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上部 第二十三章   
  
上部 第二十三章

過了兩日,雪依然下個不停.

似是某個宮里的梅花開了,空氣中氤氳著一股淡淡的馨香.宮中下雪都是旋下旋掃,此時地面上浮雪已無,冷風穿巷雪水凝成薄薄一層冰,我穿著木齒履子逶迤前往坤甯宮.

宮中掃雪的都是各宮派出的低等小蘇拉小太監,也都在孩提之間,一邊掃著雪一邊撒著歡,不時地有人咕咚摔個四仰八叉,惹出陣陣地哄笑聲.在後面趨步走著的菊香不時地發出開心的笑聲,心中一陣輕松,不論哪里,孩子的心思都是單純的.

緩緩地走著,不覺已到了皇後烏喇那拉氏住的坤甯宮東端.放眼望去,翠竹正指揮著十幾個小太監掃雪.見我來到,她忙不迭地疾走兩步過來,一手抓著我的手,一手拂拭我身上的落雪.輕輕地拉著她的手,問道:"皇後可在宮中?"她神色一變,面帶一絲訕笑,囁囁地道:"皇上也在."

見她為難,我淺淺一笑道:"那待會我再來."說罷,轉身順著來路踱去,腦中空洞,不想知道他來此的原因,他畢竟也是她的愛人.後面的菊香不知在說些什麼,沒有理她,我似是被眼前的雪景迷住了.從這里望出去,整個紫禁城都已被重雪蓋嚴,天地之間似是沒有界限,都是霧茫茫的.道旁的柳樹都掛上了雪掛,千絲萬縷朔風漫卷,輕盈的雪塵雪粉像粉塵又像白煙在地面上飄移.

腿腳好像已沒有知覺,只是木然是走著,見身側的菊香統著手縮著肩.停下腳步,對她莞爾一笑道:"你回吧,我再走走."菊香面色一喜,即而搖搖頭道:"路上很滑,奴婢還是陪著你吧."見我眼中露出無庸置疑的神色,她匝了匝嘴沒有作聲,轉身快步而去.

收起臉上的笑容,心中不知是什麼滋味,正怔怔地出神,忽聽身後一陣錚錚地木齒履子聲傳來.轉身一望,原來是翠竹領著四個太監抬著暖轎疾步走來.見我站在這里,她面色一喜,小跑著過來把一個暖手爐塞入我的手中,未等我說話,她已簇擁著我往暖轎走去,邊走邊道:"皇後一聽您來過,急召奴婢來尋你,若不是碰上菊香,還不知你在這里."

宮中確是比園子里暖和,剛進入坤甯宮,暖烘烘的熱氣已撲面而來,房中妙鬢倩裝的宮女連棉衣都沒有穿,見翠竹領著我進來都僵手退到兩側讓路.款款地走著,耳邊已傳來了鶯呢燕啼的女人說話中,心中有些微怔,這里竟有其他妃嬪.腳步一緩,身側的翠竹已道:"好像來人了,剛才還是皇後一人呢?"既已走到了這里,斷沒有再回去的道理,我輕輕地籲口氣,臉上堆滿笑意,緩步走了進去.

見我進去,皇後烏喇那拉氏盈盈起身,上前拉住我的手坐在了她的身旁.坐定,我向坐在旁邊的眾人點頭示意,卻發現除齊妃外居然沒幾個認識的.

許是眾人對我較為陌生,又或許是別的什麼原因,她們眼中都帶著研究的目光,上上下下地打量著我,整個房中鴉沒雀靜的沒有聲響,被她們瞧得心中有些發毛.皇後烏喇那拉氏輕哼一聲,眾人慌忙端肅而坐,只是半晌也尋不出什麼話來扯.

