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二十章 阿布辛貝勒 之一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二十章 阿布辛貝勒 之一

古實,或努比亞,是埃及尼羅河第一瀑布阿斯旺與蘇丹第四瀑布庫賴邁之間的地區的稱呼。努比亞是埃及與黑色非洲大陸之間的接駁之地。早在拉美西斯二世前數百年,埃及的法老們就多次向這片擁有大量壯年勞動力及財富的土地進行了三番五次的進攻與同化。第十八王朝的圖特摩斯三世,曾經對努比亞進行過一次顛覆性的征服,一度將它的全部國土劃入埃及的版圖。

部分努比亞人開始依附法老的力量,在法老的軍隊、政治制度里任職。即使在當今遺留下來的記載里,手持弓箭的努比亞士兵是法老傭兵的重要組成部分。文化上的同化,使努比亞漸漸變為埃及的一部分。在埃及擁有霸權的年代,努比亞人不過是一個“兵庫”或是“貯金室”。然而當埃及衰落的時候,努比亞人就會興起。

拉美西斯不會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努比亞自身蘊含天賜的財富,努比亞,這個詞來自埃及語中的金的讀法,正是由于其國土上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大量金礦。獲得努比亞,即獲得國庫的充盈。退一步說,努比亞與埃及南部接壤,離底比斯距離不遠,從軍事上看同樣意義重大非常,在埃及北面赫梯,東患亞述,西向利比亞的危急之際,穩固南疆一切可能的動蕩,是其他戰爭開始前首要的一步。

然而,有征服便一定會有隨之而來的反抗。努比亞由多個黑人部落組成,並非單一民族的存在。與埃及同化後,有人順從于埃及的文化與統治,甘心以傀儡之國存在。而有人則會舉起反抗的大旗,一次又一次勇敢地向太陽之國發出挑戰,即使這樣的舉動不啻于以卵擊石。

拉瑪,就是早前眾多反抗勢力里面的一位。與他的同僚不同,拉瑪異常清楚,零散的進攻幾近徒勞。幾年來,他細心籌劃,積攢實力,以游擊的方式一點一點地蠶食著埃及在古實邊境的勢力。精心訓練的勇敢士兵,努力囤積的戰爭物資。拉瑪的目的,並不僅僅是報複幾個埃及士兵,出一口惡氣而已。

現在,他的機會來了……

————

只覺胸口不住地發悶,好像一塊巨大的石沉沉地壓在上面。周圍很熱,身體蒙上了一層細密的汗,讓人覺得心煩意亂。艾薇翻了個身,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著,“空調是怎麼回事……”

恍惚間,只覺得自己是躺在倫敦家里那張舒適的床上,潔白的床單和輕柔的被好像千百尾羽毛,這樣裹著自己。耳邊似乎聽到久違的鍾表秒針走動的聲音,或者是點滴落入細長導管的聲音,或者是傭人盡量小心的腳步聲音。眼這樣重,無論如何也無法睜開,只感覺陽光透過維多利亞風的窗簾射入屋里,熱乎乎地落在身上,好像自己要漸漸燃起來。

她本能地縮起身體,想躲避從窗口射進的熱力。頭一歪,卻被誰人的手擋住。熟悉的聲音卻好似來自陌生人一般侵入她的腦海,“小心。”

一楞,她隨即用力地睜開眼,離自己腦袋不過分毫距離就是堅硬的岩壁。有點反應不過來,她將頭轉起,映入眼簾的是冬俊美的臉。他半跪在自己身邊,一只手緊緊地握著她的手,而另一只手則溫柔地放在她的腦側,防止了她剛才一頭撞在岩壁上。

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艾薇慢慢地支起身體,用手輕輕地推了一下冬,示意他稍稍退遠。少年卻沒有退後,臉上全是揮之不去擔心的表情。

“艾薇,你沒事了嗎?”

