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二十章 阿布辛貝勒 之二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二十章 阿布辛貝勒 之二

拉瑪不由微微歎氣,他的話語中包含了些許的埋怨,以及隱藏在深處不易被發現的擔憂。眼前這名叫做奈菲爾塔利的銀發少女十分聰明,雖然與蓮年紀相仿,但是卻要成熟事故的多,一直以來都算是比較配合自己的計劃。在過去幾日的相處中,拉瑪的心中不由對她頗有些超出對待俘虜的好感,行動上也自然比較優待她。但前幾日在沙漠上遇到的鷹墜落事件,讓他對她以及冬的存在產生了些許的懷疑。

本意是在昨天晚上連夜向阿布@辛貝勒出發,趁著天色昏暗一舉攻下碉堡,在必要的時刻用奈菲爾塔利作為人質,減少埃及軍的抵抗。但是出于對信息泄露以及可能引來的埃及軍隊埋伏的擔憂,他昨夜便命令全軍暫時紮營在距離阿布@辛貝勒小半日路程的基地,派兩隊偵查兵對阿布@辛貝勒周遭數邁赫的地方進行詳盡地調查。天明之時,當得知阿布@辛貝勒碉堡的衛兵確實沒有加增,附近也沒有見到其他的埃及軍隊時,他才微微放下心來。

看來是誤會了奈菲爾塔利和冬。他不由有一絲愧疚,但隨即想到阿布辛貝勒唾手可得,幾分難以克制的興奮便如潮水般將心底劃過了一次內疚掩蓋過去了。只有一百名日常守備的士兵,再加上奈菲爾塔利假扮的公主,他可以輕松地拿下這個碉堡。這是他告訴艾薇的信息,然而他的真實目的並非僅此,接下來,他會以最快的速度調動軍士,一舉攻下距離阿布@辛貝勒急行軍一日余的阿萊方庭。阿萊方庭(注:現稱阿斯旺)位于埃及的南部,是埃及對南方國家的貿易重鎮,也是糧草的囤積處。之所以此次會傾其全部兵力而出,除了想在阿萊方庭搜集足夠的糧草,也是想讓埃及的法老狠狠地嘗一嘗苦頭。

阿萊方庭以南的地區,包括阿布@辛貝勒,全部本是屬于古實的領土!在過去數年,古實對埃及的反抗戰,絕大多數是在這里開展,然而不管在這片土地上戰爭輸贏如何,遍體鱗傷的最終都會是這片富饒的、屬于古實的土地。他似乎只能挫敗地感到拉美西斯微微眯起他淡淡的琥珀色雙眼,嘴角帶著一絲勝利者的微笑,遠遠地看著他們在他所劃定的牢籠里,抗擊、掙紮、最後屈服。

握住艾薇的手不僅微微用力,奈菲爾塔利的出現,是個絕好的機會,有了這位假冒公主的幫忙,可以讓他不損一兵地拿下堡壘,甚至可以更為輕松地襲擊阿萊方庭。

眼里對艾薇的憐憫漸漸淡去了,數年來一直縈繞在心頭的夢想將拉瑪緊緊地攫住。他想起自己大本營木門上掛著的那一尾飽滿、亮麗、驕傲的翎羽。他不能忘記自己的榮耀,即使背叛自己的血液、背叛自己的宿命,他也要為了那份夢想勇敢地前進。他不可以在這個時候,為任何人、為任何事、甚至是為自己的同情心而出任何差錯。

想到這里,他拉起艾薇,略帶冷酷地說,“不好意思,奈菲爾塔利,你再忍耐數日,我便給你和你的哥哥自由。到時候,我也會給你們一筆錢,屆時你再慢慢地養病吧。”

不顧艾薇幾乎要昏厥的虛弱,他半帶強迫地拉著艾薇跟著他向外走,剛走了幾步,只覺得誰人從旁拉住了他的手臂。他微微側過頭去,看到的竟然是冬俊美的臉龐。他的臉上依然是日常可以見到的恭謙含蓄,然而從深胡桃色的眼里卻無論如何讀不出他半分心思,修長而白皙的手指搭在拉瑪的護腕上,他緩緩地說,“請允許我照顧奈菲爾塔利。”

“放肆。”拉瑪冷冷地說,“放開你的手。”

然而冬卻沒有動,他面不改色地又重複了一遍,“請讓我照顧她。”

拉瑪心中只是一陣煩躁,本能地想要甩開冬的手。然而他卻驟然發現自己的手已經動彈不得。他看了冬一眼,少年的手無論如何看都只是隨意地放在自己的手臂上,但是卻不管怎樣想要掙開都毫無反應。再次將視線落到少年的面孔上,明明是夏日,為何從他身上卻可以感到些許如冰覆蓋般的寒冷。

“奈菲爾塔利的病,如果沒有我的照顧,隨時都有死亡的危險,如果是這樣,你的計劃還要怎樣完成?”

