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二十章 阿布辛貝勒 之三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二十章 阿布辛貝勒 之三

阿布@辛貝勒關隘位于古實的一片地形較為特殊的地區。這原本屬于古實的碉堡關隘已被埃及占領長達數個王朝。關隘的主體在一條狹長的通路的上方,此通路三面挨近高地,高地之上是利于以弓射擊的掩體。由于地域的特殊性,在這里用兵把守可謂以一抵十。經過這條通路,眼前便豁然開朗,再走半個時辰即到達尼羅河第二瀑布。這是一條由古實去往阿萊方庭最近也是最為直接的路。如果想要繞過阿布辛貝勒,經由沙漠前往阿萊方庭,則相對而言路途遙遠,途中氣候炎熱,水源缺乏,對多人行軍而言不啻為一條死亡之路,即使能夠到達阿萊方庭,軍隊的實力也會大大受損,只要埃及方面稍做准備,便可使其全軍覆沒。

換言之,阿布@辛貝勒是古實通往埃及的門戶。除非像拉瑪劫掠艾薇時帶領少量精兵,才可嘗試地繞過關隘,回到主營地。

當拉瑪及他兩千余名全副武裝的軍隊到達阿布辛貝勒之時,太陽已經升到了天空的正中央。金黃的沙地仿佛要燃燒起來一般地灼熱,令人不由有幾分焦躁了起來。

站在關隘正前方的空地之上,只覺得四周一片異樣的寂靜。看不到關隘上方的掩體內有任何士兵的跡象,亦感不到周圍有任何生命的跡象。他轉過身來,看向身後靜靜跟著自己的少年冬,與他懷中抱著的銀發少女奈菲爾塔利。

這一路雖然只花了小半日時間,但是因為太陽熱力十足,走起來很是消耗體力。但是他身後的少年竟然抱著奈菲爾塔利,就這樣一路上面不改色地跟著走了下來。拉瑪心中對他的戒意又增加了幾分。

“該把她給我了。如果被別人看到你抱著她,計劃就完了。”拉瑪有些粗暴地拉過艾薇的手腕,緊接著又甩下一句,“到時候,你們倆都得死。”

冬正在猶豫,倒是艾薇先恢複了意識。雖然身體上依舊十分乏力,但不知為何,總覺得意識比清晨的時候清醒了很多。她輕輕地拍了拍冬,微弱地說,“我已經沒事了,可以放我下來了。”

停頓了一下,少年微微放低身體,溫柔而小心地將艾薇放了下來。

還未站穩,拉瑪便有些焦躁地一把拉過艾薇,隨即推著她往隊伍最前方走去。

“艾……奈菲爾塔利!”冬在身後略帶焦急地輕輕叫著艾薇的名字。艾薇回過頭來對他微笑了一下,示意他不必擔心。然後緊接著,便被拉瑪拉著,就這樣一路走到了空場的中央。

空闊的沙地,晴朗的天空,艾薇銀色的頭發在陽光的照射下流轉著如同鑽石一般耀眼的顏色。耳邊掠過風的呼吸,更遠處隱隱可以聽到尼羅河水流動的聲音。白色的軍隊已經被拋在了身後,整個空場上,只有她和牢牢架著她的拉瑪。

但是,即使站到了如此顯眼的一個位置,仍然沒有任何埃及士兵的影子。

安靜,就好象陰影一樣緊緊纏繞著在場的所有人。

每走一步,就好象踏不到底一般。拉瑪下意識地抽出自己腿側的短刀,抓住艾薇的手不由又更加重了幾分力道。拉瑪與艾薇的足跡,在金色的砂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線。

細長的、斷斷續續的,連接著白色的軍團與空地中央孤零零的二人。

慢慢地,耳邊響起了與周遭規律的不相符的聲音。

起初,只是很小的聲音,簡單地、斷斷續續地。

然後,數個同樣頻率的聲音一並響起,好像海浪拍打著崢嶸堅硬的頑石,又好像狂風吹動著茂密的樹葉。

拉瑪與艾薇一起抬起頭來。

放眼望去,越山而上、關隘附近、河岸一側,沙漠之旁,竟是一片鋪天蓋地的金黃。正午的陽光如此耀眼,直射在鑲嵌金箔的阿蒙軍團旗幟上,風吹動著金色的旗幟,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山頂沙漠金黃的土粒隨風卷起,河畔隱隱映出金鱗,天與地在這一刻融合,阿蒙神的聖光出現在這里,出現在這里,阿布@辛貝勒。

在那一片光芒里,年輕的法老身著金色的戰衣,鮮紅的斗篷隨著微風輕輕飄揚,深棕色的頭發束在腦後,微微垂下的發絲拂過模糊的臉龐。他靜靜地站在金色的戰車之上,左手輕輕扶著腰間刻有王家紋章、象征戰場最高指揮權的寶劍。戰車前,毛色亮麗的棕色駿馬頭戴華傲高挺的羽毛,身上系著鑲金彩條的馬缰,穩穩地佇立,一動不動。

