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外篇 番外篇 另一個結局—拉美西斯(3)   
  
外篇 番外篇 另一個結局—拉美西斯(3)

六年後,距卡迭石一戰大約十六年,埃及與赫梯兩國飽嘗戰亂之苦。終于由繼承自己兄長穆瓦塔利斯王位的赫梯國王哈吐什爾提議,經拉美西斯二世同意,雙方締結和平條約。哈吐什爾把寫在銀板上的和議草案送到埃及,拉美西斯二世以此為基礎擬定了自己的草案,送給赫梯國王。條約全文以象形文字銘刻在埃及卡納克和拉美西烏姆(底比斯)寺廟的牆壁上。

之後,又過了數年。

“陛下,奈菲爾塔利殿下……逝世了。”

心里一跳,然後微微地酸楚了起來,這是一種很難說明的複雜情緒。

他或許從來沒有愛過那個黑發的女子,只是因為那個人說過,要對奈菲爾塔利好,對她好,就等于對她好。所以他便不遺余力地對她好,封她為皇後、寵愛她、給她的孩子最多的領地。他相信,也許她與她之間有著微妙的聯系,他甚至瘋狂地想,也許是奈菲爾塔利生下了她?或者也許有天一覺醒來,奈菲爾塔利就變成了她。

但如今,奈菲爾塔利死了。

奈菲爾塔利在底比斯,而現在他在孟斐斯,連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他想問的話,更是沒有機會問出來。

無盡虛幻中唯一真實的聯系,就這樣突如其來地消失殆盡了……

他微微歎氣,“按照王後的儀式下葬,在阿布·辛貝勒旁邊再為她建立一座小廟吧。”

“是的,陛下,請問您有沒有話要贈予殿下呢?”

話嗎?

和她一起度過了二十余年,或許漸漸的,已經有了一些羈絆吧。但是這些感情,卻遠不及他對那個宛若虛幻一般的少女所執的迷戀來得瘋狂、來得血肉真實、來得刻骨銘心。

在這迷亂的浮生間,只有那一份感情是毫無雜質、不帶半分猶豫的吧。

“她走了,就帶走了我的愛情……”他下意識地喃喃道,旁邊的文書官忙不迭地抄記了下來。

停頓了好久,他才又說了一句,“因為有你,每日的太陽才得以升起。”

傳令兵連忙俯首,將記載這兩句話的紙莎草書接了過來,退了下去。

奈菲爾塔利,是唯一的希望,虛幻與現實唯一的聯系。因為有這樣的希望,每天的太陽,才是如此地令人期待。

如今她走了,他能夠再次見到那名少女的機會,不複存在了。

他的愛情,不複存在了。

不知過了多少年。

身邊的人一個一個地都死去了。

孟圖斯、禮塔赫、他與奈菲爾塔利的孩子們。

都死了,他卻依然活著。

孤獨地活著,活了一般人性命的兩倍時間。

他卻再也沒有見到她。

有一天,他突然醒了過來,已經許久沒有這樣的充滿活力。他走到了窗口,透過漸漸散去的晨霧看向尼羅河畔的阿布·辛貝勒。

晨光穿破云霧,灑在阿布·辛貝勒神廟的廟身上,宛若給它披上了一層淡金的霞衣。他眯起了眼睛,徑自點了點頭,“很好,修建得很結實。”

他想了想,緩慢地披上了外衣。他決定不帶任何隨從,自己到阿布·辛貝勒神廟去看看。

他慢慢地走著,走出了皇宮,走出了城市,走向了尼羅河畔。太陽隨著他的腳步漸漸地升了起來,耀眼的金光幾乎要讓他的眼睛疼痛地流下淚來。他微微地揉了一下眼睛,繼續向阿布·辛貝勒走去。

正在清掃神殿門口的祭司看到了獨自前來的年邁法老,立刻驚慌地跪了下來,“陛下前來,沒有迎接,請恕罪!”

他還是淡淡地回答:“沒關系,我只是隨意看看。”

“是的,陛下!”年輕的祭司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地立在法老身旁,小心翼翼地看著眼前的老人。

他活了九十二年啊!這簡直神一般的壽命,從來沒有人可以活這樣久……

“你……”

“啊?啊!是的,陛下!”他頗為不好意思地又低下頭去。

“你到里面忙你的去吧,不用在這里待著。”

“可是陛下……”畢竟年事已高,怎麼能把他一個人留在這里。

“退下。”平靜冷淡的聲音,卻依舊是那麼威嚴。年輕的祭司一慌,連忙拜退了下去。

他慢慢地仰起頭,看著廟口高大的塑像。

不太像自己呢,不知道若干年後,她看到了能不能認出自己呢?

還是留下點話吧。

他從身側抽出了匕首,走到了巨大的雕像下面,開始認真地刻了起來。一個字一個字地、用力地寫著。

寫到最後一句的時候,他想,應該寫上她的名字,不然她怎麼知道這是寫給她的呢?

想到這里,他又愣住了,她究竟叫什麼呢?奈菲爾塔利嗎?不對啊,在最後一次的夢境里,自己是叫她“薇”的,那不是屬于埃及的音節,應該如何寫出來呢?

發呆之際,突然感覺身後有人站著。他吃力地扭頭過去,只見到一名皮膚白皙的少女,正在靜靜地微笑著。水藍色的眼睛宛若天空一般透徹,淡金色的頭發好似光線一樣柔順。她的身後隱隱閃耀著如同太陽一般的光輝,襯托得她幾乎要透明起來了。

他不由得也微笑了起來。

“你終于來了,這次不要再一個人走了,好嗎?”

她不回答,僅僅是走了過來,透徹的水藍雙眸里帶著溫柔的神色,冰冷的雙手真實地挽起了他蒼老的手臂。

四周的光芒越來越亮、越來越刺眼了,仿佛那些光芒要將他吞噬了。

他卻感到一陣幸福,因為這次她總算沒有拋下他,自己走掉。

她挽著他,向光芒的中心走去。他隱隱地看到,那光芒的盡頭,似乎盛開著無數顏色各異的花朵,白的、粉的、紅的、黃的,那是多麼豐富的色彩。

那就是她所在的地方嗎?

“陛下?”因為不放心,年輕的祭司還是大膽地走了過來。他見到年邁的法老靜靜地靠在神廟的牆壁上,雙目微微闔起,嘴角略帶一絲溫和的笑意。

“睡著了嗎?一定是在做一個甜美的夢吧。”年輕人笑了一下,接著又看向他身後的牆壁,“這話是什麼?以前沒有啊。”

他仔細看了看,猜想應該是法老自己寫上去的,“是為了紀念奈菲爾塔利殿下吧……”他呼了口氣,決定不打擾法老的小憩,而是恭敬地站在一旁,等待他醒來。

風靜靜地吹著,尼羅河水的流動永不停息,就如同血管里奔流的血液一般,為這黃金的土地帶來無限的生機。

埃及的眾神,請聽到我的祈求——

歐西里斯神啊,請您庇佑我,讓我再次擁有來生。

赫拉斯神啊,請您賜予我勇氣和戰斗力,讓我再次為保護我的疆土而戰。

阿蒙神啊,請您保護我的靈魂,飛渡到遙遠的來世。

哈比女神,請您再次眷顧我,把我帶到她的身旁。

尼羅河,我的母親,我願與她一同飲下這生命之水,約定再會亦不忘卻往生……

上篇:外篇 番外篇 另一個結局—拉美西斯(2)    下篇:外篇 日食 (愚人節特別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