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外篇 日食 (愚人節特別篇)   
  
外篇 日食 (愚人節特別篇)

那一刻,艾薇想微笑,然後將手遞給他。

但是面部卻好像被某種東西緊緊地繃住,一種異樣的感情哽咽在喉頭,使得她什麼都說不出來。

她猶豫地看著他,好像這一刻,她從未覺得他是如此陌生又遙遠。

她似乎記得,記得他的多疑、他的狠騖、他的殘酷、他的冰冷、他的無情。

在記憶的最深層,閃過無數錯亂的畫面,仿佛在同一條線上,又好像是並行空間里數條其他的線,交錯著,迷亂著。

她似乎記得,他冰冷地看著自己,淡漠的語氣,微揚的眉,琥珀色的眸子里沒有一絲情感的波動。

“那麼為了埃及,你就嫁給古實的國王吧。”

“艾薇,你記住,愛情婚姻應做兩談。”

“我愛的人,與你沒有關系——”

那些殘酷的話,好像鋒利的刀子,割破供給她生命的血管,讓她從身體里汩汩地流出炙熱的液體。

世界一片鮮豔的紅色,黏在視網膜上,將眼前的一切化為朦朧混沌。

眼前這個人,這個對著自己展露如此真摯笑容的孩子,其實是憎惡她的嗎?他與她之間,究竟是怎樣的過往,莫非,她現在所經曆的一切,都僅僅是如同海中泡沫一般的虛假?

那一刻,她猶豫。她沒有伸出手,亦不理會眼前少年不解的表情。耳邊仍然傳來此即彼伏的驚恐尖叫,耳邊重複響起的那些殘酷的話語宛若近在咫尺,卻又似遠在天邊。真實與虛幻仿佛完全倒錯,她下意識地搖頭,一步步地漸漸向後退去。

猛地,她的行動被身後的人制止,鼻息里傳來淡淡的木質香氣,肩膀受得冰冷的觸感,她不及抬頭看,就只見比非圖的表情,由擔憂、變為焦急、再變為驚惱。他猛地從腰間抽出寶劍,筆直的劍尖指向她——指向她身後的人。

“放開她。”琥珀色的眸子里染上了幾分殺意,比非圖的音量並不大,但是卻沉穩地透過那一片紛亂,傳入了艾薇的耳朵里。艾薇並不覺得誰在強迫她做什麼,甚至,她覺得那只搭在自己肩膀上,有些冰冷的手令她熟悉、令她感到非比尋常地安心。

“現在的你,還不可能勝過我。”那聲音謙和而溫柔,好像冬日的太陽,溫潤的、遙遠的。艾薇回過頭去,望進了一雙深胡桃色的眼睛里。

白皙的皮膚,深陷的眼窩,淺棕色的短發。他微微笑著,靜謐而熱烈。

“找到你了,薇。”他的聲音讓艾薇莫名地熟悉,熟悉地令人想要哭泣。那一個簡單的稱呼,讓她感覺,她尋找這個名字很久了,有一生那樣久遠,有一世那樣繁長。她不由抬起手,輕輕地碰觸他放在自己肩旁冰冷的手指。

他淺淺地笑,看似輕松,卻又帶著一絲深深的疲憊,“我說過,我會找到你。跨越千年,不遠萬里。我一直在追溯著你的行跡,即使你僅僅化為精神體一般漂浮在另一個時空,我也找到了你。”

他扣住艾薇的肩膀,絲毫不介意孟圖斯帶著數名兵士追趕過來,站在比非圖身側,舉起他們的武器,逐步向他逼近。

“薇,我在那個時空里等待了你72年。72年,從我20歲在夢中第一次見到你,一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他的眼里暈染著濃濃的哀傷,“我恪守了我們的諾言,但是我離你這樣近,你都不認得我,你都不知道我是誰。”

“胡言亂語!”比非圖想要揮劍沖上前來,孟圖斯搶先一步立足于主人身前,毫不猶豫地揮動寶劍,向這神秘的棕發男子劈砍過來。

然而,比那鋒利的寶劍更快的是,男子反轉右手手臂,五指合並,輕輕一躬身、伸手刺向孟圖斯。始料不及的年輕武士並未做出正確的反應,他正想後退一步,再用劍劈砍回去,但是男子上前一步,只聽到異常殘酷地一聲、肉體撕裂的聲音,那個男子單憑只手臂硬是在孟圖斯穿著皮質護甲的身體上,穿出了一個洞來。

