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上部 第三十二章   
  
上部 第三十二章

眼下雖已立了秋,可天氣絲毫沒有見涼的意思.連接的幾次大雨,也是即下即停.睛時,依然焰騰騰的一輪白日,曬得宮中的花花草草都蔫得不成樣子.

我半躺在涼椅上閉目搖著蒲扇,似睡非睡,屋內的幾盆子冰抵不住牆外的熱浪,屋內的空氣依舊是蒸鍋上的蒸汽一般,悶得人心里發緊.

胤同意了那拉氏的提議,但並沒有拆除重建,只是吩咐以曦閣為中心,重新規劃,擴建.內務府的管事前來問了幾趟,說是皇上吩咐了,一切以蘭貴妃的意見為主.只要不動曦閣,我心里已是高興不已了,哪還會操這份心,于是,心滿意足地隨著胤回了宮.說是待院子修好了,再回園子.

輕搖蒲扇,默默地發著呆,我來到宮中已有月余,但所居住的西暖閣竟無一人造訪,連偶有在宮中行走時遇到個別妃嬪,總是未及寒暄,她們便繞路而去,仿佛我是洪水猛獸一般.

內心雖希望清靜的生活,但心中仍有些隱隱不安.以往每次回宮,皇後那拉氏總會派人隔三岔五來詢問,有無需要.此次,竟大為反常.腦中驀地想起那日那拉氏臉上那一抹苦笑,它猶如一把利刃,猛地一下子刺在我的身上.心里大力地一抽,在這大熱的天,身上一陣陣的發寒.扔下扇子,倒一杯熱茶,端起來一飲而盡,覺得嘴中燙得木木的,身上卻沒有任何變化,依然冷意漸增.

"娘娘,笑泠求見."過了半晌,剛覺得緩過了勁,便聽到門外傳來笑泠甜美的聲音.在心里深深歎了口氣,待平複了心緒,我輕聲道:"進來."

門外應了一聲,接著,挑簾入門.她身著一件米白紗褂,淺綠蓮花滾邊褲,一頭青絲梳理的光可鑒人.站在眼前,亭亭玉立猶如荷花初開.

她躬身盈盈一福,道:"笑泠見過娘娘,娘娘吉祥."對她一擺手,示意她起身,指著旁邊的椅子道:"坐下吧."她微微一笑,道:"是!謝娘娘賜坐."言罷,她微施一福,便大方地坐了下來,無絲毫怯意.

我抿了口茶,道:"今日不應值."她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抬頭一笑道:"是."見她額頭涔出細密的一層汗,我拿起腿上的蒲扇遞了過去.她微怔了一下,接過扇子,道:"娘娘果真心地很好."我一笑,問道:"你怎麼做了宮女?"

聞言,她一頓,似是思量了一下,接著,道:"恕我直言,笑泠並不想孑然一身老死宮中,因此,才做了這樣的選擇."我心中酸熱難耐,一時二人沉默相對,過了一會兒,我理了理思路後道:"你已是答應,已入皇家宗譜,又怎可再做宮女."她瞅了我一眼,淡淡一笑,道:"我阿瑪求了皇後娘娘,先前娘娘並不同意.後來,卻不知為何,娘娘忽然同意了."

我眼皮陡然一顫,這哪里是同意她出宮,這分明是'曲線救國’的路子,如若不然,又怎會把她安排在禦前奉茶.

覺得心神俱疲,自失地笑笑,決定不再多想,還是任其自然吧.

過了一會兒,我從遐想中回神,望向笑泠,卻見她怔忡地盯著我,臉上略帶一絲憂色.許是自己的反應嚇著了她,我微微一笑,道:"我有些累了."

她面色一紅,站起來,向前走了兩步,忽然又停下了腳步,回身坐下,道:"只顧著說閑話,卻將來的目的忘記."她睨了我一眼,斂眉輕聲續道:"聽宮里的姐姐們說,前些日子皇後去園子看過姐姐後,回宮便一病不起,現在還沒完全好."

