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第一章 初見底比斯   
  
第一章 初見底比斯



這里,是哪里……

艾薇聽到了不遠處河水流動的聲音。她試著移動自己的身體,但是卻覺得每一部分都異常沉重,頭則總是昏昏沉沉的。

這樣下去不行啊,自己是不是受了什麼傷呢?微微地動了動腳趾、腳腕、手指、手腕、脖子……好像零部件都還齊全。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終于張開了眼睛。

自己躺在一片空曠的沙地上,身旁是一條寬闊的河流,攜帶著泥沙緩緩地流動著,沉靜而穩重的水聲,讓她漸漸地感到釋然,力量又回到了身體中。天空格外湛藍,太陽火辣辣地照射下來,晃得她不得不又閉上了眼睛。

怎麼是這個場景。她擦了擦自己眼角的已干的淚痕,眯起眼開始打量周圍的環境。剛才自己明明是呆在倫敦的家里,為什麼轉眼間就到了這麼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她試著積攢力量,慢慢地爬了起來。

“有人嗎?!”她大聲地問了一句。

沒有回答,只有河水的聲音,令她驟然覺得有種難以形容的空洞感。放眼望去,四周只是空空蕩蕩的沙漠,仔細看看,遠處好像豎立著一些奇特的大型塑像。

從這個角度看,那些很像是金字塔和人面獅身像阿。艾薇心理盤算著,莫非不是到了埃及?但轉瞬間,她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埃及和倫敦?扯不到一塊去呢。

“到底是什麼地方嘛。”她拍拍身上的沙土,是不是做夢呢?她掐了自己的小臂一下,真疼!看來還醒著。她快速地檢查了一下自己,除了帶在左手的黃金鐲不翼而飛,其他的飾品、衣服倒還都是完好無損,一樣不落。

“真是奇怪,怎麼會遇到這種事情呢。”她雙手卡腰,望了望天,小小地發了下牢騷。思考片刻,最終還是決定沿著河往下游走。原因有二,首先,河流總會彙到大海,而且沿著河遲早會走到人家;其次,那些奇特的建築就在河下游的方向,有建築的地方,就一定有人吧。“只是真沒想到,在二十一世紀,還會有這樣原始的地貌,連半條公路都沒有……”

呼了一口氣,好了,走一走吧,走一走或許心就不會那麼難受了吧,走回去再和哥哥道歉吧……雖然真的,真的不想他結婚……

艾薇喜歡艾弦。不是妹妹對哥哥的喜歡,不是晚輩對長輩的喜歡,也不是崇拜及追捧的喜歡。那是一種帶有幾分迷戀意味的少女的愛戀。

小的時候,艾薇跟著媽媽在中國生活,艾弦跟著爸爸在英國生活,兩個人從來沒有見過面。當艾薇15歲時,媽媽因為一場惡疾失去了性命,她的撫養權就劃到了爸爸那里。在去英國的飛機上,認識了艾弦。

兩個人不知道彼此的身份,在飛機上聊了起來,非常投緣,甚至還因為同姓而感到開心。艾薇為艾弦的英俊和成熟而傾倒,艾弦為艾薇的美麗和聰慧而著迷。兩個人約定到了倫敦,就開始交往。而……當他們踏入同一家門的時候,才驚訝的發現,原來他們是兄妹。

那天起,艾弦還是對艾薇那麼好,成為了天下對妹妹最好的哥哥。但是艾薇知道,自己不可能把艾弦當哥哥看。所有的事情,她都可以自己做主,自己爭取,唯獨這件,因為這件是不可能的。她只有期望,不能說出口地期望,他一輩子不結婚,一輩子和她在一起,她想,如果艾弦還有一點點喜歡她的話,他會感受到的,他一定會的。但是……

搖了搖頭,艾薇盡全力甩開過去的回憶,打起精神慢慢地開始順著水流向河的下游踱去。然而三十分鍾後,一絲不安攫住了她的心。為什麼走了這麼久,連一個水堤、一個電線杆都沒有看見。走了這麼久連一絲人類文明的痕跡都沒有……曾經聽說過方位會在亞空間側移的理論,但就算是發生這樣的事情,也不會好死不死偏偏把她移到連個公共電話都沒有的地方吧。拜托,這可是二十一世紀!莫非,自己也趕了一把流行,時空穿越回了古代?

