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七章 木橋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七章 木橋

那是一座極為簡樸的橋,與其說是木橋,不如說是粗繩為基、鋪墊若干木板所成的簡易橋梁。即使如此,尼羅河寬廣而漲落有期,若非這里恰好有高地,這橋也很難搭建起來,建築之時肯定頗動了一些心思。艾薇起初稍有猶豫,在這樣荒涼的地方,驟然架起這樣一座橋,簡直要讓人懷疑對岸是否有所埋伏,或者干脆就是神秘攻擊者的老巢。她在稍微定睛一打量,,木橋雖然構架從簡,缺少說也有十年的曆史,絕非一朝一夕建造供用的。

冬向她小聲示意,她便點點頭,兩人小心地從岩石後面繞到橋前。冬對艾薇說:“殿下,這座橋有了時日,不如我先走,若是走過三步還沒有問題,您再上來。”

艾薇還沒來得及說好與不好,冬已經一腳踏了上去。艾薇緊張地看著冬,少年放低身體,在搖搖晃晃的木板上慢慢地向前走了幾步,又踏了幾腳,確認安全了,他才回過頭來,向艾薇揮揮手,示意安全。艾薇剛要踏上木板,突然發現木橋這一側的柱頭上仿佛刻著什麼東西。她俯身看去,那粗糙的刻工,繪出的竟然是荷魯斯之眼的圖騰!

禿鷹與眼鏡蛇守護著頎長的獨眼,這是埃及廣為流傳的荷魯斯之眼的標識。雖然離埃及邊境不算很遠,但這一帶的生活環境十分嚴酷,加之古實的經濟確實較地中海諸國相差甚遠,埃及商人鮮少會經過這里,必然不會再這樣一個荒涼的地方費力架起一座橋,更別說有心情在這里刻下荷魯斯之眼的圖樣了。

然而,更令人奇怪的是,荷魯斯之眼的紋章下,竟隱隱刻著楔形的文字!這種源自蘇美爾的文字,在三千年前,主要為巴比倫、亞述及赫梯所用,埃及及其傀儡國使用的均是象形文字,二者相差甚遠,艾薇絕對不會看錯!她當下凝神,細細將上面的楔形文字的形狀大致記在腦海里,希望之後可以有機會將其意思破解。

艾薇再一抬頭,看見冬正略帶焦急地向她招手。她連忙將身上沉重的裝飾品一摘,往橋頭一扔,踏上木橋,快步向尼羅河西岸走去。

艾薇腳步雖輕,但是繩索牽引的木橋卻不住的晃動,她需要時時停下腳步,用手扶著兩旁的繩索,穩住自己的身體。腳下的木板縫隙很大,可以透過其間看到蔚藍的尼羅河水,被天空毒辣的陽光照射著,閃耀著如同金鱗一般的光芒。

一陣風吹過,木橋又晃動了一下。尼羅河翻騰的聲音仿佛近在咫尺,腳下的河水不停地旋轉著,好像沉船時出現的漩渦,隨時都可以將人吸進去。艾薇的目光竟一時無法從那蔚藍的螺旋移開。耳邊聽到冬小聲地呼喚她,她便強迫自己打起精神,想要快速地走過橋去。看著離西岸距離已經不遠,只聽身後傳來越來越近的追趕聲、兵械聲,回頭看去,東岸塵土飛揚,想必是那些神秘的攻擊者已經發現了他們。艾薇心里一急,慌忙想要趕快走過去。就在這時,木橋又重重地晃了一下,她一個不穩,猛地摔在了一邊,心髒突地一聲,幾乎要停止一般,四周轉瞬間陷入黑暗。

此時四肢冰涼,五感皆失。

她用盡全力,也感覺不到自己心跳的聲音。雖不覺得疼,卻什麼都看不到、什麼都聽不到。她用力將手向旁邊伸去,渴望能夠摸到方才的木板,但仿佛一切都是徒勞,無論她怎樣用力,身邊始終是一片虛無。

