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上部 第六章   
  
上部 第六章

半躺在椅子上透過樹葉的間隙看著蔚藍的天空,藍藍的天空上飄著一朵一朵的白云.古代的天空就是很美,在現代是看不到的,好愜意呀.

這個小院子是我和皇後的貼身宮女翠竹住的,我雖來沒有幾天,皇後也並沒有和我說幾句話,可是卻讓我和翠竹住在一起,宮中之人俱是八面玲瓏,自然也就對我客客氣氣,當然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我是從十三的府中出來的,現在放眼大清朝有誰比怡親王更受寵呢.

這幾天由于上火嗓子啞啞的,便向皇後告了個假.就在我迷迷糊糊准備和周公相會之時,院子的門"叭"地一聲被推開了,緊接著懷中已鑽入了一人,"承歡,你怎麼來了."我睜開眼睛高興地問道,自來這里後已許久沒見過這小丫頭了."今天我和弘曆哥哥一塊下學,想吃姑姑做的菜,就來了."承歡摟住我的脖子道.

這次回來進王府時承歡也由宮中回去沒有多久,由于多年不在府中居住,對她來說除了巧慧之外其他人都是陌生人,看著她整天哭哭啼啼吵著要若曦姑姑,我就不停地用現代的方法變換花樣為她烹制食物,這小丫頭一下子就粘上了,時不時的就要求吃一次.

摟著懷中的承歡心中不由的難受起來,如果我們的孩兒沒有流產,那現在一定會走路了吧.

"弘曆哥哥,你怎麼還不進來."承歡扭著身子向門口叫道.

一個十四五的少年站在門口,眼中透出笑意,顯然已是早進來了,只是看著承歡和我親親熱熱的樣子沒有出聲而已,眼前的弘曆已不是前兩年眼睛隨著小宮女跑的孩子了,長高了許多,他和胤長得很像,相比之下只是眉眼間少了些他阿瑪的冷峻神色.

我抱起承歡放在椅子上,對著他福了一福,他看了一眼承歡道:"你叫曉文吧,以後沒有外人的時候沒有這些子俗禮,就像承歡和你單獨在一起的時候一樣,要不承歡會不自在的."聽著他的這一番話我終于放心了,也真是不枉我的一片苦心,讓承歡故意和他走的近一些,就沖他說的這一席話就證明他是真心疼愛承歡的.

很快,我端出了幾樣小菜,菠菜泥,蒜拌茄子,炝辣三絲,糖醋排骨,魚香腰花,爆炒蝦,一旁的承歡已經拿起筷子吃了起來,就連坐在旁邊的弘曆看著這幾個精致的小菜也滿臉驚訝,畢竟我的做法不同于宮中.即使在皇宮這種環境中孩子都很早熟,但孩子依舊只是孩子,此時的弘曆已是不小心流露出了小孩的興奮心態.

天上斜掛著一輪彎月,滿天的星星一閃一閃的,我躺在禦花園的草地上望著夜空,心怎麼也靜不下來.傍晚的時候聽翠竹說晚上皇上要來娘娘宮中,說是近幾個月皇上都沒有翻任何妃子的牌子,今聖祖皇帝守喪期剛過皇上就來了,這說明娘娘還是很受寵的……他在干什麼呢?……我依稀地知道這個月應該是為皇後舉行了冊封大典……

"……名余曰正則兮字余曰靈均

紛吾既有此內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

汨余若將不及兮恐年歲之不吾與

朝搴之木蘭兮夕攬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

不撫壯而棄穢兮何不改乎此度

乘騏驥以馳騁兮來吾道夫先路……"

模仿他低沉的聲音輕輕地唱著那首在心中唱了無數遍的曲子,淚不由自主流了下來,我該怎麼辦?要怎麼做才能讓他相信我就是若曦?……

天上的星星依舊一閃一閃的,好像在無情地嘲笑我的無助一樣,我用雙手緊緊地抱著頭痛苦地蜷曲著身子,心中的痛一波一波地向外擴散,一點一滴地滲入到我的四肢百骸.

"你有很多的心事."

我一驚坐了起來,在這個時候怎麼會有人在禦花園呢?

"四阿哥,你怎麼會在這里."看著身旁站著的弘曆我松了一口氣,繼續坐在地上,這些日子他一直隨著承歡去吃我做了小菜,也逐漸習慣了我的隨意.

"晚上睡不著,出來走走."他邊說邊在我身邊躺了下來,我"噢"了一聲也躺了下來,兩個人靜靜的望著天空.

"你有傷心事?"他繼續著開始的話題,"說出來的話的會好過一點."

"何以四阿哥會認為奴婢有傷心事."我有些疑惑,在宮中生活了這麼多年,早就是任何事前波瀾不驚,何以會被一個孩子看出呢.

"第一次見你,抱著承歡時你眼中有一種痛,那種痛是來自心底深處的."他接著又道:"你的臉上時常會出現一種憂傷."

我靜靜躺了會,問道:"你相信人能死而複生嗎?"他側頭看了我一眼道:"我不信鬼神之說."

我苦笑了一下,一個孩子都不相信,況且是他呢?

