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上部 第十六章   
  
上部 第十六章

全身酸楚,人也時而清醒,時而渾沌.清醒時俱是思緒飄離,渾沌時腦中不時閃現支離破碎的片斷.眼皮似有千斤重,怎麼也睜不開.耳邊傳來一聲輕輕的歎氣聲,心中一震,感覺他冰涼的手撫住我的額頭.放棄睜開眼睛,心中懼怕睜開眼睛後發現這一切又是自己的幻覺.

耳邊傳來他嘶啞的聲音:"若曦,我做錯了嗎?"聽著那一聲若曦,心肺撕裂似的痛楚再一次襲擊我的身心,身子輕顫,宛如置身在冰冷的冬夜里.他用手指撓著我的頭發喃喃道:"若曦,你真的還要離開皇宮,要再一次撇下我嗎?你不喜歡我們的院子嗎?"

涼涼的手自發絲滑至臉上,他續道:"若曦,或許你不知我有多怕,怕自己會得而複失."聽到此處,再也無法抑制自己的情緒,喉中哽咽,眼淚無聲地自眼角流下.撫在臉上的手微顫一下,即而邊拭我臉上的淚邊道:"不要再折磨自己,也不要再讓憐惜你的人心痛,我們在一起的日子終會到的."說完起身向外行去.

睜開眼睛,看著微黃的燭光,身子似是有了一絲暖意.細細地想著他的話,這句話似是安慰,又似是保證.望著帳頂,凝神思索,心中暗自責怪自己.就憑這些日子發生的種種,如若他沒有認出,自己又豈會有命安然無恙地躺在這里.

"即使丑陋,也要真實",昔日的話語猶在耳邊.又想了片刻,心中釋然,不管是何原因,他既已承諾我們定然會在一起,還有什麼可懼.想到此處,心中的愁思竟然瞬間煙消云散.心中又一次鄙視自己,何時自己竟變得為他人的一句話而傷心,而歡喜.

起身,揉揉酸痛的肩膀,走出房門.灰白的天空遠處露出一絲霞光,清風習習,身上生出了絲絲涼意.拉緊身上的旗裝,依舊向前走去.遠遠看見一個人影,心中驚異,居然還有人起得這麼早.正要轉身避開,前方已傳來熟悉的聲音:"可是曉文."聞言心中一樂,上前道:"四阿哥,居然也這麼早."

弘曆嘴角牽出一絲笑答非所問道:"身子可好了?"不知為何,在弘曆面前總能輕易地放下心中的一切,在他面前揮舞一下拳頭,笑道:"力壯如牛."看著我的架勢,弘曆搖一下頭道:"看樣子是好了."說完,轉身就走.不知他何意,遂快步跟上問道:"有何急事嗎?"

兩人站定,弘曆面帶無奈道:"兩天沒睡,現在要回去睡了."心中疑惑,又像是有些明白,感動道:"你在這里是等我."他歎口氣白我一眼道:"難不成是等別人嗎?"心中愕然道:"你為何在此地等."弘曆眼神迷離,臉色一暗道:"這幾日沒有人能出入胤曦閣."頓了一下又道:"或許你真的可以取代她."

聽著他的話,眼中有些澀,意識有些抽離,看著弘曆孩子似的臉龐木然道:"四阿哥,你認為她是怎樣的女子."他收起臉上慘淡的神色道:"外表清冷,沉著,內心機敏,智慧,不喜約束,很少見,很奇特的女子."

心中惘然,遂低下頭,默不作聲,弘曆輕輕籲口氣道:"你比不上她,你心中有太多的牽掛.她明明愛著皇阿瑪,卻依然義無反顧地去了十四叔那里.你做不到她那樣決絕,你也沒有退路.即使這個人是你深愛的人,可伴君如伴虎,做決定時還是要慎重一些."

