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九章 提雅男爵 之三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九章 提雅男爵 之三

【前情提要】接續上部,艾薇附身的銀發艾薇公主為了擋拉美西斯一箭而死,失去載體的艾薇的靈魂在荷魯斯之眼“某種”作用下,記憶穿梭于拉美西斯幼年及少年的時期。艾薇每一個舉動對拉美西斯後來的命運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和變化,然而故事在遭遇那個時代持有荷魯斯之眼的緹茜時嘎然而止。喝下了荷魯斯之眼的液體,艾薇記起了自己的真實存在,而宛若命運的螺旋一般,她又被時空從拉美西斯身側拉開。

回到未來後,打算放棄古埃及的艾薇卻依然被重重謎團包圍著。馬場一面與冬酷似的提雅男爵到底是何身份,他將對艾薇的命運產生何種影響;艾薇能否擺脫侯爵的控制順利見到緹茜,破解荷魯斯之眼的秘密;而緹茜蒼老的眼神下又有著怎樣的辛酸和秘密;另一個時空的拉美西斯正面臨著怎樣的挑戰。未來只有一個,如螺旋般反複的命運將如何被斬斷?

謎團層層重疊,荷魯斯之眼華麗進行中……

判斷一個人是不是真正的上流階層有很多方法。比較直接的幾種,是看他的穿著、聽他的用詞和語法以及細小的生活習慣。已經換上了又一套整齊的套裝,溫特與艾弦一邊喝著Perrier礦泉水,一邊閑暇地聊著”quattrocento”之類的話題。溫特愉快地說著,他的英文標准而流暢,有著與艾弦極為相近的重音和談吐方式,甚至連聲音都有幾分接近。艾薇站在一旁,靜靜地看了一會。溫特與艾弦年齡相仿,他說話的時候唇邊會帶著淺淺的笑容,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如果說艾弦的感覺是夜空中懸掛的月亮,清冷而明亮,溫特的感覺就是冬日里清晨的太陽,溫暖卻遙遠。

總之二人坐在一起,天生的氣質便使人感到遙不可及。

而她就好象被隔離在二人之外一般,一句話都插不上的樣子。頭盤上來之後,溫特才轉過身來,面對一直沉默的艾薇開始說話,“與艾薇小姐一直素未謀面,沒想到您的馬術真是了不起”

溫特特意強調了“素未謀面”幾個字,艾薇不由有些沮喪,想著或許他真的只是個毫不相干的人,並且對自己方才失禮的舉動有些不滿了吧。

可沒等她想好怎麼致歉,溫特又繼續說了下去,深胡桃色的眼睛里充滿了柔和的光芒,語氣也十分友善不帶有半分不滿,“我是溫特,溫特。提雅。我繼承了父親男爵的稱號,所以也有人叫我提雅男爵。”

艾薇頓了一下,水藍色的眼睛又一次看向他。溫特繼續微笑著,“覺得我不是很像英國人?在之前的數代祖先里,有某一位男爵迎娶過具有以色列血統的夫人……”艾薇連忙搖頭,微微躬身表達自己的歉意。

他就是提雅男爵,難怪擁有著那與生俱來的貴族氣質。艾薇緊張的心情,在那一刻就放松了下來。果然,溫特不是她想的那個人。不一樣的年齡,不一樣的生活背景。提雅男爵的一舉一動,每一個字節的吐字發音,以及與艾弦熟識的程度都是最強有力的佐證。他只是一個與那個年代毫無關系的一個人而已,就算是有那麼一點點聯系,最多就好像安卓瑞亞一樣,不過是那個時空真實存在的渺小殘留吧……說不清是松了一口氣還是失望,艾薇歪了下頭,再抬起頭的時候,自己水藍色的眼睛里已經充滿了潤潤的笑意。

“提雅男爵的大名也是很早就知道了。”這句話難免有點虛假,艾薇對提雅男爵的了解,不過是來自于莫迪埃特侯爵看似無心的介紹。提亞男爵是現今英國少數擁有較為強大實力的貴族,在十八世紀喬治二世加封爵位。男爵處于五級爵位之末,也是貴族中人數最多的一檔爵位。國王沒有權力隨意增加或者奪取爵位的稱號。第一代提亞男爵在十八世紀受封,說明當時必然是為國王做出了某種傑出的貢獻,才由一般的貴族,乃至平民提升至此爵位。

然而自受封後,提亞家族一直熱衷于古董及文化產物的交易,幾百年積累下來,竟然成就了一番不小的事業,幾乎壟斷了高端的古董市場。既有爵位,又擁有堅實經濟實力的貴族,在如今,已經是非常難能可貴的了。所以莫迪埃特侯爵對提亞家頗具贊賞。