我暗暗歎了口氣,淡然一笑道:"我是來謝謝皇後娘娘賞的,我很喜歡那件狐皮子斗篷."她仍是握著我的手,綻出笑容道:"妹妹只要喜歡就好了,只是以後妹妹還是叫我姐姐吧,這樣聽著更受用一些."輕輕地頜一下首,既然已把想說的話表達清楚了,亦沒有必要再留下來閑扯,或許自己本就是最不受歡迎的一個.正要起身請辭,齊妃已笑嘻嘻地開口道:"曉文姑娘怎會不喜歡呢?那本是做給皇後穿的."心中震驚,正待起身跪下謝恩,齊妃又道:"妹妹們,這就是你們一直想見的曉文姑娘."頓時,眾女人們瞅著我小聲議論起來.

冷冷地瞟了一眼齊妃,看著皇後烏喇那拉氏,反握著她的手道:"謝謝姐姐這樣憐愛我."她朝我微微一笑,即而斂起笑容對齊妃道:"你們退下吧."聞言,齊妃面色騰地通紅,猛地站起,有些敢怒不敢言,猶豫了半晌,瞪我一眼甩手而去,其他眾人也隨著散了.

烏喇那拉氏靜靜地望著我,輕輕地歎口氣道:"妹妹,以後有事派個人來就行了,姐姐知道你不想見我們.皇上也交待了,沒有什麼事不要去打擾你."我默默地不作聲,既是摒退了眾人,她應該不止要說這些吧.她又道:"這宮中就像龍潭虎穴,所有的人都盯著一個人一個位子,人人都想吃人但又怕被人吃.如今皇子們都已漸大,朝堂里已有個別臣工有糾結同黨的端倪.這本不是後宮該管之事,但每個皇子背後都有派系,皇上雖早有預防,但有些事還是防不勝防.因此在這個時候皇上不能太冷落後宮,畢竟皇上的恩寵對于妃嬪後面的家族來說是榮耀的,皇上也是需要這些家族的."

內心雖是如刀絞,如火灼,卻依然顰眉嫣然一笑,輕輕地道:"那是自然."烏喇那拉氏瞅了我半晌,見我仍輕笑著,她輕輕地松了口氣道:"看來我是多慮了."突地感覺喉頭腥腥的,極力忍了下去,站起匆匆地道:"姐姐,妹妹這就走了."她凝眸望了我一會兒,輕輕應了聲.

跌跌撞撞地走了許久,終于還是沒有忍住,"哇"地吐出了一口鮮血.紅豔的血在雪上向四周漫延,過了許久,凝固了,風雪吹過,又被覆蓋的一干二靜.

靜靜地站在養心殿的外面一動不動,不知過了幾個時辰.向前挪動了一下,腿腳已不當家,"嗵"地一聲坐在了地上,揉搓著發麻的雙腿.過了半晌,似是有了些許知覺,慢慢地站起來,一步一步地走了過去.

進入大殿,在宮燈的照射下他的臉有些發白,站在那里靜靜地望著他,此時的他只隨著奏折的內容時而皺眉,時而微笑……此時的他是認真的,忘我的.忽然,他眉頭蹙了起來,怔怔地有些失神.而旁邊的高無庸則舉起了一直端著的盤子,他並沒有看只是隨手翻了一個.

退到殿角,靠在牆上撫住心口,有些上不來氣,喉頭似是又有些腥味,用手緊緊地捂住嘴,蹣跚著向外挪著步子.

"曉文姑娘."身後傳來了高無庸驚慌失措的聲音,隨即上前扶住了我,我覺得手上粘粘的,許是血自嘴角流了下來.胤禛已疾步走了過來,見了我的樣子,臉一下子變得蒼白,猛地抱起我,朝高無庸咆哮一聲:"快傳太醫."

無力地癱在他的懷中,任他拭去我嘴角的血,目光散亂地盯著他焦急的臉,不知道是傷害了他,還是傷害了自己.忽地有些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有這樣大的反應,難道是這些日子在園子里被甜蜜的日子迷惑了雙眼,忘記了他是有眾多女人的,為什麼不能承受這些本已知道的事實呢?

渾渾噩噩,恍惚中耳邊一直有人輕輕地叫著我的名字,忽遠忽近,聽得有些不真切.我覺得嘴中似是被灌了藥,慢慢地完全沒有了知覺.