此外,戰場一片靜謐。

埃及的軍隊占領著制高點,士兵們如雕塑一般立著,沒有表情地看著腳下空地中一襲白衣的努比亞反抗軍。只等法老一個指令,他們便會毫不猶豫地自高而下,沖入白色的隊伍,將努比亞人撕成碎片。

而此時,卻沒有人移動半分,雙方的僵持維持了微妙的平衡。

拉瑪微微頷首,有些呆滯地看著高地之處金色的戰車。愣了數秒,隨即便意識到自己落入了法老的包圍。明明,明明在前夜的偵查中沒有見到任何異樣的情況,除非是掌握了全盤的信息,否則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如此“適時”地出現。然而……自己行軍的決定、信息究竟是怎樣被傳送到拉美西斯那里,竟是一點線索也沒有。當時隨著奈菲爾塔利嫁過來的人明明已被他的部下全權殺死。他親眼看著他們的尸體被部屬一具一具地埋葬。

誰泄露了消息。

怕是……沒有機會知道了吧。

年輕的法老慢慢地抽出自己腰間華麗的寶劍,舉至空中。時間被放慢了一萬倍,寶劍輕描淡寫地在空中劃出凌厲的弧度,映射出的光芒宣告拉瑪一切苦心的死亡。四周阿蒙軍團的將士如同金色的潮水,決堤一般從高地沖殺下來,細流彙集成雄壯的洪水,鋪天蓋地地沖向空地中間白色的隊伍。

金色充斥視野,拉瑪的腦海卻一片空白。心跳的聲音如此清楚,每一次都在用力地敲打著胸腔,就這樣,就這樣看著埃及士兵將他苦心經營的白色軍隊吞噬嗎!

深棕色的瞳孔在那一刻緩緩散開,可只有一秒,就又一次銳利地凝結。

仰首,金色的隊伍俯沖而下,氣勢磅礴的嘶喊聲驚天動地;回身,白色的隊伍沉靜以待,黑色的面孔上沒有半分恐懼或慌張之色。

這場仗,勝負未分。

他向天高舉右手,一秒,狠狠成拳。

古實的隊形開始變換了,手持利劍的士兵奮不顧身地跑到了隊伍最前線,准備抵擋即將遭遇的埃及軍隊。在強大的阿蒙軍隊面前,努比亞劍士的抵抗宛若一根極細的線一般,輕而易舉就會被扯成碎片。然而在雙方兵戎相接的一刻,那一根單薄的線,卻展現了驚人的強大韌性。每一個人都將奮力揮動短劍,不顧白色的衣著被黑紅的鮮血玷汙,不顧鮮活的肉體被冰冷的兵器刺穿。不出兩百人,偏偏將數千人的攻勢擋在那里。千斤之石,懸于一線。

這兩百人,為拉瑪以及其余的努比亞人爭取到了的寶貴時間。其他大多數身背弓箭的努比亞人,快速而果斷地向後方跑去。他們動作靈巧、身體矯健,很快就跑到了約五十米之後的地方,站成一個頎長的弧形,面對著從三面沖湧而下的埃及士兵。

第一列士兵手持木盾,半跪在最前方。第二列士兵搭箭在弦,蓄勢待發。第三列士兵列隊垂手持弓,隨時准備補上。拉瑪拉著艾薇跑回了後面的軍隊,隨著自己隊伍後撤,迅速地站在了弧形箭隊的中央,他將艾薇丟回給身後的四名禁衛士兵,他們用力地拉著艾薇與冬,謹遵拉瑪最初的指令,寸步不離地跟在他的兩旁。

就在這一刻,金色的隊伍終于撕開了白色的防線,隸屬太陽王國的偉大戰士勇猛地沖向拉瑪的士兵們。眾人的腳步踏起漫天的黃沙,似乎可以隱隱感到拉美西斯站在身後高地之處冰冷的微笑。

艾薇眉頭緊鎖,淺灰色的眼里幾乎要流出淚來。

他來了,偉大的埃及王,拉美西斯,站在這里……為什麼,為什麼,他要來到這里。

她深深地垂下頭去,用最輕微的聲音低低地呢喃著,只有冬聽到了她小聲的祈禱。

“請你……活下去。”

拉瑪從身後取下了自己的弓。深棕色的弓身弧形優美而充滿力量,弓尾兩側由黃金制成點以一枚海水般深邃的藍寶石。他從腿側抽起一支箭,熟練地搭在弓上,穩穩地舉起弓,將其拉至飽滿。他身後的努比亞人隨之拉弓至滿,高高舉起,仿佛要射落空中的太陽一般。

“如果……能夠射落太陽,那麼就可以看清世界了。”拉瑪輕輕地說了一句,隨即便放開了手指。

那一刻,千余利箭倏地一並飛至空中,撕破炙熱的空氣,在蔚藍的空中劃出了深黑而銳利的弧線,直直地飛向奔湧而來的埃及士兵。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二十章 阿布辛貝勒 之二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二十章 阿布辛貝勒 之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