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十章   
  
下部 第十章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這是不爭的事,沒什麼可多想的.

兩人前行了會,我心中猶豫一下,還是開口問道:"我走後,你皇兄又吩咐了什麼?"十三瞅我一眼,淡淡地道:"如果福惠的死是一個意外,那當日陪著賞魚的宮女,太監,除了坤甯宮總管和嵐冬外,全部陪葬."

我心中一驚,腳步一滯,覺得胸口有些悶,有些後悔問了這些.

十三停下步子,平靜地望著我道:"若曦,這事于你無關,你不要再問了,你目前只要照顧好皇兄和弘瀚就行,不必要考慮其他的."

我張了張口,卻不知該說些什麼.十三見狀,歎道:"你如今已有弘瀚,福惠這一出事,如果你為奴才們說些話,知道你為人的清楚,你只是不想無辜之人受到連累,但別有用心的會怎麼說,你心中應該清楚."

思緒紛亂,但再也提不起精神說宮中的事.我淡淡一笑道:"佐特爾在交暉園生活的可習慣?承歡怎麼樣?"

十三舒口氣,道:"佐特爾適應能力很好,但承歡整日里只是和佐特爾一起玩耍,和府中的其他孩子們都不合群.綠蕪和承歡有七分神似,照理說,承歡應該有所感覺才是,可她和綠蕪依舊不親近,不僅如此,我總覺得她對綠蕪還有些抗拒."

我皺起眉頭,道:"承歡年齡漸大,你是否考慮一下,告訴承歡真像,讓她們母女團圓."十三微笑著搖頭道:"現在雖然綠蕪傷心,但我們畢竟在一起,承歡也生活在綠蕪的身邊.我不想冒險,畢竟綠蕪的身份不允許,這是其一,其二是我不知道承歡能不能接受親生母親活在世間,卻從來沒有照顧過她,如果她不能理解,傷心的可是兩個人.另外,如果抖出綠蕪的身份,會發生什麼事,誰也無法預料."

我低頭苦笑一陣,後抬頭歎口氣道:"你們總想著這樣不會傷害承歡,或許等承歡知道真相後,她會怨你們,為何不早早讓她知道自己本早該知道的事."說完,對著微怔的十三淺淺一笑,轉身疾步往回走去.

跨入養心殿,卻見案子後的他以手支著額頭一動不動注視著案子一角,眉頭緊皺,眸中神色淒苦.我站在殿中央默默凝視著,心中酸痛不已,但又沒有一絲辦法,能緩解他內心的苦楚.

站了半晌,一腔愁緒漸散,理智慢慢回來.此時此刻,我怎能如此無措,于是,我舉步走到他的身側,環住他的肩,靜靜把臉靠在他的肩頭.兩人默了一會,他啞著噪子道:"你先回去,我單獨呆一會."

我抬起頭,與他四目相望,他眸中淒苦已隱去,取而代之的是冷冷的堅定,我心中一緊,這種神色已我已好久沒有看到.

凝神看他一瞬,心中雖知現在不是開口的最佳時機,但仍是一沖動說道:"死者已矣,不論他是失足落水,還是有人故意為之,我們現在做什麼,他都不會再活過來."

他緊盯著我,眸中有一絲冷意彌漫.我心神微亂,口舌有些打結:"我說產並不是什麼都不去做,而是仔細調查,查清真相,如果真是有人刻意為之,那怎麼處罰都是他應得的.可如果真的只是失足落水,那麼當日陪著的奴才們都跟著陪葬,……"

我話未完,他已淡淡地截口道:"此事你不要管."我低頭望著他,突地發現,兩日之間,他的發辮中竟有了絲絲白發.

在現代,有時看到電視劇中的人物在傷心之下,一夜之間,須發皆白,總覺得有些誇大其詞,沒有想到,卻是真的.我心中一痛,抬起手臂,握住他的手,輕柔的邊撫著邊盯著他略顯蒼白的臉,看著他黑沉晦澀的眼睛,他此時是極度悲痛的吧.

他凝視著我,半晌後,反握著我的手,輕扯嘴角微笑道:"若曦,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只是此事,這些奴才們沒有盡責盡力照顧六十,卻也是實情."不待我開口,他又道:"我還有些事在處理,你去吧."

我抽出手,深吟了會道:"我只是不希望無辜之人送命,而讓真的有心之人成了漏網之魚."說完,盯著他淺淺一笑,然後轉身緩緩向外走去.

