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四十一章   
  
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四十一章

詛咒被破解了,但是他死了!他死了!

這一切又有什麼意義,什麼意義!

她大聲地喊著,淚水奔湧出眼眶,落在她緊抱著的拉美西斯尚有余溫的身體上。

雅里沉默著,圖特沉默著,整個戰場竟如同死亡一般的寂靜,只能聽到艾薇撕心裂肺的喊聲。那哀痛的聲音,仿佛要將空氣撕裂,將每個人的心扯碎。

突然,法老身體的中央發出了刺眼的金光。

艾薇用力地盯著那里,黃金鐲,是黃金鐲!

她猛地伸手過去,將黃金鐲取了出來,滿是裂痕的鐲子閃著耀眼的光芒。

那一刻,時間仿佛驟然停止了,艾薇的腦海中出現了男男女女的鳴唱聲:

黃金鐲,黃金鐲,制造了虛幻的曆史,穿越了無盡的時空;

黃金鐲,黃金鐲,承載了太多的過去,見證了太多的傷痛;

黃金鐲是樞紐,締造了兩個時空;

黃金鐲消失,虛幻的曆史消失,一切歸于零,一切歸于開始。

一切歸于開始……

艾薇緊緊地握著那充滿裂痕的鐲子,水藍色的雙眼閃起了奇異的光芒。

黃金鐲將她帶回古代,扭曲了曆史,創造了虛幻的時空。倘若黃金鐲消失,一切回到原點,那麼他就不會死,他就會像書里原本記載的一樣長命百歲,而他的國家也會長治久安!

但是……他會忘記她,就好像,她從未存在一般。

他不會記得自己愛過她,不會記得自己擁抱過她,不會記得自己保護過她。

因為他根本就不會記得,在自己的生命里,曾經有過她這樣的一個存在。

艾薇深深地吸了口氣,過了片刻,她突然笑了起來,看向拉美西斯英俊的臉龐。濃郁筆挺的眉毛,挺翹的鼻梁,寬厚的嘴唇,深棕的發絲。

她好想永遠伴隨在他的左右,享受他獨一無二的愛情,當他偉大的妻子,為他生下孩子……但是比起這些,她更希望他活著,即使,他會徹底忘記自己,愛其他女人,迎娶上百位妃子……

一切都沒有她想讓他活著的願望,更加強烈……

她輕輕地彎下身去,溫熱的嘴唇貼在他冰冷的嘴唇上。

“是你背棄誓言,先我而去的……”她笑著,看著他,晶瑩的淚水仿佛透明的水晶,源源不斷地滴落到拉美西斯冰冷的臉上,再順著那棱角分明的臉龐,滑落到地上。

她抬起頭,環視周圍的一切。

時間靜止著,所有人都佇立在那里,一動不動。

絳紫深黑旗,水藍色的普塔赫軍團,慢吞吞的圖特,還有……雅里。

藍天,晴空,夕陽。

再見,再見。

她最後低下頭來,再一次不舍地看向懷中的拉美西斯。

“笨蛋,好好地活下去吧……”她輕輕地說著,將手放進了黃金鐲中。

那一瞬,黃金鐲爆發出了巨大的能量,比太陽還要耀眼的光輝,轉瞬吞噬了艾薇。

一片金色的輝煌之中,艾薇發現自己身邊的時空正在漸漸逆流。

鐲子上深刻的裂痕正在慢慢愈合,發出強烈的熱度,幾乎要灼傷她的手腕。

驟然,在古埃及經曆的一幕幕,仿佛倒帶一樣又出現在她的眼前。

每一幕,從她眼前閃過後,便仿佛化為泡影一般地碎去了,從曆史中徹底地消失了。

雅里玩世不恭的冰藍雙眸,禮塔赫猶如陽光流水一般的沉靜笑容,馬特浩倪潔茹精致的臉龐,布卡充滿活力的表情,奈菲爾塔利高貴的姿態,孟圖斯威武的身影,舍普特可愛的動作,

他們在她的眼前一一閃過,然後,消失殆盡了。

顧不上手腕處刻骨的刺痛,她睜大了眼睛,拼命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她要把它們全部深深地烙進腦海里,即使曆史消失、時空粉碎,她也會記得。

她永遠不會忘記,永遠不會。

她不要忘記!

