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六章   
  
下部 第六章

頭痛欲裂,口干舌渴,用力地咽了咽,口中仍然干得難受.

"若曦,喝口水."耳邊傳來他的聲音,我慢慢睜開眼睛,見他端著茶碗坐于榻邊,臉上帶著一絲倦色.我坐起來,手臂酸軟無力,人又跌了回去.他搖搖頭,把茶碗放在榻旁邊的幾上,輕柔的扶我起身,讓我依在他的懷中,這才端起茶碗,送到我的嘴邊.

我大口喝完,覺得好受了些,才開口道:"什麼時辰了?"他放下茶碗,雙手環住我的身子,溫和的道:"已快正午了."

我微怔,回過身子,坐起來,看著他道:"那你怎會還在帳中,明日里蒙古兩部就要走了,今日正午,不應該是大宴嗎?"

他嘴角隱著一絲笑意,盯著我道:"我親愛的老婆還沒有起床,我怎敢離開."一句溫柔體貼的話,自他口中淡淡地說出,看著他依然沉靜的面容,我輕輕歎氣,隨後笑著嗔道:"油腔滑調."

我突地覺得有些不對,腦中細細地想了一會,昨晚的一切映入腦海中,好像是我先開口叫出老公的,可是,我好像並沒有說'老婆’這個詞,他怎麼會知道呢.

我盯著他,訕訕地問道:"你剛才稱我什麼?"他臉上那一絲笑意也隱了去,靜默了會道:"老婆,你不喜歡我這麼稱呼你."我一下子懵了,是自己喝醉酒說了什麼了嗎?

我偷眼打量他一下,他正好笑的望著我.我囁囁地道:"我昨夜都說了什麼?"他繃了一會臉,終于,不可抑制地笑了起來.

笑完之後,他撫了把我的臉,向後一仰躺在榻上,看著我道:"你說了很多."我心中一緊,輕咬著下唇想了會,沒有想到大醉之後,每次都昏睡的我,半醒半醉時卻是這般模樣.

正在愣神,他輕輕的拉我躺下,兩人靜了一會兒,他歎口氣沉聲道:"若曦,以後你心中有任何想法,任何煩惱,我都要知道."我默了會,輕聲道:"我會的."

在心中默默想一會,有些後悔醉酒後的那番話.我側過身子,望著他道:"我醉後說了不少糊話,你莫放在心上."聽後,他一笑道:"西北的風俗還真有意思,夫妻間居然有這種稱呼,'老公’'老婆’,我還是頭一回聽說."

我一愣道:"西北的風俗?"他啞然失笑:"怎麼,你不是這麼說的嗎?'我們那里稱妻子為老婆,稱相公為老公’."我依然訕笑道:"還說了什麼?"他摸著我的頭發道:"本想套套你的話,誰知你說完這些就睡,夜間還睡得極不老實."看著他臉上難掩倦色,我拉起薄毯蓋在他身上,躺在一邊便不再說話.

過了一會兒,忽然想到正午的事,我忙拍拍他道:"別睡了,正午的大宴還等著你呢."他拔開我的手,閉著眼道:"已改在晚上,夜色中攏起一堆火,更有草原的氣氛."說完一會兒,便傳來細細的呼吸聲.

躺了一會,翻身下榻,為他掖好薄毯,輕輕地向外走去.

掀簾出去,帳門口的小順子打了個千道:"娘娘,你的早膳菊香早已准備好了,奴才這就去讓她端來."我早已饑腸轆轆,俯背相貼,于是我道:"不用端來了,我直接過去,等皇上醒來,回稟皇上一聲,我和承歡格格在一起."

舉步前行,還未走到宮女們住的帳蓬,便看見承歡騎一匹純白色的駿馬自兩帳蓬間疾馳而出,後面緊緊隨著的是騎深棕色良駒的佐特爾.我站在那里,望著臉上洋溢著幸福的承歡,此時竟像一個無優無愁的快樂的精靈.

看見我,承歡雙手向上一提,身下的馬'咴咴’叫著停了下來.她一個漂亮的翻身,輕輕躍下馬,扔下缰繩,歡快地跑來道:"姑姑,這幾日都沒見到你."佐特爾下馬走過來,躬身一禮後,微笑著拿起兩馬的缰繩,慢慢向前方走去.

我抽下帕子,拭去她額角的細汗,忽地發現她頸間的玉佩有些異狀.我拿起來,細細看了會,這塊玉佩確已不是原來的那塊,雖然玉質相同,卻紋路卻不同.我心中一動,放下玉佩,為她理了理衣領,臉上帶著絲笑望著她.

承歡低頭看了眼玉佩,抬起頭面孔有些微紅,訕訕地道:"姑姑,這塊是佐特爾的,我的那塊送給他了."

我斂了臉上的笑容,正色問她:"承歡,你喜歡這種天高去淡,騎馬任意馳騁的生活嗎?姑姑說的不是一個月或是一年,是一輩子."承歡臉上有些懵懂神色,迷茫的看了我一會道:"姑姑,承歡沒有想那麼長遠,不過,我這個月過得確實很開心."

我望了望站在原處等著承歡的佐特爾,收回目光,撫了撫她的臉,盯著她道:"承歡,你是喜歡和佐特爾一起騎馬呢?還是別人陪你騎馬也行,你只是喜歡草原的生活."

承歡皺起眉頭,低頭默了起來.遠處的白馬'咴’地一聲長鳴,承歡抬起頭望了過去,過了會,她扭過頭道:"姑姑,承歡是喜歡和佐特爾一起騎馬."

