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九章 水之鑰 之五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九章 水之鑰 之五

你是誰……?

那一刻,心底突地一跳。有些緊張,有些恐懼,還有些……解脫。

她是誰。

她究竟是誰。

自從回到這里,自從借用了這具身體,沒有人發現、沒有人問起。她是艾薇,她究竟是哪個艾薇。如果沒有陽光般的筆直金發,如果沒有天空般的湛藍雙眼,她就不是真正的她了嗎?如果背負下賤的側室之血,如果持有怪異蒼白的面孔,她就是另一個艾薇了嗎?

沒有人關心,沒有人在意。漸漸地,連她自己也變得迷茫。冬的這個問題,她究竟該如何回答。

面孔露出空洞的微笑,月光襯著她清瘦的臉龐,白皙的皮膚更顯出幾分瀕死般的慘白。

“我是……艾薇。”

“你不是,你不是艾薇公主。”冬卻微微搖頭,俊秀的臉上沒了日常笑意,“請你……不要瞞我好嗎?”

少女抬起頭來,灰色的眸子里仿佛蒙著一層濕潤的大霧,使人看不到她心底的真實想法。

雖然人人都說她相貌怪異,雖然人人都對她心存憎惡,但他從來不覺她丑,亦從來不覺得她邪惡。

他看著她的雙眼,輕輕地說,“艾薇公主不懂飛鏢,也不喜歡走動。身為祭司的她對卡爾納克神廟的構造、方位十分熟悉,但卻對政事絲毫不關心。自幼與女眷生活在深宮,對沙漠之水自然也頗有了解。更為重要的是——”

他半跪在艾薇面前,手指輕輕拉過她銀色的發絲,“你比任何一個人所知道的艾薇公主更加勇敢,你展露的性格,就好象拉神的恩賜,就好似正午的陽光一般耀眼而令人不敢直視。”

他深深吸氣,“我……會幫你保守秘密,請你至少,不要再隱瞞我。”

原來……她有這樣多的破綻啊。缺乏的常識、別樣的性格,如此容易被識別,冬看出來了,那個人卻沒有……

她扣住自己的胸口,深深地吸氣。

“冬,其實,你知道荷魯斯之眼對嗎。”忍住胸口的微痛,艾薇調整呼吸,灰色的眼睛直接地看向冬。

冬頓了一下,然後就地深深地拜了一禮,“殿下恕罪,冬的確很清楚秘寶的事情。只是之前……”

艾薇輕輕擺手,示意冬不必介意之前的隱瞞,她只言簡意賅地說道,“我用了荷魯斯之眼,來到這個世界。”

冬看著她。他的表情十分複雜,說不清是沒有理解、是驚訝、還是迷茫。但是他卻沒有笑她,甚至連句“不信”都沒有說。他只是看著她,靜靜地等著她繼續說下去。

她于是也平靜地對他微笑,眼睛里閃過透徹的光芒,傾訴一般地繼續了下去,重複了一次這個令她困擾,卻無法擺脫的現實。

“我來自,三千年後的未來——”

她說的那一句話,好像深黑天空中銀色的星,靜靜地下墜,隨後猛地落入他的心里,激起萬丈漣漪。

——腦海里,隱隱閃過許久前一句模糊的說話。

“不要靠近那個藍色荷花池,那是陛下修建給他心愛之人的……”

溫柔和藹的聲音,好似變成了遙久的記憶,

“他總會說,那名金發的女子總有一天會從未來,來到他的身邊。……冬,如果你長大了,你也會找到你心愛的人,那時候……”

紅色的寶石在胸前隱隱跳躍,好像要燃燒起來一般灼燒著他的皮膚。

冬用力地闔上眼,仿佛要把那記憶從心中狠狠地甩去。再看向艾薇。月光傾瀉了下來,落在她銀色的發絲上,竟顯出些微的淡金色。她靜靜地笑著。精致的面容宛若無暇的象牙工雕,她不是日常人們談起的艾薇公主,她的美麗可以攫取人的呼吸。

“冬,我借用了荷魯斯之眼的力量。我的靈魂,來到了這具身體。”艾薇淡淡地重複了一次,“你可以說我是艾薇公主,但也可以說,我並不是。非常感謝你,發現我這具皮囊下,與那位公主截然不同的靈魂。”

她叫做奈菲爾塔利,這樣信口拈來的名字竟與不很受寵卻極盡榮華的王後同名。難道這只是巧合嗎?