再次醒轉,透著窗欞子望望灰蒙蒙的天空,又看看房中暈黃的宮燈,有些不清楚此時是早上還是晚上.目光在房中游移一圈,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伏在桌上,前塵往事霎時湧上心頭,仿佛看見久別重逢的親人一般,悲聲叫道:"巧慧."

巧慧許是睡的極輕,猛地直起身子快步向我走來,坐在床邊,緊緊握住我的手道:"小姐,你終于醒了,巧慧擔心死了."眼淚悄然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刹那間心中一陣溫暖,她邊擦我的眼淚邊道:"菊香這個小丫頭,侍候人還真是不上心,如若不是萬歲爺發了話,高公公定會打得她屁股開花."心中一驚,支起身子道:"那她現在怎麼樣?"巧慧把我摁在床上,道:"高公公正要責罰她,萬歲爺卻吩咐等你醒後再說,奴婢猜想應是不想動你身邊的人."

躺在床上默了一會兒,理了理有些混亂的思路,向她問道:"今日為何你會在這里?"巧慧一頓,臉上現出一絲苦笑道:"皇上吩咐奴婢從今日起要像以前照顧我家二小姐一樣照顧你,這世上之事真是難說,好似冥冥之中自有定數,你的一切遭遇就如二小姐一樣."我抑住滿腹心酸,問道:"那承歡怎麼辦?"她輕輕地搖搖頭道:"這些日子格格懂事了許多,你無須擔心."

巧慧許是年齡大了,一直絮絮叨叨地說著話,我聽得有些漫不經心,眼睛無意識地盯著窗子,天色像是又暗了一些,但依舊能看到雪花如花絮似的零零星星往下落.忽聽房門輕響,移目望去,原來是他.

巧慧和站于門旁的高無庸一起退了出去,他鎖著眉頭緊盯著我,面色雖冷,眼中卻閃著暖融融的光芒.我眼眶一熱,腦中驀地想起那日的事,心中一陣錐心之痛襲來,不自覺得撫住心口.他臉色一緊,疾步上前把我攬于懷中,輕輕地為我揉搓著心口,擔憂地沉聲問道:"可是又不舒服了?"

沒有回答他的問詢,心中突地有了個主意,抬手細細地撫住他的臉,並自臉部向下移動著,有些顫抖地摸索著解他的衣扣.他似是知道了我的意圖,抓住我的手緊緊地摟住我的身子,緊得令我有些窒息.只在頃刻之間,他又急急地把我放在床上,快步向門外走去.心中挫敗,有些絕望地曆聲叫道:"胤禛."聞言,他腳步一滯,轉身定定地望著我,過了半晌,他輕輕地歎口氣走過來躺在了我的身邊.

枕住他的胳膊緊緊地摟住他,一邊用手在他身上上下游動一邊問道:"我一直很好奇你為什麼肯定我是若曦,可你從來都不問,這究竟是為什麼?"他吸了一口氣,抓住我不安份的手放在他的胸前,道:"不說先前的那麼多巧合,這說後來你被擄回宮的第一晚上,你睡覺的姿勢,你的身體給我的觸感,你躺在我身邊給我的感覺,都是那麼的熟悉.這個世上只有一個女人會枕著我的胳膊窩在我的懷中,那就是若曦,而那晚你雖不醒人事,可仍是鑽入我的懷中枕在了我的胳膊上,還有你的字,那是我和若曦的秘密."頓了一下,他又道:"連同房時的羞澀都和她一模一樣,我還需要問嗎?"

他轉過身子,盯著我道:"至于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何事,我不想問,只要你在我身邊就好."說罷,替我掖了掖被角,平躺了下來.我側起身子,仍繼續著剛才的動作,他喉中咕嚕一聲,又一次擋開我的手,悶聲道:"唉……老了……"

望著他緊繃的面色,感覺他的身子也僵著,心中明白他是憐惜我剛病愈的身子,手徑直向他下身探去,他驚呼一聲,似是忍不住了,翻身上來,時而狂野,時而輕柔,我也丟開以往的矜持,努力地迎合著他.

