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十三章   
  
下部 第十三章

那拉氏略顯蒼白的面孔竟有些微紅,扭頭望望我,又略顯擔憂的看看胤.而胤雙眸凝視著我,眼中蘊著一絲憐愛.我掠了他一眼,收回目光,嘴角噙著著笑,向前走兩步,矮下身子施了一禮,那拉氏支起身子道:"妹妹勿須行禮."然後,吩咐身後的宮女:"為娘娘們備座."

待熹妃,裕妃等一行人進來,相互見禮後,我緩緩落座,盯著那拉氏笑問:"姐姐的身子可好了一些?"那拉氏恬淡的笑著:"身子輕了一些,也能下床了."我輕輕咬了一下唇,依然笑著道:"那我就放心了."

坐在身旁的熹妃笑著道:"醫生和病人,看病和吃藥也是要講緣分兩個字的,看來,這次為姐姐醫治的太醫醫術相當高明."

垂著眼臉靜靜地聽著,心中知道他的眼神不時的停在自己身上,可心中卻不想抬頭看他.

心中突地覺得自己這些日子做的一切都是多余的,六十落水,不管是什麼原因,曆史注定他會死于今年;那拉氏生病,自己即使不來勸慰,她也不會出什麼事情.這所有的一切事,一樁樁,一件件,都是沿著曆史的軌道發生的.自己不能阻止什麼,也不能改變什麼,自己何不生活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守著自己心中想守的人,過著自己想過的生活,這不是自己一直期望的嗎.

茫茫然的出著神,不知過了多久,幽幽回神,只聽胤淡淡的聲音:"……朕已經失去了一個兒子,不想再失去一個嫻淑的皇後,想開一些,好好調養身體."那拉氏許是心中感動,哽咽著道:"臣妾有負皇上所托,也對不住年妹妹."眾人噓唏感傷一會,那拉氏又道:"臣妾為著皇上也會支撐著起來的."

胤默了會,站起身子,環視眾人一眼,目光在我身上停了一刻,然後淡淡地道:"朕還有些折子沒有處理,你們聊吧."那拉氏直起身子,胤拍拍她的肩頭,說道:"你只管躺著,不用起身行禮."

目送胤走出去,眾人的話匣子才算打開.我默默的聽著,腦中有些恍惚,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緊接著便是十三,那拉氏……幾乎每年他的身邊都會有一個重要的人離開他,……

"姑姑,承歡很想您."乍聽著承歡的聲音響在耳邊,我才猛然回神,收起飄忽的思緒,這才發現,原來十三及允禮的福晉們已經來了.

眾人各自見禮後,福晉們這才落了坐,我對對面的綠蕪微笑著輕輕頜首,綠蕪淡淡一笑,我收回目光,對站在我身旁的承歡笑著輕斥:"越大越沒規矩,連禮都不知道行了."承歡眼眶一紅,低聲道:"承歡害怕說錯話,會令皇後娘娘更加傷心."

心中微微一怔,同時又有些高興,默默看她一眼,這孩子真的長大了,說話已經知道權衡輕重.只是不知道回府的這些日子,她到底都經曆了什麼,竟好像長大了許多似的.

我握著她的手,正色道:"說出你心底想說的,就行了."承歡猶豫一下,便走到軟榻前,乖巧的行了一禮後,便站在了榻旁.那拉氏笑著拍了拍身邊道:"承歡,坐下.

承歡坐于那拉氏的腿邊,眼光便投向了我,我對她點點頭.她遲疑一下,探著身子摟著那拉氏,聲音有些哽咽:"您不要傷心,福惠弟弟雖然不是您的親生兒子,可和您的親生兒子也沒有什麼兩樣,他陪伴了您幾年,他走了,您很傷心.就如若曦姑姑和我一樣,她走了,我也很傷心.但是傷心歸傷心,您要振作起來,就一定會有另外一個福惠來陪您的,就如承歡一樣,現在就有了曉文姑姑."

頓了一下,承歡又低聲續道"其實福惠弟弟心中也是很想他親生額娘的吧,所以,我們大家都不要為他難過,他只是想額娘了,想去陪陪額娘.現在,他心中一定很高興."

我一怔,向對面的綠蕪看去,綠蕪輕咬著下唇,兩手藏在袖中,雙臂卻僵硬的繃著.她身邊的兆佳氏淺笑著拍拍她的手臂,綠蕪苦笑一下,垂首默盯著地面.

那拉氏默一會,拍拍承歡的背:"真是個懂事的孩子."兆佳氏笑著道:"謝謝娘娘誇獎,這還不全是幾位娘娘的功勞,承歡多年生活在宮中,很少回府,要不是幾位娘娘管教有方,這孩子哪會這麼懂事."

那拉氏直起身子,笑著道:"這我也一直很喜歡這孩子."緊接著,她話鋒一轉,問承歡:"你可願意來坤甯宮陪我."我心中一緊,承歡回府是自己苦心安排的,想讓承歡離開京城前,也想在十三辭世之前,他們一家三口能多待些日子,可是現在,又出了這麼一件事,在心中暗暗後悔讓承歡過去勸慰她.

