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六章 嫁行 之三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六章 嫁行 之三

從最開始認識冬的時候,他就一直帶著一種恭敬、靦腆、卻又疏遠的微笑。

行船數天,他總是不離兩側地跟隨著艾薇。就好象現在一樣。他隨意地坐在艾薇的對面,微微歪過頭去,漫不經心地看著黃沙堆砌的西岸。

而艾薇則十分沒有淑女形象地蜷著腿,縮在船板一角遮陽帆的陰影下乘涼。金色的頭飾、複雜的新娘裝飾早被她扔到了一邊,“反正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抱著這樣的想法,她索性穿回了自己最喜愛的白色短衣,將銀色的頭發在腦後束成一個馬尾,一邊喝著侍者榨好的果汁,一邊享受尼羅河上行船帶來的涼風。

她不時偷偷地打量他,有時看得時間長了,他才會慢吞吞地看回自己,臉上微微暈起一絲粉紅,令她也有幾分不好意思起來。深胡桃色的眼睛是那樣地無辜,讓她根本不知道怎樣把拉美西斯最後和她說的那句話問出來,只是疑問越來越強。

不要離開冬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要他保護她不成?靠逃跑嗎……

但是她確實是聽到了的,他確實說過那句“我要你回來”。

目前來看,她已身處古實了,嫁給古實國王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荷魯斯之眼的秘寶之鑰本應有四枚,他之前說過秘寶之鑰只余三枚,看來是在解釋秘寶無望,她哪里也別想去。如果他只是利用她,那麼自然,事情完成了,她不回來也無處可去。

就是這樣吧。其他的事情,說好,不去想了。

喝完了第三杯果汁,清了清嗓子,強壓住掀起的嘴角,終于開口,“冬——”

可是冬也在這個時候開口了,“該准備下船了。”

“啊?”艾薇一愣。

冬抬頭看了一眼太陽,“還有一刻時間就到尼羅河第二瀑布了,這里開始行船不便。過了這個瀑布就進入了古實的腹地。殿下快些重新穿戴好,我們要徒步半日,到達古實方面的接應地,然後再轉乘船只前往首都。”

“恩?”艾薇眨眨眼,那一套“穿戴”都是金飾,實在是沉重得讓她吃不消,況且半天陸路,不僅辛苦,而且還熱啊!于是她連忙擺擺手,“反正還有一段路要走,我先這樣穿,等到了接應地附近再穿著整齊不好嗎?”

冬這次卻好像沒有聽到艾薇的疑問,徑自喚道,“來人,為公主殿下換好禮服。”

不知從哪里冒出來數名侍女,走上前來,開始往艾薇身上裹衣服、戴首飾。冬回過身去背對艾薇,依舊是恭敬的聲音,慢慢地給她解釋“殿下放心,侍者會用抬轎將您送到目的地,不會讓您感到不適。”

但這可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啊!

艾薇一邊很不爽地任由侍女將衣服和首飾堆砌在她身上,一邊無聊地看向船下。這一片荒涼的土地,四周淨是一片一毛不拔的岩山。隱約有成形的路的痕跡,但舉目望去,四周根本沒有任何村落或植物的痕跡。侍者們正忙忙碌碌地將金銀箱子搬到岸邊,抬轎准備好了,侍女也跟著走了下去,船上白色的士兵隊伍也走下來了一部分,在岸邊列隊整齊了。

“就只有這些士兵嗎?”侍女攙著掛滿各種金銀首飾的艾薇往下走。身體感到很沉重,每動一步都發出叮叮當當的聲音,她看著船下稀疏的士兵,和有些華麗得幾近誇張的陪嫁品,“我們一定要走陸路嗎?肯定還有別的路可以走吧?這種地方、這樣的配置不是很安全吧?”

冬依舊是不說話,在抬轎前面站定,靦腆地對艾薇笑笑,作出了“請上轎”的手勢。艾薇瞥了他一眼,反而甩開侍女的手,不去理會他。

見艾薇不滿地站在原地不動,冬只好走上前來,慢吞吞地解釋了幾句:“士兵要將船帶回埃及,殿下放心,我們會選擇比較安全的路,而且很快古實方面的人員就會前來接應。”

艾薇突然一抬頭,看向比自己高了有足足半頭的冬,然後一言不發地向他慢慢走了幾步,猛地一把抓住冬的領子,有點惡狠狠地說,“可以,但是你不許離開我三步以外。”

冬的笑容凝住了,象牙色的臉頰泛起了一絲粉紅。

“干什麼?”看他不好意思的樣子,艾薇也有點尷尬了起來,她松開了冬的衣領,輕輕地推了他一下,一邊吃力地往抬轎的方向走去,一邊嘟囔起來,“你不要當我是傻子,古實是埃及的附屬國,但是兩國邊境的摩擦從來就沒有停止過,不然我也不會被嫁到這里來。在二國邊界靠岸走內陸,穿得這樣招搖華麗、攜帶了這麼多金銀珠寶、只帶了這麼少的士兵、古實的接應又不知道現在何處,簡直就是找死嘛,就算不被牽扯到邊境糾紛里,也會被盜賊之類的盯上。”

