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上部 第二十四章   
  
上部 第二十四章

轉眼之間春節將至,宮中卻無一絲喜慶之氣.

原來野史竟然是真的,弘時確實在祭天回宮的路上派人襲擊了弘曆.胤禛震怒之下,派人把弘時拘于府第嚴加看管,並下令任何人不得探望.

胤禛余怒未息,宮中眾人俱是背若芒刺,人人都戰戰驚驚,連說話都輕聲細語,惟恐一個不小心就會惹禍上身.這天,坐在房中,本想為他繡只香囊,但心中煩悶,一會兒功夫手就被紮了幾次,把它擲于筐中,呆呆地出神,怎麼做才能令他釋懷呢?

想了一會兒,自己又啞然一笑,他又何需別人的開導或勸說,他需要的只是時間,處理這件事情的時間.站起來走到窗下,怔怔地望著窗外狂風卷著雪花漫天飛舞,突然感覺有時候人就如這風中的雪花一般,想落下來卻又偏偏由不得自己,只好隨著風走,風刮在哪里就落在哪里.

無聲地籲口氣,覺得身子有些冷,走過去和衣躺到床上.過了半晌兒,聽見有人打開房門,沒有理會,仍是默默地盯著帳頂,能這樣直接開門進來的除了他再也沒有別人.他站在床前望著我,眸中無一絲情緒,知道他心中苦澀,我沖著他柔柔一笑,緊接著身子向里面移了移.

他也是和衣躺了下來,靜默了一會兒,沉沉地道:"你是不是感覺我很殘暴,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不顧及."轉過身子撫住他的臉道:"這是皇室之中的戰爭,必有的不得已的事情,在每一朝每一代都會發生.你不止只是他們的父親,你還肩負著天下蒼生的幸福,你這樣做只是為了保護大清未來的希望."他頓了一下,嘴角掠出淡淡的苦澀的笑,他道:"這天下只有你一人懂我."

靜靜地望著他臉上那絲若有若無的笑容,覺得心中難受無比,腦中忽地閃出了劉德華的一首歌……男人,哭吧……心中惻然,于是我拉起棉被蓋住兩人的頭,道:"如果心中難受就說出來吧."他環住我的腰道:"我本就子息單薄,弘時本也居長,其母地位也尊,他對儲位懷有希冀,本也是情理中事.可他確實不是一個可以撐得起大清江山的人,我又豈能把祖宗的基業交付于他,他先前的一切我都可以包容,唯有此次,他竟向弘曆下手,我是斷斷不能饒恕他."

暗暗歎惜,我接口道:"口中說不能饒恕,心中是否有絲舍不得呢?既是這樣,何不交給一個可靠之人管教約束他,至少這樣他不會衣食無著,飽受折磨."他靜靜地默了好久,沒有出聲,只是緊緊地把我擁在懷中.

胤禛之所以沒有選擇弘時,除資質,能力這個原因外,一個更為重要的原因應是他的兒子中除弘曆外,其余諸子的生母均是漢軍旗出身,擇立弘曆為儲君,這是胤禛為了團結滿洲上層貴族,穩定政治局勢的必然抉擇,可這層我又怎麼可以說破呢?

想了一會,我道:"假如我們有了兒子,能不能不入宗籍,只作為一個平常的孩子,與政治,與皇宮無關."他掀開被子,一下子坐了起來,摸著我的腹部盯著我疑道:"你不是說……"拔開他的手,拉他躺下道:"我只是說假如,假如我一小心生了兒子."他瞅了我一眼,眸中閃爍著一絲亮光,他道:"若曦,讓太醫再瞧一瞧吧,你的身子已不似以前那麼贏弱了."我臉上一熱,仍執拗地道:"你還沒有回答我."他淡淡一笑,似是看出了什麼一樣,睨了我一眼道:"先生了再說."

心中有些欣喜的同時,也有一絲絲的郁悶,欣喜的是他像是已經平複了心情,郁悶的是他沒有給我一個確定的答複.看他面上帶著怪怪地笑,心中的悶氣又加了一分,用力地把他的身子扭過去,對著他的後背咬著牙揮舞著拳頭,他猛地一個轉身,我訕訕地收回雙手,摸摸鼻子,轉過身子給他一個後背.他悶著噪子笑了兩聲,翻過我的身子,點了一下我的頭.許是他覺察到了什麼,每日回房的時間略早了一些,心中氣悶之極,卻又無可奈何.

經此一事後,弘時被撤去黃帶,搬離宮中,並由他的十二皇叔允祹約束養瞻.