有些忘情地撫住身上的他的後背,他在耳邊輕聲道:"還想要?"瞬時,意識回籠,臉上一陣發熱.用力推了推他,他吃吃一笑,一個翻身平躺了下來,許是他走了睏頭,過了一會兒就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我一動不動地忽閃著眼躺在他的身側,不知道自己刻意在危險期和他行房,能不能如自己所意懷上孩子.但轉念又一想,感覺自己本來就像暗夜里走路的行客,一不小心就會被哪里竄出的鬼魅猛獸攫了去,又怎能要自己的親生孩子再陷進其中呢?身子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又有些後悔剛才的所作所為.

身子極乏,意識卻清醒,腦中不停在想如果有了孩子將會怎樣,……也不停地思索史書上他究竟有幾個孩兒……就這樣迷迷糊糊地,見巧慧抱著一個孩子走過來,我急忙拍著胤禛道:"孩子來見阿瑪了,快些起來."

巧慧已笑盈盈地把孩子遞了過來,一個粉雕玉琢的女娃兒出現在我的眼前,輕輕地撫住她細嫩的面孔,一旁的胤禛已湊過來道:"蘭葸,讓阿瑪抱抱."正待遞過去,突見女娃兒身子漸漸淡漶,猶如一團暗煙,在房中散蕩著湮滅無跡,心中震驚,大叫著那個陌生的名字:"蘭葸,蘭葸……"

驀然醒來,心頭依舊亂紛紛,夢境中的一切又在腦中過了一遍.向外望去,黑夜沉沉,更緊地向他靠去,睡夢中的他也似感覺到了我的不安,回身把我抱在懷中.

半睡半醒熬到了天色微明,輕輕地掙開他的手,起身梳理一番,打開房門欲向外行去,卻見高無庸縮著脖子在門外立著.心中微怔,旋即明白了他在等胤禛早朝,見我已起床,高無庸躬身道:"今日已過了上朝的時辰,不知皇上……"望望天色,確是比往常遲了一些,轉身進房坐于床邊,輕輕地撫住他的臉,他一驚醒了過來.

待他早朝後,我無意識地在房中踱著步子,口中喃喃地念叨著那個名字:"蘭葸."既是一心一意地跟了他,為什麼不能下定決心為他也為自己生一個孩子呢?水到船頭自然直,又何必執拗地跟自己過不去呢?我應該相信他,相信他能護我們的孩兒周全,只要生下的孩子跟皇位無關,不會更改曆史,那自己還擔心什麼呢?

想到這里,竟是全身一陣輕松,看看天色,算算時辰,步履輕快地向外行去.站在養心殿外聽了一會,靜悄悄的,應是已經退朝了.

見我進入大殿,他面帶微笑招了招手,走過去坐在他的身邊.望著案子上如山的奏章,暗暗地歎了口氣,並輕輕地搖了搖頭,他輕輕一笑,點了點我的額頭道:"不知道你整天都在琢磨什麼."我裝著不經意地道:"如果我有了兒子,絕對不會讓他做皇帝."他微怔了一會兒,用力地摟我一下,不言不語,又默默地開始看起了折子.

許是夜里睡得較少,坐在那里竟有些發困,過了一會兒,不自覺地伏在案子上沉沉睡去.不知過了多久,耳邊傳來高無庸的說話聲,高無庸輕聲道:"怡親王走後,雖有嫡福晉護著,可綠蕪姑娘的日子依舊不好過……"心中一震,猛地抬頭道:"綠蕪發生了何事?"高無庸似是嚇了一跳,"噔噔"往後退了一步,怔怔地盯著我,胤禛一揮手,他急急地退了下去.

見我一臉的焦急,他道:"昨個兒,綠蕪被燙傷了.今兒一大早,魚甯就進宮了."頓時,明白了其中的玄機,平日里十三必是對綠蕪情意綿綿,他的眾位福晉必是怨聲載道,這幾日正好十三隨著弘曆去祭天,她們又豈會放過這個機會.如若不然,兆佳氏又豈會親自入宮找禦醫.我沉吟了一會兒,道:"我想帶著承歡去王府住幾日."