她沉默了半分鍾,隨即想或許自己是昏迷了,但是這樣清醒的神思,卻又與平日沒有分別。又過了一會兒,舉目望去仍然是一片黑暗。未知的恐懼漸漸湧上心頭,她奮力地舉起手,拼命向身體兩旁拍去。

這時,艾薇的手指終于有了觸感,纖細的手卻似是落進了什麼人的手里,掌心寬厚卻稍嫌冰冷,還有些微汗意。耳邊有嗡嗡的聲音,一開始她好像聽不懂,後來才漸漸透過空氣的振動,似乎找到了熟悉的感覺。那個人再輕輕地叫著:“薇薇……”

額前一陣冰涼舒爽,耳邊有些許人忙亂的腳步聲、說話聲。鼻子上好像有充足的氧氣,幫助自己呼吸,然後臉上有什麼東西被拿掉了,一片舒適。艾薇用盡全力睜開眼睛,四周的光線並非正午的陽光一般耀眼,但她還是難以適應,連忙眨了眨眼。眼前坐著一名黑發男子,白皙的肌膚、深邃的眼窩嵌著如極地之海的冰藍雙瞳。

方才在木橋柱頭看到的楔形文字提醒了她,她難以置信地開口問道:“雅里?”

應身處北地的赫梯的“背後的君主”,此時怎會越過埃及,來到這極南的古實?而面前的俊美男子愣了一下,緊接著握著她手的力道又加大了一些:“薇薇,你在說些什麼?DR。DM,請你到這邊來。”

薇薇?

這樣的稱呼不啻給艾薇從頭到腳澆了一盆刺骨的冷水。她用力聚集精神,看向四周。這偌大的整齊的房間,日光透過陰云的縫隙落了下來,由及地的窗子滿溢進屋里;維多利亞風格的白紗窗簾被小心地束在一旁,腰封著金制的攔扣;身體所處的大床舒適而柔軟,好似可以深深地陷入其中,周圍則擺滿了各種現代的醫護裝置及儀器。而在一抬眼,金發略微謝頂的白衣醫師正匆匆向她走來。

說不清是解脫,還是失落,她心情複雜地叫了一聲:“弦哥哥。”

艾弦“嗯”了一聲,帶著愛憐地用手摸摸艾薇的頭,隨即轉身對站在一旁的醫生小聲地囑咐著什麼。可以看到他的臉上略帶憔悴,深深陷進去的眼窩染著一層黑色,顯然是久未休息好了。

艾薇支撐著想坐起來,卻周身乏力,動彈不得。眼睛向一旁瞟去,只見自己金色的發絲靜靜地淌在柔軟的床榻上。不用細看,便能想到,她回到了自己的身體,回到了艾薇•拉•莫迪埃特的身體里。

回來了……總算?

深深吸了一口氣,艾薇拉住艾弦,輕輕地問:“哥哥,緹茜呢?”

聽到這個名字,艾弦本已釋然的表情驟然蒙上了一層冰霜,握住艾薇手的力量不由得漸漸加大:“她對你做了什麼?你竟一下子昏迷不醒?我們已經對她提出謀殺指控,父親已經出席今日的庭審,沒多久便會回來。”說到這里,冰藍色的眸子里射出仿若無機質一樣的銳利光芒,“可惜英國早已廢除死刑,但是……”

“哥哥,”艾薇搖著艾弦的手,“哥哥,你不可以動她……她並沒有害我。”

“說什麼胡話?”艾弦一臉的迷茫,“你知不知道你不省人事十三天,全部靠醫療裝置維持生命。而這幾天,你的身體開始排斥外界供給的營養!這樣下去,這樣下去……薇薇,你知道你現在瘦成什麼樣了嗎?安卓瑞亞殿下曾經幾次來電詢問你的情況,我實在無法回答……”艾弦說到這里,卻沒有繼續,他轉身面對一旁待命的醫師,“DR。DM,就交給你了。”