心中暗歎一聲,抬起頭道:"我想隨著心走,不想再違背自己的心意,即使這個過程是短暫的,我亦不悔."弘曆目光炯炯,面色冷峻,眸子里閃出一絲絲痛苦的神色,但嘴角卻逸出笑意道:"你也是較為少見的女子."望著他貌似胤眉眼的容顏,腦中驀地想起十三的話,心中雖有不忍,但仍說道:"弘曆,在我心中,你和承歡一樣,都是我牽掛的孩子."弘曆面色一緊,隨即露出挪揶的笑,他道:"你還是稱我四阿哥較為順耳,如果真到了改口的那天,再叫也不遲."說完,仰天朗聲長笑,轉身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本已平靜的心緒隨著弘曆的一席話再度掀起波瀾,俗話說:"只有十分的信任,才有一分的愛戀."他雖認出我是若曦,可他能理解發生在我身上發生的種種嗎?能理解我容顏的改變嗎?他還能如愛著以前的我那樣愛著現在的我嗎?心中剛剛才有的自信又轟然倒塌.

旭陽東升,光線穿透林林林木木,地面霎時光亮了起來.鳥兒初啼,迎接開始的晨曦.此刻,園子里一片安靜,強自壓下心中的不安,默默地向前踱去.忽聽身後傳來腳步聲,遂走到路的一側.

"曉文姑娘這架子是越發的大了."聽著這陰陽怪氣的聲音,胸中湧起一股無名火,自己的一再退讓,卻使得他得寸進尺.轉身站定,對他福了一福,淡淡地道:"奴婢見過三阿哥,三阿哥吉祥."弘時斜睨了我一眼道:"經過這些天的調養,姑娘的氣色可是好得很呀."

心中冷笑,但卻笑嫣如花道:"三阿哥說笑了,曉文只是心中坦蕩,氣色自然也就好了."許是驚訝我態度的轉變,弘時一時怔了,很快,怒不可遏道:"你可真是不要命了."心中一哆嗦,仍淺笑道:"奴婢的命雖賤如螻蟻,但真要有一個阿哥陪葬,那也是有趣的緊."

望著眼前這張有些扭曲的年輕的臉,有些惋惜,心中忽地有些後悔剛才的言語過于狠毒.于是,收起笑容誠懇地道:"三阿哥,或許奴婢的話有些不中聽,但這也是奴婢的肺腑之言,有些事是不能強求的,也不是自己所能左右,決定的.既是這樣,何不順其自然.奴婢言盡如此,希望三阿哥不要責怪."

兩人靜靜地站著,過了許久,弘時恢複了平靜,面無表情地道:"以後不要多管閑事,以免累已性命."聞言輕歎,他仍認為我幫了弘曆,我微笑道:"三阿哥過慮了,奴婢只做自己份內的事."弘時邊向前行邊道:"記住自己說過的話."

雖已是豔陽高照,可我卻絲毫感覺不到溫暖.已沒了原有的心境,遂轉身往回走去.剛走幾步,便看見菊香氣喘籲籲地跑來,小丫頭邊捂著胸口邊說道:"曉文,快回去."見她焦急的樣子,心知必是大事,邊向前急行邊道:"有何急事."菊香伸手緊緊抓住我的胳膊道:"皇後在等你."感覺小丫頭的手微微地顫著,遂輕輕地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慰.

菊香一路領著進了我的房間,心中困惑,不知烏喇那拉氏是何意思.進屋,卻見烏喇那拉氏坐在椅子上,神情微怔,若有所思.端下身子從容地行禮道:"奴婢見過皇後,皇後吉祥."她似是從沉思中醒轉一般,臉上有些許的恍惚,過了一會,恢複了端莊優雅的神色.她靜靜地打量了我一會兒,拉著我的手道:"坐下吧."

用眼瞥了菊香一眼,小丫頭慌忙掩門而去.不知她有何意,遂站著不動,淺笑道:"奴婢不敢."烏喇那拉氏輕歎道:"姑娘是否仍為上次為你說親之事生氣."心中一動,知她不會為此事專門來這,靜等她的下文,果然她道:"曉文姑娘,你可知道皇上兩天末上早朝."