雍正三年十月份

就如我知道的曆史一樣,這個月中雍正為皇後烏喇那拉氏舉行了冊封大典.本來我的工作是輕閑的,可自從舉行完冊後大典,一拔拔前來道賀的皇親貴胄,當朝大臣絡繹不絕,若不是在康熙年間奉茶已經習慣,每天這樣不停的沏茶倒水我恐怕早就吃不消了.

躺在床上甩甩胳膊,終于可以歇會了,上午的來人較少,這些天大概皇後也累了,下午居然也歇息了.

……

藏青色的袍子,冷冷的眼神,薄薄的嘴唇……

我高興地迎了上去叫道:"胤."

他手一揮把我伸向他的手擋了回來,道:"你是何人,居然直呼朕的名諱,你……"

"胤,我是若曦,我是若曦啊……"

他眸子一冷:"若曦,若曦已不在了,你究竟是何人……"

"姑姑,姑姑."聽著承歡的叫聲我慢慢睜開眼睛,原來是一場夢,感覺臉上涼涼的,我急忙擦了擦眼角的淚.

"姑姑,你怎麼了?"承歡怯怯地道,我心中一暖道:"沒事,姑姑做夢了."承歡又道:"我聽到你叫若曦姑姑了,阿瑪說若曦姑姑去天上了,你認識她嗎?"我起身輕輕地摟住承歡,她還是沒有忘記我.

不經意地往門口看了一下,只見弘曆站在門口望著我和承歡,心中一緊,他聽見了嗎?

領著端菜的小太監快步地走著,下午弘曆走的時候告訴我,晚上皇後那里會有家宴,承歡想吃我做的小菜,他倆已奏請了皇後,皇後已同意了.皇後沒了子嗣,而雍正本身兒子也少,家宴大概也沒有很多人吧.

小心地把菜放在了桌子上,我准備的是三絲芹菜,密汁鮮桃,椿芽拌蝦,拌山藥絲,滑炒雞丁,四素寶……看著桌上的菜色心中不由的得意了一下,兩個時辰准備了大概二十個菜,如果在現代也稱得上賢妻良母了吧.正在得意時突然感覺一道目光冷冷地掃了過來,抬頭一看,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青人正盯著我,急忙低下頭.心中快速地思索著,在他的兒子中,這個年情人從年齡上來看應該是三阿哥弘時,弘時長得只是臉上的輪廓像胤,整個人看上去有些過于陰柔,和八爺倒是有些想像.

這次家宴來的阿哥有三個,三阿哥弘時,四阿哥弘曆,五阿哥弘晝,皇後正在逗著承歡說話,皇後的旁邊有兩個空位,應該是他和十三吧.

隨著外面的小太監的通傳聲,胤和十三走了進來,坐下看著桌上的菜色胤道:"這菜是花了心思的."十三接著道:"這菜色,香都齊了,就是這味道不知道如何."這桌上的菜我的確是花了心思的,我知道他不喜油膩,准備的都以清淡爽口為主,另外主食我只是准備了肉末粥,看著他吃了不少我心中不禁有些高興,感覺這兩個時辰是有價值的.

自古隆恩莫過天子賜,無情最是帝王家.

皇貴妃年氏于十一月卒,雍正于十二月份令年羹堯自盡,其九族之內全部革職.這完全驗證了當初十三爺的話:"月滿則虧,盛極則衰.若高到不能再高,就只能往下走了."

這些天聽著身旁的太監宮女們紛紛議論這件事,說當今聖上慘殺功臣.心中一陣心痛,有誰懂他呢?一個將軍利用戰事納賄營私,冒銷濫報,然後利用所得之財籠絡兵士,令兵士只識將軍不識朝廷;另外年羹堯自以為當年在西北絆住了十四是立了大功,就殘忍異常,殺戮任性,起居飲食,與宮中無二.他是最痛恨官員結黨營私貪汙受賄的,所以在雍正元年元月份就連下了十一道諭旨,告誡督撫提鎮等文武百官司,務必勤于政事,杜絕賄賂等弊政.為制止官吏的貪汙受賄現象,還建立了養廉銀和耗羨歸公制度.更何況年羹堯是他一手提攜的,他心中的痛不是旁人能理解的.

遠遠地看見弘曆一個人坐在亭子里,我走了過去坐在了他的對面.弘曆的性格有些像年輕時的十三,灑脫開朗.

他看著我道:"他們都說皇阿瑪慘殺大臣."

我反問道:"那四阿哥也認為是這樣嗎?"說完後靜靜地看著他,他是胤最喜愛的兒子,他應該是理解他阿瑪的.

他道:"年羹堯他該死,他所犯之罪應凌遲處死,他辜負了皇阿瑪對他的信任."

聽到這句話我松了口氣,笑著道:"如果皇上聽見會很欣慰的."

弘曆道:"阿瑪心中應該很苦吧?"

我接著道:"位不期驕,祿不期侈.最明白的還是十三爺."

弘曆靜靜望了我一會兒,慢慢地道:"曉文,你的見解不像是一個奴婢能想到的,你有著與你的年齡不符的成熟."

二十歲的容貌,四十多歲的心境,況且我知道曆史,我的見解當然不是這個十四五歲的小孩子所能理解的.

上篇:上部 第五章    下篇:上部 第七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