不是。

她便是拉美西斯一直在等待的人。

“她”提過的金發女子並非虛構。

他看著艾薇,修長的手竟不由稍稍用力地扣住了她的肩。如果拉美西斯知道她的身份……不,他竟不想讓那個男人知道她的身份,他並不配知曉眼前的人實際如此珍貴。如果拉美西斯愛她,為什麼一直以來可以如此殘忍地對她,如果拉美西斯每天都在想著她,為什麼二人離得如此之近,他依然認不出她。

他如何能將對他而言如此重要的人拱手交給冷酷殘忍的埃及王。他不想,永遠不想!

“那麼,你要回去嗎……?”聲音里帶了隱隱的顫抖,他無法扮演如常的冷靜。心底漸漸暈開了陌生的感覺,就像曾經深邃而冰冷湖底,此時卻似乎能聽到什麼東西燃燒的聲音,一種熱烈的液體正在湖底深處慢慢地湧動著,帶著幾分沖動地即將掀起翻天覆地的沸騰。

少女略帶憂傷地看著她,沉默了半響,隨即微微地點頭。“但我找不到荷魯斯之眼,沒有荷魯斯之眼,我便回不去。”

四枚密寶之鑰的行蹤全部知曉,然而是否能夠順利地將它們全部拿到卻仍是答案未卜。拉瑪早前的話在腦海中回響,即使拿到全部的密鑰,也不一定可以找到荷魯斯之眼。

未來,總是會來的。但是她的未來太過遙遠——

她想回家。

猛地,腦海里掠過在橋頭見到的楔形文字。除了這一句冬已經翻譯過之外,在橋頭、荷魯斯之眼的標志下,還有一列文字。那圖像,她是牢牢記在腦海里的啊!

想到這里,她猛地抬起頭來,拉住冬的衣襟,“還有一句話,我想請你幫忙翻譯。說不定與荷魯斯之眼的線索有所關系。”

冬一時無法從艾薇快速的話題轉換中反應過來,她卻已經從他的手中掙脫,跪在沙地上,用手指劃起了什麼。歪歪扭扭的圖案,卻似模似樣。

冬看著她認真的樣子,起初只覺得有些想笑,而當那文字漸漸成型,他的視線不由漸漸凝結,就這樣固在了沙地之上。

“艾薇……你在哪里看到這些?”

艾薇回過頭來,略帶急切地說,“這是什麼意思?我在那座木橋的橋頭看到……”

冬跪在艾薇的身旁,伸出手去輕輕撫平地面的硬沙,抹去了艾薇寫下的文字。

“喂,你還沒告訴我是什麼!”艾薇小聲叫了起來,別看字數不多,寫起來還真是很費力。

冬緩緩地看向艾薇,嘴邊又帶上了淡淡的微笑。或許是映著月光的緣故吧,在艾薇眼里,冬的表情是這樣冰冷,就如同極地之海一般,如果要說熟悉,還有一個人有著類似的表情。好像是哥哥,在用盡各種手段打壓對手,商場之上將對手踩至腳底;或者應說是另一個人,高地之上,背後的君主,冰藍的雙瞳冷漠地掃視全局,輕描淡寫之間全盤灰飛煙滅。

“艾薇,不要再去追究,這里究竟寫了什麼。”冬看著艾薇,輕輕地說道。

他的話語略帶蹊蹺,艾薇不由有些焦急地追問,“這些文字究竟是什麼意思?”

冬只微笑,輕輕搖頭,眼里卻不帶任何笑意。

艾薇不由咄咄逼人地問了下去,“是外號?是暗語?是帶有其他意味的象征?”

“艾薇,等我們平安地從戰場歸來,我都會告訴你。”

冬淡淡微笑,他修長的手指劃過艾薇的發絲最後落到自己的身體兩側。不管她再如何焦急地追問,他都不再說話,深胡桃色的眼微微上抬,就這樣,安靜地看著那深邃無涯的夜空。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九章 水之鑰 之四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二十章 阿布辛貝勒 之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