有些謝頂的醫師點點頭,一招手示意後面眾多的醫護人員帶著相應的儀器走上前來。

“薇薇,你醒了就好。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先離開一會兒。”艾弦的臉上一片冰冷,艾薇的心一顫,她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緹茜有事!于是她用盡全力死死地握住艾弦的手,但手中的力道竟是這樣的軟弱,艾弦輕輕地拍拍艾薇、不費什麼力氣就將她的手從自己手里拿開,絲毫沒有感到她的挽留。

“薇薇,不會花多少時間的。”

“不行,哥哥,別動緹茜。”艾薇虛弱地呢喃著,醫師拿著什麼東西過來,也許是表面太過光滑,映著窗外的太陽,眼前似有似無地閃著金色的光芒。眼皮變得很重,意識卻依舊那樣清楚,她用盡全力,對著艾弦的背影,又說了一次,“哥哥,不要動她……拜托。”

醫護人員越走越近,眼前一片耀眼的光芒,流轉浮動,刺的她睜不開眼睛,眼皮卻始終猶如壓上千斤的重量,周身的力氣更是漸漸流失,五感的知覺再次慢慢淡去,只留下意識如此清晰。耳邊飄忽著醫護人員的議論聲、倉促的腳步聲,一波一波,漸漸遠去。

靜謐之後,其他的聲音嵌入腦海,一開始仿佛一根極細的線,輕輕地觸動著神經,而後就好似一片白光,慢慢在腦中擴散開來。口中忽感清涼,隨即由此擴張到四肢百骸,身體感覺火辣辣的熱,心髒跳動的聲音仿佛格外清楚。

耳邊傳來河水奔流的聲音,四肢感到被什麼人溫柔地擁抱,嘴唇似有奇特的觸感,而那令人舒適的冰涼就是從此而來。面頰兩邊有些癢癢的,不知是什麼在拂來拂去。她努力睜開眼睛,猛然看到冬的臉,正在離自己不到數厘米的距離,而唇畔的觸感,正是來自于他!驚訝之間,他不由得微微用力,想要推開他。

意識到艾薇的反抗,冬心里一慌,立刻將身子退後了一些,深胡桃色的眼里帶著幾分喜色以及幾分尷尬地看向艾薇。冬的臉上漸漸由粉紅轉為赤紅,然後變的整個脖子都紅了起來。

方才她走到橋中,猛地一顫,隨即扣住心髒,向一旁倒去,若不是他快不趕了回來,一把將她拉住,她幾乎要掉到湍急的尼羅河里去了。而看她的面孔,已是雙目緊閉,面色蒼白,宛若呼吸也停止了。冬心底一慌,記起艾薇公主的心髒患有惡疾。

冬回首望去,神秘的攻擊者眼看就要到橋邊了。橋上的木板有些時日了,他很怕就這樣抱著她向另一邊跑去,會使壓力過大,從而掉入腳下湍急的漩渦里。左右為難之際,冬只好留在原地,盡力喚回她的意識,倘若最後橋被震毀,他也無法拋下艾薇公主一人獨活。想到此,他慌忙從胸前取出早前自己暗暗為她備下的應急藥物,想要灌入她的口中。但毫無生氣的她,無論如何都無法將藥水順入身體。然而此情此景,隨行的唯一醫官早以被殺,除了將這藥吃進去,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必須讓艾薇喝下藥去。念頭如此清晰,胡桃色的眼里沒了猶豫,他面頰上染著粉色,輕輕地說了聲抱歉,將藥含在口中,俯身過去,將自己的唇覆上了她微張的嘴。所幸這藥頗為有用,不出片刻,艾薇就恢複了意識。