他盯住我的臉默了一會兒,微笑道:"如若不是有綠蕪,你對十三這麼上心,不怕別人誤會嗎?"用手指邊繞著他腰間香囊的帶子邊道:"我對你有信心."他啞然一笑,對我有些無可奈何.

床上躺著的綠蕪仰在枕上合目昏睡,眉間露著一絲痛楚神色,咬著牙緊抿著嘴,左胳膊纏著厚厚的布,整個手臂包得像個粽子一樣.聽著聲響,她睜開眼睛,雙目中閃爍著欣喜的光芒,熱切地盯著承歡.承歡有些怔忡地抬頭望我一眼,旋即眼神淡淡地回望著綠蕪,綠蕪眼角的笑意僵在了臉上,似是極度失落,傷心.

正要開口勸慰她,兆佳氏已領著禦醫進來了,向我微一頜首,走到床前道:"妹妹受苦了,姐姐從宮中請來了太醫,希望妹妹能早日康複."綠蕪淡淡地笑道:"謝謝姐姐了."太醫細細地觀察了許久,搖搖頭道:"傷處已然潰爛,必須把布拿下來重新上藥,福晉要忍住痛才行."

綠蕪睨了承歡一眼,嘴角掠出一絲苦笑,仍是淡淡地道:"我可以撐得住,只是不要嚇著了格格."承歡也似覺察出了一些端倪,默默地瞅我一眼,她道:"姨娘,承歡不怕."刹那間,綠蕪臉色蒼白,嘴唇抖動不已.看樣子,承歡確實忘了綠蕪的模樣,心中有些後悔帶了承歡過來.

看著布連著皮肉一起撕下來,承歡一頭紮進了我的懷里,再也不敢抬頭,綠蕪則是眼神怔怔地望著承歡,似乎已感覺不到身上的疼痛.兆佳氏許是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看看綠蕪,望望承歡,不時地擦著眼淚.太醫也似被綠蕪嚇著,許是沒有見過如此堅強的女子.小心翼翼地上完藥後對著兆佳氏打了個千道:"側福晉的傷口不能包紮,要定時內服藥,外敷藥,要好好地養養才會好得快."

走到我的身旁,太醫打了一個千,轉身欲向外行.想了一下,我道:"太醫留步,可還有其他醫囑?"太醫望了我一眼,說道:"不敢稱醫囑,只是側福晉這些日子手臂最好不要動,看護的人不能大意."說罷呵著腰退了出去.

低頭交待承歡去找巧慧過來,然後靜靜地打量著兆佳氏,她許是知道我為何這樣看她,輕輕地呼口氣,用眼神示意一起出去,隨著她去了外間.面對面地坐著,她覷了我一眼,道:"爺被圈禁的十年里,府里的福晉們捱得很辛苦,可爺出來後卻獨寵慧之.另外,爺的兒女雖多,可爺卻獨獨喜愛承歡,她們心中當然不會好受.此次慧之確是受了委屈,即使知道那個丫頭是故意的,也知道那個丫頭是誰主使的,可我又能怎麼樣呢?我只能狠狠地處罰了那個丫頭,慧之也交待了不要大動干戈."又是爭風吃醋,又是……心中有些無奈,對她沒有了怨氣,望著她淡淡一笑道:"你還記得上次燙我的丫頭嗎,讓她過不和巧慧一起侍候慧之吧."

她深思了一會兒,一絲苦笑掛在嘴角,道:"爺回來……"知她心中擔憂何事,對她淡然一笑道:"既是慧之已說過不追究,如果以後福晉好好照顧她,相信十三爺會冷靜處理此事的."

過了幾日,綠蕪的傷已經結疤,留下巧慧和承歡,帶著那個名叫紅玉的丫頭一起出了府.路邊的積雪已經半尺厚了,雪依舊時疾時徐地墜落著,落在樹枝上,屋頂上……平日里灰不溜秋的民居,酒肆,茶樓,甚至普普通通的四合院,經白雪這麼一點綴,都變得晶瑩明亮,玲瓏不可方物.雪白得有些晃眼,微眯雙眼向遠處望去,孩子們興奮地在冰上滑著.