"若曦."背後傳來他的聲音,我停下腳步,回身,靜靜地望著他.兩人靜靜凝視一會,他卻道:"去吧."說完,低下頭不再看我,我心中不解他為何如此,站了一會,轉過身子緩步出去.

坤甯宮

皇後那拉氏躺在床上,目光散漫,面色蒼白,兩眼盯著帳頂一動不動.坐在床邊,輕輕拉住她的手.她慢慢扭過頭,目光有些呆滯,盯著我半晌,慘淡的笑道:"六十回來了嗎?"

我心中一愣,她的腦筋好像有些不清楚.揮手招來坤甯宮太監總管小路子,問道:"娘娘這幾日一直如此嗎?"他目光一黯,苦著臉回道:"娘娘有時清醒,有時就如現在一樣."

我眉頭蹙了起來,整個後宮事務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條,她不能出事.我默默地盯著她,她眉宇之間有絲迷茫神色:"他還沒有回來?"我搖搖頭,她面色更白,慢慢支起身子道:"快吩咐人去尋他."

我輕摁下她的身子,向小路子一干人吩咐道:"你們都下去吧."待一行人魚貫而出,我盯著她道:"姐姐,你認得出我是誰嗎?"那拉氏怔忡的望我半晌,突然雙目淚水流了下來,我為她拭去淚水道:"姐姐,妹妹知道你心中很難過,也知道你對六十阿哥如親額娘一般.可是,他人已經不在了,你這樣不吃不喝的折磨自己,也改變不了什麼."

她的淚不停的向外湧:"自弘暉早殤,我就一直沒有再生出孩兒,皇上也並沒因此而責怪我.年妃過世,皇上憐憫我,把六十交給我撫養,可我究竟做的什麼,怎會如此不當心,皇上的子嗣本就少,六十又去了,我真的罪孽深重."

深透口氣,我開解她道:"皇上的子嗣是少,但自古以來,皇位也只是一人所得,子嗣多也並非全是好事.遠的不說,就是聖祖年間,皇子爭儲,慘烈異常,我們都是經曆過那個朝代的,你應該明白的.你不用因此而責怪自己沒有生出孩兒,六十的死只是意外,我們都不想出這種事,可這事已經出來了,我們不能活在這種自責中.失子,最痛的應該是皇上,這時候你更應該堅強的站起來,繼續為皇上打理後宮,這才是我們要做的."

她止住眼淚,支起身子,我拿起軟墊放在她的身後,扶她斜靠在上面,她目注著我道:"妹妹比我明白."見她恢複了理智,我開口問道:"那日的情況到底是怎樣的."

那拉氏雙手緊抓著棉被,眉宇微鎖,眸中露了一絲痛苦:"那日,六十興沖沖地跑來,說湖中的魚很好看,當時我還笑斥他,這天已近深秋,魚早已藏身到水深處,哪還能看得見.他卻說自己親眼看到的,還說前些日子我身子不好,都沒有好好陪他,我這才陪他去了."

"當時,我們穿過湖中的長廊,走進亭子里,靠著欄杆,還真如那孩子所說,湖中還真的有魚,還不同于往日里我們看的.當時,由于未帶魚食,六十就吩咐小路子去取,小路子走後一會,這出了這事."

見她雙手輕顫,我輕輕拍拍她的手臂,待她平靜一些,我又問道:"當時亭子里還有誰,出事時在場的人都在干什麼?"

她出神想了一瞬道:"奴才們都在湖邊,只有我,六十,還有嵐冬,當時,正和嵐冬說些以前的舊事,沒有留神,六十不知怎麼的就落水了.嵐冬及時下水去救,可終是晚了一步."

她朝我慘然一笑道:"如果我的命能換回六十的命,那該有多好."我心往下一沉,握緊她的手,道:"你不能這麼想,這麼多年來,不論在王府還是在宮中,都是你盡心盡力為皇上著想,你的功勞在皇上心中,是任何人都無法替代的."

她微怔,怔怔看我一陣道:"真是像極了,這麼多年來,我心中一直有一個疑問,你和若曦有關系嗎?依你的年齡,你不該以曆過那個年代的."

我怔了怔,方才心中只顧著勸她,沒有發覺竟說漏了嘴.但是,若曦這個身份,我確實不想再提起,遲疑了會道:"姐姐,若曦早已去了,我想,大概沒有人會和她有什麼關系吧."她淡淡笑了笑,道:"是姐姐多嘴了."

對她笑笑,正欲開口,門外傳來嵐冬的聲音:"娘娘,你的藥煎好了."

上篇:下部 第九章    下篇:下部 第十一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