霎時心中明白她為何事而來,也明白了弘時話中的含義,內心雖已洶湧澎湃不能自已,但面上仍是微微笑著,眼神坦然地望著她.她雙目閃著鋒芒盯著我道:"本宮不希望以後有類似事件發生."她言語冰冷,眼中泛著欲置人于死地的冷冽光芒.我緊緊握住雙拳,眼神有些迷離,為了我他竟兩天末早朝,心中驚喜交集,又擔憂不已.回過神,輕輕地籲口氣道:"這種事不會再次發生,請皇後放心."

聽到我的話,她眼中凜冽漸減,臉上仍柔和一片,此刻她又變成了雍容華貴的皇後.她仍抓著我的手複道:"坐下吧."不再堅持,在對面坐了下來,她輕搖了一下頭,微笑道:"姑娘似是對何人都不恐懼."心知她並不是要我回答,遂笑笑不作聲,她仍道:"既是皇上對你如此上心,就好好伺候著,不要顧忌什麼.有什麼事可來找我."

她確是個無可挑剔的皇後,心中有些難受,以後能否也能如她一樣無視胤寵幸別的女子.想到這里,身子不由得輕顫了一下,她像是看穿了我的內心,面帶淒色道:"曉文,不要要求他太多.他是皇上,注定會有三宮六院.思量得多,痛楚也就多."

心中驚異她的內心竟如此清亮,我苦笑道:"真能不想,不聞,不問嗎?"她定定地望著我道:"你果是真心愛上了他."不等我回話,她又道:"如若不然,又怎能體會得如此之深呢."此時的烏喇那拉氏不再是皇後,她只是一個傷心的妻子.可最諷刺的是,我們的男人居然是同一人.

末了,她緊緊抓住我的手道:"不要退縮,愛他,就包容他."說完,緊緊地盯著我的眸子,眼中閃著熱切的渴望.

淚自我的眼中一顆一顆落下來,暖暖地滴在我們的手上.透過迷蒙的雙目,看到同樣的淚眼,第一次感到自己在愛情面前是如此的渺小和卑微.我緊咬著唇,緩緩地點點頭,她松了口氣,臉上又恢複了一貫神色.

見她神色轉變如此之快,心中忽地知曉她為何會要我的一個保證.心中測然,暗自苦笑,她竟是如此聰慧.似是知道我已明白,她盈盈一笑道:"相信曉文姑娘也是守信之人."不知該如何形容內心的感受,也不知該說什麼,只是怔怔地望著她步履輕盈地走了出去.

心中既有答案,心緒也安定的許多.應值,做菜,練字,忙忙碌碌,日子過得甚是愜意.今日不應值,坐著院中喝著茶,腦中卻想著那日的事,心中暗暗佩服烏喇那拉氏.

聽到熟悉的腳步聲傳來,心中暗樂,並不回頭笑道:"今日幾人."話音未落,小順子已站在了我的眼前,他驚道:"曉文姑娘為何不回頭就知是我."見他如此,笑道:"我先知先覺嗎?"見他撓頭迷惘的模樣,又抑制不住大笑.小順子搖搖頭道:"不扯了,總是說不過你,高公公讓我來傳話,今日皇上和怡親王會來用膳."見他一溜煙地跑出去,又笑了一陣.

望著桌上,胤面色暖暖地掠了我一眼,我回他一個極為嫵媚的笑,內心一陣歡愉.見兩人坐下,便立在旁邊靜默著,見我如此,胤眸中閃著笑意道:"還不坐下."嫣然一笑,坦然坐下,十三先是有些驚愕,即而又會心一笑,目光自我們兩人臉上游離一番,輕搖了一下頭後慢條斯理開始吃飯.三人默契地不言不語,席間彌漫著溫馨的氣息.

上篇:上部 第十五章    下篇:上部 第十七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