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第13節:第二章(6)   
  
第13節:第二章(6)



房中恢複了歡聲笑語,我的心也平靜了下來。

半晌後,隨著高無庸的通傳聲,烏喇那拉氏領著眾人在宮門迎接,胤禛和十三緩步走了進來,眾人各自見禮後,才落了座。

胤禛坐下,看著桌上的菜色道:"這菜是花了心思的。"十三點點頭,笑問皇後:"這菜色香俱佳,就是不知味道怎樣?"

皇後瞟我一眼,笑著對十三道:"嘗嘗即知。"胤禛連夾幾箸蜜汁鮮桃,承歡拿著筷子緊盯著他,胤禛笑著側身吩咐:"為格格布菜。"我忙走過去,拿了一個小碟,撥了些蜜汁鮮桃放在承歡面前。

承歡看看我,忽然開口道:"皇伯伯,今晚的膳食好吃嗎?"胤禛輕輕頷首,面帶疑色,笑看著承歡,我忙對承歡搖搖頭。承歡一呆,低頭開始吃飯。胤禛掠我一眼,又看看承歡,默默吃起來。弘曆揉揉眉心,輕搖了搖頭。

深秋已逝,寒冬來臨。北風凜冽地吹著,讓人從心底里覺得冷。

皇貴妃年氏于年底驟然去世,汪景琪所著之書便成了證明年羹堯之罪的鐵證,胤禛令其自盡,其九族之內全部革職,其幕客汪景琪以"大不敬"的罪名被處斬。這完全驗證了當初十三所說的話:"月滿則虧,盛極則衰。若高到不能再高,就只能往下走了。"

年妃去世的第二個月便發生了這件事,宮里的太監宮女們紛紛議論,認為胤禛冷酷無情、殘殺功臣。

我心中一陣心痛,有誰懂他呢?一個將軍利用戰事納賄營私,冒銷濫報,然後利用所得之財籠絡兵士,令兵士只識將軍不識朝廷。另外年羹堯自以為當年在西北絆住十四是立了大功,就任意妄為,殘忍異常,殺戮任性,起居飲食,與宮中無二。他是最痛恨官員結黨營私貪汙受賄的,所以在雍正元年元月份就連下了十一道諭旨,告誡督撫提鎮等文武百官司,務必勤于政事,杜絕賄賂等弊政。為制止官吏的貪汙受賄現象,還建立了養廉銀和耗羨歸公制度。更何況年羹堯是他一手提攜的,他心中的痛不是旁人能理解的。

年羹堯真算功臣嗎?比起十四來,他又算得了什麼?

我緩步走入禦花園,隨興踱著步子。

無意中看見弘曆一個人坐在湖心亭子里,我走過去,坐在了他的對面。端起桌上的酒抿了口。見他依然意興闌珊,情緒低落,我繼續默默喝著酒。

半晌後,他自湖面收回目光,看著我微怒道:"他們都說皇阿瑪容不下大臣。"

我瞅他一眼,反問道:"那四阿哥也是這樣認為的嗎?"說完後我靜靜地看著他,他冷哼一聲,恨聲道:"利用戰事納賄營私、冒銷濫報,這就是他做的好事。皇阿瑪繼位之初就下了十一道諭旨,告誡文武百官,務必勤于政事、杜絕賄賂等弊政。若不是他有戰功,他又豈能活到今日?"

我笑笑道:"那只是其一,他更該死的地方,應是'分陝旌旗周召伯,從天鼓角漢將軍'吧。"

弘曆一呆,凝視著我,一臉的不敢置信。

過了許久,他歎口氣道:"這話不要亂說,小心招來禍端。其實阿瑪心里很苦,作為帝王,他並沒有做錯。"

我點點頭,笑著道:"如果皇上聽見,會很欣慰的。"他搖搖頭,苦笑道:"我也只能瞎著急,幫不了阿瑪什麼。"

我抿嘴笑笑道:"位不期驕,祿不期侈,最明白的還是十三爺。"

弘曆眉頭輕蹙,一臉不解地道:"曉文,為何你總稱十三叔為十三爺,你不應該稱'我們王爺'的嗎?"

我一呆,忙道:"進府時奴婢就這麼稱呼,習慣了。"弘曆端起杯子,仍盯著我:"你的見解不像是一個奴婢能有的,你為何有著與你的年齡不符的成熟?"

二十歲的容貌,四十多歲的心境,況且我還知道曆史,我的見解當然不是這個十四五歲的小孩子所能理解的。

自年羹堯死後,胤禛就遷至圓明園處理政務。曆史上說雍正帝常住圓明園的原因,一是嫌宮內窒息嘈雜,二是喜園中景物宜人,而且宜于酷暑納涼。可我是知道的,雖然胤禛由乾清宮搬入了養心殿,可康熙的死在他心中始終是一道永遠的傷疤,所以他選擇了遠離。但自此開始,圓明園也成了清代皇帝常居的禦園。


上篇:第12節:第二章(5)    下篇:第14節:第二章(7)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