"這些天,宮中瘋傳,說是皇後要動你的院子,你心中不喜,頂撞了娘娘,致使溫婉嫻淑的皇後病到.還說,這宮中只要言語之間曾得罪過的你,都會遭惹禍端,如鄂答應,齊妃,說得煞有其事,猶如親眼所見."

一陣暈眩,想站起來,雙腿軟得一點力氣也沒有,伸手端起杯子,覺得手都在抖,茶水撒得滿身都是.那茶水只是半溫,但喝下去,竟是透心涼的感覺.

笑泠慌忙起身,走過來,抽了身上的帕子,輕輕地為我拭了拭撒濕得衣襟.接著,向後退了一步,慢慢地跪了下來,道:"此事奴婢並非道聽途說,冒昧地給娘娘說,那是為了謝娘娘的恩.如若笑泠做的不對,也請娘娘不要責怪."

靜靜坐著,默默地想著.皇宮大內,妃嬪之間爭房爭寵在曆朝曆代都層出不窮,花樣極多,但這樣明目張膽傳播流言,有些反常.依照我對那拉氏的了解,不應是從坤甯宮傳出的.

"娘娘不必擔心,許是奴婢多事了."耳邊猛地響起笑泠擔憂的聲音,見她依然跪在原地,我噓出一口氣,但願如她所說,這事只是因為那拉氏的病,趕巧了,並非自己想像的那樣.起身,向前跨了一步,扶起笑泠,待兩人坐定,我道:"剛才你說的謝恩是何意思?"

她道:"齊妃娘娘是我大姨母,三福晉青諾是我表姐.她們出事後,額娘曾來宮中探望姨母,我們曾見了一面,她拉著我的手,說'在宮中,一定在照顧姨母,並要找機會報答一位名叫曉文的女官.’"

恍然憬悟,明白了她今日為何如此.

她起身,躬身施了一福,道:"如若娘娘有需要笑泠處,譴一人來告知奴婢一聲就行,奴婢告退."對她微一頜首,便閉上了眼睛.

淙淙大雨,涼風透窗而入,屋子里的床幔,飾物流蘇隨風左右搖擺.

慢慢地踱到窗前,默默盯著外面,一條條一縷縷的水簾如珍珠般掉落下來,落在青石鋪成的地面上,濺起如珍珠碎屑般的水粒.

雨中有風,在雨花中一陣一陣吹動,帶著淡淡的濕氣撲面而來,似一陣冰涼入了肌膚,我禁不住打了一個冷戰,一陣不好的預感直沖腦門.拿起門邊的青竹雨傘,拔腳向坤甯宮方向跑去.

甫一出屋,未行幾步,就見到迎面而來的巧慧.她全身已經濕透,鬢角幾絲頭發和著雨水貼在臉上.她道:"小姐,皇後娘娘怕是不行了,太醫們都束手無策,皇上方才也去了."

我心中一陣迷亂,頭轟地一聲漲得老大,那拉氏究竟是哪年歿的,我是一點印象也無.提著勁兒加快步子,剛跨入坤甯宮,便聽到一陣隱隱的哭聲,.又一陣心慌,止不住出了一身冷汗.

一下子怔在了原地,手一松,傘在地上隨風滴溜溜地轉著.細細一聽,卻又沒有了任何聲音,舉步向殿門行去.

只見那拉氏的寢宮內外都是人,又沒掌燈,殿里光線有些暗,平添了幾分沉重的氣息.略一定神,才看清床前站著七,八個太醫,個個面無人色,有的調藥,有的切脈,有的紮針;胤,熹妃等人站在周圍,均是一臉緊張,最外面躬立的是幾個阿哥和地位較低的答應們.

只見那拉氏滿面潮紅閉著雙眼,口微張,胸口慢慢地一起一伏,手緊按在自己心口處.

