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九章 水之鑰 之三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九章 水之鑰 之三

拉瑪的軍隊——其秩序井然的樣子確實可以被稱為軍隊——一共有兩千余人,大約是法老一個五大軍團的一半。在休息之時,拉瑪將軍隊分為了十個小的陣營,就地成矩陣的樣子尋找遮蔽陽光的地點休息。從艾薇所在的陣營,到達方才發生小小騷動的陣營,少說也要有個百米左右。艾薇雙手雙腳都被繩索束縛著,沒有了士兵在一旁架著,走起路來反而格外吃力。等她以龜速緩慢地爬到陣營的時候,四周已經被士兵整齊地包圍了起來,水泄不通。

只能聽到里面蓮略帶惱怒的聲音透過密實的人牆傳送過來。

“是不是你用箭把它射落的!你快說話!”

然後便是拉瑪的聲音,“蓮你冷靜點,他連箭都沒有。”

艾薇很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自己的身體太過矮小,竟然一點辦法都沒有。她站在厚重的隊伍後面,無奈地看著眼前一片片紋絲不動的白衣努比亞壯漢的背影。發愁的時候,里面又傳出了蓮的聲音。

“拉瑪,就算他是公主的隨從,也不能這樣隨便就殺死從空中飛過的鷹啊!對出征來說,很不吉利的!太過分了!”公主的隨從?難道是說的冬嗎?冬為什麼會殺死那只鷹呢?艾薇不由有些焦急地推了推眼前的努比亞人。那努比亞人回過頭來,居高臨下地俯視著銀發的艾薇,待他認出艾薇的樣子,便轉頭和旁邊的人小聲用努比亞語商量了幾句。隨後二人一人一邊架住艾薇的胳膊,把她帶入了爭吵的中心。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沙地中央,早前看到的那只帥氣的鷹的身體。它的頸部流著鮮血,微微地抽搐著。卻看不到有任何箭的痕跡,就好象被類似手槍的東西擊落了一般。但這個年代怎麼會有手槍呢。

抬起頭來,蓮正怒氣沖沖地看著地上不住抖動的可憐動物,大大的眼里全是不能理解的怨憤。冬則被兩名士兵壓著,頭垂著跪在蓮的前面,長長的淺棕瀏海擋住了他所有的表情。

看到艾薇,拉瑪便走過來,伸手拉起她,讓她能夠依靠拉瑪結實手臂的力量站穩。但是她的眼睛卻一直看著靜靜跪在地上的冬。好像已經有兩天的時間沒有見到他了。之前一段時間每日都形影不離,她好像已經習慣了他如同影子一般相隨在自己的左右。還好,他一切都好,心里呼了一口氣,艾薇看向蓮。

“公主,就算是您的侍從,這一次我也沒有辦法原諒。在拉瑪最重要的、重要的……”少女急得臉幾乎漲紅了起來。

艾薇靜靜地回複她,“別著急,你仔細看下,這只鷹的身上,連箭都沒有。”

蓮一楞,隨即轉頭過去,確實如艾薇所說,找不到半分箭的痕跡。只是因為通常能做到這樣的事情的,只有弓箭,所以就想當然地這樣以為了吧。艾薇繼續說了下去,“冬的手腳都被繩子束縛著,就算他能找到一只弓,也要有辦法順利地將它拉開才行。”

“但是他剛才確實是在這只鷹的旁邊……”蓮有些猶豫地說,“或許是他將那箭藏了起來,或者……如果他沒有企圖,為什麼會在這里?”

“如果是你看到一只鷹莫名其妙地落下來,或許你也會過來看看吧?”

蓮沒有說話。

“既然沒有箭,或許它是早前在別的地方受傷,然後落到這里的。”艾薇掙開拉瑪的手幾步走了過去,蹲下身去看了看那只鷹,又伸手摸了一摸,隨即回頭說,“這鷹可能是要死了。”

略帶幾分惋惜地,她將那只鷹小心的抱在了懷里,脖頸汩汩流動的血液染紅了她白色的裙,她用手指輕輕地撫摸著顫抖著的鷹,只覺得它的身體在她纖細的雙臂間,慢慢地、慢慢地靜止。為什麼這鷹會平白無故地掉下來,她親眼看到它在營地之上被神奇地擊落。如果這是一件對出征來說不算吉利的事情,那麼做這件事情的就不會是即將展開一場重要戰爭的努比亞人。……她用余光快速地瞟了一眼一旁安靜的冬,心里不覺間有了些許的計較。