他為她擋下赫梯的毒箭,蒼白的臉頰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他狠狠地扣住她的肩膀,幾乎要將她扯碎一般地怒吼著,最後轉為了令人心疼的嗚咽,“你果然是騙我的,你騙我!”

他絕望地看著自己,消失在時空的蒼白烈焰中。

他溫柔地望著自己,在薔薇之牆面前宣誓永琲熒R情。

他怒氣沖沖地拽著自己,指著宏偉的雕像歎她不懂得他的心思。

他難以置信地望著自己,闊別五年在吉薩,再次重逢。

他充滿好奇地看著自己,桀驁不馴的女人卻深深吸引著他的目光。

“奈菲爾塔利……”

隨著最初的那聲天籟般的呼喚,

那雙琥珀色的眼睛,化成了點點零碎的星屑,漂浮間,散入了琱[深陷的宇宙之中。

她驟然大叫了起來,拼命地伸出手去妄想攬住那漸漸消失的一切……

可指尖空洞的感觸卻讓她失望得要破碎了。她只覺得自己手腕上的黃金鐲要燃燒了起來,仿佛連她的心也要被那高溫燙得化去了。

她拼命地喊著,用盡一切力量地喊著。

但是那一切都消失了,她所有的感情幾乎要被一同奪走了!

所以她更加用力地尖叫,尖叫,直到自己也無法聽見自己的聲音。

所有的感覺已經褪去了,只剩淚水從臉龐劃過的熱感,是那樣地清晰。

我愛你,我真的……很愛你。

你會記得嗎?

2006年,英國,倫敦。

這是一座傳統的古老英國建築,牆壁上布滿了深綠色的爬山虎,厚重的鐵門將院子與外面的世界隔離開來。

二層一間豪華的屋子里,一對長相出眾的兄妹正在輕聲地對話。

哥哥有著濃墨一般深黑的直發,冰藍的眼睛閃著溫和的光芒,落在自己對面快樂言語的金發女孩子上,其中仿佛含著無限的柔情。女孩子有著白皙的肌膚、水藍的眼睛,笑起來的時候,如同陽光綻放一般的美麗,她同樣看著自己的哥哥,興奮地說個不停。

艾弦聽著妹妹不停地講述給自己她關于埃及的論文,嘴角的弧度不由漸漸地拉大,他緩緩地打斷艾薇,從衣袋中取出一副美麗的蛇形黃金手鐲,慢慢地說,

“前幾天去埃及,路過了一家神奇的古董店,其中這個東西真是很漂亮,所以就買下來給你了。……就算是之前錯過你十七歲生日的補償吧。”

艾弦微笑地說著,將艾薇的手拉過來,溫柔地將黃金鐲套在她的手腕上。美麗的冰藍雙眼,充滿寵溺地看著艾薇。

艾薇看著自己手腕上精細而具有古代感的鐲子,不由得發出嘖嘖贊歎。確實不一般,那由紅寶石制成的蛇眼,就仿若具有生命一般地看著自己。

好像在提醒她,

你是否……忘記了什麼。

艾薇張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向那個鐲子,那一刹,手鐲突然發出了巨大的光芒,熾熱的能量幾乎要將艾薇的手腕灼傷。

艾薇尖叫一聲,可在二人還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之前,那鐲子突然間迸裂了,“砰”地一聲化為細碎的金色粉末,飄入空氣中,變成一個閃著光芒的圈子,眷戀地繞在艾薇周圍,久久不肯散去。