見我進來,眾人眼神複雜打量著我.我心中難受,走過去,站在熹妃身側,站定,道:"姐姐,果真是因為曉文頂撞了你嗎?如果是這樣,曉文給姐姐賠禮道歉."她努力睜開眼,抬頭擺一下,想搖頭,又無力.許是心中焦急,臉色竟由紅變得煞白.

身邊的太醫驚呼一聲,那拉氏卻緊皺眉頭,胸口起伏越發劇烈,呼吸聲也越發粗重.我心下大驚,不敢再開口,若她有個三長兩短,這多少雙眼睛都看到了,確實是因為自己一席話,她又嚴重了些.

胤走上來,扶著我,道:"曉文,鎮靜些."

我木然道:"皇後究竟是何病?"一太醫轉臉說道:"回娘娘話,皇後娘娘的脈象,不是絕症,是虛症.娘娘身子弱,命門之火沖積發散不開,痰氣便不得暢……"聽他絮絮叨叨地說著,我深透口氣,正欲開口打斷,便聽到身旁的胤沉聲斥道:"不要羅嗦,只說有救無救?"

幾個太醫哆嗦了下,緊接著'撲通’一聲齊刷刷地跪了不來,剛才回話的太醫道:"奴才們這些日子一直用散痰之藥,照理說早該散了才是,可主子娘娘卻是越發的重了,奴才們不得其解,到底是為何?"他話音甫落,殿里殿外便傳來了'嚶嚶’的哭聲.

胤冷哼一聲,眾人神色一緊,收住了哭聲.他道:"起身,快些拿個主意,怎生把痰咯出來."眾太醫利落地起來,皺著眉,圍著床的周圍繼續忙碌著.

那拉氏患得原來是痰症,可這種病應是冬季才有,這天才入秋,怎麼可能?

'啪’地一聲,調藥的太醫往後退兩步,手里的碗摔了個粉碎,面如死灰,一下子癱坐在地上.胤身子一顫,快速走到床邊,坐于床頭,探了探那拉氏的鼻息,面色一變,大聲喝道:"還不快搶救."

我腦中一片空白,拔開太醫,上床,坐在里側,抽下身上的帕子蓋在那拉氏的臉上,托起她的身子,不假思索地隔著手帕和她以唇相接,嘬著腮猛吸,卻一時吸不出來.

抬頭望了望一臉詫異的胤,我淒涼地道:"為了我們,你說些她想聽的話,讓她知道這世上還有值得她留戀的人."他一頓,拉住那拉氏的手,道:"小婉,你知道嗎?我們成親的當晚,我挑開喜帕……"

一行淚湧出來,透過淚眼,掠了一眼聚精會神訴說的他,自失地輕輕笑了兩聲,這究竟是個什麼社會,自己到底是誰.

一把扯下她臉上的帕子,和她唇對唇,用力地吸著.不知是自己用法正確,還是胤的話起了作用,她喉中一陣響動,我忙翻過她的身子,拍著她的背,一口痰自她口中咯出.

拉她躺下,她眼神迷離,凝視著胤的臉,輕聲道:"爺,是你嗎?……小婉不會離開你,……我會一直陪著你."

聞言,胤握著她的手似是又緊了一絲,像是讓那拉氏感覺他的存在.

我淡淡瞥了眼那緊握在一起的手,起身,下床,步履如浮去一樣向外走去,整個人飄飄的,像是踩在棉花堆里一般.耳邊依稀傳來他的聲音:"若,……曉文."

是他的聲音嗎?覺得那聲音遠得像在天際,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依然向前緩步走著,前面出現一張又一張陌生的臉,只見她們的嘴一張一翕的動著,卻聽不見任何聲音.

走了好久,終于看不見她們了.覺得衣服緊緊地貼在身上,抬頭望望,風攜帶著雨點打在臉上,不知道順臉而落的是雨水還是淚水.