她笑了,為自己那一刹可笑的想法,她蹲下來,決定在地上利用太陽的位置做一個小小的方位測量。正當她躊躇的時候,遠遠地揚起了陣陣塵土,定睛一看,好像是兩個騎馬的人正向這邊過來。不加考慮,她連忙沖他們大力地揮起了手,“這里,這里!幫幫忙,我迷路了!”

當距離近到艾薇能看清他們的時候,她才後悔自己沖他們求救。

這是兩個年紀看來不過二十上下的青年。左邊的男子駕著一匹毛色亮麗的黑色駿馬,他有著一頭火紅的頭發與翠綠的雙眼,俊朗的面容閃出難抑的英氣。他身著簡便的半身護甲,手持特別的佩劍,看起來頗像一位古代的武者。右邊的男子則是騎著一匹美麗的白馬,身材與左邊那位相比瘦弱不少,他身著白衣,腰間束著鎦金的腰帶,用布把臉龐和頭發都嚴嚴實實地包了起來,只露出一雙黑色的眼睛來。

暈,難道還有人會在無人沙漠搞Cosplay嗎?

如果不是這樣,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了,他們兩個是瘋子吧……

艾薇驟然有些怕了起來,因為精神病多半是伴隨著暴虐症的,他們會不會仗著人多無緣無故地打她一頓呢,那太不值得了。還是假裝沒看見,走人了事吧。

但是……從這麼個鬼地方要走多久才能找到城市呀!當務之急是要借到手提電話聯系哥哥。即使是神經病,帶有這種通話工具的可能性也很大。

但是……他們會不會真的打自己呢?那會很疼吧,活這麼大還沒有被男人打過呢,更何況是神經不正常的男人。

但是……不一定是神經病吧,也有可能在拍戲呀……

艾薇可憐地掙紮著、自我安慰著,卻始終躊躇不前。

兩個男人一早就發現了她,他們互相對視一下,便在距離她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打量起了她。艾薇咬著嘴唇,心里一百個不樂意。看什麼看!莫非是沒見過女人不成?

黑色雙眼的人和紅發的青年商量著什麼,在艾薇看來,他們是在不懷好意地討論把自己抓起來賣了。沒等她反應過來,她的身體就已經先大腦一步轉身跑了起來,此時紅發的青年突然敏捷地躍身下馬,追向艾薇,一把扣住她的手,將她的頭按到地上。“喂!你抓住我干什麼!!”果然是神經病,而且還是暴虐症重症患者!艾薇一邊懊喪地想著,一邊飛快地盤算著,想找出一個能平安逃脫他們的方法。

“不得無禮!”按住他的人用奇怪的語言說著,但是艾薇很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能聽得懂,她發誓在自己的十七年生命中耳膜從未接觸過這種語言,但是偏偏就是能明白他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但、到底無禮的人是誰啊!艾薇氣死了,現在是哪個變態將自己的頭按到地上阿!搞清楚狀況好不好。“喂喂,到底是怎麼回事……”話沒說完,那萬惡的手更加凶狠地將她的頭按到了熱熱的沙子里,沙粒幾乎要磨破她的臉。“不得放肆!”說完,紅發的男子就用手摸向她的腰間,艾薇不由得用力地大叫了一聲,“流氓!”

紅發的年輕人,突然臉紅了一下,雖然艾薇沒有看到。他快速地檢查了一下艾薇的腰帶、衣兜,對馬上的人點點頭說:“沒有武器。”

“沒有必要這樣警覺呀,孟圖斯。”有如流水一般順暢的聲音從馬上男子層層圍裹的“遮面布”後傳了過來,壓住她的手突然松開了,她無力地倒在沙子里。白衣男子跳下馬來,走到艾薇面前,屈下身子,溫和地伸出雙手,猶如黑耀石般的眸子閃著美麗的光芒,“抱歉,他也是好心,您沒事吧。”

好心?好心就是把她的頭按進沙子里?艾薇撇撇嘴,沒有理會眼前善意的雙手,徑自站了起來,帶著幾分情緒與不滿地說,“我迷路了,我只是想請你們借我移動電話用一下,如果沒有就算了。”

“移動……電話?”白衣男子看了一眼身旁的紅發青年,他也表示不知道地搖了搖頭。“您剛才說的移動電話是指……?”

不是吧?艾薇突然覺得眼前一片暈眩。算了,就當她沒問吧!既然遇到了這兩個瘋子,走一走肯定還能遇到其他人。

“沒什麼,如果沒事的話,我先走啦。”

“等等,”白衣男子輕輕地拉住艾薇的衣角,烏黑的眼中透出溫溫的笑意,“介紹一下,我叫做禮塔赫,這位是孟圖斯……應該如何稱呼您呢?”

