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上部 第十五章   
  
上部 第十五章

笛聲飄渺,憂愁也在彌漫.不忍聽到如此令人斷腸的曲子,道:"十三爺,既是如此不舍,為何不去尋回呢?"十三似是有些形神分離,眼神迷離,啞著噪子道:"如果相聚是她苦難的開始,那現在這樣不是更好嗎,現在起碼她還活在這個世間."說完起身而去.有些心神蕩漾,沒想到十三用情竟有如此之深.心中感歎,不知坐了幾個時辰,只覺手腳俱涼,遂回去躺下.

天色微明,起身推開窗子,只見院子里的奴仆穿行,腳步匆匆,看來已開始准備晚上的壽宴.不再猶豫,關窗,向外走去.行至府門,突見巧慧自外面走進來,她道:"曉文,要出去嗎?"我嫣然一笑道:"偷得一日閑,想出去走走."她輕笑道:"出了宮像是轉了性子一般,記得早去早回,省得晚間承歡又惹事端."口中哦一聲算是回應,抬步向外行去.

走了許久,站定望望四周,不知自己身在何方.望著前方如梭的人流,心中有些恍惚,發現天下雖大,可竟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所.正在愣神,忽聽身側一聲輕笑,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側頭一望,一個男子面露微笑站在那里,左右一望奇道:"可是與我說話."那男子劍眉一挑道:"姑娘可真是貴人多忘."

確實有些似曾相識,仔細想了想笑道:"多謝你上次帶路."見我想了起來,男子大笑道:"每次相見,姑娘都好似迷了路."聞言,心中一暗,愁緒又一次湧上心頭.見我神色一變,男子道:"姑娘不用焦急."

不知如何回答,遂默默向前慢行,男子見狀亦慢慢地跟著.過了一會兒,男子道:"我叫張毓之,姑娘有何為難之事,不妨說出來,或許我可以幫得上忙."整理好自己疲憊的身心,輕輕一笑道:"怎麼會呢?只是想出來走走,卻不知哪里好."張毓之道:"有一個去處,姑娘定然喜歡."反正自己不知要去何處,便道:"那要勞煩你帶路了,我叫馬而泰.曉文,公子無須一口一個姑娘."兩人邊聊邊向前行去.

一個不是太顯眼的胡同里,兩人站在一座古色古香的房子前,望著門楣上掛著的匾,我道:"菊舍,好名字."張毓之一笑,率先進去,小二一見,不等吩咐,手腳麻利地帶我們坐了二樓靠窗的位子.坐定,他道:"此處不錯吧."我回道:"幽靜,清雅,是一個好地方."

見張毓之一直盯著我,笑道:"為何這樣看著我."張毓之瞥了我一眼道:"曉文姑娘真是令人費解之人".心中知曉他為何這樣說,輕笑一聲,轉移話題道:"叫我曉文就可以了."沒有反應,他仍續道:"廉親王府的仆人稱你為小姐,你卻不承認自己是王府中人.然而最奇的是兩次見你,你都獨自一人在街頭."

不知如何作答,遂笑笑不作聲,見我如此,他訕訕地道:"我不該如此的,姑娘莫要見怪."心中有些過意不去,道:"不怪你,是我不知如何回你."

"小順子,你怎會在此."忽聽樓下傳來熟悉的問話聲,心中驚異,正要起身,對面的張毓之已先我一步向樓梯走去.有些不解,緊隨其後.走至樓下,赫然發現,小順子微躬著腰向一老者低聲說著什麼,猛然見到我下樓,臉一緊欲轉身向外走.心中一亮,突地醒悟胤為何如此放心讓我出宮.心中暗暗嘲諷,自己不知什麼時候竟變得頭腦如此簡單.

既是如此,又何必難為一個太監呢.于是開口道:"小順子."小順子和老者同時轉身,原來是張廷玉.向前行至他的面前福了一福,道:"奴婢見過張大人."張廷玉眼神犀利依舊,快速打量我一眼後朗聲一笑道:"剛才還納悶為何小順子會出現在此處,原來是姑娘在此."見小順子眼神有些慌亂,有些不忍,對著張廷玉淺笑道:"奴婢甚少出門,因此今日特意麻煩了小順子."知道這謊話說的實在拙劣,張廷玉怕是早已看出小順子和我並非一路.

張廷玉目光一轉,盯住了張毓之.心中正不知如何介紹,張毓之已躬身道:"毓之見過舅舅."暗暗吃驚,他們竟是舅甥,張廷玉沉聲道:"你為何在此."張毓之恭聲說道:"這位姑娘尋飲茶的好去處,毓之就帶她來了."果是個心思縝密的人,剛才的那番話想是他也聽明白了.

張廷玉哈哈一笑道:"此地的茶可是比不上姑娘沏的."心知今日自己無論如何也走不脫了,既是這樣,不如早回十三府.心中主意已定,道:"謝張大人稱贊,奴婢已出來許久了,如大人沒有別的吩咐,奴婢就回了."

小順子面露喜色,忙不迭地點頭,張廷玉見狀道:"讓毓之送送吧,你們不是常在外面走."道了聲謝,我款款地向外行去.三人一路無言,小順子啞巴葫蘆似的跟在後面,張毓之許是隱約地明白了.心知這時亦沒有必要再隱瞞身份,我道:"曉文本是宮中之人,先前沒有明說,張公子莫怪."感覺張毓之定定地望著我的側臉,許久之後他道:"難怪你總是迷路."有些無語,一路上三人再度沉默.

遠遠地望見怡親王府,轉身對著張毓之微微一笑道:"謝謝了."張毓之微怔一下道:"這麼快."這完似是感覺到了這句話的不妥,擺擺手道:"我的意思是你們不是回宮嗎?"兩人道別後,心中愕然,一時不明白他為什麼解釋.