她只感覺自己的手腕熱熱的,低頭一看,竟然隱隱形成了一道淺淺的灼痕。

瞬間,眼淚迸出眼眶,順著潔白的面孔滑落下來了。

她是否……忘記了什麼。

她怎麼會忘記啊……

那雙宛若透明的琥珀雙眸,那令人難忘的炙熱話語。

何須擔心,她一生,都不會忘記……

金色的粉末仿佛讀懂艾薇的心思,在她身邊又緩緩繞了三圈,終于,開始慢慢地淡去,最後消失在了透明的空氣里,就仿佛從未存在一般。艾弦連忙沖上來,執住艾薇的手,心疼地說,“怎麼會這樣,那個賣我鐲子的人,果然是有問題,怎麼留下了痕跡……我會帶你去見最好的美容醫生,不會有問題的,不會有問題的!……不要哭……”

艾弦焦急地安撫著艾薇,但艾薇的眼淚卻如同決堤一般,久久不能停止。不管艾弦說什麼,做什麼,她都無法停止,就好像要泣出鮮血一般地,一直、一直哭著。

艾弦陪在她的身邊,不知過了多久,她終于停止了抽泣,水藍的眼睛里閃著前所未有的堅定光芒。

“我要……去埃及。”

艾弦看向自己的妹妹,她從未有過這樣的神情,那決絕的語氣,仿佛在剛才的數秒,她經曆了好多好多事情,那些事情濃縮起來,讓她下定了這個決心。

艾弦還沒有來得及回答,艾薇已經轉向他,扶住他的雙手,水藍的眼睛堅定地望向他,一字一句地又重複了一遍。

“我要去埃及。”

艾弦愣住了,那雙如天空般透徹的眸子里包含了太多的訊息。他讀到了歉意、悲傷、堅定、懷念……到底,那個鐲子帶來了什麼。

“我……帶你去,我陪著你……”就好像下意識一般,艾弦說出了這樣的話,好像很久以前,他也曾經這樣說過一般。為什麼這句宛若熟悉的話,說出口,會令他感到隱隱的心痛呢……?

艾薇聞言,眼底倏地閃過一絲奇異的光芒。她用力地看著自己的哥哥,仿佛透過他,就能看到另一個人,三千年前的另一個,和她說過同一句話的那個黑發的年輕統治者……

又過了那麼一會,她緩緩地開口,對著艾弦說,“不用了,這一次,不用你陪我去了。”

艾弦猛地看向艾薇,只見她淺淺地對自己笑著,如同清晨綻放的薔薇,美好地令人無法呼吸。

“我很愛你。”艾薇看著艾弦,水藍色的眼睛仿佛透過他看到了另一個人,那一份略帶歉意卻又毫不猶豫的口氣,仿佛在說一件,等了很久都沒有說出來的事情,“但是……就好像妹妹一樣地愛你,所以……請你一定幸福。”

艾弦看著她,聽著這奇怪的話語,他卻什麼都說不來。

就好像,他等了很久,就是在等這句話一般。

“哥哥,不用擔心我,我去了。”轉瞬間,她又好像是平常的那個艾薇,對艾弦揮揮手,笑著轉身走了。

望著艾薇漸漸遠去的身影,艾弦只覺得心底一緊,瞬間竟隱隱地抽痛起來了。有一句話仿佛要穿過喉嚨升上來了,但是到了嘴邊,卻不知如何,卻化為了淡淡的微笑。

這一生……

這一生,你還是不屬于我……

熟悉卻陌生的聲音在耳邊隱約飄過,仿佛自己在對自己說話。艾弦一驚,猛地抬起頭來,四周卻什麼都沒有。

夏日的涼風,忽從窗口吹過,撫起了他黑如濃墨的短發,冰藍的雙眼映出了朦朧陽光的影子。

但是……我卻已滿足。

上篇: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四十章    下篇: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四十二章(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