禮塔赫?孟圖斯?艾薇翻翻白眼,這算是什麼鬼名字,騙她的吧?一種惡作劇一般的想法突然從內心深處翻湧上來,她嘴角輕輕揚起,略帶嘲諷地說,“我叫做……奈菲爾塔利。”

“奈菲爾塔利,”禮塔赫溫柔地重複了一遍,“美麗的名字。”

那當然美麗,古埃及皇後的名字呢。艾薇得意地看了他一眼。

禮塔赫靜靜打量了艾薇片刻,接著便繼續說了下去,“奈菲爾塔利……其實,是這樣的,我們遇到了一些麻煩,我想只有您可以幫到我們……”

What?艾薇瞪著禮塔赫唯一暴露在外面的兩只美麗的眼睛看,她沒聽錯吧?自己已經陷入了無比巨大的麻煩當中,怎麼還有能力去幫到他們呢?就算有,她也沒精力幫這個忙。

就在她剛要張口果斷拒絕禮塔赫的時候,猶如流水般的聲音再次響起,“您之前不是說迷路了嗎?如果您願意幫我們這個小忙,我們明日就派人送您安返。”

她自己也可以回去阿!只要是在歐洲大陸上,艾氏集團的名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直接去哪個銀行就可以聯系上哥哥,擔保出錢來,何苦還要等到“明日”。艾薇的第一反應還是想拒絕,這時一直佇立在一旁的紅發青年開口了,禮貌中帶著幾分年輕人的不耐。

“不要和她商量了,直接帶回去吧。”

“但是也要征求奈菲爾塔利小姐的同意阿。”

“何苦一定要她?這位小姐好像並不願意幫忙。”

“奈菲爾塔利小姐的金色頭發、水藍雙眸真是少見,這樣才能滿足了”他“的計劃吧。”

“我們只是被支出來充數。隨便找個省事的就好了,反正”他“也一定是僅僅把這個當作了輔助的余興節目,影響不到大局……”

“孟圖斯,我覺得奈菲爾塔利小姐是今天見到的最適合的選擇。”禮塔赫依舊溫和卻決斷地打斷了孟圖斯的話語,繼而轉向艾薇,“奈菲爾塔利小姐,麻煩您幫我們這個忙吧,只是今天短短的一天,只要您出席一個小小的晚宴,明日我一定說到做到,送您回家。”

艾薇撇撇嘴,心中早就對他們剛才無視自己的那一番對話大大不滿。晚宴不晚宴關她什麼事,還有那個所謂的“他”,反正素未謀面,她又何必給這個面子。

“不了,我還有急事……呀!”話沒說話,艾薇就被紅發的青年攔腰抱了起來,掛在自己的肩膀上。“放我下來啊!”

“禮塔赫,沒有時間和她說這麼多了,我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回去安排,既然已經下定決心,就把這個外國的少女帶回去吧!”孟圖斯抗著艾薇走向自己那匹黑色的駿馬,全然不顧她的掙紮與反抗,“只要她別給我們的計劃帶來什麼負面影響,現在看她這個樣子,真的是很讓我發愁呢。”

禮塔赫不由得輕輕笑出了聲音,“安心,到了時候自然就不會是這個樣子了。不過你這個急性子,真的擔心以後布卡會不會受你的影響,變得和你一樣。”

“關我弟弟什麼事。”紅發的青年嘟囔了一聲,把艾薇“安放”、不、應該說是“扔”在自己那匹毛色黑亮的駿馬之上,“抓好了,小姑娘,這可是我的愛馬”黑冰“,一般人我都不給騎。”

禮塔赫又是一陣笑聲,艾薇不由得有幾分惱怒,可當那紅發的年輕男子拉動缰繩、馬匹奔跑起來的時候,她立刻嚇得用手緊緊環抱住眼前粗大的馬脖子。“你們、雖然神經不正常!但是我不想死!”艾薇大聲地叫著,閉著眼睛,用力地抓著眼前馬的鬃毛。感受著沙地的熱風從自己的耳邊飛速地劃過。

佛祖阿!耶穌阿!哥哥阿!

她不要死啊!

她想去劍橋讀書∼想買Burberry時裝∼想和哥哥去滑雪!

被這兩個神經病拐走,接下來自己會變成怎樣呢?