就在此時,冬正也揚起頭來。陽光落在他淺棕色的發絲上,映出寶石般的光芒,跳躍著、律動著。而他深胡桃色的眼里卻找不出任何表情,仿佛佇立在極寒之地的硬木,堅定卻冰冷。那種使人戰栗的感覺,總覺得似曾相識,好像在某一天,一片綠蔭蔥蔥的地方,透過斑駁墜落的陽光,隱隱感到極地一般的視線,酷寒的、無機的;又令人記起獵鴨之後靜靜站立在一旁的少年,淡漠的、空洞的。

冬的影像驟然變得格外陌生,艾薇不知為何,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沒有說話,反而是拉瑪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從艾薇的手中取過了鷹漸冷的尸體,點頭示意努比亞的士兵將冬放開,將那只可憐的尚帶余熱的動物遞給了他。

“好好埋起來,知道嗎?”

冬緩緩地站起來,白皙的手臂將鷹輕輕地接過。他站在原地,緩緩地,綻開一個俊俏的微笑。那是艾薇熟悉的笑容,就好似冬日的陽光一般,溫暖卻疏遠。他轉身退開幾步,開始慢慢挖開地面的沙子。

一旁的蓮好像還有什麼話想說,拉瑪卻把寬大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稍稍用了些力氣。

“明日即將到達阿布@辛貝勒,這點小事大家不必如此花費精力。”他指揮著士兵有秩序地重新恢複休息,犀利的雙眼卻從未移開過冬的身影。直到看著他將已經不再動彈的鷹放進了剛挖的坑里面,又紮紮實實地用沙將它蓋了起來,他才稍微放心地轉向艾薇,用只有她能聽到的聲音在她耳邊說,“這次我就不與你的哥哥追究——就算法老現在得知了消息,他也什麼都做不了的。”

艾薇抬起頭,看到拉瑪的面孔上隱隱劃過的一絲陰霾。她何嘗不清楚自己的立場,雖然有了拉瑪的承諾、雖然拉瑪對她一直很客氣,亦從不暴虐地對待自己與冬,但無論如何她都是被挾持的俘虜,如果不能步步為營、小心謹慎,拉瑪一定會隨時翻臉。即使時間很短,她心里非常清楚這一場戰斗對于拉瑪來說的意義,和重要性。倘若他知道她所說的一切都是騙局,後果將不堪設想——

些許不安蔓延了起來,充滿了艾薇的心,她胡亂地點了點頭,隨即走到冬的身邊,拉起他的手,將自己全部的勇氣聚集到灰色的眸子里,使得她看起來盡可能平靜。她冷靜地、一字一句地說,“我和我的哥哥,是被法老當作替身強行塞入了公主遠嫁的隊伍。只要你承諾我們能活下去,不管你要我們做什麼,都可以——”

拉瑪看著艾薇,深陷的雙眼微微眯起,犀利的眼神細細地打量著她。空氣里彌漫著沉重的靜謐。艾薇的手微微用力,纖細的手指陷入了冬的皮膚。少年可以感到她的手心隱隱沁出的汗水,但是抬眼,她的表情卻是如此鎮定,他從她手中觸到的緊張好像是虛假一般。

過了許久,年輕的努比亞人才微微頷首,一言不發,就這樣轉身離開了二人。看著他的身影逐漸遠去,艾薇只覺得雙腳一軟,幾乎要摔到地上去。冬連忙側身,雙手有力地扶住艾薇,讓她靠在自己的身上。艾薇看著冬,輕聲地說:“那個人——他對富可敵國毫無興趣,他心中的抱負並不來自尋常野盜。我們必須小心。”

若是在後日之前被發現了他們的真實身份,恐怕……心里不由有一絲擔憂。她靜靜地垂下了頭去。

周遭又恢複了日常的秩序,冬將艾薇扶到陰涼的地方,有點不好意思地松開了艾薇的手,剛想說什麼,銀發的少女對他眨了眨眼,示意他不必多說。二人便一同坐下,看著眼前整齊列隊休息的努比亞軍隊,靜靜等待著傍晚的來臨。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九章 水之鑰 之二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九章 水之鑰 之四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