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四章 對峙 之六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四章 對峙 之六

還沒有想出個所以然,奈菲爾塔利已經站了起來,深綠色眼影下的雙眼露出幾分不快,她眉頭微皺,“不如就與我比場賽尼特棋吧,若贏過了我,就算勝出。”

場中一片小小喧嘩,塞尼特棋是古埃及很流行的一種棋盤游戲,圖坦卡蒙王的墓中有多達六組的棋盤游戲,其中就包括了塞尼特棋。這種棋的玩法主要是利用四根長條狀的棒子依正反面執出點數,然後在三十格的棋盤上按規則移動棋子,最先到達終點的人,就獲得勝利。

早有記載,奈菲爾塔利王後非常熱衷此棋,即使在她的墓里,依然可以看到她下棋的壁畫。既然敢在不知道誰人會上前挑戰的前提下說出此項目,必然是成竹在胸所致。

這時,卡蜜羅塔站了起來,甜美的嗓子里帶著幾分慵懶,更顯出獨特的女性魅力,她環顧四周,最後,從坐在西曼那一列的人里選擇了一個。“就由你開始吧,吞忽。”

吞忽是建築院的人,建築大臣梅的下屬。梅本身對西曼或是奧姆洪德兩派之爭並沒有明顯的偏向,因此對建築院的人員也沒有過多地考慮過出身等問題。吞忽是下級貴族的長子,祖祖輩輩為建築院服務,同時,他也是出了名的博學多聞,精于各種演算術與棋術,是梅的得意門生。但眾人也知道卡蜜羅塔選擇他的原因,西曼是三朝老臣,早在拉美西斯一世期間,就于吞忽的父親有恩,吞忽一直心存感激,此時此刻,他必然是站在西曼這一邊的。倘若獲勝,吞忽必然會要求取了舍普特的性命,從而在氣勢上壓過老貴族那一派。

雖然盛傳王後的棋術非常了得,但是畢竟吞忽未曾與她交過手,卡蜜羅塔既然叫他上場,想必還是有一定的勝算的。

卡蜜羅塔坐下了,滿意地看著吞忽走上前來。侍者麻利地擺好了賽尼特棋盤及四根擲數用的骨棒。二人落座,有了法老的授意,旁邊立著一名文官,負責將每一步都大聲唱出來給廳里的所有人聽。

雖然艾薇對賽尼特棋完全不懂,應該說遠在三千年後的今天,這種古老棋術的具體規則全部早已失傳,並沒有人真正了解它在盛傳時期的具體玩法究竟是怎樣。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艾薇有一種強烈的預感,那便是奈菲爾塔利一定會輕易勝出,不留一點懸念。

她抬頭看了一眼拉美西斯,年輕的君主正微微眯起修長的眼,隨性地靠在舒適的座椅上,似是注意,卻又好似漠不關心地看著這一盤棋局。這時,禮塔赫走了上去,側身附在他耳邊輕輕地說了些什麼,突然,他的神色一凝,俊挺的眉緊緊地扣起,淡琥珀色的眸子倏而犀利地看向她的方向。她慌忙垂首,讓自己的發絲擋住自己的表情,朦朧中,她似乎看到他好像從懷中拿出什麼遞給了禮塔赫,緊接著,黑發的祭司非常小心地將法老遞給他的東西收了起來,點點頭,隨即轉身向大門走去。

此時的拉美西斯臉上已經染上了十分的不快。他本是一個很會隱藏自己情感的人,或者說,他本身並沒有很強烈的喜怒哀樂,而此時他的情緒,他的怒意,仿佛帶有了難以壓抑的意味,硬是透過那張棱角分明的臉顯示了出來。

不知道是怎樣的事情觸到了他的神經,艾薇心底暗暗地想著,並祈禱那件事與自己毫無關聯。

又過了不久的那麼一段時間,文官大聲地宣布,“王後陛下,勝出——”

艾薇坐的位置離棋盤尚遠,看不清具體那棋子是怎樣擺放,但吞忽的表情也足夠明顯地說明,奈菲爾塔利的勝利輕而易舉,不給他留有半分翻盤的機會。

西曼一臉挫敗的神情,看著滿是慚愧的吞忽灰突突地走回自己的座位。還未等奈菲爾塔利回到自己的位置坐定,卡蜜羅塔忽地站了起來,原本帶著慵懶的聲音里平添幾分激進的尖銳,“下一局該是我先選人吧。”

奈菲爾塔利的棋藝眾人皆知,西曼的下屬里顯然是不會再有人能夠戰勝她。不管卡蜜羅塔開口說選什麼人,只要奈菲爾塔利對最終賭局有選擇權,那麼最多就變成大家在這里陪她下一晚上棋,誰也無法占到什麼便宜。想到這里,艾薇輕輕地呼了口氣,但突然,她感到什麼視線落在了自己這里,剛要下意識地抬頭迎上去,卻只聽到卡蜜羅塔說,“下一個人,我選艾薇公主——”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四章 對峙 之五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四章 對峙 之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