也因此事,本已再過兩日便到年末的皇宮也無喜慶氛圍,宮女太監們依舊是小心翼巽,輕聲細語.

心中也有些許壓抑,信步亂走.忽然一陣悅耳的童聲笑聲傳來,宛如悶熱天氣中的一陣涼風一樣.循聲望去,原來是承歡領著一群孩子們在堆雪人,心中一松,舉步走了過去.

原來是各王府中的年齡較小的格格,貝勒們,應是來參加除夕皇室家宴的.剛剛落步,承歡已一陣風似的撲了過來,見她靴子褲腳都已濕透,還結了一層薄冰,臉已凍的通紅,我笑叱道:"野丫頭,越來越沒有女兒家的樣子了."承歡臉一擺,鬼笑道:"那也是姑姑的錯,姑姑也沒把承歡當做女兒家教."

這丫頭是越發的伶牙俐齒了,心中正感無奈,耳邊已傳來了挪揶的笑聲.我瞪了一眼弘曆,道:"這些日子不見,還是這副模樣."他哈哈一笑反問道:"哪副樣子."我搖了搖頭,不再說話.

自弘曆去景陵回來後承歡也是第一次見到他,承歡高興地道:"弘曆哥哥,聽姐姐們說,正月十五京城里的花燈很好看,比宮里的還美,我們和姑姑一起去看吧."和弘曆相視一笑,兩人有默契地不吭聲,承歡等了會,有些不耐道:"去不去嗎?"捏了捏她的小臉道:"如果你乖乖地練曲子,那可以考慮一下."說完,我轉身就走,承歡的步子更快,一溜煙地跑了,邊跑邊大聲道:"我這就回去練."身後趨步跟著的弘曆道:"把承歡教成這樣,你要負一部分責任."

靜默了片刻,我道:"傷在哪了?"他接口道:"只是傷了皮肉,不打緊的."見我上下打量了他幾眼,他微微一笑,捋起了袖子,一條長長的繃帶從手肘直包到手腕.我心中突地湧出絲絲悲傷,不為這個傷口,只為這紫禁城的親情,權位真的是如此重要嗎?重要到不顧父子,不顧同胞,那萬人之上的寶座真的有那麼大的吸引力嗎?見了我的這種表情,他道:"你這種表情定不會為了我吧."

我道:"你很高興吧,以後前途可謂一片光明."不知為什麼,這一席話沒有經過大腦就脫口而出.弘曆的臉色瞬間通紅,沉沉地道:"原來我在你眼中竟是如此不堪,那個位置是能者居之,明白人應該知曉如若自己沒有能力,即使做上了,那也是為難自己,正好,我也是個明白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說罷,居然拂袖而去,心中愕然,自己的確有些口不擇言.我只好急走兩步,道:"是我說的不對,別生氣了,朋友."

他腳步緩了下來,轉身瞄我一眼,道:"有人急赤白咧亂發脾氣,是不是因為此事傷了皇阿瑪的心,有人找不著出氣的地方,正好我怔頭怔腦的巴巴趕來了."面色一赧,被他說中了心事,面子有些掛不住.低頭轉身往回走去,背後傳來他的笑語聲:"正月十五去看燈,這作為我的補償."

回去的路上不斷地思索弘曆的話,他說自己是明白人,可他明白的究竟什麼呢?有時候感覺很了解他,又有時候覺得對他是一無所知.總覺得眼前的他不是真實的他,他似乎城府極深,又似乎清純如白紙.據史書記載,他是一個到處留情的風流天子,可到目前為止,除見過他十二,三時用眼睛瞟瞟小宮女外,這些年從未聽聞他男女方面的事情.

想了幾圈,仍是不知所以然,甩甩腦袋,感覺自己想得有些多余,不由自主的猜測別人的心思,這個毛病似是再也改不過來了.

正在暗自苦惱,卻見高無庸領著一個人迎面而來,見到我他快步向前打了一千道:"姑娘,皇上剛譴了小順子去找你,現在皇上在養心殿."見他面露喜色,心中有些納悶.

進入養心殿,左右瞧了一圈,這才發現,整個大殿只有他一人,心中更是暗暗嘀咕,不知他葫蘆里賣得什麼.走過去坐在他的身邊,笑道:"你讓我來是只是為了看你批閱奏章嗎?"聞言,他抬頭盯著我,默了一會兒,眸中帶著暖融融的深情,和他對視了一會,終是有些不好意思,遂低下頭伏在案子上.