但是心底又實在不想就這麼讓承歡再度回宮,緩緩籲口氣,正欲開口,兆佳氏左側的富察氏已尖著噪子開了口:"皇後娘娘,這恐怕不行,讓承歡這孩子回府,可是皇上下了旨意."

那拉氏輕輕一笑:"竟把這檔事給忘了."她握住承歡的手,問:"承歡,只要你願意,我會向皇上說的."承歡掠了眼綠蕪道:"娘娘,再過兩年吧,佐特爾現在住在園子里,他在這里人生地不熟,還是待他游學兩載,回蒙古後,承歡一定回宮陪您."

那拉氏笑道:"真是傻孩子,兩年後你更回不了宮了.到那時,恐怕見你一面都要個一年半載的."承歡一怔,面帶迷茫神色,那拉氏笑意擴大:"蒙古伊爾根覺羅族的王妃,和蘇完瓜爾佳王爺是姻親,阿瑪又是大清的王爺,承歡,福分真是不淺啊."

承歡滿面羞色,雙手捂著臉:"娘娘取笑承歡."眾人跟著笑了起來,熹妃邊笑邊道:"姑娘大了,總是要嫁人的.這孩子以前和弘曆總是形影不離,這些日子,不在宮里,還真有些不習慣.兩年後,再隨著伊爾根覺羅族的小王子嫁到蒙古,還真是見面難了."

兆佳氏柔和的目光注視著承歡:"唉,兒女大了,總歸是要嫁人的.只是,王爺怕是要難過了."承歡紅著臉站起來,快步走到我身邊,輕聲道:"姑姑,別讓她們再說了,羞死了."我看著面若桃花的她,輕輕歎了口氣:"好好珍惜這兩年,有些事情錯過了,就永遠無法彌補了."承歡一呆,疑慮地問:"姑姑,你為何這麼說."

我握住她的手,看一眼對面的綠蕪,再一次輕輕的歎氣.

"妹妹."不知何時,思緒又開始了飄忽不定,扭頭笑著問熹妃:"姐姐叫我何事?"她嘴角蘊著笑意輕聲問:"妹妹一直眉宇不展,可是有什麼難解之事?"我笑著搖搖頭,道:"昨夜沒有睡好,人有些困."

她溫和的笑笑:"帶孩子是很花精力的,我們面也見了,也聊了一陣子.不如你向皇後娘娘告個假,回去歇歇吧."身邊的承歡開心的道:"正好,也有陣子沒見弘曆哥哥和嫂嫂了,我隨著姑姑一起走."

薄霧已經散了,陽光透過左右搖曳的枝葉,柔和的灑了下來.望著身邊不停說話的承歡,我輕輕歎口氣.

承歡側著臉盯著我有解的問"姑姑,你今日為何總對著承歡歎氣,可是承歡做錯了什麼嗎?"我搖搖頭:"你沒有做錯事,這些日子,你在園子里過得可好,開心嗎?"承歡默了一會道:"我知道姑姑想問什麼,姑姑你以後不用擔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我停下腳步,靜靜望著她,她面容平靜,目光清澈.過了一會兒,我撫撫她的頭,點了點頭,她淺淺一笑,轉身離去.

斜靠在院子里的躺椅上,一邊靜靜的看書,一邊煮茶.

耳邊不時的傳來弘瀚開心的笑聲,我側過身子,看著坐在石桌邊的巧慧不停的逗著弘瀚,微微呆了呆,即而心中暖暖的.

自那日坤甯宮歸來,一直刻意呆在西暖閣里,一心一意過自己的生活.發現自己在這樣的生活狀態下,的確心神平靜,整個人也輕松了許多.

微微笑著,盯著兩人,巧慧望了我一眼,道:"小姐,水都煮干了."我'啊’的一聲,慌忙直起身子,拿開壺蓋,水面上已出現沫餑.小心的把沫餑杓出,置于旁邊的熟盂之中,然後蓋在蓋子,繼續燒煮.

巧慧搖搖頭,笑著道:"和我家小姐一樣,喝茶也喝的花樣百出,以前是泡茶,這幾日一如著了魔一般,不停的練習煮茶.難道換換方法,換換不同的水,茶水還能喝出其他的味道."

聞言,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精茗蘊香,借水而發,無水不可與論茶也.’,茶的色,香,味必須依靠好水才能顯現.稍次的茶用特別好的水泡飲,茶性借之而充分顯現,變成上好的茶;反之,用稍次的水泡上好的茶,茶性就不能充分發揮而成次茶."

"所謂茶性必發于水,八分之茶遇水十分,茶亦十分.八分之水,試茶十分,茶只八分耳.品茶者為何會對煮茶的水極為重視,那是因為水的品質對茶湯的質量起著決定性的作用.你難道沒有聽到"龍井茶,虎跑水","揚子江心水,蒙山頂上茶",這些都茶與水的最佳組合."

洋洋灑灑的說了一陣子,扭過頭,卻看見巧慧正抱著已睡熟的弘瀚盯著院門.

上篇:下部 第十二章    下篇:下部 第十四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