冬說的話沒有錯,看似是從拉瑪的角度出發,不管怎樣說都沒有錯誤。但是他全身所透露的信息,仿佛在說“如果不放開她,就殺死你”的話語。

眼前這名懦弱、膽小,讓他幾乎忘記他存在的少年,難道妄想威脅他嗎?拉瑪心底不由染上了點點怒意,不由想要狠狠地推開他,然而手臂依舊是無法移動半分,無可奈何之際,只覺得太陽從背後照耀自己的力度正在不斷加強,好似就要燃燒起來一般,時間仿佛以比平日更快的速度從身邊流走了。如果局面就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雖然現在的阿布@辛貝勒沒有半分埋伏,但若是拖延到傍晚到達,情況如何就該另當別論了。

何況,退一萬步說,他還需要利用手中的這名銀發少女,她並沒有什麼大錯,他也並不想她就這樣死去。或許他不該為這些無謂的小事浪費過多的時間。想到這里,不由轉動手腕,將艾薇朝著冬的方向推去。同時只覺得自己的手臂一松,少年放開了他,騰出的雙手緊緊地將幾乎無法自主站立的艾薇擁在了懷里,深胡桃色的眼睛靜靜地卻堅定地看著拉瑪,“就請讓我帶著她,和你一起走。”

雖然是拜托的口氣,卻總令人感覺在命令他一般。心中的怒意不由加重了幾分,拉瑪沒有回答少年的話語,只是對一旁站立的四名士兵做了個手勢。四個人立刻上前來,稍稍松開了冬腳上的繩子,然後就一邊兩個,看守著懷抱虛弱少女的冬。

“帶著他們,緊緊跟著我。”拉瑪甩下這樣的命令,雙眸又一次犀利地掃過一旁的冬。不管怎樣看,冬都是有幾分古怪的。但是在現在關鍵的時刻,他必須要抓緊時機,其余無關緊要的懷疑可以等攻擊過阿萊方庭後再做考慮。想到這里,他便大步地向不遠處白色的軍隊走去。

“拉瑪!”剛走了幾步,就見到蓮快步地向拉瑪跑來。略顯稚嫩的臉上因為奔跑而泛起點點紅暈,一層細密的汗珠微微地沁在臉側,她快速地來到拉瑪身邊,用力地用手拽住拉瑪的衣襟,有些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拉瑪,蓮一起去。”

“不行。”拉瑪干脆地回絕了她,並未停止往軍隊走去的腳步。

“拉瑪,我保證會乖乖的,我會呆在你的身邊,就好象艾薇公主一樣。”蓮愈發焦急了起來,她吃力地跟著拉瑪的步子。

“蓮,你不要鬧,戰場很危險。”拉瑪依舊是平淡地回絕了她的要求。

“拉瑪!”蓮突然停下了步子,黑白分明的眼里又一次含滿了淚水,“拉瑪,這是拉瑪目前為止最重要的一場戰爭,就算拉瑪不說,蓮也知道。蓮一定要和拉瑪一起去,反正如果沒有拉瑪,蓮……蓮早也就死了!”

話說到這里,拉瑪不由停下了腳步。只感覺他深深地歎了一口氣,隨即轉過身來,伸手摸了摸蓮的頭,深棕的眼里露出一絲溫和,“你好好呆在這里,等我回來。”

這樣的話完全無法止住蓮的抽泣,她竟退了幾步站到了冬的身邊,伸手拉住艾薇的裙擺,“我可以照顧艾薇公主,我可以幫助拉瑪保證艾薇公主和她的侍從不逃走……我不想離開拉瑪。”少女頓了頓,抓住艾薇裙擺的手不由加大力量,“無論如何,請讓我一起去,我不會給拉瑪添任何麻煩。”

那一刻,拉瑪猶豫了。

蓮很少如此堅定地違逆他的意思,此次卻拼命地不願讓步,或許是擔心吧?或許只是突然的撒嬌?她真是喜歡哭啊,他實在不願意看到她哭泣。但是,這場戰爭真的至關重要,阿布@辛貝勒之戰僅僅是一個開始,難道要一直帶著蓮冒著危險一路進軍到阿萊方庭嗎?

不行,他不想讓她如此受苦。

“難道你不聽我的話嗎?”拉瑪的語調里加增了幾分嚴厲。隨即,他對身旁的護衛兵囑咐了什麼。

兩名護衛留了下來,躬身,用手指向另一個方向,恭敬地對蓮說,“蓮小姐,請往這邊走。”

蓮皺著眉,並不想理會身邊的士兵。她邁開步子,想跑著追上拉瑪。然而護衛卻幾乎半強迫地拉起她,帶著她向營地深處走去。拉瑪的背影越變越小了。眼淚不住地從蓮的臉龐滑落。

看著拉瑪背影,她不禁用哽咽的聲音大聲地喊道,“拉瑪!請一定平安歸來。”

拉瑪精心的准備、拉瑪強大的軍隊。

拉瑪是抱著必勝的信心出擊的,那為什麼,她卻覺得拉瑪好像再也不會回來一樣呢?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二十章 阿布辛貝勒 之一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二十章 阿布辛貝勒 之三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