在侍女的幫助下,她勉強爬上了轎子,然後氣喘籲籲地看回冬,

“不管你有什麼打算,我都賴定你了,如果我要死,你絕對不要想著自己能活著。”

冬又是一愣,深胡桃色的眼睛定定地看著艾薇,好像不能理解她的話的意思。

“是命運共同體的意思啊,冬。”艾薇笑著,拿過侍者遞過來的又一杯果汁,看著行船上的士兵恭敬地向她和冬行禮,然後慢慢地向來時的尼羅河南向離去。

“快走吧,不要在這里停留太久了。”

冬的眸子里終于恢複了平時的神色,依舊略帶靦腆地笑著,“是,艾薇殿下放心吧,冬絕不會拋下殿下一個人的。”

艾薇點點頭,喝了一大口果汁,“沖吧,快速前進。”

隊伍開始緩緩地向前移動,艾薇一邊喝著果汁,一邊輕輕地皺起了眉毛,雖然冬答應了不會離開自己身旁,但是是否能平安到達首都還完全是個未知數。

這樣的配置和前進路線,簡直是有意不讓公主平安到達古實國王手里。拉美西斯安排的這出遠嫁的劇目,究竟是為了什麼。在她身邊安插了這個靦腆的少年冬,究竟又是有何用意。

事情果然禁不住猜想,手中鮮美的果汁還沒有喝完,這甯靜的旅程就被突兀地打斷了。

眼前努力扛著轎子的侍者突然莫名地倒下了,艾薇坐著的行轎一下子歪了下去,讓她也面朝前隨著向一旁跌滑下去,手中泥塑的杯子先行落地,轉眼被摔了個稀巴爛。所幸冬是走在轎子一旁的,她毫不猶豫地向冬的方向撲靠去,狠狠地砸在了冬的身上,將他一並帶到了地上,這才保護她的臉免遭此劫難。

壓在冬的身上,支撐起身體,定睛一看,一只細箭不偏不倚地貫穿了眼前侍者脖子的側翼,如果仔細地看下箭頭箭尾,就會發現那並非埃及所產。

猶豫之間,耳邊又響起利箭劃過空氣的聲音,隊伍里先後起了惶恐的尖叫,陪嫁品、轎子被徹底扔下,為數不多的士兵們勉強擺出保護艾薇的陣型,但是沒有幾下就被從高地射來的快箭一個接著一個地放倒。

“強盜啊!劫匪——殿下,快逃!快逃啊!”

惶恐的呼喊聲還沒有完全結束,就被利箭劃破空氣的聲音突兀地截斷。四周一片混亂,艾薇甚至不敢爬起來,只是緊緊地抓著冬的衣角,竭盡全力地靠近他的身旁。

艾薇在心底還抱有一絲幻想。冬跑得很快,又有的時候帶著幾分難以抑制的英氣,最關鍵的是,拉美西斯畢竟在最後要她始終與冬在一起。她的幻想便是冬或許武功蓋世,此前不過是深藏不露。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冬好像確確實實絲毫不懂武功,真出了事情,他居然與自己一樣是忙手忙腳,根本別指望他好像中國電影里面的大俠一樣,猛地抽出一個什麼武器將那些利箭擋開。看到冬手腳並用地站了起來,艾薇索性閉上了眼睛,跟著立起身來,但拉住冬衣角的手卻更加用力。

反正是死也不松手了。死也不要一個人死。

就相信拉美西斯一次。就算冬不會武功,也相信他會有超級好的運氣吧……

不知道冬在往哪個方向躲,艾薇只是縮著身體跟在他後面,一會左一會右,最後停在了一個什麼地方,所幸好像一直沒有什麼特別鋒利的東西突兀地插進身體。四周驚恐的叫聲漸漸減少了,利箭帶來的紊亂氣流也好像避開身邊。似乎還可以感到呼吸的感覺,似乎緊拉住那個衣角的手還有感覺。

小心翼翼地睜開眼,面前的冬十分窩囊地縮在岩石的一角,而自己因為跟著他,竟然也幸免于難!

果然是有很好的運氣啊!

呼了一口氣,艾薇為自己有些奇跡般的逃脫而感到慶幸。繞向岩石另一邊,肅利的箭雨依然猛烈地墜落下來,侍女、侍者、士兵的生氣均已漸漸消失,金黃的沙地染上了猙獰的血色。她的心底又是一番隱隱的疼痛,這些無辜的侍者,倉促地隨著自己出行,卻只落得如此淒慘的下場。而接下來又該如何是好,箭雨來源居高臨下,能躲過這一時半刻,但接下來,這些神秘的攻擊者遲早會走下來搜刮勝利品,最後發現自己。

她剛想對委在岩石旁的冬說點什麼,少年只是伸出一只手,向不遠處指著,小聲地對艾薇說,“殿下,那里好像有一條木橋,可以搭到尼羅河對岸去。”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六章 嫁行 之二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七章 木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