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八章   
  
下部 第八章

我為他倒杯水,盯著他道:"我不管你喜不喜歡傅雅,也不管你如何寵愛你的侍妾,但你不能讓她們無視傅雅的存在,傅雅的尊嚴也輪不到她們踐踏."他呷口茶水,眼睛盯著幾上,默了會道:"以後不會發生你所擔心的事."

聽到了自己想聽的回答,我心中一松,瞅他一眼,見他仍是神情淡然,我站起來道:"我這就走了."舉步走了兩步,背後的他突然說:"馬背上的你很美."

腳步一滯,人也一個趔趄,心中有一絲惱意,我回身盯著他道:"你怎麼如此固執."他抬起頭,前言不搭後語地道:"你沒有發現嗎?哲愉的眼睛很美."

我心中一驚,有些害怕自己所想到的,雙手緊握,深透一口氣道:"你定要我心中難受嗎?你定要我過得不安穩嗎?你定要如此下去嗎?"弘曆站起來,笑著一揖道:"額娘,你誤會了,弘曆確實是真心贊美你的馬術的."我面上一熱,是自己會錯意了嗎?掠他一眼,他眼神純真,不似假裝,于是,我扯出笑容道:"她的身子弱,余下的日子里費些心."

他輕歎道:"我會善待她的."我點點頭,提步向外行去.

空曠的草地上,一堆熊熊篝火,燃起絢麗焰火,照亮了燦爛的星空.

坐在胤旁邊,掠了眼遠處一臉傷感看著佐特爾的敏敏,我心中暗暗歎口氣.輕輕扯一下身邊的胤,用眼神示意自己要出去,他眉宇輕蹙一下,後淺笑著微一頜首.甫站起,對面的那拉氏微微笑著道:"妹妹,可是有事?"我笑著輕聲回道:"我去要衣."兩人又相視一笑,我便舉步離開.

走了一會,抬頭望望滿天繁星,如孩子的眼一樣調皮的眨著.靜靜地望了一會兒,心中突地有些後悔將弘瀚留在宮中,雖然知道巧慧定會一心一意的照顧他,可內底卻不可抑制的思念他.

一陣細微的腳步聲傳來,我心中微怔一下,回身站定,一個眼生的小太監怯怯地站在兩米開外.

我心中疑惑,開口問他:"你是哪個宮里的,為什麼來找我."那小太監腿一軟,匍匐在地上回話道:"回娘娘,奴才是皇後宮里的,奴才來的時候,更房的一位差大哥要奴才捎個信給娘娘."說完,微微抬起身,從懷中摸出一個荷包雙手高舉著遞了過來.

接過荷包,心中知道了是誰,只是這次不知道會是什麼事.見他仍然跪在地上,我道:"你起身回吧."他起身,微躬著身子後退了幾步,才轉身飛奔離去.握住荷包,怔怔地出著神,那枚翠竹給的小章仍被我置于箱底,自己也從沒想過要出宮看過那些鋪面,經營的如何.

一聲'娘娘’將我拉回現實,轉過身子,黑暗中張毓之默默站立著,不知他來了多長時間.夜風吹來,有些微涼,身子不由得抖了一下,他上前兩步道:"你早些回帳吧,夜里有些冷."

點點頭,便提步往回走去.剛行兩步,他輕歎一聲道:"今日本來是來告別的."我一怔,轉過身子疑道:"你不去園子了,要回宮嗎?"他低頭默了會,後抬頭輕笑道:"不是回宮,是出宮."

心中雖有一絲驚訝,但口中仍說道:"對你來說,出宮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你本是學武之人,理應去行俠仗義,的確不應呆在宮中,隨著時間的流逝你會被宮中的規矩磨去棱角,失去你本身的正義之氣."

他微微抬首,默默看著星空,半晌後才道:"菊舍已被我盤了下來,以後若娘娘有什麼為難之事……"說到此處,他收回目光自失的搖頭輕笑:"以後出宮,如果想念老朋友的話,可以去那里."

我對他微微一笑道:"那間茶舍的確很令人懷念,前幾日,你還說要去園子,你什麼時候盤下的."他輕歎口氣,笑笑道:"好像娘娘忘了我有一位朝國重臣的舅父."對他說話的口氣心生不解,但仍輕笑著說'也是’,他看看我,轉身疾步而去.

一陣風吹來,我裹裹衣衫,快步往回走去.

扶著菊香的手落了坐,和那拉氏,熹妃相視淺笑後,胤眸中透著暖意掠我一眼,我心中一熱,袖中的手輕輕握了一下他的.

他回握一下,淡淡地開口道:"佐特爾王子要在京城游學一事,朕已准了.以後佐特爾住在交暉園里,由怡親王的側福晉張氏照顧其飲食起居."這事其實並不需要由他親自下旨,但他這麼做,顯然是要給綠蕪極大的恩寵.心中高興的同時,又有一絲隱隱的擔憂,說不清到底為什麼,但胤這麼做,顯然也有自己的意思,于是輕輕籲出一口氣,或許自己地真的過于小心了.

待蒙古兩部浩浩蕩蕩離開京城,我也隨著胤回到了圓明園.

站在院子門前,怔忡地望著門楣的匾,口中喃喃地念著'杏花春館’.心中有些恍惚,這就是圓明園四十景之一,心中一直認為這些都是乾隆年間才建造的.

