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上部 第三十一章   
  
上部 第三十一章

園明圓內樹木參天林立,幾乎可以遮天蔽日,但連續幾天烈日當空,園子相較他處雖清涼怡人,但人卻仍能感到窒息般的悶熱.

樹陰滿地日當午,夢覺流鶯時一聲.

這幾日許是忙得不亦樂乎,不是准備冰制飲品,就是自制制冷工具,因此,人也就極乏.這日,斜靠在椅子上黑甜一覺,醒來時,發現陽光已西斜了一些.抬起頭,頭頂上茂密的枝葉間隙中透出的陽光仍是很刺目,撿起已滑到腳邊的蒲扇搖了搖,依然燥熱如故,無奈地歎口氣,拿起身旁的茶杯啜了一口.然後,伸個舒服的懶腰,起身向屋內走去.

弘瀚僅身著一個大紅的肚兜,躺在小床上,抽下身上的帕子,俯下身子,輕輕的拭去小家伙嘴角流出的口水,並順勢在他額頭親了一下,小家伙沒有任何反應,依舊香甜地睡著.

走到桌前快速地寫一張字條,告知了我將要去的地方,輕輕地放在躺在軟榻上休息的巧慧身邊,緊接著,我輕手輕腳的向外行去.

我腳下的青石磚被炎炎烈日烤得足足有四十多度那麼高,走在上面,只覺得小腿都有些燙,猶如走在了一個特大號的蒸籠里一般.四周沒有一絲風,旁邊樹上的知了聲嘶力竭地叫著,聽得讓人更是心情煩躁,氣悶之極.我覺得喘氣有些難受,遂加快步子匆促地向正大光明殿的方向走去,只期望自己到達目的地之前千萬不要中暑了才好.

進入正大光明殿旁的偏殿,覺得一絲涼意撲面而來,人覺得很是舒服,但口卻干的難受,見兩個宮女正在低著頭准備著茶水,于是,我徑直走了過去,端起其中的一杯,一飲而盡,這才覺得好受了些.兩個宮女猛地抬起了頭正要開口責怪,一見是我,便躬身施了一禮,然後又默不作聲的繼續准備著.我覺得兩個宮女有些面生,但仔細想想,又覺得有一些熟悉.搖頭暗暗笑了一下,由于弘瀚尚小,有些離不開人,還真有些日子沒有來這里了.

不知道大殿里還有些什麼人,遂開口問道:"皇上在和什麼人議事?"外側較秀氣的宮女回道:"回姑娘話,萬歲年和四阿哥兩人在大殿中."原來弘曆在這里,這些日子以來,他從沒有找過我,不知道他現在怎樣了,和傅雅的關系到底怎麼樣,是不是如自己所知道的那樣,乾隆是極尊敬他的第一個皇後的.但心中又有一些不放心,如果只是敬愛,並不是愛人之間的如膠似漆的愛戀,那傅雅該怎麼辦?

本想著趁弘瀚睡著,過來給胤禛一個驚喜,但剛才那一腔的興奮,隨著自己的想法,刹那間消失得無影無蹤.我重重地歎了口氣,呆愣地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做,才能打開弘曆的心結.正在煩悶,覺得有人看我,移目望去,原來是剛才的小宮女有意無意地掠了我幾眼.覺得自己如墮入了五里霧里一樣,正大光明殿的太監,宮女們沒有不認識我的,她不該如此的.

微微笑著打量著她,只見她穿著一身普通的蜜合色的旗裝,一頭烏發綰著垂在腦後,彎月眉膩脂鼻端端正正,只是左臉頰的酒窩處有幾個淡淡的雀斑,一雙小巧玲瓏的手白晳而細膩.見我望向她,她絲毫沒有怯意,目光坦蕩地淺淺笑著.她上前兩步,盈盈一福,起身後道:"姑娘,你不記得我了?"望著她臉上那抹熟悉的笑容,我心中有了印象,她曾和那個鄂答應一起,並莫明其妙對自己說'謝謝’的那個女子.只是她不應該是個答應嗎?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她好像知道我心中的疑問,正要開口說話,殿外已傳來高無庸的斥喝聲:"笑泠,還不去奉茶,在里面嘀咕什麼呢?"聽到他急急的步子又向大殿行去,面前的她對著我歉意地笑笑,道:"以後有機會再說給你聽."說罷,接過另一個宮女遞過的茶盤,欲進正大光明殿奉茶.

