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七章   
  
下部 第七章

我放下食盒,瞥了一眼負手而立的十三,收回目光看著胤道:"佐特爾要在京城游學,你可曾考慮好了讓誰照顧他."他唇角浮出一抹笑容,望著我緩緩地說道:"你心中有人選?"我點點頭,道:"十三所居住的交暉園距圓明園最近,方便他進宮或是進園子,又方便外出游曆."他凝神注視我一會,緩緩轉過身子道:"十三弟."

十三走過來,站于胤身前道:"皇兄有何吩咐."胤笑著道:"若曦給你一樣差事,讓她給你說吧."十三笑著望向我,我笑著瞅一眼胤後才道:"這事如果皇上允了,你要謝我."

十三劍眉一揚,微笑著點點頭.我收起笑容,正容道:"我想讓佐特爾居住在交暉園,承歡也隨著回去住些日子,讓綠蕪派人照顧他們的飲食起居,但是,這件事你要同你的其他福晉商量,我不想因佐特爾的身份而令綠蕪受到傷害."

十三身子一晃,臉孔上似喜似悲的神情交替閃過,待稍微平靜了一些,他朝著胤躬身一揖,聲音輕顫著說:"十三謝皇兄成全."緊接著又轉向我:"謝皇嫂的一片心意."

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否能幫綠蕪一償心願,能讓她和十三,承歡一家三口在交暉園一隅自己的院子中生活在一起.另外,承歡雖對佐特爾有些許好感,可承歡年齡尚小,不知道她能不能清楚明了的知道愛情是什麼,我不希望別人把感情強加在她身上,也不希望她將來後悔,我只希望她和佐特爾日常接觸中慢慢加深感情,希望她在十三最後的兩年內能承歡膝下.

但是,佐特爾畢竟是蒙古八大顯貴的嫡系大王子,讓綠蕪照顧會不會為她招來禍端,這也是我最擔心的情況之一.

胤面色沉靜,沉吟一會,掠我一眼,對十三道:"你公務過于繁忙,原先想著讓佐特爾隨著弘曆,可是經若曦這麼一說,確實這些年委屈綠蕪了,讓承歡回去一陣子也好.但你們要切記,綠蕪已不在了."十三面帶喜色輕輕頜首道:"臣弟知道了."

胤靜靜地望著我,輕聲向十三吩咐:"你先回吧."十三對著胤又是一揖,笑著再次道'謝皇兄成全’後才大踏步的往回疾走.

望著十三的背影,我心中說不出的高興.耳邊忽聞一陣輕哼,收回目光,卻見他眉眼含絲笑看著我淡淡地道:"為什麼不對十三弟明說?"

見他明白我的意思,我上前兩步,左手提著食盒,右手握著他的,緩緩往回走著道:"佐特爾挺喜歡承歡,喜歡也對他心存好感,可我不想讓她在懵懂的年齡中作這麼大的決定,我希望她再長大一些,清楚自己心中想要的生活到底是什麼樣的.因此,我沒有向十三明說,我不想他們一開始就把承歡定位在佐特爾身上,人生若短,不想讓承歡留有遺憾."

他手一緊,然後笑著道:"你這麼讓他們同時回去,十三綠蕪他們會明白你的意思的."我笑了笑,看著他道:"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如果不讓佐特爾陪承歡回去,承歡會開心嗎,如果承歡不開心,綠蕪又如何會開心.她們不開心,那這失去了讓承歡回去的作用."

他回看我一眼,輕笑著搖搖頭,走了一會,他忽叫道:"若曦."我抬頭微笑望著他:"怎麼了?"他凝神看著我道:"你不要再喝藥了,我們再要一個孩兒吧,自你有瀚兒,你的心思都放在了他和承歡身上,有這樣的你在身邊,我心里很輕松,這是前些年我從不曾有過的感覺."

身子一僵,心向下沉去,因為不知道以後自己會怎樣,內心一直不希望再有孩子,因此一直堅持喝湯藥避免再次受孕.

見我沒有應聲,他輕輕一歎,接過我手中食盒,握著我的手向前走去.

