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上部 第二十章   
  
上部 第二十章

半月時間轉眼即過,天也漸漸地涼了起來,輕輕地向前移動著步子,一陣輕風拂過,滿地的落葉便如飛浪般向我湧來,身旁的樹上,還不時散落幾片,飄飄揚揚,或是落在身後,或是落在頭頂上,看那葉子,皺巴巴的,枯黃黃的,煞是難看.

踩著層層疊疊的落葉身上,發出"吱吱"的響聲,仔細聆聽,似是生命逝去的聲音.想到此處,心中一顫,生命竟是如此脆弱,脆弱的簡直不堪一擊,每個人或許和死亡只是咫尺之遙.想想宮中諸人活得如此勞心勞力,心中喑自歎息,不知道到底值得不值得?

無目的地隨意而行,忽聽前方有雜亂的腳步聲傳來,抬頭一望,有些無奈,同時心中又暗暗諷刺自己,心中真的如此掛念他嗎?居然又是無意識地來到正大光明殿的外面.迎面而來的應該是散朝的大臣,耳邊不時地鑽進他們談論的話語,眾口一詞,句句都與阿其那,塞思黑的罪行有關.心中難受,轉身向回走去.

"曉文."聽到十三的叫聲,停下腳步,十三走過來道:"身子還沒康複,如果找皇兄可以在住處等,這麼走來走去,怕是對傷口不好."苦笑道:"哪里是找他."十三哈哈一笑道:"難不成是找我."不理他的取笑,掐指算算日期,心中一痛,似是被一個利刃從中刺穿了一般,步子一緩,有些淒苦地說道:"你何時去八爺府中."十三許是感覺到了我的情緒不對,靜靜地瞅了我一會兒,道:"到時我來接你,只是希望這是你最後一次為他傷神."

坐在馬車上,不知是傷口痛,還是心隱隱作痛,總之感覺身子疼痛難當.感覺只是一會兒功夫,馬車已到了王府,站在門前出神地望著大門,沒有想到自己仍有再進去的一天,更沒有想到自己是來親眼目睹他生命的最後時刻的.

望著眼前新建的四面圍以高牆的石屋,心中已全然沒有了悲傷.窗內的八爺把玩著手中的小瓷瓶,笑問:"你這樣一而再地幫我們,皇上不會責怒于你嗎?"允祥看我一眼淡淡一笑道:"如若這是若曦的意思,皇兄即使生氣,也不會說什麼的."

八爺靜默了會掠我一眼道:"我去後,弘旺……"我道:"皇上不會降罪于他."十三接口道:"八哥請放心,我在一日必看顧他一日."八爺收起一臉淡然,長揖一禮道:"謝十三弟."十三急忙閃開道:"八哥不可."

行完禮後,八爺轉身面朝牆壁而坐,不再回頭.頭發梳理的紋絲不亂,背脊雖瘦卻依舊直挺.十三凝視半晌,向八爺靜靜行了一禮後轉身離去.他邊走邊道:"我在車上等你."

兩人不發一言,時間在可怕的靜默中一點一滴地流逝.許久之後,他道:"為何還不走."他淡漠的聲音里沒有一絲異樣,仿佛現在的他仍是意氣風發時的八爺.我道:"沒有要交待的事嗎?"屋內的他低頭沉思了一會道:"我去後,如果可以保住全尸,麻煩你將明慧的骨灰與我合葬,如果是被粉骨揚灰,那也麻煩你把她的與我撒在一起吧!生前我未能做到與她長相厮守,死後希望能遂了她的心願."

霎時,腦中閃出了那個愛憎分明的女子,想著她決絕地自焚,渾身激凌凌地抖了一下.默默地望著他的後背道:"我會讓她如願以償的."他身形未動道:"記住我說的話."一怔,即而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頭一暖道:"我會放開心胸,好好生活的."說完,轉身向外行去.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只是來去之間是兩種迥然不同心境.

因知八爺的選擇,來時滿腹的悲傷已散去,取面代之的是輕松愉悅的心情,有些領悟到死亡或許並不可怕,可怕是生不如死而必須生.

站在門口再一次凝視這座府第,心中提醒自己從此以後將永遠和若曦這個名字告別.想到此處,心中一輕,向馬車行去.

正在前行,腦中忽地想起一人,遂轉身向湖邊望去,同樣的地點,同樣的衣服,臉上已無恨意,只是面色極為淒若,心中不解她為何如此,抬腳欲向她行去.那姑娘似是知道了我的意圖,先我一步快步走開.腦中有些疑惑,總覺得這位姑娘和自己有莫大的關聯,可具體的又說不上來.

坐在車上,心中仍是想著她,十三見我面色凝重,他開口道:"若曦,你以前總是願意記住美好的東西,總是願意原諒,既是已知八哥的選擇,以後不要再和皇兄鬧別扭了,這些日子四哥眉頭一直沒有舒展過."

