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上部 第三十三章   
  
上部 第三十三章

大雨過後,已顯秋意.陽光溫暖,微風和熙,坐在房中就能聞到透窗而入的那特有的屬于秋天的香味.

蒙古兩部王爺已率眾抵京,允祥,允禮,弘曆,弘晝等王爺,貝勒們迎在宮門,城門至宮門鼓樂大作,鼓樂中響著悠長而寵亮的通傳聲,'和碩部王爺到’,'伊爾根覺羅部王爺到’,……這是自雍正朝以來前所未有,又極其盛大的儀式,對兩部王爺來說,也是莫大的恩寵.

通傳愈來愈近,我越發坐不住,站起來踱了會,又坐于梳妝台前,對著銅鏡打量一番,拔下頭上的簪子,瞅了一眼桌上的首飾匣子,躊躇一下,自銅鏡中瞥了一眼坐于桌邊呷茶的胤,隨手又拿起另一個簪子,在頭上比劃著.

他站起,走過來徑自打開首飾匣子,拿出那支木蘭簪子,輕輕插進我的發髻,望著鏡中的我們,他道:"自己喜歡的,就是好的."望著銅鏡中他凝重的面容,我默了一會道:"如果自己的喜歡的,帶給自己的只是沉重的幸福,那也是好的嗎?"他面色一暗,啞聲道:"過了這幾天,氣也該消了."我眼眶一熱,強笑道:"我是生自已的氣,在宮中生活了這麼多年,仍是不能放開心胸,不懂得去珍惜,苦了別人,也苦了自己."他微蹙眉頭,搖搖頭,輕歎口氣,從後面環著我的肩膀,道:"還說沒有生氣,我都成'別人’了.若曦,以後不會再發生這種事."

我站起,轉過身子,抓住他的手,仰起頭盯著他,道:"慶幸的是,皇後的病已經好轉,流言也沒有了.獨享寵愛,難免會有人眼熱,我雖當時氣惱,心中也是明白的."他攬我入懷,輕撫著我的背,道:"處罰的過輕,沒有得到應有的教訓."

我一時之間有些迷茫,不知他所說何人,在心中細細地想了一會,抬起頭驚訝地道:"居然是她,她不是被禁足了嗎?怎會傳出來這些呢?"他輕歎道:"西藏的事已了,鄂家也算是出了力的."在心底暗暗歎氣,宮中之人眼皮極活,認為鄂齊立了功,鄂答應自會再受恩寵,她雖出不來,可別人卻是能進得去的.

苦笑著搖搖頭,她的心胸居然如此狹窄,也如此糊塗,進宮已屆一年,難道沒有發現,自雍王府帶出的幾位福晉,現今的幾位妃嬪,從不曾因爭籠而惹出事端.

"皇上,兩位王爺已入了宮門."房外傳來高無庸的輕聲提醒.

他拍了拍我的背,我又用力的摟了一下,方才放手,微笑著道:"我這就去坤甯宮了."他凝神望我一會兒,輕輕抓住我的雙手,嘴角已蘊著一絲笑意,眉梢也揚了上去,眸中神色愉悅,前兩天的沉郁已完全不見.我扯扯嘴角,笑了笑,道:"快走吧,不要耽誤了正事."

他輕松一笑,道:"和你在一起,也是正事."我一愣,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居然從他嘴里聽到這麼窩心的話,我心中一暖,踮起腳尖,快速地在他唇上印一下,拔腿就走.

"若曦."背後傳來他的聲音,我微微一怔,轉過身子,疑道:"什麼事?"他笑著柔聲道:"不要擔心,依敏敏的性子,就是認不出你,你們也會成為朋友的."

微笑著'嗯’一聲,點了點頭,轉身向外行去,心中居然感動不已,只為他總是能輕易的洞悉我心中所想的一切.