低著頭木然跟著走,一聲輕笑自前方響起,我抬頭一看,原來是敏敏立在帳外,見她眸中含笑,我一愣,隨即知道了她為何有這種表情.我緊握了胤手一下道:"待瀚兒再大一些,再要吧."他眸中掠出驚喜神色,盯著我點點頭,並叮囑道:"再去用些膳."說完,對敏敏輕一頜首,便緩步進了帳.

敏敏笑著走了過來,默看我一會道:"若曦,他對你真好."我對她笑笑,上前挽著她的胳膊問:"找我何事?"她目光一黯,低頭道:"明日我們這一走,不知何時才會再見面."

聞言,我也輕輕歎氣,曆史上雍正在位期間,沒有進行過一次木蘭秋圍,也就沒有了塞外各部王爺朝覲之說.而召各部王爺進京,也不可能每年都有伊爾根覺羅部.

半晌後,她收起黯然神色,微笑著對我說:"若曦,我們拋開身份,就如從前一般,盡情的騎馬馳騁."我心中突地豪氣萬千,大聲道:"我們這就去."

我們騎兩驥白馬緩緩走了會,敏敏口中一個響哨,兩腿一收,馬如利箭一樣射了出去.騎了一會,她突地翻身躍下馬,馬速卻絲毫沒有慢下來,只見她左腳微一點地,又一個躍身,人又穩穩的坐了上去.

我大聲叫好,一夾馬腹,和她並排在一起.她看著我笑問:"如何?"我點頭稱好,她又道:"敢不敢?"我笑睨她一眼:"有何不敢."

說完,提缰策馬,和她拉開距離.笑著和她對望一下,便以右手抱著馬脖子身子緊貼馬側騎,左手與肩成一直線,衣袖隨著風擺去,馬速奇快,吹著臉上,居然有絲疼意.側面的敏敏笑著呼好,待我變換姿勢,卻見她以手支腮靠在馬脖子上,整個人和身側躺在馬上,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姿勢,她微笑著望著我.我沖她輕笑,隨即以手撐起身子,在馬上幾個翻身,也如她一樣躺在馬上,面對著面身向前疾馳.

兩人相望一會,敏敏大聲說:"若曦,紫禁城的宮牆並沒有束縛你的手腳,你依然是你."我心中感動,看著她大聲回道:"你也依然是你,沒有改變."

眼睛余光忽然發現對面一高坡處,傅雅提缰騎在馬上望著我們這邊,一宮女卻死死抱著馬脖子,望著她輕聲請求著什麼.

我心中微怔,翻身坐好,勒缰停馬.敏敏見我如此,一個轉身坐于馬上,順著我的目光道:"是四福晉."我眉頭輕蹙,傅雅面色有些白,神色也有異.敏敏看看我說:"我回營了,明日就要開拔回去,我還要交待佐特爾一些事情."見我點頭,她騎馬離去.

策馬行了過去,"……福晉,您現在不能騎馬,您就是回頭打死奴婢,奴婢也不會松手.您不顧自己,也得顧肚子里的孩兒."我心中一怔,並未聽任何人提及,難道她一直瞞著眾人.傅雅見我漸近,對我淺淺一笑,後對著馬前的丫頭輕聲斥道:"退下,我知道分寸."

那丫頭似是不死心,還要再說.我開口道:"下來聊聊如何?"小丫頭回頭慌忙行禮,揮手讓她退下.我翻身下來,扔下缰繩,傅雅已下馬過來,她微一躬身,我忙扶著她道:"有了身子,不用這些虛禮了."

兩人靜默走了一會,我側身打量一下她,她身子瘦,衣衫又大了些,絲毫看不出她有孕.見我如此,她面色一紅,低下了頭.我輕輕歎氣,問她:"你為什麼不說呢?有孕是喜事."

她眸子忽地一暗,默了會道:"爺真會高興嗎?"我盯了她一陣道:"他現在在哪?"她對我嫣然一笑,輕聲道:"在帳里."我看著她道:"他是孩兒的阿瑪,怎會不高興.走,我們現在就回去,你去告訴她."

她一頓,搖頭道:"現在……現在不合適."我疑道:"有什麼不合適."她苦笑著道:"翁哲愉來了,爺現在在帳里陪著她."

