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第三十章 圖窮匕見   
  
第三十章 圖窮匕見



艾薇對于赫梯的了解是十分的有限的,只是在寫論文的時候曾經順帶掃了幾眼。相比起埃及令人眩目的五千年淵源,赫梯的輝煌就如同劃過夜空的彗星,顯得格外短暫起來。起初本由數個小村落組成的赫梯,自公元前16世紀後半葉國王鐵列平進行了改革後,國勢才日益強大起來。又過了兩百年,赫梯帝國到達了其最鼎盛的時期,此間,它摧毀了由胡里特人建立的米坦尼王國,並趁埃及改革之機,奪取埃及的領地,與埃及爭霸。埃及第十九王朝的法老們,都與赫梯交過手。比非圖的祖父拉美西斯,父親塞梯,在在位的若干年間,與赫梯之間的爭執從未停止過。

赫梯王國的生產力雖屬青銅時代,但赫梯是西亞地區最早發明冶鐵術和使用鐵器的國家。赫梯的鐵兵器曾使周邊列國膽寒。亞述人的冶鐵術就是從赫梯人那里學來的。赫梯王把鐵視為專利,不許外傳,以至貴如黃金,其價格竟是黃銅的60倍。赫梯的戰車因為使用了鐵質的車軸,更是大大增加了其承載能力與機動能力,從而使戰車隊的實力增強起來,逐漸成了埃及的心腹大患。

不用想,在比非圖的野心里,赫梯必然是一個不可或缺的要素,若想重拾埃及若干年前那輝煌的版圖,赫梯王國的土地必然是一塊不能忽略的肥肉;同樣,那個屹立在高原之上的王國一定也想通過各種手段令尼羅河畔的沃土落入自己的手中。已是心照不宣的敵對關系,今日卻派了使者過來,真是令人難以想象赫梯的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藥。艾薇不由漸漸興奮了起來,面對于未知與挑戰總是令她熱血沸騰,這已經讓她忘記了自己究竟身處何處,為何而來。

“赫梯使者,穆穆察、塔利求見。”

嗬,這名字還真夠古怪的。隨著傳令兵的一聲令下,兩個打扮得與名字同樣古怪的男人恭敬地走上殿來,二人在大廳中央穩穩跪下的一刹那,四周的臣子不由得變得嚴陣以待,氣氛刹那間變得凝重起來。艾薇透過眼前厚重的劉海,仔細地打量著這兩個人。

為首的男子大約有三十五、六歲的樣子,身材魁梧,臉上一道丑陋的疤痕由眉心劃至左頰。與其說他是一個外交官,不如說是個武官來的更為貼切。艾薇不由得警惕地多看了他幾眼,身上並沒有帶武器,只是手中小心地端著一個小盒子,應該是要進獻的禮品一類的東西。身後的男子低著頭,艾薇看不到他的面孔,估計年齡應該與比非圖相差無幾。此人身材修長,有著一頭烏黑的直發,穿著一身相對簡單的服飾,應該是為首男子的隨從。

忽然,那男子好像意識到了艾薇在打量他的眼神,一下子將頭抬了起來,那一刹那,一雙冰藍的眸子如同閃電一般驟然射入了艾薇的眼睛里,使她不由得輕輕一顫,在心中小聲叫了起來。是他!那日在街上遇到的酷似艾弦的男子!原來他是赫梯人,難怪有著與埃及人不同的長相。那麼……他這次來晉見比非圖,到底是抱著怎樣的一個心思呢?上次對自己的態度,是否是因為認出自己就是所謂的“奈菲爾塔利”呢?一時間那男子的身形竟然與艾弦混了起來,艾薇心中驟然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各種思緒都湧了上來。

艾薇怔怔地看了他一會,驟然發現自己這樣實在可疑,便匆匆移開視線,故做鎮靜地看向大門口,那個男子沒有表情地掃了艾薇一眼,便又把頭垂了下去。他是沒有認出她的吧,想到這里,艾薇卻隱隱有幾分失望了起來,就好像被哥哥忽略了一樣。正在遐想之中,遠處的傳令兵又叫到:“拉美西斯陛下,馬特浩妮潔茹王妃到——”