自己來的目的本就是找胤禛,既來之則安之,沒有現在就回去的道理,遂開口對笑泠道:"好,有空再聊,這茶水還是我拿過去吧."她顯然也知道我來的目的,于是,她臉上的笑容燦爛了一些,應了一聲,把手中的茶盤遞了過來.

其實知道她的身份後,心里本來還有一絲不舒服,但她那一笑後,我心中竟然突然釋然了,心底深處那一絲酸意也隨之消失.

走到大殿門口,對高無庸點頭示意一下.踏入大殿,就聽到了弘曆的聲音:"皇阿瑪,自六月田文鏡奏報民人翟世有拾銀170兩,歸還失主,不受酬銀一事,命給七品頂戴以資鼓勵,這一個多月的時間內就出現了三起,長此以往,它就違背了朝廷原來的意願,也失去獎賞的作用."

胤禛掠了一眼站在門口的我,招了招手,示意讓我先坐在一旁等待.我走過去,慢慢地把茶水放好,便坐在了離兩人較遠的椅子上.

胤禛深鎖著雙眉,沉默了片刻,才開口道:"前幾年人心玩忽,諸事廢弛,官吏不知奉公辦事,小人不畏法度,所以要痛加砭斥,整飭弊政.經過這幾年的努力,已有了一些改觀.但如果民風再好一些,少一些雞鳴狗盜的事,使民安于田里而無饑寒愁歎之聲,久而久之,那我們大清何愁沒有盛世出現."

弘曆端起茶子喝了一口,又頓了一會,才說道:"也確是這個理,但也要有一個妥善的法子,不能聽之任之,此類事情一經報到朝堂就要賞賜."胤禛舒展了眉頭,微微一笑道:"凡事甯嚴不松,甯緊不松,如果出現謊報邀寵,嚴懲不怠.但真是有其事,還是該獎勵的,只是不會再是七品頂戴了."弘曆許是見胤禛面色輕松了下來,于是站起來,道:"皇阿瑪的意思兒臣已經明白,兒子今日還未向額娘請安,這就回了."

胤禛啜了一口茶水,身子向後靠了靠,說道:"過些日子蒙古部落來朝覲,這些日子你先准備一下."弘曆應了一聲後,走到我的面前,道:"姑姑,弘曆告退."然後恭敬地施了一禮後,疾步而出.我無聲地歎了口氣,沒有想到他仍是如此,沒有一絲改變.

過了半晌,仍是怔忡地坐在椅子上,沒有辦法集中精神,人有些失神.

耳邊一聲輕哼聲,我猛然回神,發現不知何時胤禛已走了過來,正站在身旁好笑地望著我.四目相望,見他戲謔的目光中還有一絲疑慮,我心中有些緊張,同時又有一絲無奈,兩人靜靜地望了一會兒,他嘴角浮出了淡淡的笑容,道:"找我有事?"

我已沒有了來時的心境,聽他如此一問,我笑道:"沒事,只是想來看看你."他微笑著搖了搖頭,然後,拉我起身,兩人牽著手向案子走去.

他坐在椅子上,輕輕地拍了拍自己的腿,用眼神示意我坐上去,我掠了一眼大殿門口躬立的小太監,面上一熱,邊搖頭邊擋回了他伸來拉我的手.他眸中閃出一絲不易覺察的笑意,但面色依舊淡淡,見我不肯,他沉聲命令道:"你們都下去吧."聞言,兩名小太監躬身,垂首倒著退了出去.