聽著十三的話,回過了神,甩甩腦袋,靜默了一會兒道:"以後不要再叫若曦了,從此刻起我只是曉文."十三面色有些欣喜,卻調侃道:"皇兄終是要幸福了."和十三對視一眼,淺淺一笑,不再作聲,心中卻在思忖回去後自己該如何取得他的諒解.

漆黑的夜空似乎早已沉沉的睡去,只留下幾顆忽明忽暗的星星點綴著這黑暗.

默默地站在院中的樹下,眼睛則是緊緊地盯著院門.回到園子已有三日,但依然不見他的身影,丟下矜持,特意等他.聽著細微的腳步聲傳來,心中有些泛酸,眼淚不由自己控制已順著臉龐滑落.

他似是感覺到了我的存在,腳步一緩,正有些欣喜,卻見他未停腳步徑直向內院走去.淚眼迷蒙,心中有些怨氣,遂重重地踏著地面緊緊地跟著他.進屋,隔著屏風,默默地看著他,他卻慢條斯理地躺在了床上,把我當做了隱形人.

心中的憤怒一點一點的膨脹,最後直沖腦門,憤然走至床邊狠狠地盯著他,他卻是面色平靜地回望著我.再也無法壓抑自己的情感,眼淚傾泄而出,過了半晌,他歎口氣起身把我抱到床上.

背對著他一直嗚咽著,這幾日的委屈在此刻全部釋放了出來.過了一會兒,感覺他輕輕地摟住我的腰肢,翻身過來望著他,四目相望,發現了他眸中的款款深情,心中一軟,鑽進他的懷中緊緊地摟住他.

他輕柔地捧起我的臉,深情地望著我,我面色一紅,主動地把臉靠近,輕輕地吻住他,他身子一僵,隨即回應起來,他的吻漸漸地由溫柔變的激烈,唇齒輕咬著,舌尖深深的探求著.我已無法控制自己,只覺得身子越來越酥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好用手緊緊摟住他的脖子,而他則是兩手輕顫地解開了我的盤扣……

望著窗外灰朦艨的晨色,想著昨晚發生的一切,有些羞澀,居然是自己跑來和他……雙腮發燙,拉起被子捂住腦袋,耳邊傳來他哈哈的笑聲,被子已呼地一下被他拉開了.他打趣了許久,我心中突地有些疑惑,板著臉問道:"昨晚為何對我視而不見."他繃著臉思索了許久,忽地大笑道:"我不如此,你會跟來嗎?"

心中大嗔,用胳膊大力地搡他,他依舊是哈哈大笑.過了一會兒,他收起笑容,凝目望著我道:"若曦,以後來這里住吧,這本就是為我們准備的房子."我低下頭貼住他的前胸道:"以後不要叫若曦了,她已經去了,我說過從此以後只是曉文,若曦的一切再與我無關."頓了一會兒,他道:"不管你叫什麼,在我心中你永遠是若曦,只是我的若曦."

心中一暖,口中唔地應了一聲,雙手無意識地在他的胸前摸索著,忽聽他喉中咕嚕一聲,抬頭一看,急忙披衣起床,身後傳來了他悶悶地聲音:"還是這麼會磨人."

坐在院子里細細地翻著手中的書,這是年初他令人整理的《悅心集》,里面都是些看透世事,任情放達的文章.雖知他極喜佛法,卻不想他竟如此透徹.

正看得出神,感到書本的陽光被人遮住了,抬頭一看,原來是十三,見他神色有異,合上書問道:"發生了何事?"十三啞著噪子道:"八哥的後事已安排妥當了."心中一驚,急道:"可是有麻煩."

十三一臉的悲苦,道:"我真羨慕他們."心中一震,書本啪地一聲掉在了地上,霎時明白了十三為何如此,噪子有些顫道:"我一直以為你看開了."過了半晌,十三仍是不言不語,一股無以名狀的悲哀占據了我的身心,原來在愛情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沒有男女老少,堅強于否的分別.理清思路,問道:"如果綠蕪真的回來了,你准備如何安置她."十三猛然抬頭望著我,堅定地道:"即使浪跡江湖也不再放手."

望著十三眸中那抹令人絕望的沉重,我的心無比難受.他定然不知他深愛的綠蕪會在宮中,他也定然不知他一直信任的摯友向他隱瞞了綠蕪的下落,他更定然不知這或許是他尊敬的四哥一手安排的.如果他知道是被這些至親的人欺騙,這對他來說是多麼的殘忍.

以如今胤的地位,他會向十三隱瞞此事,那只說明這是綠蕪要求的.想起這個和十三患難與共的奇女子,心中湧起絲絲疼痛.

兩人默了半晌,心中突地有了主意,拍拍身邊的椅子,十三怔了一下,好似一下子老了十歲,無力地坐了下來.靜靜地瞅了十三一會,見他依舊陷在悲痛的情緒中,遂輕輕地對他說道:"如果你陪著她流浪江湖,怕是綠蕪不會答應吧,要不她也不會忍痛出走."