他看著同是一臉尷尬的艾薇,心中一片混亂,實在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雖是情況緊迫,但方才接觸到她柔軟的嘴唇,心髒竟無法抑制地突突猛跳,好想要破開胸膛而出,落入尼羅河。他只是呆呆地看著腳下的木板,然後頗為愧疚地垂下頭,大聲說:“殿下,冬實在是失禮。殿下如果要懲罰冬,請先等脫險之後吧。”

艾薇並非是不講情理之人,她只愣了一下,便知道冬是為了讓她喝下藥水才出此下策。論理她應該謝他才是。但是看到他局促而尷尬的樣子,她也跟著有幾分不好意思起來,于是支撐著起身,快速地說:“先不談這個,我們快點走到橋對岸去。”

冬一愣,隨即胡亂地點點頭,伸手扶著艾薇往橋的另一邊行去。艾薇的身體雖然很虛弱,但是卻恢複了對肢體的操控能力,這一路走的還算順利。二人雖然搖搖晃晃,速度卻也不算太忙,不久眼看著就要抵達西岸了。

西岸邊口,橋身與岸頭好似形成了一個落差較大的斜坡,本應相連的橋身頭柱下的木板掉了幾塊,使人想要登上去便更加困難。冬對艾薇輕輕地說:“殿下,我先上去,然後請您抓住我的手……”

他說的小心,艾薇知道冬還在擔心自己介意剛才的事情。她隨即點點頭,報以一個微笑,說道:“那當然,你可不許跑掉。”

俊美的少年臉一紅,緊接著便也釋然地笑了,“冬不會。”

雖然不會武功,冬的伸手卻頗為靈巧,只見他抓著身旁的繩子,敏捷地登了幾步便上到了西岸,隨即便伸出手來,叫艾薇快些拉住他。艾薇正要行動,卻突然想到,對面的頭柱上刻著荷魯斯之眼,那這邊會不會有什麼其他線索?她連忙抬首將視線聚集到斜上方的頭柱。令她失望的是,柱上完全看不到半分荷魯斯之眼的圖樣,但是隱約間,她又仿佛看到了什麼楔形的文字。顧不上爬上去,她連聲對冬說道:“冬,你懂不懂赫梯的文字?”

那個時代,西亞諸國必以埃及、赫梯兩國為中心。身為埃及的高官,懂得一些赫梯文字也在情理之中。冬一愣,第一個反應是想詢問艾薇為何在此時問這個問題,但最終還是耐著性子,微微點了點頭。

艾薇心中一喜,顧不得爬上岸,快速地對冬說:“那你看看你腳邊頭柱上的楔形文字是什麼吧?”

冬連忙說:“隨時都可以看,殿下請先上來吧!”

“你先看啊!”艾薇偏偏起了倔脾氣,全然把神秘攻擊者的事情拋到了腦後。冬伸著手,半響不知該如何是好,便只好先俯身到頭柱的地方,細細看起,竟然找到了古老楔形文字的刻印,並且是赫梯文字!

赫梯文字竟然出現在這極南之國!這確是他出發前沒有想到的。此番若是有赫梯插手,事情將會複雜許多,但是赫梯究竟通過怎樣的途徑與古實聯系呢?倘若二者之間真的有關系,埃及腹背受敵,真是危機四起!腦海里閃過數個念頭,冬認真地看著那些文字,喃喃地讀了出來——

“取水之匙,置于北地。”

只有這一句話,別無他字。

“水之匙?”艾薇輕輕地重複了一遍,腦海中驟然回響起出發前年輕法老的話語,“秘寶之匙,只剩三枚……”莫非第四枚……

艾薇思緒尚未理清,腳下的木板突然開始劇烈地震動。她回過頭去,只見數個手持刀劍、身著白衣的神秘攻擊者已從橋的另一側踏了上來,當下心中一慌,立即回身牢牢抓住冬的手,用力地向上爬。

那些神秘人好似完全不了解這座橋的結實程度,一行人瘋了一般沖上了橋身,快速地行走震得橋嘩嘩作響。艾薇拼命地拿著旁邊破舊的繩子和冬的手,竭盡全力地爬著。只因她身材瘦小才如此吃力,若是身後那些看起來十分健壯的人,說不定三兩步就趕上來了。想到這里,艾薇不由得有些焦急地問冬:“你帶沒帶匕首?”

