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吉薩是利比亞與埃及交界處的一個邊境城市,與其周邊的西塔特村、幕萊村以及其他十數個小村落組成了相對于自治的區域。這些村鎮的人,都會自豪地稱這塊領域為吉薩自治區。當然,這種稱呼只是私下的,法老有絕對的權利,所以是絕不容忍擁有所謂的“自治”的。

吉薩的領主,是由數月前剛剛駕崩的前法老塞梯一世親自指派的第二王子–希擔任。由于塞梯一世的第一個王子早逝,希成了其最年長的王子,也理應繼承王位,但是塞梯卻把“年長國王之子”的位置,大手一指,送給了第七王子拉美西斯。以祖父的名字命名的年輕王子,將國家打理得井井有條,在攝政王子期間充分顯示其過人的戰爭、外交、內政等方面的天賦。

因此,現在的法老就是原來的第七王子,拉美西斯。

“法老是否有個王妃叫馬特浩倪潔茹?”

“嗬,你這個土人知道得還不少。沒錯,法老只有兩個名正言順的妃子,一個是馬特浩倪潔茹王妃,還有一個是亞曼拉公主,不過都傳言立著兩個妃子純粹是政治考慮啦。法老大人可是花名在外,從不封妃……”

“什麼意思?”

“就是傳聞法老有很多情人,但是他從不立妃,而且據說也從不寵幸已經立下的兩個妃子……噢,當然,我想奈菲爾塔利是例外吧,但是她早就死了。”

“奈菲爾塔利早就……死了?有多早?”

布卡和艾薇一前一後地走在荒涼的沙地上,前方飛著不知疲倦的路。兩個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艾薇發現,其實布卡是一個很熱心而且很能聊的人。雖然總是言語中帶著一些類似“土人、鄉巴佬”這樣的諷刺,但是艾薇的問題,布卡都會給耐心或不耐心地一一回答。

“噢……有多早呢?忘記了,至少也有個四、五年了吧。”布卡沖天空吹了一聲尖銳的口哨,路盤旋著飛了下來,穩穩地落在布卡的左臂上,昂首看著布卡。

“路,給你肉吃。”路習以為常地用嘴接過布卡手中的肉,飛落到一旁,慢慢地吃了起來。布卡沖著艾薇叫了一聲,“鄉巴佬,我們也該吃飯了,你該不會沒有准備糧食吧。”

艾薇白了布卡一眼,坐到了地上,打開自己的書包,幸好自己帶了兩包自熟快餐,不然今天還真是尷尬。布卡從袋子里翻出類似面包的糧食,走過來坐到了艾薇的身旁,看著她手里的自來熟快餐盒。“你那是什麼東西?能吃嗎?”

艾薇沒有回答,徑自拉開餐盒外層的包裝。過了三分鍾,一股誘人的咖喱香氣就跑了出來。正在一邊啃著硬面包的布卡,不由得驚訝地看著艾薇手中小小的盒子。“什麼東西,這麼香。”他伸手過去碰了碰盒子,“噢?還是熱的啊!”

艾薇看著布卡好奇又有點饞的樣子,覺得十分好笑。“還要走多久才能到吉薩阿?”到了吉薩,她才有機會搞匹馬和更多的食物,支持她走到孟斐斯。

布卡的雙眼沒有離開她的餐盒。“噢,可能還有兩、三天吧,不遠了。”

也就是還要吃6-8頓飯。艾薇只帶了兩包快餐,其他的食物和水一概沒有。怎麼辦呢?

“喂……你這個,好吃嗎?”布卡忍不住發問了,聽到他這樣說,艾薇不由得暗自笑了,看來接下來三天的食物問題總算是解決了。

“你想吃嗎?”艾薇強忍著心中的笑意,認真地看著布卡。

布卡轉過頭去,繼續啃自己的面包。

“真的,你想吃嗎?我可以讓給你吃。”

布卡動心了,慢慢地轉了過來,看到艾薇真誠地把自己的快熟咖喱飯遞到他跟前。

“很好吃的。”艾薇推波助瀾地鼓動著。布卡半信半疑地接了過來,謹慎地嘗了一口。

好吃!

雖然是很奇怪的味道,不過很好吃!布卡不顧自己的面子,狼吞虎咽了起來。艾薇開心地笑著,看著布卡把飯全部吃得一粒不剩。

“不錯!”布卡抹了抹嘴,把空盒遞回給了艾薇,“你帶的食物還真不錯。”

“你喜歡就好。”艾薇笑嘻嘻地接過盒子,“在我們這個國家,這盒飯相當于五十頭牛和一百匹馬的價值呢,絕對是無價之寶。”

“什、什麼!?”布卡幾乎摔倒在地上,“你騙人!”

“我當然不是騙人,整個埃及、包括偉大的法老拉美西斯二世,都肯定沒見過我這種食物–不用火就可以變熟的食物,那顯然是聖食!本來是想這次帶來獻給法老的……”艾薇臉上故意露出為難神色,“傷腦筋啊,怎麼會被西塔特村村長的兒子吃了呢?”

“你、你你,分明是你給我……”

“不過,布卡是這麼善良的人,”沒等布卡把話說完,艾薇就接著說了下去,“又願意幫我走到孟斐斯,我實在不好意思為難他啊……”

布卡如搗蒜一樣狂點頭。

艾薇笑得更開心了,“好~呵呵,那麼就作為你帶我去孟斐斯的報酬吧,只要你路上提供給我水和糧食,到吉薩再給我一匹馬,這筆賬就算結了。真是跳樓大降價啊……哎,本來還想用這個禮物討好一下法老呢……”

布卡忙不迭地說,“就這樣吧,我一定盡快把你帶到孟斐斯,這件事,如果你能見到法老,你可千萬別提了。”

“嗯~呵呵,既然是布卡這樣說,我就勉為其難地答應啦~”艾薇心里樂開了花,看看這個傻小子以後還敢不敢對她大呼小叫的!