艾薇與眾臣望向門口,拉美西斯在前,馬特浩妮潔茹在後,兩個人不緩不慢地向艾薇身前的座位走了過來,後面還跟著禮塔赫等一干隨從。艾薇連忙扶好羽毛扇,抬頭挺胸,鎮定地看著門外,不與拉美西斯的眼神接觸。

法老快步走向了座位,在看到艾薇的一刹,他的睫毛微微閃動了一下,不過這微妙的神情卻是那麼的稍縱即逝,短暫得令艾薇沒有發現任何端倪。

禮塔赫跟在拉美西斯後面,向廳前走去,走了一半,卻被兩個侍從攔了下來。

“禮塔赫大人,您的位置在那邊。”他們指著群臣前列的一個空位說道。

禮塔赫很奇怪地看了他們一眼,拉美西斯允許自己和孟圖斯站在群臣之外、最靠近法老的位置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為什麼今日突然……他抬頭看了看拉美西斯,法老冰冷的眼神里看不出一絲波動。“你們確定我要站在那邊嗎?”他有些難以置信,于是不由得又重複了一遍。

“大人,請站到那個位置去。”

禮塔赫苦笑了一下。想起之前法老對自己說的那番話,看來拉美西斯已經懷疑到自己頭上了。這種非常時刻,自己又是那種身世……這也怪不得陛下阿,他無奈地點了點頭,站進了群臣的隊列當中。

法老和王妃坐下了,禮塔赫、群臣和使者就在廳下恭敬地向法老及王妃拜禮。繁文縟節過後,拉美西斯便開口了。

“兩位赫梯的使者,不辭遠道而來,是因何緣由呢?”

為首的男子粗聲粗氣地開口了,“法老陛下,我叫穆穆察,他叫塔利。我們這次來到底比斯,是奉了我王穆瓦塔利斯陛下之命,前來探望馬特浩妮潔茹公主,並向貴國獻上一些不成敬意的小禮物,以來表達我國對埃及最真摯的情誼。”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語氣里卻著實少了幾分敬意。殿上的臣眾們不由得小聲而忿忿地議論了起來。拉美西斯微微伸出一只手,廳中便又如死亡一般寂靜。

他緩緩地看向身旁的馬特浩妮潔茹,她的臉色十分蒼白,空洞的雙眼里竟然出現了幾分畏懼的神色,愣愣地看著殿上的二位使者。拉美西斯又轉回頭去,“那麼,馬特浩妮潔茹就在這里,你們也看到了,完好無損,安然無恙。”

“陛下,請允許我可以握一下馬特浩妮潔茹殿下的手,可以握到赫梯國最美麗的公主的手,將是對我最大的賞賜。”低沉的聲音,略帶著幾分玩世不恭的調侃,說話的便是那名酷似艾弦的男人。他雖然跪著,卻微微仰視,冰藍的雙眼毫不避諱地直視著馬特浩妮潔茹。再轉頭看看馬特浩妮潔茹,那神色全然不像是因為看到鄉人而帶來的喜悅,反而,倒像是一種徹骨的懼怕。她咬著嘴唇,卻壓不住心底的不安,她的身體不由輕輕顫抖,向座位里縮回去。

這一切都被艾薇盡收眼底,這個號稱叫塔利的人看來絕非善類,僅憑一個普通的侍者,又怎麼可能讓馬特浩妮潔茹如此懼怕,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淵源。

拉美西斯卻沒有注意到二人間暗湧的情潮,他微微頷首,“那麼,馬特浩妮潔茹,你便過去吧。”

馬特浩妮潔茹身子一震,求助一般地看了一下殿下群臣的一角。艾薇眼尖地看到隊列里的禮塔赫,臉上竟然出現了幾分焦急的神色。那一刻,她突然感到了一股極為強烈的不協調感。

怎麼會這樣?

難道自己一直以來都想錯了。如果馬特浩妮潔茹和禮塔赫是要設計陷害法老的人,那麼這兩個赫梯的使者應該就是外應。理論上來講,幾個人不是接頭、就是要當場下手……但是,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神色,仿佛那兩個使者是來危害她一般,全然沒有設計好、要合作做什麼事情的感覺。艾薇心中不由得隱隱不安起來。難道自己一開始就想錯了方向?

