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九章 水之鑰 之一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九章 水之鑰 之一

對埃及來說,這個夜晚是一個異常少見的多云之日,濃重的鉛云在夜空中緩緩漂浮,皓月的光芒從云層的縫隙里隱隱流現出來。沒有星,亦沒有風,整個底比斯王宮寂靜得如同死去,只能隱隱聽到尼羅河水的聲音在遠處地流動,如同大地的呼吸一般渾厚而永不靜止。

宮中,荷花池畔。

里@荷花池位于法老書房的內側,與其他荷花池不同,在日光的照射下,池子便會依池水的深淺顯現出不同的藍色。宮中之人使用秘術保持池中的水溫一年四季均為皕禳A使得不管炎炎夏日抑或微寒深冬,這里的荷花永遠盛開依舊。現時是濃濃黑夜,荷花池里一片深邃的幽藍,池畔隱隱燃著幾盞安靜的燈,宛若點亮了那藍色,映射得整個池子的存在猶如夢幻一般虛假。

池邊恍惚可以看到一桌、一椅。硬木制成的國王沙發背上雕嵌著展翅欲飛的“荷魯斯”,大理石制的方桌以點金綠松石飾邊,上面鋪放著一幅莎草紙繪成的地圖。兩架金質燭台放在地圖兩側,燭火平穩而甯靜地照亮了西亞數國的地域分布。

拉美西斯坐在桌旁。他身穿滾金邊白色亞麻長衣,腕戴足金短護手,橫亙額前的細帶上,一只“尤阿拉斯”冰冷地注視著前方,威風凜凜。他微微垂著眼,深棕色的長發從前傾的肩旁滑下,輕輕地落在繪制不算那麼精細的地圖上。修長的手指拾起放置在邊上的一枚黑曜石制成的貓型棋,放在了埃及與努比亞交界的地方。

那地圖旁,還有若干不同石質的宛若棋子一般的東西,有鷹、有蛇,還有公羊等。他們的顏色卻只有兩種——黑曜石制成的黑棋以及大理石制成的白棋。

只見他在放下黑貓之後,又拿起了一枚白鷹,一邊思忖著,一邊將棋小心地落在了離黑貓不遠的埃及境內。之後,他又分別在不同的位置落下了幾顆或黑或白的棋子。最後,他的手指又放回了一旁的棋上,那是一株潔白的蓮花,被細細打磨過的棋子,在燭光下閃著溫潤的光芒。他看著地圖,卻久久沉默,拿住棋的手指緊了松,松了又緊去。他終究沒有置下這顆棋,卻抬起了眼,看向自己眼前的那片荷花池。沒有金色的陽光,平日充滿著奇異活力的池水,如今看來就好似失去了生命一般地沉默。

他重重地將身體靠在了椅子上,閉緊了眼。長長的睫毛蓋住了眼瞼,微微地抖動著。

明明四周一片寂靜,但是腦海里卻有隆隆的聲音,仿佛搬運高大塑像的圓木軋過神經,讓他敏感得似乎連呼吸都覺得幾分辛苦。

奈菲爾塔利,奈菲爾塔利。

揮之不去的名字,渴望卻始終無法得到的美麗。

他要奈菲爾塔利,不是這個黑發黑眼的王後,不是這個父王賜予的奈菲爾塔利。

心里亂得好像那天荷花池上激起的無邊漣漪。

如陽光一般耀眼的金發,如尼羅河水一般蔚藍的雙眼。

好想她,好想見到她,好想能夠碰觸她!

不管時間如何流轉,不管付出怎樣的努力,他始終無法放下,放不下那令人魂牽夢縈的精致面容!

她說她來自未來,那麼他等,等了這麼多年,她究竟在哪里!為什麼現在連夢中都吝于一見。

突然,眼前掠過了誰人的臉。

他猛地站起來,焦躁地將石桌上的地圖、棋子一下掃落在地。

“我絕不,嫁作你的偏妃。”……

“你問過我一個人,這個世界上唯一叫我‘薇’的人。是的,他是我愛的人。”……

“我只是想再次見到他,我想看到他幸福……就算我不能,再說愛他”……

為什麼,為什麼無法不去在意。

呼吸紊亂了起來。不過是一粒沙子,卑微、渺小,為什麼可以這樣深深地嵌在心上,使得每一次心跳都會隱隱作痛。他靠在荷花池畔的石柱上,視線卻好似模糊了起來。

她的身影快速旋轉,如同舞池里盛開的蓮花,那姿態如此嬌美動人,讓他簡直想剜去那廳內男人們的眼。

她的臉龐略帶痛苦,瘦弱的身體冰冷如同深海,在他懷里微微顫抖,卻可以假扮外族少年,飛鏢技藝壓四座。

她的相貌如此蒼白,眼里卻帶著堅強,保護下屬、評論政局,迎著他的盛怒依然開口悖駁。

她——

一襲純潔白衣,立于荷花池畔,蔚藍池水映著她好像有天空般透徹的眼,金色陽光照著她好像有黃金般的發。

緩緩伸出手去,說出的話好似帶有微微顫抖,“奈菲爾塔利……”

