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九章   
  
下部 第九章

自他入宮,心就一直揪著.

這天清晨,起床後心中焦躁難奈,腦中如一團亂麻,在房中默默地踱著步子.

"娘娘,奴婢剛由宮中回來,有要事稟報."正在焦急,房外正好傳來菊香的聲音,心中一驚,走過去一下子拉開了房門.

"娘娘,皇上自己在西暖閣,已兩日未進食,也沒有召見任何一個人,皇後也病到在床,高無庸讓奴婢帶話,娘娘是否往宮中一行."菊香站在門口一口氣說完,我心痛難耐,他來就子息單薄,沒想到竟又失一子,這種傷痛,怕是要壓垮了他.

步出房門,邊走邊道:"快去備車,我這就入宮."背後的菊香猶豫一下道:"娘娘是否整理一下儀容."我一怔,這才發現,自己仍身著單衣.回頭進房,吩咐菊香簡單的梳理一下.

西暖閣外黑鴉鴉跪了一地,最前面的聽聲音像是張廷玉:"……皇上,您的身體關系著我們大清江山,您不能這麼下去啊."他話音剛落,眾大臣但齊聲說:"臣等懇請皇上以江山社稷為重,臣等懇請皇上以江山社稷為重,……"一聲接著一聲.

高無庸在房門前苦著臉,待看見我,他面色一喜,快速走過來道:"娘娘,皇上已兩日未進食,也不允許奴才們進去服侍."

我暗暗歎氣,兩年內連失兩子,這種錐心之痛,又豈是勸兩句就能消除得了的.

目注著那緊閉的房門,我心中酸痛不已,開口問道:"怡親王去哪了?"高無庸回道:"王爺一直在忙朝上的事,另外,六十阿哥落水的事,也由王爺親自查究."

心中驚恐,難道六十的溺水不是意外.我扭過頭盯著他問道:"可有了眉目?"他身子一顫,回道:"奴才未聽到任何消息,這件事皇上命王爺清查,任何人不得插手."

收回目光,看著房外的眾人,對高無庸吩咐道:"命他們散了吧."高無庸躬躬應'是’,走到張廷玉旁邊的人身邊矮身說了一會.那人回身看看,卻原來是果親王允禮,他起身走過來,兩人互相見禮後,他道:"皇嫂進去勸勸皇兄吧."

我點點頭道:"你們都回吧,這樣下去怕是老臣子支撐不住."允祉歎道:"那臣弟就讓他們散了,臣弟還要去趟坤甯宮,福惠就如皇後的親生兒子一般,他這一走,皇後怕是要傷心欲絕了."說完,重重歎口氣,轉身向眾大臣走去.

待眾人靜默著離去,我上前輕輕推開房門,走過去,胤背對著房門坐于桌邊,整個人紋絲不動,只是發辮有些許亂.凝視著那直挺挺端坐的後背,壓了兩日的悲痛再也無法抑制,眼淚大顆大顆落下來.

站立半晌後,擦擦眼淚,強忍著悲傷,走過去跪在地上摟住他,臉貼在他的後背上柔聲道:"不要這麼憋著,難受就發泄出來吧."他依然如剛才一樣,端坐不動,我輕輕搖搖他的身子道:"你這麼折磨自己,福惠就能活過來嗎?"

感覺他身子一顫,繃緊的後背也松了下來,我站起來,走到他的面前,他眸中沉痛無比,薄唇已干的裂口,我蹲下身子,撫著他的臉龐,淚水再一次不受控制的落了下來.

他默默望我一會,用手拭去我腮邊的淚,緩緩站起,一言不發走到床邊,和衣躺了下來.我跟過去,為他蓋好薄被.緊接著,疾步出門,向禦膳房走去.

待我端著一碗小米清粥走進西暖閣,卻發現他竟不在床上.

步出房門,提步向養心殿走去.

大殿門口立著的高無庸忙上前兩步,接過粥,正欲行禮,我擺手止住問他:"大殿中有何人?"他向內望了一眼,輕聲回道:"怡親王."我接過粥,跨入大殿.

"出洋船只條例已經制定好了,只待往下發旨了."剛入大殿,就聽到十三的說話聲.胤表情是平靜的,默默聽完後淡淡地說道:"那就下旨吧,先按這個執行."說到這里,他眉頭輕輕蹙了蹙,淡漠的表情退去,冷聲問:"查得怎樣了?"

十三默了一瞬,沉聲道:"前些日子,福惠偶爾發現那湖里的魚煞是好看,于是,那日叫了皇後娘娘去賞,這才發生的這件事.臣弟已經查了當時在園子里的所有人,當時宮女,太監們都離得挺遠,福惠身邊只有皇後娘娘和貼身大丫頭嵐冬,福惠落水後,嵐冬最先下水去救,隨後太監們紛紛下水,但還是來不及,等找到福惠時,他已經斷了氣."

