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第18節:第三章(3)   
  
第18節:第三章(3)



我一動不動站在原地,雨漸漸大了,額前的頭發濕淋淋地貼在臉上。弘時快步走上來,用力捏住了我的下巴,將我的臉高高抬起,盯著我恨聲問:"誰給了你這樣的膽子,十三叔,四阿哥,還是我的皇阿瑪?"

他話中有話,我心里不禁苦笑,想掙開他的手,但轉念一想,這樣做無疑是火上澆油,遂忍住痛,靜靜地等待著他的下文。他加大手上的力度,繼續道:"你為何幫四阿哥,為什麼?"

看我既沒回答也沒掙紮,他猛地放開了手,力道太大,我身子一個趔趄,摔倒在地。我慢慢起身,站直,仍對他福一福道:"奴婢告退。"在轉身的一瞬間,我的淚還是忍不住落了下來,真痛。

剛走進閣內,廊下的菊香便開始大呼小叫,直到我走進房中,她依然跟在我身後不停追問我的臉怎麼了。我說了N遍路滑不小心摔了,她才住了口。我仔細地囑咐她,一定不可胡說,見她點頭答應,我才吩咐她找高無庸告假。

見她走遠,我暗自歎口氣,這個菊香還是沒有吃過苦頭,受過教訓。要知道宮闈之中,盤根錯節,凶險萬分,最容不得的就是心思單純。

我泡在浴桶里,撫著頸中的木蘭墜子,理順思路,默默想著弘時所說的話。

這些日子,弘曆的確是一直來這里陪胤禛吃飯。既然弘時都知道了,那後宮諸人也應該知道了胤禛常在閣內吃飯。看來我以後更要循規蹈矩、謹言慎行。雍正年間雖沒有九王奪嫡,但宮中之人哪一個不是為權勢利益而活?有利益就有爭斗,有爭斗就有猜忌,而在這個特殊的環境中,有猜忌就有生死。我雖是從怡親王府出來的,但要尋個把柄,給我定個莫須有的罪名,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

那日後,我就一直躲在房中不肯出去,承歡來鬧了幾次,見我下巴青紫,也就沒要求我帶她出去,來了也只是在屋中唱唱曲、臨臨帖。

高無庸遣了勤政殿的小順子送來傷藥,來時正遇上了弘曆也來送藥,見自己送的藥和小順子送的相同,他表情訕訕地要拿回去,我笑著奪了回來。過了十余日,我下巴上的青紫才算消失。

這天,我傷愈後頭一天當值,勤政殿只有胤禛一人,正在批閱奏章。

我奉上茶水,正往外走,身後的他突然問道:"完全好了?"我一怔,轉身看向他,他頭未抬,邊寫邊道:"朕問你是否完全好了。"我心中一暖,道:"謝皇上惦念,奴婢已經好了。"

他點點頭,不再言語。我忍不住抿嘴而笑,步履輕快地向外走去。

我正要進偏殿茶房,遠遠地看見高無庸領著一個小宮女走來,忙轉身走向前道:"曉文謝諳達送藥。"

高無庸匆匆看了我一眼道:"好了就好。"說完,他步子不停,徑直往大殿走去。我一呆,高無庸做事一向謹嚴精細,是個泰山壓頂也面不改色的主,今日怎會如此慌張?我遂轉過身,觀察他們的背影。

因為走得太快,後面的小宮女踉蹌了一下,差點摔倒,高無庸忙轉身扶住她。看到高無庸居然扶了一個宮女,我心中更是驚奇,凝神仔細看去,這個宮女……她的背影太像一個人,但那個人不是已經死了嗎?我心中震驚,頭上像響了一聲炸雷,腦袋被震得嗡嗡的,往日的一幕幕驀地出現在腦中。

我本欲再次端茶入內,一探究竟,可高無庸竟擋在門口,說不用再奉茶,便遣散了眾人。

天色漸暗,我雖知這樣不妥,可還是站在樹後向大殿方向望去。大約過了一個時辰都沒有人進出,我站得雙腿酸痛,倚在樹上,還是不死心。

終于,高無庸領著她走了出來。她頭微微垂著,臉上似是掛有淚跡,看不清她的容貌,我心中焦急。

她抬起頭,像是問了高無庸什麼,高無庸邊點頭邊回答。

的確是綠蕪。我雙手緊抓住樹干,抑制住沖出去的沖動。胤禛不是說綠蕪死了嗎?突然間心里竟有些恨他,他可以說這麼做是為了保護十三,可對十三和綠蕪來說,這是多麼殘忍的事。

我目送他們的身影逐漸消失,才轉過身子,無力地靠在樹上。這就是宮廷,人的生死都不由自己決定,一個活生生的人可能下一刻就是一具死尸,而一個你認為已經死去的人,下一刻也有可能活生生地出現在你的面前。


上篇:第17節:第三章(2)    下篇:第19節:第三章(4)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