誰能來告訴她,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馬匹劇烈的顛簸漸緩了,周遭漸漸出現了一絲嘈雜的聲音。

應該是來到有人的地方了吧。感到自己可以抓住平衡了,艾薇慢慢地、帶著試探地張開了眼睛。

!!

不可能!這不可能!艾薇在雙眼看到那一切的時候,開始質疑是否是自己的神經不正常。

即使仰視也看不到全貌的高大石像、即使眯起雙眼依然會被光芒刺到的黃金雕塑。

這是一座屬于太陽神的宮殿!華麗的金色磚石、精細的金色裝飾與漸漸沉入河水的夕陽遙相呼應,建築由粗大而華麗的圓柱為主支撐體,圓柱上刻畫著精細壁畫,采用了奇怪的結構方法。那種軀體扭曲的方式,和描畫的衣著樣貌,獨特而令人熟悉。簡樸的建築結構,卻環繞著諸多艾薇並不認識的青蔥植物,而植物旁的塑像和裝飾則充滿了複古風格的奢華。聯想到剛剛恢複意識時所朦朧看到的金字塔狀建築,這一切事情中內在的聯系使她漸漸感到了不安。

低下頭,可以看到道旁的人們都身著樣式奇特的服飾,佩戴黃金的飾品,手持青銅的器皿。更加深她的驚訝和恐懼的是,到了這里,她依舊沒有見到任何現代文明的痕跡。沒有汽車,沒有柏油馬路,沒有路燈,沒有玻璃,更別說是她曾經猜想過的任何拍攝器材。她漸漸地知道了,但是這一切太可怕了,她不願意相信,雖然,雖然事實卻是如此!這里不是拍攝現場,也不是神經病村,這里、這里是……

“埃及、古代埃及……”艾薇坐在馬上,身體不由得微微向前挺直了起來。這里是古代……埃及!!

孟圖斯從馬上跳下來,頗有幾分不以為然地開口,“第一次來底比斯嗎?這里是我們埃及的首都,你不會連埃及都沒有聽說過吧。”

艾薇卻沒有理會聽到他的問話,依舊沉浸在自己的震驚當中。底比斯,消失在曆史的洪流中的偉大都市,早在公元前千年就名震古代世界的繁華首府,古代上埃及最具代表性的城市……那麼,自己就是身處古代埃及!但是怎麼來的,如何回去她一點頭緒都沒有,在她過去的十七年生命中,她從未想過會經曆這樣的事情。這一刻深深的恐懼已經將她包圍:如果一輩子都回不去怎麼辦?不管有什麼樣的知識,在古埃及,她依然隨時都有可能淪為奴隸,正如她在論文中研究的,古代的奴隸所從事的工作是機械而高強度的,她是不可能勝任的,不可能的……如果是這樣,她還能存活嗎?

當她正在飛速思考接下來可能發生的各種情況時,孟圖斯已經拽著她下了馬,把她扔到了地上。幾個女官連忙迎了上來,恭敬地對孟圖斯和禮塔赫拜禮,“大人。”

禮塔赫跟著孟圖斯一邊快步地向宮中深處走去,一邊輕輕地吩咐著幾個女官,“今夜的晚宴她要參加,你們給她准備一下。”

“是。”女官們對著他們的背影極盡禮貌地拜著。緊接著,還不等艾薇做出任何反應,她們就半攙扶半強迫地將她往另一個方向帶去。

“你們做什麼?這是要去哪里?”艾薇一頭霧水,本能地小小反抗著,但女官們的力氣卻出奇地大,禁錮著她的兩肘,讓她動彈不得。

“請跟隨我們去浴室,請您放心,您的衣物我們會為您清洗並保管好。但是今晚您要參加重要的晚宴,必須要清洗乾淨,盛裝出席,何況今夜還會有殿下參加……”最後半句話帶有了些微的羨慕與嫉妒,艾薇不解地瞥了她們一眼。所謂殿下又是指的什麼,她現在關心的只有一個問題。

“這里到底是不是古埃及阿?”

女官們古怪地看向她,交換了一下眼色,其中一個人帶著一絲鄙夷的神情對她說:“我們偉大的太陽之國,埃及。你難道不知道麼?如果你不知道,又是怎樣勾引上禮塔赫與孟圖斯兩位大人,從而來到底比斯宮殿的呢?”

艾薇突然感到一陣眩暈。誰勾引了?誰又希望被帶回這麼個莫名其妙的地方?如果不是被強迫,她才不願意被乖乖地給帶回來呢!

上篇:序章    下篇:第二章 法老之子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