鮮血撲地一聲噴濺出來,落到緊跟著孟圖斯的禮塔赫以及比非圖身上。

孟圖斯翠綠色的眸子猛地收緊,他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深深埋入自己身體的胳膊。

“又是以色列人……你是什麼人!報上名字!”比非圖的聲音因暴怒而微微顫抖著。

他沉默著,只有艾薇看到他眼底劃過的哀傷、和孤獨。

不知為何,即使在這樣的血腥場面,她卻不想和比非圖說話,也不想可憐即將死去的孟圖斯,更不想斥責眼前的人。她幾乎想要跑過去,狠狠地抱住他,對他說……

“我的這個肉體,叫做冬……”他木然地抽出自己的手臂,孟圖斯一個踉蹌,鮮血同泉湧一般地從他身前噴濺出來。冬沒有表情地微微仰首,看向天空中正被慢慢吞噬的太陽。

“而真正的我,已經死去了。在我死前,那70年,我讓全國上下的人,無論是埃及人、外國人、貴族、奴隸,我讓他們盡最大努力為我尋找到荷魯斯之眼。我在死去的那一天,他們終于找到了,並依照我的遺旨放入了我的木乃伊里。高級的祭司們依照文書為我詠唱祭文以及荷魯斯之神的贊歌,那個時候,我的靈魂來到了另一世,但那並不是來世,而是另一個“現世”。

冬看向比非圖,“這里,我可以看到自己。”

又看向倒在地上的孟圖斯、緊張備戰的禮塔赫、以及不遠處的塞提王,“看到了我真摯的臣民們還有我敬愛的父王……”

“但是,”他垂首,看向艾薇,“我一直沒有找到那個與我立下約定的人,我一直在尋找的人。”

“為了找到她,我借用著這個肉體,不停地使用荷魯斯之眼,一次又一次地在時空的夾縫中尋找著……我從未想過,她竟然會為我之外的人死去。”

他的眼神變得異常絕望,“她只看著她熟悉的外貌,我一直在她的身旁,但是她卻不知道,她卻遺忘,我們的誓言。”

他又一次合攏自己的五指,慢慢地走向比非圖。

禮塔赫指揮衛兵帶著武器沖上前來保護比非圖,冬輕描淡寫幾個動作,那些士兵心口便破開一塊大洞,露出猙獰的黑紅色。他大步流星,一直向比非圖走去,禮塔赫猛地站到自己年輕的少主面前,想要擋住那滿身是血的殺手的攻擊。

冬唇邊始終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但是卻冰冷而哀傷。

他只淡淡地說,“我已分不清,什麼是虛幻,什麼是真實。即使是另一個時空的自己,我也無法忍受,她的背叛,她的愛情……”

他猛地收回手,緊接著向前突刺過去,就在這一刻,白色的身影猛地擋在他的手臂前,而下一秒,他的手臂已經深深地刺透了那具嬌小的身體。

鮮血沿著她的嘴角滴落,她已是滿臉淚水。

她無聲地動著自己的嘴唇,輕輕地,看著他茫然失措的眼睛。他突然好像被什麼深深地吸附住一般,猛地停止住了一切動作。禮塔赫身旁僥幸未死的士兵叫嚷著,在沒有任何人可以制止之前將沉重的青銅劍用力地劈砍向抱著艾薇茫然佇立的冬——

他並未躲閃。

瞬間眼前一片腥風血雨,目所能及全部一片刺眼的鮮紅——

禮塔赫輕輕拭去臉側一片噴濺而來的血跡,看著眼前擁抱在一起慢慢倒下的二人。他微微闔眼,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在頎長濃密的睫毛下閃爍著如同流水一般的光芒。他輕輕地開口,唇邊流連著一分似有似無的微笑,他說,

……

……

……

……

……

……

……

……

……

……

……

……

……

……

……

……

……

……

……

……

……

“祝各位愚人節快樂!!”

上篇:外篇 番外篇 另一個結局—拉美西斯(3)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