怎麼走不動了,疑感地低頭瞧瞧,我的手臂被一只手抓著,怔忡的順著手向上望去,眼前出現一張擔憂的臉孔.我揉揉眼睛,自嘲地笑笑,欲舉步繼續走.

"曉文,你怎麼了?"他扳著我的肩,搖了搖我的身子,企圖讓我恢複神志.心里萬般滋味攪在一起,但又不知從何說起,于是,我嫣然一笑道:"我怎麼了,我根本不是我,我又會怎麼了?"說完,又是微微一笑,掙開他的手,向前走去.

走了一會兒,仍能聽見身後的腳步聲,停步回身,皺著眉大聲嚷道:"你干嗎陰魂不散跟著,我只想安靜地生活,難道這你們也看不慣嗎?"他默默地盯我半晌,輕輕地歎道:"自古以來,宮里都是各種政治力量的反映所在,有一套潛規則的平衡狀態,如果被某一個人打破了,不管她是誰,那眾人的注意力都會在此人身上.你在宮中已生活了十幾年,你覺得自己真的可能安靜的生活嗎?"

我心中悲傷,靜靜站在那里,眼淚潸然而落.這些自己又何嘗不知呢?

想了許久,覺得腦中一片虛空,淚如泉湧,卻笑著道:"我能怎麼辦?"他蹙著眉頭,眸中露出一憐憫,慢慢地道:"出宮,或是回到張小文生活的朝代."靜了一瞬,他搖搖頭,苦笑著續道:"但這兩樣你都做不到,用情太深.離開了皇阿瑪,你還能生活嗎?"

覺得自己的身子輕顫著,緊緊地握著拳頭,兩人就這樣靜靜地站在雨中.過了一會,平複了心緒,他說的對,離開了胤,我還能生活嗎?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在心底苦笑一番,道:"你回吧,我這也回去了."他眸中亮光一閃,上前兩步,凝視著我,疑道:"是回去?還是像這樣在雨中晃蕩?"我扯了扯起嘴角,不發一言,轉身向前行去.

嘩嘩的雨聲依然擋不住身後的腳步聲,本來心里就如同硬生生塞進一塊大石,堵得有些許難受,被他這麼跟著,人也就越發煩躁.但他也是一片好心,我也不好說什麼,只好歎口氣,邊回身邊道:"我已經沒事了,你回吧."

雨水順著他的衣襟如一條細線似的流著,全身上下已經完全濕透,而他卻絲毫不在意.他面色深重,眸中深邃的光芒閃爍著,看我回身,開口問道:"曉文,這樣活著,你覺得愉悅嗎?"

未等我開口說話,'啪’一聲輕響傳來,移目向弘曆身後望去,一把竹傘倒立著落在地上,傘隨風雨左右搖晃.我心中一怔,向側方行了一步,錯開弘曆的身子,赫然發現,傅雅一臉悲傷的呆愣在原地.見到是我,她一怔,似是有些不解,隨之而來的卻是滿面詫異.

見我如此,弘曆轉過身子,待看清來人,他面色淡淡的立在原地,默了一會,道:"可是有事?"傅雅微怔,即而彎腰撿起雨傘,淺笑著邊走邊道:"適才見爺並未帶雨具,擔心爺淋濕了身子,卻不想娘娘也在,早知多帶一把來."

聽她不著痕跡地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我壓下一腔的愁苦,笑道:"我們也甭在這雨中站著了,都回吧."弘曆瞅了我一眼,又望向傅雅道:"回吧."

她輕聲應了一下,快步撐傘來到我面前,微笑著道:"我們回去的路較近,這傘還是娘娘用吧."低頭望望衣衫,已濕得不能再濕,哪還有撐傘的必要.我一笑,搖搖頭,轉身疾步往回行去.

上篇:上部 第三十一章    下篇:上部 第三十三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