我仍站在案子的一角,對他莞爾一笑,道:"你先處理政務吧,我可不想影響你."他睨了我一眼,薄唇蘊著笑意,邊拿起左手邊的一張疊得很整齊的紙邊道:"好好斟酌一下,希望蒙古來之前定下來."

我心中不解,不知道有什麼會需要我做決定,展開紙張平鋪在案子上,一下子怔在了那里,本想著他不會再提這件事,沒有想到依然逃不脫.一股莫名的郁積之氣填滿了內心,心口堵的有些許難受.抬起頭,盯著他,微皺著眉悶聲道:"怎麼又說起這件事了,現在不是也很好嗎?"

他輕歎了口氣,道:"弘曆,承歡稱你姑姑,聽聞小順子他們也叫姑姑,這樣也很好嗎?"他說的的確地實情,宮中的妃嬪都是一口一個'姑娘’的稱呼;弘曆,傅雅他們又稱自己姑姑;而小順子這些一直隨著身邊的人,見我沒有反對,稱姑姑也順了嘴,也就一直這樣叫著.這樣想想,連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在這個尊卑分明的社會里,這樣'胡叫亂答應’的日子居然過了這麼久.

一直倔強地不接受冊封,想是他也知道我的心意,因此才會這麼拖下來,可自己是他眾多女人中的一個,這早已是更改不了的事實,如若沒有他的態度,見到任何一個妃嬪即使位份再低的常在,答應,我都要恭敬地行禮,哪會有如今這樣愜意,自在的生活.

再說,這本是自己已答應的事,也是已經想通了了的,先前是怕弘瀚不能生活在自己身邊而不願受封,但胤禛已有承諾,會親自帶大弘瀚,這也等于是變相的遂了自己的意.

既是早已接受了他,也決定了會在園子里陪他生活,既是不在乎身份,那再多一個稱呼,又有什麼呢?總讓他一昧的遷就自己,自己是不是自私了一些,他想給自己一個對外的身份,那也是想讓我陪他的范圍更大一些.我何不遂了他的意,不讓他為難.

胸中的悶氣早已消失殆盡,我向前走兩歲,站在他的身旁,沖他嫣然一笑,道:"你比較中意的是哪一個?"他定定地看著我,臉上掛著笑意,將我輕輕地拉坐到他的腿上,他用雙手環住我,下巴支在我的肩頭,接過我手中的那張紙,放在我們面前的案子上,道:"這個吧."

順著他的手看過去,'蘭貴妃’三字映入眼簾,他選得正好是我心中所想的,這也許就是所謂的心有靈心犀吧.

自己進宮後的命運一直和木蘭有關,聖祖年間,帶上了他送的木蘭簪子,決定了自己的人生大事,……即使自己的靈魂回到深圳,那條細若銀絲的木蘭墜子依然如影隨形地帶在我的身上,它引領著我再一次回到了這里.

默了一會兒,伸出手,細細地撫住他手上戒指上的木蘭花,開口吟道:"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攝提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皇覽揆余于初度兮,肇錫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則兮,字余曰靈均;紛吾既有此內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汩余若將不及兮,恐年歲之不吾與."

他反手緊緊握住我的雙手,接口道:"朝搴之木蘭兮,夕攬洲之宿莽;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不撫壯而棄穢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騏驥以馳騁兮,來吾導夫先路."

兩人靜默了一會兒,他道:"若曦,有你和十三弟在身邊,我覺得很踏實,也很放心,這些年以來,十三弟雖變了許多,可你卻仍舊是原來的你."由于他呼吸吐呐間的熱氣呵在耳邊,癢癢的,我忍不住想去撓撓.

覺得抬上去的手被他握在手中,霎時,我心里暖暖的,一股幸福的訊息直沖入了大腦里.自弘瀚出生,我的心思都放在了小家伙的身上,已很長時間沒有如現在一般,兩人靜靜地待在一起了.

我們被溫馨的氣息包圍著,良久沒有移動身軀,緊緊的,密密地貼在一起.咫尺的距離,擋不住曖昧的信息.我窩在他的懷中,感受著他身體的變化,我覺得面上一熱,即而整個身子都有些發燙.