步履輕盈地向坤甯宮方向走去,沿路有一搭沒一搭地和菊香扯閑話,小丫頭不知哪聽來的笑話,聽得我掩嘴輕笑.氣氛正好,看見對面鄂答應迎面走來,背後跟著兩人肅著臉的太監.見到是我,三人慌忙走到路邊,讓開了路.斜睨她一眼,依舊緩緩地向前走去.

她俯身請了一安,未起身,卻忽然'嗵’地跪了下來,兩手撐在地上,抬起頭,眼中隱隱含著淚花,道:"娘娘,奴婢該死,做了不該做的事,但奴婢已被禁足了這麼許久,請娘娘饒了奴婢吧."說完,頭抵住地上的雙手,整個人匍匐地地上.我一頓,停下腳步,默立在她的面前,過了一會,壓下心底讓她起身的想法,硬下心腸,淡淡地道:"現在你不是出來了嗎?"她抬起頭,臉上掛著淚痕,哽咽道:"皇後身邊的嵐冬姑娘傳話說,哥哥今日會進宮,令奴婢見兄長一面,並不是允許奴婢出來."

心中思潮起伏,花季女子被禁于斗室,而且不是一天,兩天,而是長達數月.心中對她的憎意漸減,低低歎了口氣,道:"你起來吧."她一怔,似是有些不信,面色轉了幾轉,最後,還是緩緩地站了起來.

兩人靜靜地默了一會兒,她輕聲道:"娘娘饒恕了奴婢嗎?"我注目望著路旁已略顯枯萎的花道:"既知錯了,又為何錯上加錯,在宮中喜言是非,不是智者所為."她輕輕一笑,低頭理了理衣襟下擺,直身後道:"奴婢性格說好聽些是直爽,說難聽些是一根筋,又怎會如此費盡心思去想這些是非.前陣子,來看望奴婢的人,言語中倒是有這樣的意思,可娘娘似乎有所誤會,我言盡如此,方才請求原諒的話我收回,奴婢告退."

站于她身後的太監面露慍色,相互打量一下,其中一個開口斥道:"帶罪之人,還敢頂撞娘娘,……"未等他說完,我面色一緊,冷聲'’地一聲,他囁囁地咂了一下嘴,隨即躬身垂首立在了原地.我瞟了她一眼,厲聲對太監們吩咐道:"再怎麼說,她也是主子,不能亂了禮數."

兩個太監不約而同跪了下去,連著聲道:"奴才不敢."鄂答應面露驚色,不些不解地看我一眼,然後,低垂著頭緩緩而去.

甫入宮門,便聽到陣陣鶯呢燕啼的說話聲.我長長地呼出一口氣,扯開嘴角,讓微笑定在臉上,緩步走向殿門.'蘭麝馥郁流香,佩環丁當作響’,我目不轉睛地呆站在門口盯著的敏敏,她身著蒙古華服,雍容華貴地坐于皇後身側,和我記憶中爽快,活潑的美貌女子已相去甚遠.

"娘娘吉祥."耳邊乍聞眾人的請安聲,我一怔,回過神,忙吩咐她們起身,快速地瞄了一眼,原來宮中諸妃嬪,各個王府的福晉們都來了.上前兩步,對那拉氏微施一福,那拉氏忙起身,拉著我的手,微笑著道:"這是伊爾根覺羅部的王妃敏敏,皇上隨先皇塞外之行曾見過,據聞王妃騎術可是相當好."敏敏笑著接口道:"草原上的兒女,騎術都是很好的."我啞然一笑,她還是如此爽快.

那拉氏微微一笑,轉過臉問道:"曉文,你可會騎馬?"往日和敏敏一起騎馬風馳電掣疾馳的一幕在腦中一晃,盯著敏敏,一絲笑意掛在嘴角,說道:"曉文有幾位很好的師傅,騎的雖不如王妃,自我感覺仍還不錯."那拉氏若有所思瞅我一眼,似是對我言語中流露出的欣喜有所不解.