看著艾薇狡猾的笑容,布卡突然有種自己被騙了的感覺,但是他還沒來得及把這個疑問說出來,敏銳的路驟然發出了一聲尖叫,警覺地飛了起來。

“出什麼事情了?”布卡也跟著站起來,往路的方向看,但是什麼都沒有看到。

“看來哈里森大叔還是有些先見之明的……”這樣想著,艾薇從袋子里拿出了紅外望遠鏡。

“又是什麼古怪東西?”布卡湊過去,好奇地看著艾薇拿著形狀古怪的望遠鏡,貼到眼睛上。

“啊!”艾薇這次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卻驚訝地尖叫了起來。“快,布卡,我們快過去,是一個人!渾身是血的人!”

沒等布卡反應過來,艾薇就丟下他,一個人跑了上去。布卡順著她跑去的方向看啊看,奇怪,明明自己的眼睛很好,但是怎麼就沒看到一個在流血的人呢?

*

艾薇感覺自己的心要從嗓子里跳出來了。

從來沒有這樣近距離地看到一個渾身是傷,血流不止的人。她不由得怕了,跪坐在趴在地上不能動彈的傷者旁邊,久久不能言語。

“你在發什麼呆!”從後面趕過來的布卡大聲地說,“快看看他還有沒有氣!給他喝些水!”

“噢,對對。”艾薇慌亂地把手顫顫巍巍地伸到那個人的鼻子下方。“還有、雖然很微弱,但是還有。”

“那你還愣著做什麼!”布卡跑上去,扶起那個人,撬開他干澀的嘴,往里面倒水。“身上都是刀傷,難道是被強盜搶劫了?”

“咳咳、……快點……通知法老……”滿身是血的人稍微一清醒,立刻死死地抓住布卡,斷斷續續卻焦急地說,“……利比亞、利比亞人……三天前……”

“你別說話了,不然你會死的。”布卡想制止他說下去。

“幕萊……幕萊村……求求你們,救救幕萊村……”

他要……死了吧……艾薇望著這個可憐的人。

布卡的神情變得非常嚴肅起來,“幕萊村?你說幕萊村怎麼了???”

“幕萊……利比亞……救救……”

傷者在布卡的懷抱中斷了氣。

“利比亞人三天前進攻了幕萊村?他是這個意思吧……”艾薇輕輕地說。

布卡慢慢將死者放下。“該死的利比亞人,居然擅自撕毀和約!忘記了他們的公主是吉薩領主希殿下的妃子嗎!該死!我們加快腳步動身前往吉薩吧!一定要讓領主出兵,幕萊村是吉薩領地的第二大村子,希殿下一定不會置之不理的!路!路!”布卡大聲地叫著自己的朋友,徑自往前加快速度地走去。

艾薇怔怔地看著死者……原來,死亡竟是這樣震撼的事情,親眼目睹一個人的生命逝去,讓她感到幾分可怕。“可是……總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

“土人!!你在做什麼!!我們快點去吉薩求助啊!!”

“不對……不能去……不能去吉薩!!”艾薇大聲地喝止了布卡。

“什麼?你說什麼?你瘋了?難道要對幕萊村見死不救嗎??”布卡不能理解地大喊。

“想想!布卡!好好想想!幕萊村離開這里有多遠?”

“你這個速度,要走一天半……”

“離吉薩呢?”

“一整天啊!很近的,所以我們快去吉薩求救吧!”

“布卡!動動腦子!”艾薇快速地說著,“剛才那個人說戰爭是三天前開始的,吉薩離開幕萊只有一天的腳程,其實是很近的!所以不可能到現在還不知道這個消息,然而三天還沒有出兵,只有兩個可能!一、吉薩已經被占領了;二……”

“吉薩和利比亞人是一伙兒的……?!”順著艾薇的思路,布卡將信將疑地把答案說了出來。

“沒錯!”艾薇歎了口氣,“無論是哪種可能,我們去了都于事無補。”

布卡幾乎癱坐了下來,沮喪地抓著自己如火焰般鮮紅的頭發,“那怎麼辦……幕萊村是西塔特村的同伴啊……身為西塔特村的村長之子,我怎麼能、我怎麼能……”年輕的臉上出現了焦急而甚至幾分無助的神色。

“不要慌。”

堅定而冷靜的聲音讓布卡不由得抬起頭來,艾薇的表情出奇地鎮定。

“你不是有路嗎?讓它飛到孟斐斯找你的哥哥,它飛得比我們都快。讓你的哥哥告訴法老這邊的情況,並請求派兵支援,記住,要派兵,法老則千萬不可為貪功而離開孟斐斯……我擔心這次利比亞人不是單純地擾境。”

布卡愣愣地看著艾薇。

“你看著我做什麼,快去寫啊!”

布卡晃晃腦袋。“我沒有……我沒有莎紙草……”

艾薇從包里掏出紙和筆,“諾,給你,現在寫,照我說得寫。”

布卡接過紙和筆,好奇地看了又看。

“沒時間看了,快寫!”

“噢噢!”布卡連忙低下頭寫了起來,“那……土人……不、我是說艾微,我們怎麼辦?”布卡開始認真地稱呼艾薇的名字了,剛才的一番話,讓這個瘦小男孩的形象,突然在他心目中高大起來了。

“我們?”艾薇皺著眉,就算是為了幫比非圖吧,這趟渾水看來真是非淌不可了。不能小看任何一場會危及法老的戰事啊……

“我們去幕萊村。”

上篇:第十六章    下篇:第十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