抬眼望望這肅穆的大殿,我腦中有了一絲清醒,悄悄地在心中暗笑了一下,在這當口,我的頭腦還能如此清晰,如果讓胤禛知道我心中的想法,鐵定會賞我一記暴栗.

我轉過頭,正欲開口說一些話,用以轉移目前的情勢,卻發覺自己和他臉對著臉,鼻尖貼著鼻尖,姿勢的曖昧程度比剛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心思一滯,想說的話一下子又咽了回去,腦中的思維也像停下了,整個人呆呆地愣在那里,眼中只有他那雙熾熱的眸子.

我頭暈目眩,思維遲鈍,迷迷糊糊中覺得腰間他的雙手緊了一些,隨即他的臉壓了過來,他的嘴唇滾燙干燥,他輕輕用舌尖撬開我的牙齒……

覺得心跳得異常的快,'嗵嗵’的清晰可聞,腦中卻沒有任何想法,什麼也不想去想,只覺得自己如飄在空中的羽毛,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再也著不了地.

"皇上,大殿里的冰該換了,奴才們已候在了殿外."恍惚間聽見高無庸的聲音,我一驚,慌忙推開他的身子,快速地站了起來,走下去,坐在離案子最近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並掩飾地端起一杯水抿了起來.

胤禛瞅了我一眼,臉色一暗,面上已帶出了慍色,他沉聲道:"進來."高無庸垂首領著幾名各抱一盆冰的小蘇拉輕手輕腳地進來,許是覺察到了胤禛的情緒有異,高無庸的低聲輕斥'快著點’,幾個小蘇拉利落地放下,又抱起已化開了的疾步退了出去.

籲出一口氣,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斜睨了他一眼,卻見他正默默地盯著我,眸中深情依然.被他這麼看一陣,覺得面孔又一次熱了起來,我'騰’地一下站了起來,瞅了一眼案子上小山高的折子,躊躇了一瞬,道:"弘瀚怕是醒了,我還是先回了."見我這副樣子,他嘴角含著笑,邊起身邊道:"是嗎?"我口中'啊’地一聲,呆呆地望著他走到身邊,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伸手將我幾根亂發捋在耳後,笑道:"已被你漠視許久了,今日既是你主動來找我,那我又豈會令你失望."聞言,我大窘,揮起拳頭打在他的前胸,他哈哈大笑,一下子抱起了我,疾步向殿內的閣間走去.

下詔,冊封在幾天內就完成了,緊接著是一拔又一拔前來道喜的人,令我不勝其煩,卻又無可奈何.

這天清晨,梳洗,上妝,穿衣,戴飾品……整個人像木偶一樣被巧慧她們擺弄著.'唉’,我無奈地歎口氣,撫了撫被她們扯得發麻的頭皮,不知道是誰發明的'上頭’.巧慧慌忙拔開我的手,開口道:"好容易好了,千萬不要弄亂了,否則還要再來一次."

望著銅鏡中的自己'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有多長時間沒有如此裝扮過自己了,細想一下,久遠得讓自己沒有辦法回憶起來.我撫了撫自己的臉,輕輕地笑了起來,'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大概就是我如今的樣子吧.

本不想入宮,可隨著這幾日後宮諸妃的到來,我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入宮一行,自己的品階僅次于皇後那拉氏,如果冊封後一直不去見禮,那是怎麼也說不過去的.我雖不屑于此道,也知道她不會因此而氣惱我,可她要管理後宮,我不能因此而讓她失了威信.

"小姐,已經好了."隨著巧慧的輕聲提醒,我回了神,盯著鏡中的自己,猶豫了一陣,打開桌上的首飾匣子,拿出木蘭簪子,木蘭耳墜子遞于巧慧,低聲道:"給我帶上."

等了一會兒,發覺身後的巧慧沒有動靜,我扭頭望去,卻見巧慧臉色蒼白地盯著桌子上.我心中一下子明白了她為何會如此,這支簪子自再次回到我的身邊,我一次也不曾帶過,因此巧慧才會有這樣的表情.在心中暗暗籲口氣,轉過身子,握住她的手,道:"在你心中我和若曦有區別嗎?"