他輕笑道:"嬌羞如花,就是不知是不是有人故意在引誘我."聞言有些微怔,他已有好些日子沒有如此輕松了,抬起頭來,怔怔地盯著他,他許是知道我為什麼這樣,仍是輕笑著,從案子上拿起一個淡紫色的精致錦盒遞給我,並用眼神示意打開.

一切答案都在盒中嗎?有些疑惑地打開了它,一對別致的耳環出現在眼前,說它別致,是因為它的做工,樣式都很特別,如先前的鏈子一樣,細若發絲的銀絲穿著一顆顆珍珠般小玉珠,如流蘇一樣垂了下去,流蘇的底端是同色的玉雕成的木蘭花,那小小的木蘭花不管從哪個方向看都是整朵花.再說那玉,羊脂白玉中含著若有若無的紫絲,這也是稀有的.我有些愛不釋手,翻來覆去地欣賞著它,有些不可置信,三百年前的清朝,居然可以手工雕琢出來如此精致的東西.

見我呆呆地望著耳環,他笑意漸濃,拿起其中一個輕柔地為我戴著,感覺到他的手有意無意地蹭著我的脖子,引起我的身子一陣輕顫,他得意地吃吃一笑.我許是有些面紅耳赤,只覺得臉上熱熱的,起身欲走開,只覺得耳朵一痛,才發覺他還沒有戴上.耷拉著眼皮任由他戴,內心被幸福脹得滿滿的.

他大概從沒做過這樣的事,笨手笨腳擺弄了好久才成功地戴上,緊接著微微笑著打量著我,調侃道:"果然增色不少."聽他的口氣好像我是極丑無比的女子一般,我心中有些好笑,難道這也算是解壓的一種途徑.但這樣如果能使他開懷,我也樂于配合,于是輕笑著道:"上天造就我這種丑女就是為了和你在一起的."聽著我的話,他怔了一瞬,旋即又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哈哈大笑道:"歪理還真的不少."見他案子上仍攤著奏章,我道:"你還是先忙吧,要不又要熬夜了."他眸中閃著一絲亮光,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即而唇邊抿著笑意看起了奏章.我有些無聊,站起來欲出去,他身形未動,道:"留下來陪我."

去偏殿拿回一壺茶,一口一口地啜著,慢慢地打發著時間.

不知不覺一壺茶已被我喝光,心中有些暗笑,自己也有牛飲的一天,他似是一直在注意著我.見我搖了搖茶壺,他搖了搖頭,接著還歎了口氣.

我瞪了他一眼,起身向前邁兩步作勢要出去,他露出一張略帶歉意的臉微微地笑著.心中滿意他的表現,得意地坐了下來,心中又一次暖暖的,從沒想到我們會有這樣溫馨的日子.

高無庸輕手輕腳地走了進來,行禮後道:"皇上,太醫已候在了外面,可否現在就宣."胤禛已回複了往日的清冷面色,淡淡地道:"現在就宣吧."心中有些疑惑,我並沒有發現他有什麼不妥.我走上前去,正要開口詢問,太醫已經進了殿.他道:"就些日子朕身子比較乏,你瞧一瞧吧."

太醫躬著身子上前,把手搭于胤禛的手腕上,閉著眼睛細細地把起脈來.我一臉緊張地瞧著太醫的神色,希望從他臉上先看出一些端倪,而胤禛卻依然看著案上的折子,似是對太醫的診斷並不在意一樣.

太醫的眉頭先是緊緊地揪擠著一起,後來又逐漸舒展開來,我的心也隨之安定了下來.太醫向退兩步,道:"皇上身子表象並無大礙,只是長期過于操勞,又睡眠不足,身子確實有些虛."

胤禛聽後,把臉轉向我,臉上似是掠過一絲微笑,我看得有些不真切,待仔細看去,卻發現他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依然是一臉的淡然表情.他對太醫吩咐道:"她身子也有些不適,你順帶著也瞧瞧吧."心中明白了他為何如此,心中有絲無奈,趁著太醫低頭把脈,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他則是不在意地微微笑了一下.

過了一會兒,太醫對著他道:"姑娘的脈象平穩,身體並沒病症."自己的身子自己本來就清楚,我斜睨了他一眼,正遇上他的目光掃過來,我從他的眸中發現了他的激動和欣喜.他又道:"確定沒有病症?"太醫一怔,快速抬頭看了一眼,又急急地低了下去道:"或許是臣的醫術不精,臣的診斷確實是沒有病症."不等胤禛開口,太醫又續道:"上次姑娘咳血,只是一時急怒攻心,並沒有落下後遺症."