暗暗透出口氣,一顆懸著的心落了下來.我笑著道:"姑姑知道了,你快去吧."承歡面色一松,轉身向前跑去,跑了兩步,複又轉身疑惑道:"姑姑為何問這些?"我對她擺擺手,她怔忡了一會,見我沒有回答,她對我一笑,轉身小跑著去了.

我心中一陣輕松,人卻是越發餓了,覺得腳步都有些浮,遂提步向菊香的帳蓬走去.

"娘娘."一聲低低的似曾相識的聲音傳來,我疑惑地轉身,一個宮中侍衛站在眼前,原來是張毓之.

有些微怔,不知道他為何出現在此地,這次負責暢春園這片禦園周圍一里地的侍衛都是由圓明園帶出來的,而一里開外的綠營大軍都是各旗軍中抽出的精英,一來守衛營地安全防止野獸突襲,二來順帶練兵,他不應出現在這里的.我看著他,微微一笑道:"好久不見,這次你怎麼會隨著來."

他默看我一眼,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道:"圓明園里又建了幾個院子,侍衛有些缺,奴才……我這次是從宮中直接來的,蒙古人走之後,我隨著你們回園子."

原來如此,我心中突地想起一事,于是開口問道:"你是否知道你師妹也在宮中?"他點頭道:"我就是為此事來的,原來她是待選秀女,難怪會易名."我心中微怔,他應該不會專門為說這來的,遂靜靜地站在原地,等著他的下文.

他低頭默了會,半晌後,方抬起頭眉頭微鎖著道:"你沒有學過歧黃之術,不知道我說這些你能不能理解."他頓了下,又道:"有些藥物是治病的,對病人是有益的,但幾種有益的藥物加在一起,雖說藥理上也說得過去,但對人體的其他器官是有影響的.換言之,人食五谷雜糧,有些食物同時吃,或是先吃一種,隔一斷時間再吃另一種,也可能會使人生病.我師妹武功雖學的只是皮毛,但這些卻是得了師傅真傳."

'……這些日子一直用散痰之藥,照理說早該散了才是,可主子娘娘卻是越發的重了……’想起當日太醫的話,我心中一緊,身上出了一身冷汗,難不成那次皇後並不是真的生病.或是真的生病了,在生病的過程中雖有太醫仔細醫治,但中間卻有人做了手腳,令她的病一直加重.

自來此間,從來沒有經曆過這種事,原來自己在電視劇是看到的宮闈之中用藥傷人的事確實存在.可是,那些都是出于女人們之間爭寵嫉恨而使有的手段,呂嵐曦並不是後宮妃嬪,她不需要用此手段的.

想了一陣,依舊想不出她的動機.我抬起頭問他:"你懷疑她在皇後的飲食中做了手腳."他眉毛一挑,注目望我一瞬,後收回目光道:"我沒有懷疑什麼,只是想告訴你,她是用藥高手,宮中的太醫們怕是都不如她."

他說完對我一笑,便欲舉步往回走.我心中極亂,不知那呂嵐曦到底想干什麼,又或是一切都太巧了,令張毓之心生懷疑而已.想了半晌,肚子猛地一陣刺痛,苦著臉撫著肚子,抬頭准備往回走.

我一怔,原來他並沒有走.他盯著我道:"娘娘……曉文,一直沒有機會對你說,看到你過得這麼幸福,我心中很高興."我心中暗暗歎氣,正欲開口說話,他又道:"他……皇上對你很好,昨夜我看見皇上抱你回帳,……"話未說完,他突地跪在地上:"奴才張毓之見過皇上,王爺."

我轉過身,只見十三手中提一食盒,與胤一起緩步走來.胤道聲'起來’,張毓之站起,立在原地道:"奴才告退."胤目光淡淡地望他一眼,後微笑著看著我問他:"你是這批派往園子里的侍衛?"張毓之恭聲應是,胤手一擺,他疾步往回走去.

十三左右打量一眼,問我:"承歡又去騎馬了?"我點頭道:"剛才才與佐特爾一起走."十三看了眼食盒,輕輕地歎了口氣,我肚子'咕嚕’一聲,我上前兩步,對十三笑笑.十三掠了胤一眼,好笑的遞給我,後看著胤道:"臣弟告退."

我接過食盒,強忍著饑餓,輕笑著對十三說:"你不要走,等會有事給你說."十三神色微怔後臉上蘊著絲笑道:"皇嫂還是先進食吧."說完,轉過身子,走開幾步,微抬著頭望著遠處.我掀開食盒,原來是一些桂花糕,連續吃兩塊,才覺得好受了些.

抬起頭,卻見胤眉宇微蹙盯著我,四目相望一瞬,過後,他輕歎道:"起來後沒用膳?"我咧嘴訕笑道:"本來是要去用膳的,可正好遇見承歡和佐特爾,我今日本來就准備找找她的,所以耽誤了一會."

他默看我一會,輕聲笑道:"遇見承歡了."我心中有些迷茫,見他眸中有絲戲謔之色,恍然憬悟他話中的含義,我輕咬下唇盯著他,他仍輕笑著回望著我.過了一會兒,我道:"正要回去的時候遇見他的,也先前並不曉得他會去園子里."

他默默看著我,隱去眸中神色,嘴角蘊著淡淡笑意,從我手中拿過食盒,端出食盒中的蓮子粥道:"先吃些東西."待我接過粥慢慢喝完,他接過碗放入食盒,回頭掠了十三一眼,目光又定在我身上.

上篇:下部 第五章    下篇:下部 第七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