聽著我的話,十三扶著雙腿的手哆嗦了一下,或許我的話說到了要害,這也許正是他所擔心的,要不這麼多年來他不會如此沉靜,並沒有派人出去大肆尋找.見十三更為低沉,心中不忍,于是我道:"憑你們現在的地位,如果給一個女人新的身份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開始十三面色迷茫,過了一會兒像是反應過來,眸中閃出一絲欣喜,只是瞬間又面露挫敗之色.心中知曉他為何如此,心中有些暗樂,一個在政治上有著敏銳頭腦的怡親王,在感情上卻也如此手足無措,這或許就是愛到了極至,患得患失的心理吧.

靠在椅子上靜靜地等待著,直到我感覺過了半了時辰,十三才道:"那我要如何做."轉過臉看著他,他已面色平靜如水,只是雙眸閃著激動的光芒暴露出了他的內心情緒,見他已聽明白了我的意思,對他一笑道:"如果皇上倚重的怡親王病了,又有一個合適的人及時地提醒皇上他為何生病,那你說皇上會怎樣做."十三和我相視一笑,他搖搖頭道:"敢于算計皇兄的人怕是你是第一個."

想了一會兒,我道:"此事成功于否有兩個關鍵,一是你的病不能讓任何人懷疑,二是不知綠蕪能不能找得到."雖知綠蕪對十三的病會萬分焦急,但仍是不能肯定她會出來和十三團聚,畢竟她知道胤會不顧一切地醫治他.不能給了十三希望後,又馬上讓他失望,怕他禁受不住如此大的打擊.

十三的笑容定在了臉上,霎時臉色已是蒼白一片,他有些不確定地道:"綠蕪會見我嗎?"心中一沉,心中也有些猶豫起來,但轉念一想,不能在此時自己先打退堂鼓,臉上擠了一絲笑道:"她如果得到你生病的消息一定會回來的."

真是世事難料,本想讓十三裝病,卻不料真的發生了狀況.看著榻上的十三,心中暗暗責怪自己,出了這麼個主意,如果十三真的有個什麼好歹,那我可真的不知該如何向綠蕪贖罪.

十三好似知道主角已經登場,沉睡中的他口中喃喃地叫道:"綠蕪."悄悄地看了身邊的胤一眼,發現他臉色沉沉,眸中喜怒難辯,正在打量他,他已帶著探究目光望過來,我帶著滿腔的心虛慌忙扭頭.過了一會兒,他向榻邊的兆佳氏開口問道:"十三弟怎會從馬上摔下來."兆佳氏面色淒苦,兩眼含淚回道:"爺這些日子下朝後多是一人去騎馬,不知怎麼回事就摔了下來."

或許是做了虧心事的緣故,總覺得胤看出了什麼.心中不安,上馬車後就靠在軟墊閉著眼睛,裝著很困的樣子.靜靜地過了很久,有些沉不住氣睜開雙眼,見他神色淡淡地望著我,心中一慌,急忙又閉上了眼,一路上兩人沉默無語.

擁著被子窩在床上發著呆,一陣風自窗戶吹來,桌上微弱的燭光左右搖擺,仿佛隨時都會熄滅一般.心中有些苦惱,他這兩日對我不理不睬,不知怎麼向他開口說綠蕪的事.

見他進了房中,仍坐著不動,他見窗子大開,走過去關上,轉過身坐在床上淡淡地道:"苦肉計十三弟已經用過了."心中微怔,忽地明白了他話中的意思,面色一赧,低下頭道:"你都知道了."他道:"綠蕪已回去了."刹那間,心中被突如其來的好消息填的滿滿的,興奮地拉著他的手道:"十三終是沒有白受苦."他搖頭輕笑道:"本來這些日子就准備再勸勸她的,十三弟的摔傷可是恰到好處啊."長長地籲一口氣,小聲嘟囔道:"早知這麼順利,就不這麼提心吊膽了."他好笑地看著我,伸手賞我的一個暴栗道:"餿主意可真是不少,只是不要好心辦壞事,十三這下要躺個把月了."心中一驚,突地明白十三為何會落馬了,他既是裝病,就把病落到了實處,他是不願欺君,他還是把他的四哥當作皇上來看的.

心中湧進了一絲悲哀,跟著輕輕地歎了口氣.見我如此,胤笑道:"既是把最難辦的交給了我,那你有何表示呀?"本來正在出神,聽他如此一說,面上一熱,掀起被子蒙著頭躺在了里側,他悶聲笑道:"臉皮還是這麼薄."說完,掀被而入,兩人的身軀緊緊糾纏著彼此.霎時,滿室春光旖旎……

上篇:上部 第十九章    下篇:上部 第二十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