泡在浴桶里,心中有些不好受,他居然采用了這種方式來確定.本來還有些猶豫,可現在連最後一個搪塞他的理由也沒有了.

桶里的水漸漸地涼了下來,仍是不願起身,聽到身後有輕微的腳步,身子又往下縮了縮.他站在桶邊輕輕地笑道:"即使不想見我,也不能這麼泡著."這完,徑直把我抱起來往床鋪走去.

宮中的地龍是今年剛剛修整的,房中溫度並不低,可泡得時間過長,身上依舊沒有一絲熱氣.想靠近他取暖,心中又有些不情願,只好蜷曲著身子瑟瑟發抖.他歎了口氣道:"我並不是非要你為我生個孩兒,一來,我確實擔心你的身體;二來,你我年齡懸殊,如若我們沒有孩兒,我百年之後,誰來陪你."

心髒猛地一抽,自己誤會了他,身子不由得向他靠去,他輕輕地攬我入懷,撫住我的秀發,歎道:"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不希望自己的孩兒重複我們的路,可你也知道我的子嗣本也不多,除弘曆外,弘時不成材,弘晝懦弱,其他的又太小……"

我截著他的話道:"我本是死過一次的人,既然再世為人,我只想一心一意地陪著你,只想為我愛的人生一個孩子,但我確實不希望我的兒女是皇子皇孫."他身子一僵,把我緊緊地摟在他的胸前,沉聲道:"定要如此嗎?"抬頭望著他的眸子,堅定地道:"如若不然,我定不會要."他面色沉靜,有些看不出他的情緒,四目怔怔地對視著,過了半晌,他輕歎了口氣,摟緊了我一直默默不語.

除夕轉瞬而至,目送胤禛的身影漸漸遠去,心中湧起的悲傷縈繞心間絲絲不絕,再也抑制不住眼中的淚,任它在臉上肆意橫流.在這闔家團圓的日子里,可我卻成了地地道道的孤家寡人,心中也越發地開始思念那再也不能相見的雙親.

不知過了多久,聽自鳴鍾響了一聲,才正丑時分,打量著今日顯得格外冷清的屋子,心中一陣苦笑,決定找些事情打發這難熬的時間.坐于燈下,頭腦無比清醒,一針一線細細地繡著那個香囊.

望著窗外微明的天色,再回頭看看業已繡好的香囊,依舊沒有感覺到困,沒有想到除夕夜自己竟是一宿未睡,竟是一個人孤零零地迎接著新年的伊始.

慢慢地描眉,塗腮,細細地為自己化一個精致的妝容,微扯嘴角擠出一絲笑容,望著銅鏡中的自己,讓那絲笑定在在臉上,才起身向外行去.

北風吹著,雪也似越下越大,雪粒子如椒鹽似細粉,先是零星丟落,漸漸的,灰灰的天穹像有一張巨大的細籮在篩面,隨著風疾速蕩落.此刻,路上已鋪了薄薄的一層,房頂的黃琉璃瓦,院中的銅麒麟等等也都蓋上了晶瑩得幾乎透明的雪.

裹裹身上的斗篷,信步踅進一段長長的巷道,抬起頭閉著雙目,任憑雪粒肆意地灑落在臉龐,感覺有些絲絲的刺痛,過了一會兒,雪在臉上融化開來,一滴一滴地流入脖頸.

"曉文,你這是干什麼."前方傳來了關切地話語聲,我矍然開目,原來是十三站在巷口.臉上重新露出那絲微笑,向前走到他的身邊道:"綠蕪可好了一些?"十三靜靜地瞅我一會兒,道:"笑得如此苦澀,這並不是發自內心的,在我面前不必強撐."隨著他的話音落地,我的臉一下子挎了下來.

十三道:"我剛由養心殿過來,皇兄看起來也是一臉的疲倦."我心中湧起一絲疑惑,又有些許難受,同時又不知如何開口詢問,只知道滿眼希冀地盯著十三.十三又道:"四嫂,你可知道昨晚四哥在養心殿處理了一晚的政務."

聽著十三刻意改了稱呼,知道他要說些什麼,我面色一整,道:"昨晚不是家宴嗎?"十三道:"家宴過後,四哥只是在皇後的宮中坐了片刻就去了養心殿,這是不合規矩的,四哥為什麼會如此,相信你心中應該明白."