看小順子面露難色,我擠出一絲笑,道:"高公公是如何吩咐你的."小順子撓撓頭,眼圈一紅道:"高公公交待如果跟丟了,讓我直接提頭回宮."見他如此,我道:"你不必擔心,我明日回宮."小順子一喜就要往下跪,急忙攙住他的胳膊道:"你我俱是奴才,不用這樣."望著小順子千恩萬謝的樣子,心中一陣唏噓,自己的出走計劃居然如此不堪,以至差點累人性命.

天色漸晚,王府內已是張燈結彩,一片喜慶,手牽著承歡向正廳走去.未進門,便傳來了聲聲恭賀.見承歡進門,眾人紛紛住口,用手輕搖承歡,承歡松開我的手向前一跪道:"承歡祝額娘福如東海,壽比南山."我緊接著也道:"奴婢也祝福晉福壽連綿."

兆佳氏急忙起身,一手拉著承歡,一手拉著我.走至她的座位旁邊道:"姑娘坐吧."心知不妥,我道:"奴婢不敢."兆佳氏嗔怪道:"莫非姑娘不給我這壽星面子."話已至此,只好欠身坐下.

這邊剛坐下,那邊承歡已鑽入懷中,兆佳氏笑道:"虧是有姑娘在承歡身邊."正要回話,身邊嗤地傳來一聲冷笑,傳來了富蔡氏尖酸的聲音:"可不是有她嗎,讓我們這幫姨娘對承歡是有心無力."心中憤怒,于是冷笑道:"有心定會有力,無力那也定是無心."眾人掩口輕笑,富蔡氏一怒正要開口,身旁的的兆佳氏輕哼一聲道:"這府里是越發的沒規矩了."富蔡氏面色一凜,恨恨地望我一眼,不再言語.

隨著外面的朗朗笑聲,十三和胤同時入門,眾人起身行禮後,依次入席,本想悄悄出去,可兆佳氏卻執意拉著我坐了她的旁邊.坐定,不安壓抑的感覺又一次籠罩全身.

眉眼低垂,心思百轉,卻渾然不知麻煩已近.只覺得手背一熱,整個肩膀已是火辣辣的,坐在身邊的富蔡氏大聲嚷嚷道:"你這個不長眼的奴才,端湯也能燙著人."她的話音未落,胤已沉聲道:"高無庸,拿盆水來."

看著富蔡氏貌似關懷的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神情,而身後的小丫頭則是一臉的委屈,心里頓時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心中苦笑,有些無奈.

兆佳氏已是慌忙捋起我的袖子,用涼水沖,沖後胳膊仍通紅一片,兆佳氏擔憂地望著十三道:"爺,請大夫吧."不等十三開口,胤已道:"十三弟,不用請了,還是隨朕回園子讓禦醫瞧瞧."空氣霎時像凝固了一般,感覺手臂上兆佳氏的手輕顫了一下.

忍住灼人的痛,淺笑道:"皇上,王府距園子還有一些距離,不如就在府中讓大夫先看吧."胤沉吟了一下,頜首同意.見狀,兆佳氏欲扶我出去,心中感動,我道:"奴婢謝謝福晉,讓她扶著我吧."

見我看著剛才灑湯的丫頭,兆佳氏面色一松道:"姑娘真好心腸."腦中一閃,我問道:"那福晉定不會再責罰她吧."兆佳氏輕輕地搖搖頭臉上帶著歉意道:"不會的.",她的心中大概也明白湯為何會灑在我的身上.

一場絲絲細雨帶來了秋的涼意.俗話說:"境由心生".心悅則覺物美,心悲則感事哀.因心境淡泊,也越發地覺得雨中景色是那麼美,合了手中的傘,低著頭慢慢地走在路上,讓這微風細雨層層地圍著我.

看著手臂,心中暗然.事發當晚,回到園子後他馬上宣太醫重新包紮傷口,事後太醫日日必去複診,引得園子里的人紛紛猜度,不知我為何會得到如此待遇.不願造成這樣的局面,找了他幾次,居然次次被高無庸擋駕.

忽聽前面有細微的腳步聲傳來,抬頭站定,原來是他,高無庸舉著傘走在他的後面.高無庸點頭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向高無庸點頭示意,並不向他行禮轉身往回走去.

走了一會兒,仍聽到後面有腳步聲,心中微怒,遂站定,等了一會,仍沒有見他們越過我.憤而轉身,見胤一個人在後面默默地站著,高無庸不知何時已經走了.硬下心腸掉頭繼續前行.既是不想相認,又何必如此惺惺作態,故作深情.

後面傳來他沉沉的聲音:"手臂好些了沒有?",我輕笑一聲道:"奴婢不勞皇上費心."過了一會兒,他仍沉聲道:"以後你會明白的."腳步一頓,心神一震,他話中的意思,莫非……轉身定定地望著他道:"讓奴婢現在明白不是更好嗎?"他臉上露出了一絲痛苦的神色,道:"以後不要自稱奴婢,你在我心里永遠都不是奴婢."說完,不再看我,步履緩慢地從我身邊走過.回身望著他直挺的後背,一絲絕望自心中蔓延開來.

雨越下越大,雨滴飛快地從空中直瀉而下,在風的作用下,拉起了一條條又長又細的白線,流在地上,彙成了一條條的小溪.神情木然地慢慢走在雨中,腦中一直想著那句話:"你以後會明白的."究竟是什麼原因,這天下都是他的,還有什麼原因能令他畏首畏尾呢.

仰望著白茫茫的天空,雨水和著淚水順著臉頰流下來.感覺身子有些飄,意識有些模糊……

上篇:上部 第十四章    下篇:上部 第十六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