嵐冬,也就是呂嵐曦,兩次出事出事她都在現場,究竟這是過于巧合,還是她真的有問題.

愣在原地,默默地想著.如果她有問題,她做了這麼多,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了誰,她總應該有是理由,究竟有什麼恨,能使她下得了這麼狠的手段.是在針對那拉氏嗎?還是……我有些不敢往下想.

"若曦."乍聽到胤的聲音,我心神一恍,回過神,望著他道:"我熬了些粥,你已兩日未進食,需要吃些軟粥調理一下."

把粥放在案子上,瞥了一眼兩人沉靜的臉龐,我在心中暗暗傷神,為什麼一件接著一件發生這些事呢,為什麼平靜的日子總是這麼短暫呢.但細細想想,又搖頭苦笑了一下,自己這是怎麼了,宮中之事曆來如此,是沒有太多'為什麼’的.

突地覺得大殿內靜悄悄的,疑惑的環顧兩人,胤臉色依然平靜,盯著我默看,十三掠我一眼,收回目光後盯著眼前的一角,一動不動.

胤見我回神,緩緩地說道:"你先回去."我默盯著他,知道他要吩咐十三做些事情,又不想讓我知道.我收回目光,低頭攪攪粥,後深吸口氣,盯著他道:"無論你心中有多難受,你都要愛惜自己的身體,不要讓心疼你的人心痛."他眸中掠出一絲溫暖,但卻是一閃即逝.

見我固執的站在原地,他輕歎口氣,端起碗喝了幾口.我舉步下階,疾步向殿外走去.

出得大殿,轉身進入茶水房.房內一個眼生的宮女打著瞌睡,另外一個坐著,腿上攤著本書,正聚精會神看著.

許是覺得房中來了人,坐著的宮女抬起頭,原來是笑泠,見到是我,她慌忙起身行禮,我揮手道:"給我泡杯茶,然後出去看著,如果怡親王出大殿,及時回我一聲."她應'是’後,手腳麻利的倒黴好茶水,放在我身邊,快速地走了出去.

抿了兩口,唇齒留有清香,心中有些微怔,她竟是位泡茶好手.起身拿起她方才翻看的書籍,'茶經’赫然入目,原來是唐朝聖茶陸羽的著作.輕輕歎氣,腦中驀然想起以前的事.

正在出神,伴著細微的腳步聲,笑泠進來道:"娘娘,王爺已經出了大殿."我起身,把書遞于她道:"無論是煮茶,還是泡茶,只要合了喝茶人的口味,便是好的."她一怔,但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面色一喜,躬躬一禮道:"謝謝娘娘提點."我點點頭,看看依然未醒的宮女一眼道:"精神不濟時,不要來應值,禦前應值,可容不得犯錯."說完,提步而出.

十三緩緩踱著,我提步追了上去,和他並排走著.

兩人默了一會,他開口道:"等我何事."我微怔,側起頭瞄他一眼,他又道:"禦前奉茶的小宮女,看見我出殿門便轉身走,隨後你就跟著來了,不是等我嗎."

我歎道:"那個嵐冬沒有什麼問題嗎?"十三停下步子,眉睫輕蹙道:"你為何這麼問."

我想了會道:"嵐冬入宮前曾易名'呂嵐曦’,她拜師學過功夫,醫術,和張毓之是師兄妹,據說功夫雖不是很好,但身手比一般人還是好很多,並且醫術十分高明,對藥物,食物相生相克研究的頗深,這方面宮中的太醫也許並不比她強."

十三沉思了會道:"難道你懷疑,上次皇後的病她做了手腳,或者,根本就是因為她,皇後才有了那場病."我搖頭道:"我並不能肯定什麼,也許皇後是真的生病了,只是太醫救治的時候,她做了手腳,令皇後的病加重了而已."

十三聽了我的話,陷入了沉思,半晌後才道:"皇兄不知道?"我歎氣道:"這次事關福惠的一條命,我並不能肯定的事,又如何給他說,況且,我兩次見到呂嵐曦在八爺府前,究竟她和八爺有沒有關系,我並不知曉."

聞言,十三搖搖頭,笑道:"她不會是八哥府中的人,這你不用擔心."我盯著他,問道:"你怎能如此肯定."他歎道:"八哥已去多年,即使當時有些想法的人,看到如真朝堂上的局勢,也不會再有所行動.另外,還有一些事情,你也不用知道."

默默思索一會,點點頭,覺得他說得極對.

但十三眉梢一揚,沉聲道:"即使查不出什麼,但她也不能再待在坤甯宮了.另外,一個年輕女子對功夫,醫術感興趣,也是極特別的."他頓了一下,又續道:"但這次她畢竟立了功,總要給她些恩惠才是,她入宮也有些日子了,想來也想念阿瑪,額娘了."

我默了會,抬起頭道:"你懷疑她的身份."十三肅容道:"如果她真有什麼問題,她要為福惠的死付出代價."

上篇:下部 第八章    下篇:下部 第十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