝,心中悲慟,飲食無味,寢臥不安.王事朕八年如一日,自古無此公忠體國之賢王,朕待王亦宜在常例之外."而且在十三死後第三日,諭示內閣,"凡告廟典禮所關有書王名處,仍用原名,以志朕思念不釋之意".將"允"改為"胤",恢複十三原名胤祥,不避皇帝"胤"之諱.

看了眼正在垂目沉思的他,我心中湧起一股悲哀,突地覺得自己心里沉甸甸的.或許自己不提這件事,是最正確的選擇吧,畢竟一個人的生命,並不是誰想留就能留得住的,自己這麼說出來,不僅與事無補,還會徒增一人傷心.

我靜靜出了一會神,心中突然一動,這些時日心中一直記掛著那拉氏的病,竟忘了李福一事.

院中一片冷寂,沒有一絲聲音,而他依然是方才的姿勢坐著,身上忽然覺得冷冰冰的.遂站起來,欲起身回房.

他抬起頭,語氣平淡地道:"若曦,過來."我走過去,站在他面前,他拉我坐在他腿上道:"雖說生死有命,可我卻不想看到你和十三都先我而去."

我輕歎口氣,輕柔地貼在他的胸前.

兩人靜默半晌,我道:"明日我想出宮去看看綠蕪."他撫著我的背道:"也好."

上篇:下部 第十三章    下篇:下部 第十五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