艾薇莫名其妙地看了冬一眼,暫時沒有回答,明明是清晨,周身卻又是那令人難受地沉悶。她慢慢爬起身來,挺直脊背,透過夾角,望向藍天。

太陽緩緩地浮出了地平線,起橙帶金的光線漸漸揭開了天邊灰藍的帷幕,熱力越過山石,落在她的身上。視線延伸,夾角的外面整齊的白色隊伍列成數個方陣,白色的旗幟隨風輕輕飄起,晃得人睜不開眼。努比亞人黝黑的臉上掛著點點汗跡,深棕色眼里帶著肅殺的銳利,背後的弓與箭呈同樣的角度,簡單、整齊。

他們應該全部准備好了,艾薇這樣想。

幾千人的戰斗力量在這個年代相當之大,但是畢竟是要和法老五大兵團之一交鋒,不借用黑夜的掩蓋而要在白天光明正大地攻打過去,卻是有點以卵擊石的感覺。如果是艾薇的話,她會選擇在深夜出發,從而在對方最為松懈的曙光到達之前,進行攻擊。正在心底為拉瑪的失策感到惋惜,但轉念一想,不管怎樣拉瑪畢竟是敵對的勢力,選擇錯誤的進攻方式,其實是對法老大大有利,她或許應當松一口氣。

“奈菲爾塔利,”輕快而充滿活力的聲音沖入耳廓,艾薇愣了足足有三秒鍾才意識到那是在叫她。已經很久沒有人這樣叫她了。她轉過頭去,灰色的眼睛眨了眨。

拉瑪走過來了。他身穿白色短衣,手臂帶著一雙皮質暗紋護腕,額前系著如血般深紅的頭帶,其中綴金隱隱繪出一只矯健的雄鷹的圖騰。仿佛忘記了日前的懷疑一般,他的笑容一如最初般的簡單而直接,“我們可以出發了。”

艾薇愣了一下,隨即還是有點忍不住地詢問起拉瑪,“那個,天已經亮了,現在出發會不會有些問題呢?”

拉瑪沒有立即回答她,只是走到她的面前,親手將她腳上的繩索隔斷,伸手一拉她,就讓她站了起來,隨即便扶著她向外走。艾薇以為拉瑪並沒有明白她的問題,于是她又開口,想要把剛才自己的擔憂稍微深入地解釋一下,“拉瑪,我的意思是,埃及的軍隊畢竟還是很強大,如果你在白天貿然出擊,其實會使你的傷亡加重啊……”

拉瑪回頭看了艾薇一眼,隨即促狹地一揚嘴角,“奈菲爾塔利小姐,如果是黑夜的話,誰又能看得到你呢?你好好假扮公主,是可以一敵百的。況且,阿布@辛貝勒通常狀況下也就不過一百名將士把守。”

他半扶半拉著艾薇向外走,走出夾角處的陰影,初升的太陽夾雜著干燥的熱氣撲面而來,她的眼前驟然一片眩暈,手心滲出點點冷汗,胸口沉悶的感覺再一次從周身圍繞上來。尚是清晨,又是較為干燥的埃及,為什麼總是有一種難以明述的燥熱圍繞著自己。身體好似不能完全受她自己的控制,每一步的前進都似乎並非來自她的意識。她的腳步不由放緩了下來,拉瑪垂頭看向她,“你怎麼了?莫非是緊張了?”

“艾……奈菲爾塔利她身體一直羸弱,”冬在二人的身後緩緩開口,如常平穩的語調里夾雜了幾分揮之不去的擔憂,“請盡量讓她少做過于劇烈和刺激的事情。不然她的心髒會受不了。”

拉瑪一楞,隨即又看向艾薇,“是真的嗎?”

艾薇抬頭,並沒有立即說話。這奇怪的感覺,與她日常發病時的樣子並不完全相同。身體的一切就好象無法控制一般,靈魂不能合契地控制自己的肉體。這種煩躁、這種身體不屬于自己的感覺,不由令她發自內心地懼怕起來。她灰色的眼微微地顫動著,視線難以集中于一點。

“喂,你沒事吧!”看到艾薇奇怪的樣子,拉瑪不由有些緊張了起來,他拉起艾薇的手,只覺得她的手心微微暈出冷汗,卻異常冰涼,“傷腦筋啊,怎麼會這樣呢……”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九章 水之鑰 之五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二十章 阿布辛貝勒 之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