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十二章   
  
下部 第十二章

西暖閣

銀白的月光灑進房中,房中沒有點燈,站在門口,透過灰暗的光線打量著他,他站于窗前,仰首望著彎月.

深透口氣,走過去點亮宮燈,示意房外的高無庸進來,擺上飯菜,待一干人忙完退下.我掩住房門,走到他身旁,靜靜地站在他的身側.

過了半晌,一陣細風吹來,帶進絲絲涼意,我不受控制的打個噴嚏,他微不可聞的歎口氣,關上窗子,環住我的肩轉身走至桌邊道:"喝些熱湯,暖暖身子."

為他盛上一碗粥,放在他的面前,他搖頭道:"若曦,我沒有胃口,你先吃些,我待會再吃."我放下碗,微著道:"看你這麼苦著自己,我還怎麼咽下去.這是我特意做的肉桂豬肝粥,這些日子你面色蒼白,吃這些能補氣養血,你多少吃一些,如若不然,你如何有精神處理朝政."

他輕歎一聲,淡淡地道:"我陪你用一些."看他端起碗,卻久久沒有吃下一口,我心中酸楚不已,眼淚無聲而落,一滴一滴滴入碗中,我咬住下唇,極力忍著不出聲,六十畢竟不是自己的親生孩子,自己體會不到那種切膚之痛,可作為母親,我卻清楚的知道失去孩子,對父母意味著什麼.而他雖然悲傷萬分,卻隱忍著.

許是覺察出了我的異樣,他扳起我的頭,待看清我滿臉的淚,他眉頭蹙起,輕輕的拉我入懷:"若曦,你能去坤甯宮安慰皇後,我很高興.你很擔心我,我心里知道,只是我心中真的很難受."

淚依舊不受自己的控制,我閉上眼睛,不讓它從眼中滾落,此時此刻,我怎能在他面前流淚呢?我應該讓他早日自悲傷中走出,于是,我輕輕的擦擦臉,微微一笑道:"只要你能振作起來,我做什麼都是值得的."

他抬起我的臉,凝視許久,我回望著他,臉上依然掛著淺笑,半晌後,他輕輕一歎,複又把我攬入懷中,兩人靜靜擁了會,他忽然道:"朕是大清的皇上,為了大清的子民,朕會振作起來,使我大清的江山萬世長存."

我把頭依在他的肩頭,輕輕的點了點頭.

推開窗,涼風撲面而來,煞是清爽怡人.

門輕輕被推開,菊香端著盆輕輕的走進來,把盆放好後,絞了帕子走到我身旁:"娘娘,洗漱一下吧."我深深吸口外面的空氣,方轉過身子接過帕子問:"阿哥醒了沒有?"她笑道:"還沒有呢,聽巧慧姑姑說,阿哥估計還會再睡一陣子."

今晨起來,胤精神已好了許多,我一直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這會,他上朝去了,而弘潮又未醒,正好偷得一會閑,去呼吸一下清晨的空氣.

迅速的洗臉,漱口,然後,坐于鏡前,輕巧的為自己梳了一個簡單的發式,便起身向外走去.站在門前的菊香瞠目結舌,猶豫了許久還是開口道:"娘娘,你這樣出去,是不是有些失身份,會惹閑話的."我腳步未停,輕笑一聲:"阿哥如果醒了,去禦花園找我."

緩緩在小路上踱著,風是涼涼的,吹在身上有幾許寒意,風里夾雜著草木的芳香,還有一縷若有若無的果香,在清晨的空氣中緩緩的流動著.

光線漸漸明亮起來,天空顯得格外幽藍而高遠,抬頭看著它,自己也仿佛融化在那一片蔚藍之中,重重籲出一口氣,一掃這些日子心中的郁積之氣,整個人也輕松了下來."娘娘."突然身後傳來一聲怯怯的叫聲,我疑惑的轉過身子.

有些眼熟,但一時之間又想不出他究竟是誰.許是見我面帶迷茫神色,他雙袖一打,跪下道:"奴才是翠竹的弟弟."我恍然憬悟,心中想起了那個在雪地里求我救翠竹的小太監.

讓他起身,他躬身立于原地,垂著眼臉輕聲道:"奴才已等了娘娘數日,但一直沒有機會和娘娘說得上話."我心中忽然想起暢春園中的那個香囊,回到圓明園就發生了六十落水的事,竟忘看里面究竟是什麼.

許是我一直未作聲,他偷眼打量我一下,見我望著他,他一驚,急忙垂下頭道:"宮外一位叫李福的人托奴才帶話."說完,匆匆自懷中拿出一張條,雙手遞給我.我接過,展開,一行字映入簾:

'老奴已是油盡燈枯,如果姑娘還念及王爺一點情意,請速出宮與老奴一見.兮遠玉器店李福留.’

我心中琢磨了會,卻無任何頭緒,前些時日還與十三談過弘旺的事,遠在熱河的他在十三的關照下,雖比不上京中的皇子貝勒,卻也是過得自在愜意,此時李福求見,到底是有什麼未了之願.