而尾音吞進了嘴里,伸出手握緊了拳,就這樣收了回來。他惱聲自嘲,“怎麼可能,她是艾薇。”

她是艾薇,提茜@伊笛的女兒,令人厭惡的女祭司,血統下賤的側室之後。

艾薇怎麼可能是奈菲爾塔利。

他一定是瘋狂了。

“陛下。”

誰人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猛地將他從迷茫中拽回冰冷的現實。琥珀色的眼睛微微眯起,里面重新染上了日常的淡漠,他側過頭去。

紅發的將軍單膝點地,垂下頭去,恭敬地對拉美西斯說道,“柯爾特大人的消息。”

心里突地猛跳,他竟有一些緊張。他故作鎮靜地“嗯”了一聲,坐回了剛才的國王沙發之上,微微頷首,卻不去看孟圖斯,只淡淡地命令道,“你講。”

“正如陛下所料,‘那邊’果然出手攻擊了艾薇公主的行隊。”

心里一顫,他幾乎要克制不住自己,站起來拉住孟圖斯大聲問,她呢?她怎麼樣!

所幸年輕的將軍適時繼續說了下去,“好在艾薇公主一切安全。現在來看,‘那邊’似乎打算帶著艾薇公主前往阿布@辛貝勒,將于今日啟程,估計三天後即可到達。目前所見到的隨行人馬不超過三千名,還沒有搞清楚背後是否有其他勢力支持。”

“路線呢。”

孟圖斯沒有遲疑,繼續說了下去,“‘那邊’的據點是離落船處向西南行約三日腳程的地方,是水源極好的綠洲,地理位置隱蔽,向阿布辛貝勒進發也較為方便。”

拉美西斯點點頭,俊挺的眉微微地踅起,抿著嘴,卻又是一言不發。

孟圖斯便也垂著頭,翠綠的眸子目不斜視,只是直直地盯著落在自己面前那張地圖和散于其上的光潔棋子。

過了不知多久,拉美西斯仍然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孟圖斯不由再次小心地開口,“陛下,雖然他們會挾持艾薇公主同行有些出乎意料,不過目前為止,一切都在照著您的計劃進行,接下來就由屬下派……”

“不。”話說了一半,卻被拉美西斯冷冷地打斷,沉吟了片刻,他說道,“我帶阿蒙軍團去,你和禮塔赫留守在底比斯,對外保密我的出行,只當是你的副將帶兵去的。”

“陛下,是否另有考慮?”畢竟是受到非常嚴格訓練的埃及最高指揮官,孟圖斯雖然心里有些奇怪,卻依舊面無表情、恭敬地跪在地上,眼觀鼻、鼻觀心,不說多余的話,不做多余的建議。

拉美西斯卻沒有想給他解釋的意思,略帶不耐地回複道,“就這樣,明日第一縷陽光之時出發。”

紅發的青年微微地皺眉,從未見過陛下如此地急躁。古實反抗軍的事情陛下早就知道,因為不成氣候,所以之前也並沒有想過需要大舉進攻。只是對方擅長游擊,需要點計謀引他出現而已。現今陛下出嫁艾薇公主已經充分地解決了這個難題,接下來只要找一名適當的將領帶兵前去圍剿就可以了,為什麼需要親自率領阿蒙軍團前行呢?莫非這後面還有什麼他所不知道的緣由?

舉首想要說些什麼,卻看到那雙琥珀色的眸子淡淡地望著遠方。

陛下的眼神,總是這樣淡漠的。他的眼睛,透徹得幾近透明,卻又深沉地望不到底,令人捉摸不透。在與陛下共同成長、戰斗的日子里,他曾經見過他的冷酷、他的果決、他的勇敢、他的欣喜、他的哀傷。但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好像一片彌天大霧一樣的迷茫,深深地掩蓋了心底一絲難以令人察覺的寂寞。

孟圖斯便不再多問,當下一欠身,便俐落地起身,轉頭急步向外面走去。明日就要出發,便要以最快的速度集結阿蒙軍團待命了。如果還有什麼其他的可能,或許,改日去問問禮塔赫才比較好。他總是很懂得陛下的心思。

見他的身影漸漸遠去,拉美西斯重重地一拍身旁的石桌,隨即將頭深深埋入自己置于桌上的手臂里,挫敗地歎氣。他怎麼會,他如何會……

“以後,我再也不讓你煩惱了。

甯靜的說話又一次浮現在腦海里,卻好像一把鋒利的劍,就這樣深深地插進他的胸膛,用力地攪著。

翻天覆地的疼痛,狂亂難言的迷茫。

堅硬的內心,似乎聽到什麼東西漸漸碎裂了。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八章 國之邊境 之四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九章 水之鑰 之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