見我如此,身側的胤道:"怎麼,不喜歡."我搖搖頭,跨入院子,迤邐前行,一路走過,矮屋疏籬,東西參錯,環植文杏,秋意雖濃,爛然猶霞.前辟小圃,雜蒔蔬瓜,放眼望去,一片田園風光.我心中歡暢,走到一個高高聳立的亭子里,環顧四方,上下天光以西,館舍東西兩面臨湖,西院有杏花村,館前有菜圃.

閉上眼睛,好像有果蔬的香味.背後的他將我環在環中,頭擱在我肩頭,輕聲吟道:"

霏香紅雪韻空庭,肯讓寒梅占膽瓶.

最愛花光傳藝苑,每乘月令驗農經.

為梁謾說仙人館,載酒偏宜小隱亭.

夜半一犁春雨足,朝來吟屐樹邊庭."

我睜開眼睛,看著如山水畫一般的景色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胤."他手一緊,在我耳邊道:"你喜歡就好."我輕輕一歎道:"園冶所說的,'選材莊之勝,團團籬落,處處桑麻.’大概也就如此吧,我很喜歡這里."

沉浸于此,久久不能回神.半晌後,心中一驚,掙開他的手臂,回身望著他埋怨:"不是說不會動曦閣嗎?"他盯著我,無奈的搖搖頭,拉著我的手,走下台階,沿著曲曲彎彎的路向前走去.

遠遠的望著熟悉的院子,我輕聲道:"路還真有些許陌生."他低聲笑了著道:"園子里建了幾處院子,其他幾處都是全都變了,只有這一處,保留了這院閣.為了讓它能溶于館中,宮里的禦匠可是花了不少心思."

加快步子,跨入小院中,打量了數秒,院子沒有一絲變化.

'吱’一聲,先前我居住的房子門打開了,巧慧抱著弘瀚站在門口,待看清我,巧慧臉帶欣喜,邊向我這邊走來邊道:"小姐,你可回來了,小阿哥又長高了不少呢.奴婢帶著小阿哥也是剛回園子,小姐以前住的房子現在讓小阿哥的房住……"

聽著巧慧絮絮叨叨的說著,我接過弘瀚,托起他的身子,細細地看著他.個子果真長高了許多,小家伙怔怔地打量著我,好似不認識我一樣.正覺得心中郁悶,小家伙竟咧開嘴角笑了起來,我心中還來不及高光,他卻一把抓住我耳邊的頭發,用力的扯著,口中興奮的'啊啊’地說著誰也聽不懂的話.

好不容易松開他的手,斜躺在我怔中,使他的手遠離我臉部的范圍.卻見胤眸中帶絲笑意站在院門口.見狀,巧慧輕輕的退了下去.

他走過來,伸手接過孩子,輕輕的把他向上拋一下,我一驚,正要開口埋怨,弘瀚卻'咯咯’笑了起來.

立于樹下,默看一會,心中有絲淒惶,這種幸福的日子只有短短數年了嗎?向後退兩步,依在樹干上,靜靜地目注著他們父子倆.

他眉眼蘊笑,逗著弘瀚,絲毫沒有平日里的清冷面色.弘瀚的兩個小手在空中揮舞著,口中依然嘻笑不停.

眼眶一熱,低頭快速地拭去眼角的淚花.抬起頭卻發現他抱著瀚兒若有所思的看著我,我直起身子,向他走去:"樹上落了灰塵,正好吹到眼睛里."他面色沉靜,望我一會道:"這些日子,你為什麼在傷神,總是不經意間流露出你方才的神色.若曦,你怎麼了?"

我深透口氣,向弘瀚伸出手淺笑著道:"我傷心的是什麼,你馬上就能知道."弘瀚望望我,又望望他,小臉突地一轉,雙手緊緊的摟住了他的脖頸.我重重歎口氣,睨他們一眼,轉身向內院行去.

剛行兩步,背後便傳來他沉沉的聲音:"若曦."我腳步一頓,轉過身子,只見他眉宇輕蹙,默默看我一會道:"你在敷衍."

臉上露出大笑臉,正要開口說話,卻見高無庸一臉焦慮的邁著小碎步快速的走過來.見他如此神色,我心中沒來由得抽了兩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走過去,向弘瀚伸出手,這次小家伙倒是乖乖讓我接了過來.胤看看高無庸,眸中無絲毫情緒,淡淡的對他道:"有何事?"高無庸眼睛一閉,兩袖一甩,'嗵’一聲跪在了地上,泣訴道:"六十阿哥歿了."

一下子懵在原地,這是年妃留在世間唯一的孩子,名福惠,乳名六十,今年才八歲.年妃歿後,由坤甯宮皇後那拉氏撫養,因那拉氏未曾育有孩兒,平日里對這個阿哥也是寵愛有加的,況且平日里這孩子身體極好,前幾日在暢春園中,也沒聽那拉氏提及,他有什麼事.

心中驚痛難當,呆愣的盯著胤.他站在原地,雙拳緊握,面目蒼白,薄唇緊抿,眸中悲傷的神色令人不敢多看.死一般的沉寂中,他冷冷開口問道:"怎麼歿的?"

高無庸用用袖子拭去臉上的淚,輕輕回道:"落水."

上篇:下部 第七章    下篇:下部 第九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