敏敏一怔,她默默地目視著我,眸中竟有一絲複雜的光芒,過了一會兒,她輕聲道:"你就是蘭貴妃,皇帝的……"未說完,她停了下來,掠了眾人一眼,尷尬的轉移話題道:"娘娘怎知騎術不及敏敏."她這麼一問,我微怔一下,這才反應過來,敏敏當年見到是若曦,而不是我現在的面容,忙道:"曾聽皇上講過,當年格格騎術精良,舞姿優美,是草原是最美的一枝花."

敏敏靜靜注視了我一會兒,微微一笑,輕聲道:"娘娘可聽說,敏敏曾有一位好姐妹騎術絲毫不遜于我,她的騎術可是當年幾位王爺,貝勒們手把手教的."她話音剛落,身前的說話聲突地停了下來,幾個隱隱約約知道一些的人略帶擔憂的望了望敏敏,又看了看我,而一些年齡稍小一些的福晉們,則是好奇是小聲猜測,究竟是何人,有那麼大的臉面.

心中一陣感動,緊接著又一陣心酸,兩種感覺交織在一起,難辨滋味,眼眶有些熱,心底深處有一種想說出'我就是若曦’沖動.輕輕地籲出一口氣,握緊拳頭,待心緒平和,微笑著道:"王妃指的是若曦吧."

霎那間,空氣如凝結了一般,房中無任何聲響,連微風吹動窗欞子貼紙的凹凸聲都清晰可聞.見她們瞠目結舌地望著自己,我淺淺一笑,盯著敏敏.她張了張嘴,卻沒有說什麼,只是輕歎一口氣,垂下眼臉,端起茶碗喝了起來.

'若曦’這個名字自我口中說出,大家有些許詫異,一時之間,大家相互間打量著,沒有人先開口說話.

沉默的氣氛壓抑著眾人,熹妃笑著對那拉氏道:"不說這些陳谷子爛芝麻的事,還是請王妃說些草原上的風俗人情吧."那拉氏抿了口茶水,潤了潤唇後才道:"也好,自皇上繼承大統,國庫空虛,為了不給沿路州縣因接駕而造成虧空,即而加重百姓的負擔.這幾年沒有進行一次木蘭秋,我們這些人大概沒有人去過塞外的."

如果沒有親眼目睹,是無法想像皇家出巡日用排場的奢華程度的.康熙年間,其中四次南巡的都由江甯織造曹寅接駕,在經濟上給曹家造成了三百萬兩白銀的巨額虧空,曹寅去世後,經曹,曹兩任全力補救,仍無法彌補,可想而知,康熙的數次塞外之外,留下來的除了空名,還有什麼.自胤繼位,接連頒布諭旨,開始在全國上下大張旗鼓地清查錢糧,追補虧空.並一再表示,不能再像聖祖年間那樣寬容,凡虧空錢糧官員一經揭發,立刻革職.在雍正五年十二月,下令將曹交由內務府和吏部嚴審.因而曹寅之嫡孫曹雪芹從赫赫揚揚的官宦世家,墜入"繩床瓦灶"的地步.因他親身經曆了家庭的衰敗破產這一急劇的轉折,對曹雪芹來說雖痛苦.擔如果曹家不是這樣的結局,他沒有這樣的經曆,那麼,也就沒有世界名著《紅樓夢》.

低頭默默地想了一會兒,抬頭掃了一眼,入目處,敏敏正在講著蒙古五畜過年的禮儀習俗,講著蒙古特有的樂器馬頭琴……

耳邊好像聽到了那悠揚的馬頭琴曲,閉目冥思,仿佛自己已站在坦蕩遼遠的大草原上,彩云般飄逸的畜群,以及那馳騁不羈的追風駿馬,還有駿馬上神采飛揚的我們.

"格格,奴才通傳一聲,你再進去."門外傳來小路子的聲音,猛然回神,睜開眼睛,卻見承歡已快步沖了進來.