見她面色一白,我暗暗心酸,這本是宮中女人必經的遭遇,任誰也改變不了.我握住她的手問:"她怎會來?"她籲口氣道:"她說肚子里的孩兒想阿瑪了,就隨皇後娘娘來了."

皇後那拉氏要來,是前幾天就通知了胤的.只是沒有想到弘曆這個侍妾這麼有心計,我搖頭輕笑道:"你太過為他著想,夫妻間不能完全這樣,適當的發發脾氣,鬧鬧性子更有利于感情的培養."

她微怔一下,但仍聽話的隨著我向弘曆的帳蓬走去.到了帳前,帳門卻無一人守,想是弘曆支了去.她臉色更暗,頭也低了下來.我拍拍她的手背,示意她進去.她面帶為難搖搖頭,我拉著她的手,掀開帳簾,推她進去.

"呦,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嫡福晉,你看我這身子也重,怕是不能給你行禮了."聞言,我眉頭一皺,剛剛往回走了兩步的腳又定在了原地,這個翁哲愉太跋扈了些.

等了一會,沒有聽到任何聲音,我心中微怒,弘曆居然會容忍她忽視傅雅.我憤然掀開帳簾,疾步走了進去.只見傅雅端坐于幾邊,臉上無一絲表情,而那叫翁哲愉的女子卻斜躺在榻上吃著點心.

她又從未見我,而我今日又身著騎裝,她無法從身衫上辨認身份,是以看到我仍是先前的姿勢.

我環顧四周,原來弘曆不在帳中,心中的怒氣少了些.傅雅站起淺笑著道:"爺許是出去了,娘娘不用過于擔心,雅兒會處理好的."

'啪’一聲,榻邊的點心掉了下來,翁哲愉一下子坐了起來.怔了一瞬,快速地走了過來,微微躬身行禮道:"哲愉見過貴妃娘娘,娘娘吉祥."我掠她一眼,並不讓她起身,笑著對傅雅道:"聽你額娘說,你也泡得一手好茶,不知今日我可有口福,順帶著等等四阿哥."

待兩人在幾邊坐定,傅雅望望仍蹲著身子的翁哲愉,看著我擔憂的說:"娘娘,……"不待她說完,我截口道:"我等著你的茶呢."

待她泡好茶水,我抿了一口,看了一眼翁哲愉,只見她額角已細細地涔出汗水,輕咬著下唇強撐著.因知道懷孕的辛苦,我心中雖有不忍,但如果今日不給她立立規矩,想來待她生出弘曆的第一個兒子,傅雅的日子會更不好過.

傅雅已坐不住,為難的目光來回在我和翁哲愉兩人穿梭,我歎口氣道:"我本來也不想提尊卑有別,但有人如果真的不懂事,那我也就給她立立規矩,讓她知道什麼是嫡福晉身份,什麼是侍妾身份."

翁哲愉目光一緊,往帳門一看,輕呼一聲緩緩地坐在了地上.傅雅順著她的目光,往帳門一看,面色突地無一絲血色,站起呆呆地站在幾邊.

我轉過身子,卻見弘曆站在帳門,面無表情的看著翁哲愉.我再次佩服這個女子的心機,輕笑著道:"過來坐下."隨即對傅雅說:"你也坐下."弘曆緩步走過來,坐于傅雅身側.我輕哼一聲,冷聲對翁哲愉吩咐:"你先下去."她抬頭面帶委屈望望弘曆,見後者沒有反應,她咂咂嘴,悻悻地起身走了出去.

見他們兩人,一個面色淡然,一個面帶惶色,我深深吸口氣對傅雅道:"你說,還是我說."她看著弘曆,以輕不可聞的聲音道:"爺,我有了身子."弘曆一震,過了一會,方回神問道:"幾個月了?"傅雅眼眶微紅:"已近七個月."

一口茶水滄在嗓中,她居然都已經七個月了,肚子卻這麼小.弘曆面色一白,聲音有些顫:"你為何早不說,這些日子你身子這般贏弱,方才還聽丫環說,你去騎馬了."她的淚水順著臉龐落了下來,哽咽著不言語.我搖搖頭,鼻頭有些酸,道:"雅兒,你先出去一下."

上篇:下部 第六章    下篇:下部 第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