巧慧怔了一下,略顯蒼老的面上溢出一絲苦笑,道:"我家小姐是個可憐人."我心中一痛,可又不知道怎麼安慰她,如果實話實說,她也不見得會聽懂,明白.頓了一下,她擦了擦眼角,又續道:"這大喜的日子,不說這些了.小姐沒有得到的,你得到了,我心中也是高興的."我歎道:"謝謝你,巧慧."她斂了臉上的憂傷神色,一笑,道:"快戴上吧,不要誤了進宮的時辰."

收拾完畢,巧慧左右打量了一下,方才滿意.

正欲出門,外面已傳來了小順子的通傳聲:"娘娘,皇後娘娘來了."話音甫落,門窗一挑,那拉氏已緩步走了進來.我急忙上前躬身行了一禮,她淡淡地笑笑道:"我們姐妹間哪用這些虛禮,坐下吧."她攜著我的手向前行了兩步,分坐于桌的兩旁,不待我開口,她已微微笑著道:"弘瀚這孩子呢,這些日子沒見,模樣又變了吧?"沖著她淺淺一笑,道:"妹妹今日本打算去宮中見姐姐,才讓奴婢們把他抱了去."

她笑道:"本想譴小路子給你說一聲,這大熱的天,不要宮里,園子來回跑了.但又想想,我們姐妹也好些日子沒見了,宮里正好也沒什麼緊要的事,因此也就來了."她臉上的笑容依然恬靜,臉上也依舊是云淡風輕的表情,喜怒無跡可尋,讓人無法看透她內心真實的想法.既是如此,我也並不想往深里去探究,于是,為她倒了杯水,淺笑著道:"我本該早些去拜見姐姐的."

這些天以來,做的最多的事,就是不斷的說著言不及意的客套話,場面話,一遍又一遍地對著不同的人說.但對著她,說完那句話後,卻不知道應該再說些什麼.

兩人靜了一會兒,她舉杯抿了口茶水,微微地笑著道:"妹妹沏得茶水果真特別有味道."我在心中暗暗笑了一下,我不擅于此,而她更是不精此道.茶水就是茶水,即便是懂茶的人,沏得不過好一些罷了,哪會有特別的味道.她應是有些話要說,而我的身份又今日不同于以往,想是找不到合適切入點.

頭上戴的飾品過多,覺得脖子壓得有些酸楚,我禁不住撫了撫後頸,見我如此,那拉氏道:"身份不同,身邊要用的規格也就有相應的變化."聞言,我正往回收的手一下子定在了半空,心中沒來由得抽了一下,不明白她言語中的含義,難不成竟是想讓我回宮居住.

她臉上似是有些猶豫神色,但只是過了一瞬,她望了望窗外,又道:"有你在爺身邊,我也放心許多,但這院落太小了一些."原來她難于啟齒的竟是此事,這也難怪,為何建這院閣,胤禛為何居于此處,想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不明白她是想讓我搬出去,還是有其他的什麼想法.

掠了她一眼,只見她眸中無一絲情緒,只是怔忡地盯在眼前的茶杯上,神思好象也隨著視線定在了某一個地方,久久地回不了神.我不發一言,默默地坐著等待.

等了一會兒,她緩緩地道:"我會吩咐內務府按宮中貴妃的規格修整一下這個院子,稍後會和皇上商量一下,妹妹你意下如何?"我啜了一口茶水,站起來,淡然一笑道:"不過就是住的地方,姐姐既是如此關心,那還是隨皇上的意思吧."她隨著起了身,臉上閃出一絲苦笑,道:"是呀,不過就是住的地方,爺卻花費了這麼多的心思."

我心神俱震,望著她那那蒼白的臉,霎時,久已沒有的心痛再次不可抑制地湧了出來.

上篇:上部 第三十章    下篇:上部 第三十二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