沉思了會,我抬起頭問他:"何人給你傳的信?"他身子輕顫一下,兩手來回搓著:"回娘娘話,我並不認識傳話之人,我也並不知道李福是何人,只是傳信之人手中拿著我娘親的簪子,說是娘親托人來捎信的.奴才也曾問他,為何會認識我娘親,但聽他說,和我娘親並不相識,只是收了娘親的銀兩,這才傳的話."

翠竹的話是真的,他的確什麼不知道.我看著他,心中微歎口氣:"你退下吧,此後,不要再做這類事情."他慌忙應聲,然後小跑著離開.

心中一陣恍惚,人也呆呆站在原地,半晌後,猛然回神,卻發現早已是紅日高掛.我暗暗歎口氣,又垂目靜靜思索一會,覺得無論如何都要出宮一行.心中主意已定,便舉步往回走去.

還未踏入房中,便聽見弘瀚'咯咯’的笑聲,站在門前,長長出了口氣,待心神靜了下來,方走進房中.

只見弘瀚裹在薄被中,胤坐于床邊,拿著一塊鍍金懷表不斷的在弘瀚的眼前晃著.弘瀚已近一歲,手腳已是靈活無比,此時早已手腳並用踢開薄被,嫩藕似的小胳膊高舉著,嘴中'唔唔’的看著胤.胤臉上掛著笑柔聲道:"叫聲皇阿瑪,阿瑪就給你."我站在門口,心中一絲暖流湧出,他終于放下了.

"小姐,別讓阿哥著涼了."不知何時巧慧站在了我的身後,我頭未回,擺手讓她退下,待身後沒了動靜,我走到床邊道:"他還不滿周歲,哪會叫阿瑪."

坐在他的對面,拿起床上的衣服,抱起弘瀚,准備為他穿衣.大家伙大概是沒能要到懷表,剛被我抱起來,就咧嘴兒要哭,伸出小手指著胤:"阿……要……"胤一怔,緊接著看著我笑道:"我們的兒子會叫阿瑪了."我點點頭,笑著道:"再過兩個月,叫得會更好."

他嘴角逸出絲笑,眼睛柔柔凝注著我,兩人相望著靜默了會,懷中的小家伙'啊啊’的掙著身子,他搖頭輕笑,然後把手中的懷表遞給了弘瀚.我輕輕歎口氣:"這麼貴重的東西給他玩,你太嬌他了,嬌子如殺子,早晚會寵壞他的."

他唇邊依舊帶著笑:"這就嬌這幾年,待他大一些,文要學武要練.如果那時該認的字認不下,該學的架勢學不來,該怎麼懲罰就怎麼懲罰,誰也護不了."

話剛落音,弘瀚已舉起手中的懷表摜了出去,'啪’的一聲,那表跌在地上,玻璃面兒立時摔得稀碎.我睨他一眼笑道:"兒子抗議了."他看了我一小會,收起笑容盯著我淡淡道:"早膳後,我要往坤甯宮一行."

我撇開目光,眼光低垂,瞥到手指上的戒指,忽然從心中泛上一股苦水:"去吧,她需要你親口告訴她,你並沒有責怪她,她心中的結才會解開,身體才會好起來."他走過來,站在我的身邊,伸手撫著我耳旁的碎發:"只有你最懂我的心思."我輕輕的靠著他的身上,任由他自發間撫向我的脖頸.

為弘瀚擦擦嘴角,對站在一旁的菊香交待:"對巧慧說,這陣子天干氣燥,一個時辰後為阿哥喂些冰糧銀耳湯,記得銀耳要碎一些."菊得應下後,抱著弘瀚走出了房門.

在房中踱了兩圈,內心依然一團糟,怎麼也靜不下來.

"娘娘,奴才小路子求見."房門外傳來坤甯宮太監總管小路子的聲音,我心中有些微怔,胤走了沒有多久,應該還沒有到坤甯宮.

躬身進來的小路子道:"皇後娘娘命奴才請娘娘前往坤甯宮."我心中詫異,淺笑著問:"可是有什麼事?"他抬起頭陪著笑道:"今日怡親王,果親王的福晉們進宮看望皇後娘娘,皇後娘娘知道娘娘和怡親王的福晉們素來親厚,這才吩咐奴才過來請娘娘過去說說話."原來是這麼回事,我笑著道:"回去回你主子一聲,我這就過去."他應聲後,匆促地走了出去.

走進坤甯宮,卻見嵐冬站在台階下,看見我,她向前走兩步,對我躬身一禮,我點點頭,她張了張嘴,似是想說些什麼,但最終卻是什麼也沒說,我盯著她默了一瞬,踏上台階,向房中走去.

那拉氏舒適地半躺在軟榻上,胤斜身偏坐在榻邊看著她,我匆匆看了一眼,卻發現除了他們兩人及宮女們外,沒有他人.于是,我停下了腳步,人有絲尷尬,心有點微酸,一時之間,竟有些不知如何開口.

心中躊躇一陣,輕輕轉過身子,欲舉步出去,誰知剛剛轉身卻聽到:"皇後娘娘,各位娘娘已經到了."心中驀然明白嵐冬為何如此,在心中暗暗苦笑,慢慢轉過身子.

上篇:下部 第十一章    下篇:下部 第十三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