聽到這句話,冬好像反應了過來,伸手從腿側抽出防身用的短匕。艾薇點點頭,一用力爬上了西岸,轉手從冬那里接過了匕首。

“殿下,您想割斷繩子嗎?不如讓冬來吧。”冬有些擔心地看著艾薇,這繩子雖然有些年頭了,畢竟還是很粗,艾薇這樣瘦弱,她來割恐怕會花更久的時間。再看看後面的追趕者已經走到了橋中,他的心里不由得更添了幾分焦急。

艾薇卻沒有將匕首還給冬,自己暗暗看著橋上眾人的步伐,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微笑,“這樣用力地踩,看來只要輕輕地一割,就可成功了。”話說到這里,她伸手在兩旁的粗繩上用力劃了兩刀。干燥的天氣,加以年月久遠,再加上此時那些人用力地踩踏,即使是艾薇這樣的力量,也足以讓橋徹底損壞!

果然,不出數秒,只見被割處的繩索慢慢地斷裂,其中勉強連接頭柱與橋身的細線漸漸被拉緊。橋上的人仿佛意識到了危險,為首的人轉身對隊伍後方的人大聲喊著什麼陌生的語言,隊尾的人停止了腳步,緩緩地向後退去,而為首的人卻絲絲地盯著艾薇,白色的蒙臉布下露出深棕色的雙眼。他凝神屏息,一步一步緩緩地向西岸繼續移來。艾薇心中一慌,連忙舉手,狠狠地用刀砍在僅余的細線上。驟然,只聽嘩啦一聲,木橋與西岸的連接徹底斷裂,橋體順著斷裂的繩索一點一點地掉落進翻滾的尼羅河中,眼看著打頭的木板就這樣被吞噬。剛才小心翼翼退後一半的隊伍慌了神,連滾帶爬地往東岸撤退,這樣反而加快了木橋掉落的速度,使情況對艾薇更加有力。

艾薇與冬剛想松一口氣,卻見橋上打頭的白衣男子快步地向前跑過來,他的速度如此之快,甚至遠遠超過了河水吞噬橋體的速度。在他腳下的木板眼看著就要被尼羅河水吞沒只之時,他竟高高跳起,從後背抽出一支利箭,在空中嫻熟地搭上弓。

看到這個畫面,艾薇只覺心中有些熟悉,一旁的冬一扯她,說道:“我們快走!”就這樣快步地像西岸里側跑去,艾薇卻不住地回頭看那個為首的人,只見他拉足了弓,長箭破空飛來,結實地紮進頭柱附近的地面,定睛一看,箭尾好似還系有一條繩,而繩的另一邊,卻被牢牢握在那個人的手里!

我要去把繩索砍斷!艾薇心中只有這一個念頭,她感覺,若自己此次不能成功,那人上了岸,多半腳力不會遜色于冬。她當下甩開冬的手,竭盡全力地向落箭地地方跑去,全然不顧冬在身後焦急地呼喚著她。

好不容易到了岸邊,她立刻半跪下去,正打算用匕首毀掉這條帶來危險的繩索,卻只覺得身邊嗖地掠過一個人影,隨即自己的胳膊被非常大力地扣住,緊接著整個人就被十分粗暴地提了起來,關節部分的扭痛幾乎要讓她掉下淚來。耳邊響起了隆隆的轟鳴聲,震的她腦子都有些發暈。

“看你還打什麼鬼主意!埃及的公主!”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六章 嫁行 之三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八章 國之邊境 之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