熹妃輕輕地搖搖頭微笑著招了招手,承歡對眾人敷衍的施了一禮,便立在了熹妃和我中間.熹妃邊用帕子擦拭她額頭的汗邊笑罵道:"成大姑娘了,還是這麼粗枝大葉,小心嫁不出去."

承歡沖她一笑,轉過臉,輕聲問道:"姑姑,王妃是若曦姑姑的朋友嗎?這玉佩是她送給若曦姑姑的嗎?"我看看她特意掛于頸間的玉佩,緊握住她的手,點了點頭.

她抽出手,走到敏敏面前,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禮,並端起茶碗,遞到敏敏面前.敏敏一怔,眼睛定在了玉佩上,默默地不發一言.

過了一會兒,敏敏眼角隱隱閃著淚花,接過茶水,喝了一口放于桌上,拉住承歡的手,道:"是若曦送給你的?你是哪家的孩子."承歡拭了拭敏敏的眼角,道:"是姑姑給我的,我叫承歡,怡親王是我阿瑪."敏敏握住玉佩,把承歡拉入懷中,默了一會兒,輕聲道:"原來你是十三爺的女兒,你額娘是否名叫綠蕪?"承歡的眼神一暗,道:"在承歡心中,若曦姑姑和曉文姑姑都是額娘."

我心中一痛,忙向坐于右側的綠蕪望去,她面色慘白,嘴唇略微顫動,眸中的神色令人不忍多看.雙手輕顫,用帕子捂住口鼻,頭低低地垂了下去.她身旁的兆佳氏,緊緊握住她另一只手,並對我微笑著微一頜首.

暢春園西側的禦園,綠草如茵,叢花似錦,放養著很多獐,鹿,虎,熊,狼等,雖比不上木蘭圍場草原遼闊,山巒起伏,但也別有一番景像.

斜靠在樹上,望著湛藍的天空,嘴邊不禁浮起一絲笑.自己本想找機會,讓綠蕪和承歡多待一會兒,可承歡卻整日的纏著敏敏賽馬,沒有一絲機會.一陣細微的腳步聲傳來,移目望去,原來是胤和高無庸兩人.仍靠在樹上,盯著他微微笑著.高無庸見狀,停下步子,站在原地轉過身子.

他走到面前,盯著我道:"這兩天累壞了吧."我環住他的腰,看著他道:"她的身子剛剛好,不能過度操勞,我身為貴妃是要擔起來的.操心是多一些,可還說不上累.不過,熹妃和傅雅倒是幫了不少忙."他盯著我,眸中湧出融融深情,靜默了一會兒,輕聲叫道:"若曦."我'啊’地一聲,他卻沒了下文,只是輕撫著我臉龐,嘴角蘊著笑.

過了一會兒,他道:"自從有了弘瀚,你改變了許多,這次雖然有部分是因為敏敏,可你做的確實很好."掙開他的手,輕輕的靠在他的胸前,歎道:"以前總想找一個小院子,過著清靜的,隨心所欲的生活.這次回來,我找到了,曦閣就是我想要.自有瀚兒,我可能寬容了一些.那是因為,我無力改變一些東西,那只好改變自己."他輕歎一聲,緊緊地摟住了我.

兩人靜靜相擁了會,他道:"你和敏敏還是沒有進展?"我重重歎口氣,悶悶地道:"敏敏的全部精力都在承歡身上."他'哧’地一笑,輕輕拍拍我的背,笑道:"這樣不是你想看到得嗎?"我仰臉,笑道:"那也得看她們的緣分."他搖搖頭,微微笑著不作聲.

一陣細風吹來,他為我捋了捋鬢角的碎發.我道:"敏敏心思單純,如果不給她明說,她即使能感覺到,也不會相信我就是若曦,畢竟有些事情是很難解釋的."他收緊胳膊,正欲開口,忽聞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小順子面色慘白跑到面前,喘息未定,結結巴巴地道:"啟稟皇上,四阿哥,……四阿哥摔下馬……"

上篇:上部 第三十二章    下篇:下部 第一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