兩人一前一後地漫無目的地逛著,雖是仍下著雪,道上卻依然是人來車往熙熙攘攘,各家店鋪都開著門,因為外面比較亮,鋪子里都黑漆漆的."曉文姑娘."一聲熟悉的叫聲傳來,和他真是有緣,每次出來總是與他不期而遇.站定,轉身望去,只見張毓之滿面春風地走了過來.

三人邊走邊議論旁邊的店鋪,但大多時候只是張毓之說我聽,過了半晌,他似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訕訕地道:"啰嗦了這麼多,不知曉文姑娘這次出來是為了何事,我沒有耽誤你的事吧."綻開笑容,笑著道:"只是出來閑逛,正不知往哪里走,你就出現了."聞言,他哈哈一笑道:"既是姑娘這樣說,那我就領你們去個地方嘗嘗鮮."

穿街走巷,最後到了一個毫不起眼的小攤前,見我面露詫異神色,他微微一笑不作聲,只是熟絡地和攤主打著招呼.一會兒功夫,攤主麻利地端來了三大碗,凝目一看,就是普通的水餃,心中有些許失望,本來還以為會吃到風味小吃呢?他瞅了我一眼,笑著道:"嘗嘗再說."挾起一個放入口中,居然入口即化,又連續吃了幾個才抬頭道:"確是美味."

旁邊又陸續來了幾個人,無意中瞧見鄰桌兩個俊俏的小伙子,確切地說應是兩個美貌的女扮男裝的女子.兩人匆匆忙忙地叫了兩碗,埋頭一陣猛吃,吃完結帳舉步就走,心中有些好笑,居然有如此有意思的姑娘.攤主見我如此表情,也笑著道:"那是朝廷大員李榮保的女兒,她很喜歡老漢的'煮餑餑’."

水餃在北京叫"扁食",滿,蒙旗人又稱"煮餑餑",他們把它視為美食,俗話中有這麼一句"舒服不如倒著,好吃不如餃子",說的就是北京水餃.

見天色漸晚,紅玉悄悄地打量了幾次,又不敢開口催促.不想讓她為難,遂對張毓之道:"天色已晚,我們要回府了."他抬頭看看天色,道:"是晚了,還是送你們一程吧,是怡親王府吧."輕聲"嗯"了一聲,三人舉步往回走去.離府門還有一些距離,他停下腳步道:"前方已是王府,恕毓之不再向前送了."道了聲謝,正欲舉步,他又道:"聽聞宮女到了年齡就會放出宮."我心中有些微怔……但仍點了點頭,他好像要說些什麼,但末了卻咽了回去,擺了擺手轉身而去.

進入府中卻見高無庸和兆佳氏坐在正廳,高無庸急忙起身上前兩步道:"皇上命奴才來接姑娘."因兆佳氏在場,不便相問太多,遂對他說道:"我去向慧之說一聲,公公再稍等片刻."高無庸打了一千道:"姑娘不用著急,奴才等著便是."向兆佳氏頜首微笑示意後轉身出去.

進入綠蕪的房間,卻見承歡正端著粥一口一口地喂著她,綠蕪眼中盛著滿滿的幸福.靠在門框邊默默看了一會兒,心中不願打斷這母慈女孝的場景.綠蕪不經意地往這里望了一眼,見我在這,她支起身子笑著道:"來了很久了?"走過去坐在床邊接過承歡手中的碗,道:"承歡,讓姑姑來喂吧."承歡點了一下頭,即而走了出去.直到承歡的身子不見,綠蕪才收回目光,我心中暗暗歎惜,道:"你可曾後悔生了這個孩子."綠蕪眼中閃爍著熱烈的光,道:"我從來不曾後悔,她是我和十三爺生命的延續,即使她今生永遠都不知道我是她的親娘,我也不會後悔."

坐在馬車上,默默地想著綠蕪的話……"她是我和十三爺生命的延續"……

上篇:上部 第二十二章    下篇:上部 第二十四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