心中震驚,同時又抑制不住湧起一絲竊喜,十三見狀,微笑著搖了搖頭.我道:"現在的我像是一個妒婦吧."十三道:"你算不上是妒婦,因妒婦一般都會興風作浪以引起愛人注意,可你呢?只是自己虐待自己,只知道自己自苦,你明明知道無法改變現狀,可又執拗于愛的唯一.可這樣一來,苦的卻只有你和四哥兩人."靜了一會兒,十三又道:"家宴時四哥雖掩飾的極好,可我依然發現他有些心神恍惚,估計應是不放心你.可能對你來說,對著四哥的妃嬪們你很難受,但這種場合,如果你不在,四哥也會很心疼,很擔心."

輕咬著下唇沉思有頃,我道:"我不去,難受的只是我和他;我去了,未必會有人開心."聞言,十三歎息一聲道:"也是,我考慮只是你和四哥,而你思慮的卻不僅僅如此.看來,兩人感情的事確實是別人理解不了,也勸不得的."心中明白他為何會這樣說,我輕輕一笑續問道:"綠蕪可好了一些?"

十三面色一沉正待開口,忽聽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傳來,轉身望去,原來是熹妃和侍女們一行逶迤而來.眾人各自見禮後,熹妃雍容一笑道:"姑娘身子才好,怎敢在這冰天雪地里久站."她邊說邊用手拂去我身上的雪粒,對她嫣然一笑,說道:"我已經痊愈了,謝娘娘掛心."十三接口道:"皇嫂這是往哪里去?"熹妃道:"去皇後宮里,十三弟,改天帶魚甯她們來宮里吧,我可是好久沒看到她們了."

接著,她又道:"本想專門去找姑娘一趟,今日既是碰見了,我就直接給你得了,也讓姑娘幫忙看看."心中有些微怔,但轉瞬明白了她的意思,我道:"怕是還得要四阿哥入得了眼才好,別人挑的未必合他的心意."她把紙塞入我手中,反握著我的手,仍輕笑道:"姑娘的眼光極好,如若入得了姑娘的眼,弘曆必會喜歡."

靜靜地望著她們一行人漸漸遠去,覺得有些無奈,十三微笑著道:"弘曆早些成婚也好,這樣一來,大家都省心了."我苦笑道:"那也得他喜歡才好,如若真的要強加給他,我也不希望這個人是我."十三瞅著我默了一會兒,道:"經曆了這麼多事,你還是沒變,每次遇見感情之事,你總是想要成婚的人能兩情相悅,可這在宮中是幾乎不可能的."

霎那間,腦中閃出了當年的十阿哥和十福晉,八阿哥和姐姐……心中有些苦澀,這些自己又怎能改變的了,硬生生地把那絲煩擾從內心擠出,對著十三盈盈一笑,向前慢慢走去.十三道:"有時候真想拋開一切,帶著綠蕪隱身江湖,可這世上無奈的事太多了,作為皇家男子,這一切的一切真的能完全拋開,完全忘卻嗎?"說完,他輕輕地歎了口氣.

兩人默默地在雪中踱行,忽聽"撲通"一聲,我循聲望去,原來是小順子,許是走的太急摔在了地上,呲牙咧嘴地趴起來,拐著腿向前兩步向十三道:"王爺吉祥."即而轉向我道:"姑姑,高公公譴我找你,讓你去養心殿一趟."見我頜首,他打了一千,又是急匆匆地小跑著去了.和十三相視一笑,我舉步朝養心殿方向走去,身後的十三道:"為了四哥,你以後也要保重自個的身子."

腳步頓了一下,沒有作聲,仍向前行去,細細地思索著十三的話,'這樣一來,大家都省心了.’大家都在擔心什麼呢?難道仍擔心弘曆喜歡我,但這又怎麼可能呢?不說是娘娘,阿哥們,就連宮女,太監們都知道胤禛和我的關系,弘曆又怎會不知道?

大殿一如往昔,仍是暖的融融如春,我站在大殿中央,他默默地打量著我的神色,眼中掠過一絲心疼,即而目光暖暖地望著我.他一臉倦容,眼圈也有些發暗,心中一抽,有些心疼他.對他莞爾一笑,走上前坐于他的身邊.他道:"去了哪里,找了你一陣子了."拿起案上他的茶碗啜了一口,我道:"出去走走."我不自覺地抬手撫了撫他的臉,道:"休息一會兒吧."他握住我的手,一笑道:"可是又碰見了十三?"沒有應聲,拉起他欲往外走.

他站起來舉步欲隨著我走,又朝案子上望了一眼,見狀,我道:"可是又發生了事端?"他重新坐下來,遞給我一個折子,是云貴總督鄂爾泰的上疏,快速地過了一遍,原來是鄂爾泰要求調整云,貴,川等省邊境不合理的行政區劃,以便統一事權,使地方官相機行事.