馬特浩妮潔茹不情不願地走下了座位,來到跪在廳中的塔利面前,躊躇再三,還是緩緩地將左手伸給了他。

塔利扯起一絲冰冷的笑容,跪在地上,雙手握住她的手,“陛下時刻想念著您,不知道您在埃及的生活是否還好,心中是否還有著陛下。”一邊說著話,他一邊不動聲色地將一個小型的容器交到馬特浩妮潔茹手中。冰冷的觸感到達了手心,馬特浩妮潔茹的身體微微抖動了一下。

“希望您身體安康。”確認已將手里的東西遞了過去,塔利便松開了手,不再看馬特浩妮潔茹。突然,他的視線落在了拉美西斯身後拿著羽毛扇的艾薇身上,那一刹,他的眼中出現了一絲驚愕的神色,很快,那份驚訝就又隱于那寒冷的雙眸中了。艾薇心中暗自嘟囔了一句,難道自己就那麼容易被認出來嗎,不會連這個僅僅見過一面的塔利都認出自己來了吧。

馬特浩妮潔茹緊緊地握著手,慢慢地退回了座位。下面跪著的穆穆察大聲地說,“陛下,請允許我獻給您我國最優秀的工匠為您所繪制的圖畫,上面繪載了赫梯最宏偉的神廟。這還是用埃及的特產莎草紙制成的,希望您能夠喜歡。”

拉美西斯不動聲色地挑起眉毛,這個禮物穆瓦塔利斯算是投其所好了,他自幼就喜愛各種建築,瘋狂地學習各種建築知識,能夠見到赫梯建築的圖畫,自是很開心的事情。他微微頷首,示意身邊的侍從幫他拿過來。

穆穆察並沒有將東西交給侍從,反而更大聲音地說,“陛下,穆穆察也非常熱衷于建築知識,因此希望能親手為您展開,給您講解。穆穆察身上沒有攜帶任何武器,可以請陛下不用擔心!”話音剛落,他身邊的塔利略帶驚訝地看了他一眼。這個微妙的神情沒有逃出艾薇的眼睛。看來這是一出連塔利都不知道的戲目,不知為何驟然讓她聯想起來了圖窮匕見那個成語。莫非……

拉美西斯一抬手,站在穆穆察身邊的侍從便開始對他進行搜身,片刻之後,回報過來,“稟報陛下,沒有發現武器。”

拉美西斯便點點頭,“把你盒子里的圖拿出來,然後便准你過來。”

不可以啊,艾薇心頭一慌,這一幕太接近小時候在課本上讀過的荊軻刺秦王那段了,她心里暗暗大聲叫停,但是卻沒有辦法表現出來。想到這里,握著羽毛扇的手竟然微微顫抖起來了。

穆穆察從盒子里取出畫卷,一步步地走上前去,走到拉美西斯面前,他深深一拜,就開始慢慢地展開圖,“陛下,這上面繪畫了我赫梯王國十數座輝煌的神廟,他們的建築形態不一,希望陛下能夠喜歡。”

穆穆察慢慢地展開著畫卷,一座座華麗的神廟就躍然紙上,拉美西斯聚精會神地看著,眼中不由流露出欽佩的神情。艾薇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她強壓心中的緊張,緩緩地從衣服里拿出那把S&W38手槍,暗暗地將保險拉開。希望那個什麼穆穆察不會想到把匕首放在圖卷里這樣愚蠢的刺殺方法,即使得逞,他也是必死無疑,希望他不會傻到單單是為了個兩敗俱傷的結局而大費周折,前來晉見。

圖畫眼看就要展開到最後,殿下的塔利突然大叫一聲,“穆穆察,別做傻事!”

那一秒,圖畫完全打開了,在畫的最後赫然出現了一把短小的寶劍,那是一把樸素的、泛著冰冷光輝的鐵劍。

大家全然沒有反應過來,穆穆察抓起眼前的短劍,快速地刺向拉美西斯。拉美西斯下意識一躲,短劍就刺進了他坐椅的靠背,靠背上潔白的陀毛驟然黑了一塊。只聽殿下有人驚叫:“劍上有毒!”