另外一點就是,雖然有雄厚的資金,但是提亞家族一向是代代單傳,曆代繼承男爵爵位的都是家族長子,也是唯一的兒子。就這樣,沒有旁系、沒有親屬、沒有爭議,提亞家族的爵位和龐大的資產就這樣干乾淨淨地過繼了下來,並不會被莫迪埃特侯爵家族、或其他很多貴族所遇到的繁複的親屬爭端所煩擾。

無怪乎那些貴族小姐將提雅男爵與艾弦列為倫敦社交圈里最具價值的兩位單身貴族。有道理的。

為了表達自己的敬意,艾薇在稱呼他的時候加重了他名字前面的那個“Sir”的頭銜。引起提雅男爵一陣淺笑,他瞥了一眼艾弦,對艾薇說,“叫我溫特就可以,以我和艾弦的關系,艾薇小姐完全不用客氣。”

隨即,他又開始專注地與艾弦繼續交流一些關于藝術品、收藏品的事情。艾薇有些無聊,也插不上什麼話,于是便只是坐在一旁,靜靜聽著提雅男爵與艾弦有一句沒一句地交談。

“收藏品的交易是一件令人愉悅的事情。”溫特的語調因為話題的轉換而驟然高了起來,“最近幾年我在各國轉,也收集了很多極好的物品。”

“你是這方面的行家里手了,畢竟提雅家族也是很久前就開始做與此相關的工作了。”艾弦熟悉地說,“十九世紀的時候,提雅家族就是引領埃及文物交易的前驅。”

溫特笑著點頭,“我在家里祖上傳下來的交易記錄里還看到了莫迪埃特侯爵的名字,在頗為流行解剖木乃伊的時候,從家里買了幾具回去。其實莫迪埃特侯爵也對這些頗有興趣吧?”

“家父這一代,可能是對那些不感興趣。”艾弦禮貌地微笑,眼睛里卻沒有什麼笑意。

十九世紀,在英國的貴族間十分流行木乃伊的解剖,並且這古怪的嗜好竟成為了一時的潮流。直到數起慘案發生後,這樣的風行才慢慢地消褪。艾薇卻不由集中起了精神,莫迪埃特家族曾經解剖過木乃伊?這樣的事情,她從未聽說過。

突然,腦海里好像出現了很多條沒有頭緒的線,混亂地、硬生生地塞了進來,糾結著、纏繞到了一起。莫迪埃特家族在很多年前解剖過木乃伊,在家里工作了幾十年的緹茜曾經得到荷魯斯之眼,哥哥與三千年前的雅里莫名的相像,提雅男爵以及安卓瑞亞都好像是那個時代人們的轉世一般,而她自己……亦與那古老的世界有著眾多糾葛。

這一切,究竟有什麼聯系嗎?這一切難道僅僅是巧合嗎?艾薇不由有些用力地握住眼前的餐布,緹茜一定知道些什麼,緹茜她已經擁有這個秘密幾十年了,她一定研究了很多事情。心髒劇烈地抨擊著胸口,說不清地、她不知道自己在期待著什麼,但是她幾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從這飯局中脫身,她想盡一切辦法再次聯系上緹茜。

就在這時,溫特突然問起了一句和艾薇相關的話:“聽說艾薇小姐對埃及也頗有了解?”

-------------------------------------------

【致歉】

早前兩個月,發生了很多事情,每天都過得很忙碌。雖然每天能有1、2個小時的空閑,但是卻沒有心情構思故事,因此沒寫很多……耽誤了更文,實在實在是很抱歉。不是專職寫手的我,有的時候真是有些力不從心。明明故事都在心里,但是總卻沒有能力盡快將它們寫出來呈現給大家。有種很難過很無力的感覺。

而更抱歉的是,我應該提早出來解釋下。各位對我的留言,鼓勵的話我十分十分感激,真是好人T__T。惱怒的話我也充分理解,確實是我不對,真的很抱歉……接下來只有繼續好好寫才能贖罪了。

不管各位如何感覺,我還是要盡力寫一篇對得起自己的文章。因為我的能力有限……所以速度是我第二考慮的。對不起噢。

【關于出版】雖然出版商要我7月底交稿,但是說實話,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寫完呢……最近有了些新的靈感,希望能把這些屆時一並呈現給各位。總之是對不起,並很感激了。

【關于我前段時間的現狀】大致給各位更新下:從4月在上海出差直到5月底,6月初來了東京,會在這邊呆到8月初,然後回北京,8月中旬可能會去一周西藏,9月初去美國……基本上,貌似對具體哪天更新確實很難保證。但是我努力,一定努力。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九章 提雅男爵 之二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九章 提雅男爵 之四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