根據云南少數民族的特點,自明朝開始在廣大少數民族地區實行土司制度,當時雖起到了一些有益的作用,但本身就附帶著很大的弊端.土司統治下,土司世官其土,世有其民,對所屬人民有生殺予奪的權力,"主仆之分,百世不移".土司統治下,人民生活艱難,同時也嚴重的阻礙了社會經濟的發展.土司之間,土司內部也時常斗爭,相互搶劫村寨,濫殺無辜,使人民遭殃,影響了邊疆的穩定.土司擁有自己的武裝,他們利用自己的兵丁鎮壓當地人民,抗命朝廷,叛亂不絕.土司制度的長期存在,不利于國家的統一.

胤禛本是銳意進取的君主,因此自繼位開始便著手于了改土歸流.並于雍正四年對不法土司用計擒為上,以兵剿為次;使其自動投獻為上,勒令納土為次;既要用兵,又不專恃用兵.以武力相震懾,力爭以政治手段解決.在五月又平定了貴州長寨土司的叛亂,設立長寨廳.不久,朝廷又將原隸屬四川的烏蒙、鎮雄、東川三土府劃歸云南.

改土歸流已大張旗鼓開始了很久,又取得了預期的效果,心中有些迷茫他為何會滿面不安,這並不是他的作風.

我轉念一想,既是令他擔心,那也必定會是較為棘手的事.我凝思默了一會兒,道:"這折子並無不妥,應該如此."他沉吟了一下道:"我擔心推行過程中,如果用人不當,各地土司如果聯起手來,那朝廷面臨的將會是內憂外患."這確實讓人無法預料會發生什麼事,這不是朝堂內部的勾心斗角,所發生的事都在邊遠地區,如果發生叛亂之事,是沒有辦法即刻就作出對應之策的.

極力搜索腦中那有限的曆史知識,怎奈想了許久,仍是不知所以然.見他眉頭緊鎖,我道:"或許'快’是處理這件事的關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派出可靠之人,快速出擊,根據土司本人對待此事的態度做不同的處理,對自動交出土司印章者,參加賞賜,或予世職,或給現任武職.對抗拒者加以懲處,沒收財產,並將這些頑固分子遷徙到沒有土司制度的內地省份,另給田房安排生活.在設立府縣的同時,添設軍事機構,以防部分投誠土司不甘失敗,以圖謀復辟."

洋洋灑灑說完這番話,心中有些怔忡,我怎可在政事上插言.見他凝眸望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把折子放在案上道:"這是朝堂上的大事,我不該多說的."聞言,他微微一笑,拉著我坐在他的身邊,道:"能擁有你,是上天對我的恩澤.不知為何,你給我的感覺一直是那麼通透,一切如同未卜先知一樣.另外,你的政治眼光絲毫不亞于朝堂上的那群老臣."

他的一席話猶如劈頭一棍,我心中有些驚慌,慌忙轉移話題道:"找我來有什麼事."他拿起茶碗也啜了一口,嘴角掠出一絲尷尬的笑,道:"新年的第一天,你不想陪著我嗎?"瞅了他一會兒,見他表情訕訕的,心中有些回過了味,現在的他對我的一切反應了如指掌.咬了咬牙,我道:"你就是留宿于皇後宮中也是應該的."他默默地瞅了我一會兒,搖了搖頭,低下頭邊翻開一個折子邊道:"等我處理完手邊緊要的事,我們一起回去."他許是早已看透了我,知道這番話並不是出自我的真心.

我悠閑地一會喝茶,一會在案子的一角胡亂塗鴉,過了半晌,他道:"這事說來容易,可實際操作起來卻相當棘手,特別是用人,如果行差一步,或許就會令朝廷損失慘重."手一頓,一滴墨落于紙上.在政事上一向果斷的他,居然會如此擔心這件事.不想再說什麼,況且這也不是今日就能定下來的事,遂靜靜地不作聲.

他捂著嘴打了一個哈欠,臉上難掩倦色,把手伸向他,他微怔一下,但在頃刻之間明白了我的意思,握住我的手站了起來,兩人相擁著向外走去.

出得大殿,曆風一吹,渾身激凌凌地打了一個寒戰,不自覺地偎緊了他.雪好像比早上小了一些,雪粒子也變成了雪花,片片飛雪隨風飄蕩,許是風大,連地上的雪也在流風中回蕩,天上雪和地下雪攪在一起,在眼前打著圈,讓人有些眼花繚亂.他擁在我腰上的手又緊了些,我仰面對他嫵媚一笑,伸手拂去他眉上沾著的雪花.心中忽地想起一事,我道:"十五那天,我准備和弘曆,承歡一起出宮去觀燈."他似是怔了一下,道:"也好."