穆穆察的眼里泛起了血紅的光芒,那是一種不顧一切的仇恨,以及失去理智的眼神。“拉美西斯,我殺了你!”他拽出劍來,又向法老刺去。拉美西斯連忙起身,邊躲避他的攻擊邊向殿下走去。手中的寶劍因為劍鞘稍長,慌亂之中竟然不能順利地拔出。穆穆察步步緊逼,情況甚是驚險。

殿下的群臣亂作一團,沒有法老的許可,不可以攜帶武器入廳,更不能貿然上到前殿,一直以來擁有這兩項特權的只有孟圖斯與禮塔赫。而如今,孟圖斯不在場,禮塔赫又被命令不許上殿。全心躲避穆穆察短劍的拉美西斯,竟然忘記呼喚武士上殿。這時大家緊張地看著拉美西斯和穆穆察之間的周旋,心中十分焦急,但卻實在是愛莫能助。

雖然預料到事件可能會發展到這個地步,但是卻沒有想到會如此突然。艾薇忙亂之中丟下扇子,將子彈上膛,雙手舉槍,瞄准穆穆察。但是二人的位置變幻無常,她無法保證自己不會射失,一時竟無法果斷地開槍。

“奈菲爾塔利,你給我好好呆在那里別動!”拉美西斯與穆穆察纏斗之際,竟用余光瞥見了一旁想要幫忙的艾薇,他怒吼一聲,讓艾薇一下子楞住,不知所措了起來。

該死,只要數秒,能有數秒時間,他就可以將劍拔出來,將眼前這個下賤的赫梯人碎尸萬段!但是穆穆察絲毫不給他放松的機會,招招直逼要害,顯然是想要一鼓作氣,將他置于死地。因為是毒劍,著實不能不格外小心。究竟什麼辦法,可以讓他瘋狂的攻勢暫緩,從而得到數秒時間讓他拔出劍來呢……

驚險混亂當中,突然一襲白色的身影沖了上來,擋在了拉美西斯與瘋狂的穆穆察之間。

此人的舉動,為拉美西斯贏得了寶貴的數秒。他利落地從劍鞘中拔出寶劍,飛快地砍向穆穆察持劍的手臂。隨著一聲慘叫,穆穆察的手臂與他的身體分了家。緊接著,拉美西斯又毫不留情地砍向他的腿,那一刹,這個壯碩的漢子倒了下去。紅得幾近發黑的鮮血在殿上噴湧了出來。拉美西斯喝令,“把穆穆察拉出去,亂刀砍死。”

霎時間,門外湧進了數名手持利器,身著厚甲的西塔特村勇士。原來拉美西斯早就有所安排,只是沒有想到還有圖窮匕見這樣一招。他們沖上前來,抓住了還在狂亂掙紮的穆穆察,將他向門外拖去。

“拉美西斯!我詛咒你!你的爸爸害死了我全家!我就算下了地獄也饒不過你!”穆穆察的喊聲逐漸遠去,拉美西斯的臉上仿佛籠罩了一層冰霜。

大廳里逐漸恢複寂靜,然後突然,眾人就好像被什麼東西震驚了一般,輕微地叫了起來。拉美西斯聞聲低下頭,那一刹,他的眼神凝固了。

地上還殘留著那個漢子被砍掉的左腿,但是卻沒有看到他的斷臂。

因為他所殘留的那只斷手,還死死地握著短劍,而那把毒劍,深深地插在剛才幫他爭取了寶貴時間的人的身體里。殷紅殷紅的血,流出來,因為毒物的影響而逐漸變成了黑色,染在那一襲潔白得不帶有半點瑕疵的衣服上,漸漸暈開,仿佛一朵象征著死亡的花朵,顯得格外刺眼。

這時,王座上的馬特浩妮潔茹不受控制地跑了下來,她大聲地哭著,伏在了倒在地上的人的身上。

那一刹,拉美西斯、艾薇、大臣、侍從全部都噤聲,他們並非想要沉默,而確實是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空闊的大廳里只能聽到馬特浩妮潔茹撕心裂肺的抽泣聲,一陣一陣,傳出了大廳,顯得格外淒涼。

“禮塔赫——”

上篇:第二十九章 試探    下篇:第三十一章 信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