十幾天的日子眨眼即過,正月十五轉瞬而來.

我穿著月白色的衣服,外套著同色的狐皮子坎肩,一頭烏亮的青絲也只是松松地挽了個髻.帶著弘曆和承歡熟稔之極穿梭在街道上,許是我們三人打扮得甚是光鮮,路人帶著疑惑的眼光不停在打量著我們.但轉念又一想,在今日里應有許多達官貴人,富豪之家流連賞燈,我們不應如此招眼.

順著路人眼光轉身看去,原來身後跟著八個身著便衣的宮中侍衛,分為兩隊排在身後,哪有不引人注目之禮,況且八人俱是面色嚴肅,哪像出來游玩之人.心中有些無奈,瞟了弘曆一眼.他好像也發現了不妥,返身低聲交待幾句,八人迅速混入人群.

見承歡滿眼驚奇地東張西望,弘曆輕輕一笑道:"離晚上觀燈還有一些時間,你准備帶我們去哪里."弘曆他們不比康熙年間的阿哥們,他們極少出宮,因此弘曆對京城的一切並不熟.想想曆史上,他或許是最喜微服私防的帝王,不知道為何與現在的他反差會這麼大.腦中想起一個地方,對他賣個關子道:"到了自然會知道,現在不告訴你."

他眼中掠過一絲驚豔之色,我一怔,待仔細看去卻發現他依然是先前的那副表情.腦中驀地相想起一事,我道:"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子,也老大不小了,該找個福晉了."弘曆凝望了片刻晦陰幽暗的天色,仿佛有些自失地掠過一絲笑容,隨即收回目光斜睨了我一眼,徐徐地開口道:"不用你亂點鴛鴦."未等我開口,他又道:"你領的地方不會令我們失望吧."

我聽後,知他並不想談論這個話題,心中也知道了如何給熹妃回話.向前望了望,已遙遙地看見了那個小攤,握了握承歡的小手,道:"快到了,這個地方不會令你們失望的."

在四周露天的小攤點旁坐了下來,弘曆微微皺了皺眉,他道:"這就是你說的好地方,"聽他口氣中帶著失望,心中暗樂,一向對飲食甚為講究的他一定沒有吃過這種路邊攤,承歡卻仍是一臉好奇,不停地看著身旁的人,絲毫沒有女兒家的羞澀.

賣水餃的老漢似是記性極好,站在火爐旁向我說道:"姑娘又來光顧了,這次好像是帶了家人."對他爽朗一笑,我道:"那是你做的'煮餑餑’好吃."弘曆定定地望著我,詼諧一笑道:"宮里,宮外兩副模樣."緊按著也大聲道:"老人家,她常來光顧嗎?"老人哈哈笑道:"姑娘這是第二次來,可她的朋友卻是常來."

老漢說的應是張毓之,弘曆面帶奇色,正待開口詢問,老漢又自豪地道:"你瞧,老主顧可不是又來了嗎?"順著他的目光向前看了看,原來是上次見到了兩位姑娘逶迤而來,依然是女扮男裝.依稀記得他是朝廷大員的女兒.我凝思想了一會,心中一怔,'李榮保’這個名字好熟悉,猛然想起熹妃給我的名單,上面曾寫著他的名字,只是不知李榮保有幾個女兒.見我怔怔地望著她們,弘曆道:"不過是兩個女扮男裝的女子,又何奇怪的."我盯住弘曆問道:"你可知道李榮保其人?"

弘曆輕聲道:"李榮保是富察家族人,只是幼時過繼給李姓漢人為子,曾是阿瑪幼年的侍讀,此人雖是滿人,卻有著漢人的風雅,為人很是清高,性格孤傲,但在阿瑪眼里,他是個賢人和才子.于是在康熙五十年八月,阿瑪舉薦他為察哈爾總管,現在他已過世,你無緣無故提他干嗎?"我瞄了她們一眼,接著問道:"你可知道他有幾個女兒?"弘曆默了一下,道:"只有一女,排行第九."

聽他說的流暢,我道:"你好像很熟悉他們的情況."弘曆面色一暗,即而又輕笑一聲,說道:"阿瑪還只是親王時曾去過他李榮保府上,在他的書房中見過他女兒寫過的字,阿瑪當日誇贊說是'筆峰有歐陽洵之骨,柳公權之風’.當時回府後,把我們們哥幾個叫來,訓誡說'此字乃是一九歲的女童所寫,你們如不用心上進,怕是連女童也不如了.’你說,我能不熟悉嗎?"

原來還有這麼些典故,移目又瞄了那兩個姑娘一眼,許是今日人較多,她們仍沒有等到位子.見她們似有不耐神色,我忙抬手擺一下,道:"兩位,如不介意,可以一起坐."領頭的姑娘微一頜首,兩人一前一後疾步走了過來,坐定後,那姑娘落落大方地向我說道:"謝謝姑娘."

那姑娘很健談,一頓飯下來,感覺越說越投機,許是知道了她的身份,居然有些意猶未盡.于是,我道:"我叫曉文,如若姑娘不嫌,我們一起逛逛如何."幾人相互作了介紹,原來這姑娘名叫傅雅,很好聽的名字.

弘曆許是不屑于和我們這幫女子胡侃,只是一個人靜靜地走在眾人的後面.

說話間,一行人已到了菊舍,望著門楣,傅雅道:"曉文姑娘確實是文雅之人,連來的地方也是風雅之地."我輕笑著道:"這也是一個朋友介紹而來,很喜歡這里的環境,也沒來過幾次."見弘曆仍是默不作聲,覺得有些異常,細細一想,自他聽到傅雅的名字起就變成了這樣,難道他心中早已知曉發生了什麼事,難道這眼前的女子真得會是她的妃子之一,又或許會是他將來的皇後.

走到二樓,卻見那熟悉的座位上已有了別人,正在歎惜,待他一轉身,心中又一喜,原來是張毓之.領著眾人走了過去,一行人喧嚷著各自介紹了自己,弘曆仍是表情淡然地默默坐著.張毓之許是對弘曆很感興趣,微笑著道:"公子似是喜靜,不愛說話."我大致知道了弘曆的心思,于是接口道:"他叫金弘,平日里就不愛說話."

這個名字是出宮前就想好了的,愛新覺羅本就有金的意思,又取他名字中的一個字.承歡許是剛才逛得不過癮,抬起小臉道:"姑姑,讓哥哥陪我再出去玩會吧."聽了承歡的話,弘曆正要起身,傅雅已開口道:"小卓,帶承歡小姐出去玩一會."

那位名叫小卓的姑娘開心地領了承歡下了樓,張毓之瞅了我一眼,道:"令侄氣質非凡,將來定非池中之物."聽到這個稱呼,弘曆目中精光一閃,旋即微微一笑,仍是不言語.

正不知如何解釋,樓梯口已傳來承歡的話語聲,循聲看去,原來是胤禛和高無庸,大概是承歡她們出門正好碰上了他們兩人.見我和弘曆兩人站了起來,張毓之和傅雅也跟著起來了,胤禛掠了張毓之一眼,對著我意味深長地笑了一下.依次坐下,胤禛天生威嚴,又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王者氣息.一時之間,眾人的言語冷了下來.胤禛看了立在身側的高無庸一眼,道:"糕點擺上,你下去吧."高無庸地打開食盒,麻利地把糕點擺于桌上,然後躬身退下.因張毓之知道我是宮女,見到高無庸如此謙恭並不驚奇,傅雅雖出身官宦人家,卻仍是有些動容.

見狀,胤禛淡淡一笑道:"你們不必拘束."眾人這才開始娓娓而談,中間加上承歡的插科打諢,氣氛又活躍了起來,正聊得開心,張毓之看著胤禛道:"令妹的沏茶工夫很好."

聽了他的話,我嘴里的芙蓉糕一下子噎在了喉嚨里,弘曆急忙端來一杯水,接過水一飲而盡,這才吐出了一口氣,抬頭望望胤禛,見他笑中帶著一絲嘲弄神色,對他訕訕一笑,低下頭抿著茶水.

這也難怪張毓之會搞錯,承歡稱我姑姑,又稱弘曆為哥哥,而弘曆卻叫胤禛阿瑪.任誰都會認為胤禛是我的大哥.張毓之和傅雅或許都覺得有些不對勁,一下子沒有一個人開口.

忽然,弘曆對著我開口說道:"額娘,阿瑪很少出府,我們還是出去逛逛吧."望著弘曆一臉的淡然,而張毓之卻是一臉蒼白,我心中忽地明白了弘曆的意思,也明白了先前胤禛那絲笑意的含義,我大方地握著胤禛的手,對張,傅兩人微微一笑,道:"恕我們先行一步了."胤禛眸中掠過一絲寵溺的光芒,即而恢複清冷面色,率先向前行去.

上篇:上部 第二十三章    下篇:上部 第二十五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